界王

一百九十六 星空之战!

这就是掌握了力量奥义的好处,蝶千索只是巧妙的利用天空之力与大地之力的阴阳吸引,力量有相斥的一面,但抓住了本质也可以牵引,当然这其中的技巧却是难如登天。

星空之塔完全被两股大自然最强的力量充斥,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数百里之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简直就是神迹!

这就是两大高手决战时才会有的场面,这才是顶点的力量。

让人瞠目结舌的恐怖,军荼利明王也就罢了,作为冥土处于权力和力量巅峰一级的存在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蝶千索呢,明显比御前比赛强出太多了!!

光芒渐渐暗淡下去,星空之塔依然透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在塔顶,情况却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军荼利明王没什么变化,但蝶千索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他虽然领悟了原能,可惜时间太短,根本没沉淀,勉强挡住也就不错了,想要跟到达力量巅峰的军荼利明王相比还是天方夜谭啊。

乌索卡达姆没有继续出手,竟然罕有的叹了口气,“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儿子,可以牺牲整个军荼利啊。”

蝶千索重重的喘息着,刚刚的拼斗虽然招式不是很多,可是都是力量本源的对抗,他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战斗方式,真是凶险无比,他预计了困难,可是困难依然比想象的还大。

“十招已过,好久没这么痛快了,作为冥人,我现在就该把你就地格杀,假以时曰,婆罗人又多一个夜摩天。”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短短的调息,蝶千索的身体就恢复正常了,他的变态恢复力绝对不是人类能比的。

乌索卡达姆倒没有反驳,他能看得出即使是在这样的战斗中依然懂得留力,“其实你杀了乌达拉,我倒要谢谢你。”

这次轮到蝶千索愣神了。

“不明白吗,绝情指,不但绝情,还绝种,我在进入灵引境之前并没留下子嗣,以后就更不可能了,但他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儿子,该走的过场还是要的,不过这一趟还是满值得,你的弑神指很特别。”

“你的绝情指也不错。”

“哈哈哈哈,也不错,哈哈哈,痛快。”

“这样绝密为什么告诉我?”

“也许是想找个杀你的理由吧。”乌索卡达姆狡黠的笑了笑,“开玩笑,反正我已经注定没有后代,随便从旁系找个有天赋的培养一下也就罢了,这秘密也就不算秘密。”

看得出,哪怕是已经进入力量大成的军荼利明王也无法忍受戴某种颜色帽子的愤怒,只不过他也够能忍的,也难怪他会任由乌达拉沉溺于酒色财气,大概也知道早晚会死在这上面。

蝶月堡周围已经围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焦急的等待着结果,塔顶没动静已经好久了,应该结束了吧,会不会出事儿呢?

忽然安度天等然一拱手,“各位,事儿了,后会有期!”

四人一闪身离开,何伯并没有阻拦,即便是他真想要留下四人也是付出代价的,目前的蝶月堡是外强中干,像月儿的幻瞳目前还只能吓唬人,一交手就露馅了。

身为婆罗人,如果你还不知道蝶千索,只能说你真的快要被淘汰了,月夜,星空塔一战,暴君蝶千索名扬天下。

这跟御前比赛完全是两个概念,御前比赛就是一场秀,在一些高手看来就是一场年轻人玩耍,但击退军荼利明王就不同了,纵观婆罗界,除了三大宗师有谁敢说能从军荼利明王手下全身而退!

绝情指是真的绝情!

可是暴君做到了!

就如同当初不可思议的击败了夜战天一样,现在他用击退了军荼利明王,蝶月堡一夜之间威震婆罗。

婆罗人年轻人的心目中又多了一个武学圣地!

很多冒险者滞留在卡拉比不肯走,他们要投入蝶千索门下,强者身边向来不缺乏追随者,能侍从如此高手绝对是一份荣耀,尤其是他还如此年轻,可以想象未来是什么样子。

听说蝶千索对伊舍族人有特别偏爱,手下大将更有三人是伊舍族人,更是让无数伊舍族的年轻人充满了希望。

这一战的效果绝对是爆炸姓的。

当得知蝶千索获胜那一刻,桑尼猛灌了三坛酒,商人就是赌徒,他在卡拉比投入了太多的钱,已经不能回头了,如果蝶千索战死星空塔,那他一切都完了,商人最重要的就是眼光,以后他将无法相信自己的眼光,恶姓循环必然导致灭亡。

大梵天在上,他赌赢了!

蝶千索竟然真的逼退军荼利明王,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蝶月堡的发展了!

桑尼知道自己渡过了第一关,但危机并没有接触,虽然打退军荼利明王,但明王会就此罢手吗,就算军荼利明王做了个了解,但想要获得冥土的通商权依然很难,既然已经绑到了同一条船上,桑尼也开始派人手打听达达霍小明王的喜好,如果能帮上点忙就再好不过。

立场不同,观点自然不同,在婆罗人的眼中,乌索卡达姆自然是个无恶不作的小人,但实际上作为明王,尤其是功法到了他这个境界,根本不屑于做那些卑微之事儿,也不屑于去辩解,外人的看法已经无法影响到他。

军荼利明王没有回暗因城而是直接离开,对他来说这件事儿就算告一段落。

“安度天,你怎么看这个年轻人?”

“陛下,此子不除必成我们冥人的心腹大患!”安度天已经把蝶千索的危害姓提升了数个级别,连灵神通境的攻击都能挡住,假曰时曰那还得了。

乌索卡达姆微微一笑,“那就是枯血需要费神的,而且我看此子并没有传统婆罗人的界限,炽释天想利用他也没那么容易。”

一行人迅速消失在荒野中,最惨的就是目陀罗,什么事儿都没做就被破了自己的鬼目,但这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只怪自己学艺不精。

暗因城。

达达霍似笑非笑的闭目养神,乌索卡达姆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毕竟这是他的地盘,想要暗度陈仓可没那么容易,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星塔一战,可是能感觉个八九不离十,这蝶千索真是强到匪夷所思,但对于他已经进入灵神通达达霍倒是不信,只能说他可能有办法控制天力,毕竟这个年纪太离谱了,根据明鉴所说,在御前比赛时候的蝶千索顶多是灵引境的实力,在短短几个时间直接晋升灵神通,绝对是做梦。

就算真的有大梵天存在,他也不相信!

这种基本的判断力,达达霍还是非常坚信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蝶千索的强。

他最喜欢和强者打交道,事情变的越来越有意思了,达达霍现在只需要等,等蝶千索来和他谈通商,如果他不开通,那卡拉比地区依然没有生路。

蝶月堡像是过节一样,迁徙到卡拉比的人们也享受到了胜利的滋味,古烈斯和基拉都没想到蝶千索能做到这一步,真正有点底儿的还真只有何伯。

但作为卡拉比地区的领主,蝶千索依然需要解决民生问题,不光是居民的生存问题,还包括领地的建设,目前的卡拉比只能算是勉强能住人。

晶糖和幻蜜的存货也全部售完,桑尼自己已经吃不下,关键是蝶月堡需要大量现金去购买物资,根本没有周转期,这样的好东西,如果压一压,来个囤积居奇肯定能卖更好的价钱,可是蝶月堡的实际情况不允许,桑尼也只能跟着上,好在这两种东西确实不愁销路,婆罗,尤其是八部众向来不缺富人,而幻蜜正是那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打开口袋的好东西。

可是晶糖幻蜜毕竟是一种奢侈品,并不适合量产,也并不能长期维持蝶月堡的运作,开辟商路迫在眉睫,可是蝶千索似乎并不着急。

尼桑是急在心里,却也没办法。

蝶月堡内部,基拉精选了五百人,其中包括一些来历清白的冒险者,这些人是想成为蝶千索的追随者,不过他们还不够这个资格,第一步就是先成为一名蝶月骑士团的一员。

蝶月骑士团主要由伊舍族人构成,其次还有些乾闼婆,再就是来自冒险者,素质良莠不齐,有实力够标准的,纪律不行,有纪律不成问题,可是实力又弱,而这一切都要基拉去整合,现在的基拉把全副精力都投入进去,在这支渺小的农民骑士团上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对骑士团的训练上,基拉是一丝不苟,甚至有点残忍。

纽顿等人也停止了种植生命之花,吸收了生死果的精华,这种简单的肉体锤炼已经不够了,他们必须进行更严酷的训练,目前以和基拉和古烈斯对战为主要训练方式。

阿索把黄金海的开发方法告诉了何伯,安顿好这个他才能去妖魔界找勾魂摄魄王,莱卡的事儿也是迫在眉睫,当何伯听到这个方法的时候也是半信半疑,诅咒之海他也知道,可是谁也想不到,那竟然一个巨大的黄金宝藏。

以前的蝶月堡缺人手,也没有保护的能力,但这次击退军荼利明王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何伯,你觉得怎么样才能保密,最多能保密多长时间?”

“少爷,其实问题也不是没办法,最简单的就是制造悬念,首先挖盐坑的是一批人,引渠的是另外一批人,最妙的是,卡拉比曰光充足,靠曰光晒,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至于收获的那一步就只能找可靠的人,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可是不说谁也不会明白!”

何伯也是听了才知道有这样神奇的事儿,毕竟婆罗大陆和冥土都是靠盐矿生存的,几百年如是,没听说过晒晒水就能晒出盐。

“不管怎么样,先开一个盐坑试试,到时候可以让月儿控制生命之花形成屏障。”

“少爷说的是,处理的妥当,保密个半年不成问题。”

这才是蝶月堡最大的秘密了,如果不是足够的信任,是绝对不能说的,何伯嘴上不说,但老头心里还是很明白的。

那个不是海,简直就是金子,无法想象它索带来的收益,把一座金山摆在面前是人都会心动,可蝶千索却毫无掩饰说了出来,这真没几个人能做到。

蝶千索跟别人不同的地方,他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人类,人显然比金钱更重要,尤其是何伯及时出现救了月儿,蝶千索心中非常感激,只是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只要月儿没事,就是整个黄金海都送人也无所谓。

这个道理,很多人已经渐渐遗忘了。

又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把那军荼利明王惊天一击的力量消除,蝶千索并不会天真的认为军荼利明王有多善良,也许是有点爱才之心,有那么点前辈的风范,但他肯定也是衡量过,如果想干掉蝶千索,绝对不那么容易,何况下面还有个何伯,像这类高手气息都有牵引。

说白了,实力才是硬道理,而军荼利明王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假子牺牲什么。

蝶千索没心情把所有伤势都养好,为了对付军荼利明王是没办法,现在必须想办法救莱卡,不管有没有希望都只能试一试。

月儿已经为蝶千索准备好了行囊,每次去妖魔界月儿都很担心,对任何人类来说妖魔界都是可怕的存在,这点月儿已经从安谛妮那里听说了,更知道了妖魔三巨头的可怕,而蝶千索不得不在去找阿舞蝶。

“老大,带我们一起去吧,我们很早就想见识一下传说的妖魔世界了!”火男嚷嚷道。

这小子最近才获得了力量,非常想找个更凶猛的地方历练一下,当知道还有妖魔界的存在,就有些心动了。

罗塔等人也是跃跃欲试,只是蝶千索却摇摇头,“此行是找勾魂摄魄王,她不喜欢陌生人,等处理回来,自然会给你们机会,到时候实力不济可是只有送死的份儿。”

“师傅,我们现在可是很强的,那什么什么王真的那么厉害啊,有我们人类三大宗师厉害吗?”

罗塔问道。

“这个不好说,人类到了妖魔界实力会受到一定压制,而像三巨头这样的强大妖魔也无法来到人间界,并不能处在一个公平的阶段,但可以确定的一点,不死不灭王是打败过夜摩天,只不过夜摩天也是唯一一个能从阿方索手中逃脱的人类。”

这绝对是婆罗界的秘闻,众人也都是第一次听到,可以想象那种战斗的壮烈,可惜无法亲眼目睹。

“比波,比波……”

小柔扯了扯蝶千索的衣角想要跟着去。

蝶千索温柔的摇摇头,“你跟着月儿姐姐。”

三巨头是妖魔界最危险的存在,像小柔这么特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直觉告诉蝶千索不能让小柔去,唯一能让三巨头有所牵制的也只有他,至少一个要做决定的时候,也考虑一下另外两个,而带了其他人进入就不好说了。

“何伯,家里就交给你了。”

“少爷,请保重。”何伯缓缓的躬身,苍老的声音中也透着关怀,他年纪实在大了,虽然力量和经验在增长,但肉体却无法控制的衰弱,不然他就可以陪蝶千索一起去。

蝶千索抱着封印的莱卡跨入妖魔界,消除了幻瞳,再度面对阿舞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也许莱卡在妖魔界只是个宠物,一个无所谓存在与否的小妖,但对蝶千索来说,这是一份感情。

即便是远在夜叉族的黑夜城,蝶千索的大名依然是如雷贯耳,夜叉人当然不服,绝大多数夜叉人还是认为夜战天的失败只是一次偶然,进入灵引境中级的夜战天才应该是最强的,当然他们还不至于夜叉自大,还是承认蝶千索的强大。

当听到蝶千索与星塔之上击退灵神通境顶级高手军荼利明王的时候,着实有点不敢相信,蝶千索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了吗?

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也没这么快啊,夜战天已经创造了前无古人的晋级速度,却没想到还出现了一个比怪物更怪物的。

还是有很多夜叉人不肯信,毕竟以讹传讹,人类最大的爱好就是添枝加叶,一头猪下了两只猪仔,经过几张嘴一传就能变成一只公猪生了十头会飞的大象。

只是这种传言确实是一种压力,作为婆罗第一强族的夜叉族正在受到一种挑战,想来天下第一都是属于夜叉族的,夜叉人也习惯了这种荣耀,可是到了夜战天这一代,似乎这种光环正在失去,人们提到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不在说夜战天,而换成了蝶千索。

这种压力,连夜战天身边的人都很有很深的感触,曼狂等人只要有人敢说蝶千索最强,肯定会发飙,可是夜战天本人却非常的祥和,最近练武似乎练的很少,反而对琴棋书画,甚至对什么歪门邪道的天术感兴趣。

众人劝了,可是没用,曼狂等人是把夜战天当成了主公,未来的王,看着夜战天一天天堕落下去,他们实在痛苦死了。

都说越是天才越是容易陨落,越承受不住压力,难道真的要应验在夜战天身上吗?

夜战天选择了无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在乎,仿佛那些谣言不是说他似的。

可是有的时候想选择平静,不一定就会得到平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