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零一 出关

神鸟见过了朝代更替,当实力到一定程度,谁也不知能发生什么事儿,但婆罗如果内乱只能是给冥人机会。

亚德里恩摸着头,“老头,我又没说要抛弃你,我们一起入教,以你堂堂八大奇人的身份,怎么也能管一片吧。”

刚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先给你普及一下知识,省得到处丢我的脸,大梵天神教主要由两个系统构成,一个是祭司,一个是护教骑士团,祭司负责祈祷,治疗,不得不说他们的治疗方式很独特,并不需要治疗特姓的灵力也能产生治疗效果,同时,祭司还能净化妖魔,这招很厉害,如果不是成功率不高,假以时曰,神教就能组成一支妖魔军团。”

“祭司我们是不成了,那些东西我可不会,但护教骑士团肯定没问题,你当副团长,我当团长,配合无间!”

“哼,你太小觑神教了,他们的核心都是来自另外一个地方,外人根本打不进去,骑士团负责保护各地的神殿和祭司,同时也负责诛杀妖魔,以及他们号称的主持正义。”

“靠,这不是夺权吗,我要是炽释天,肯定不能忍!”奥德里奇拍着车门说道。

“所以你不是炽释天,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就是能忍,祭司由低到高,分别是,学徒,观礼祭司,明理祭司,治疗祭司,净化祭司,大祭司,主祭司,圣女,今儿放了你的只不过是净化祭司。”

“奶奶的,有没搞错,一个净化祭司就能主持那么大的城?”

“废话,能学到驯化妖魔的力量,就算核心人物了,镇守一个城也不算什么,大祭司的话,肯定要王城,或者大城市才会有,而主祭司只有八部众等特殊地方才会出现,听说神教的主祭司倒是对外开放的。”亚德里恩当然不会对入教有兴趣,他自由自在惯了,连王族都不愿意当,何况当整天神神叨叨的教徒了。

“那圣女的,谁啊,漂亮不,有男朋友吗?”奥德里奇急切的问道。

“你想干吗?”神鸟翻翻白眼。

“切,你又想歪了不是,我是为我兄弟蝶千索考虑,暴君配圣女,多好啊,……啊,算了,月儿会杀了我的,还是我自己去争取吧。”

“什么叫圣女,要是能结婚还能做侍奉神的圣女吗,笨猪,而且她就是大梵天的代言人,吉祥天女!”亚德里恩一副如自不可教,只是小奇已经躲得老远,烟斗落了空。

“圣女也是女人,这年头怎么这么变态,乾闼婆公主不能结婚,紧那罗公主不能结婚,现在吉祥天女也不行,难道所谓婆罗三大美女就是摆在那儿让男人留口水的吗?”

奥德里奇大大的不满,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他觉得大家应该一起推翻这些陈规陋习。

“嘿嘿,你想试试吗,你要成了,我服你,你比夜摩天还牛!”

“这个……其实我也只是感慨一下,我不行,不代表我哥们不行,对了,不是还有个什么圣子,剩子的,这货又是干什么的?”

“护教骑士团的最高领袖。”

奥德里奇嫉妒的眼睛都绿了,“奶奶的,这小子太幸福了,一生下来就到了顶,还能四处泡美女,老头,你没看到神殿里不少美女吗,唉,不行,我也得想个办法入教!”

“学徒,骑士,狂骑士,净化骑士,光明骑士,侍从骑士,圣骑士,神骑士,圣子,你也就能当个净化骑士,前提是你能净化妖魔有自己的神兽。”

“奶奶的,门槛这么高,那侍从骑士呢,干吗的,伺候人的也这么靠前啊?”

“哼,侍从骑士至少都是灵引境的高手,他们是神骑士的追随者,你还是加把劲吧,听说又有几个年轻人进入灵引了,这世道真变了,不知道是我跟不上时代了,还是变化太快。”

奥德里奇拍了拍老头的肩膀,非常庄重严肃的说:“老头相信我吧,你徒弟我会让你光宗耀祖的!”

说完嘴角一咧,撒腿就跑,后面的亚德里恩已经追了上来,面容扭曲,“小子,千万别让我逮住你!”

“师傅,这么大把年纪了,别生气吗,沉着,徒弟我先行一步!”

蝶千索也带着完好无损的兔子回来,说实话,兔子是急不可耐的想回去,但在勾魂摄魄王面前却丝毫不敢大意,从兔子有意识那一刻,它就从来没有矛盾过,在它看来,跟着阿舞蝶就是活下去的第一准则,可是现在,这一准则动摇了,并不是它不害怕勾魂摄魄王,而是跟蝶千索等人生活时间长了,它忽然觉得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儿。

这次冒险出手总算是混了过去,但如果再来一次,莱卡可能还会忍不住出手,看得出阿舞蝶陛下似乎有很重要的事儿,并没有太留难他们,如果是以往怎么也要纠缠阿索一会儿。

有时兔子不禁有点怀疑,如果阿舞蝶真的要和蝶千索发生什么,就算阿方索也阻止不了,可奇怪的是,勾魂摄魄王只是挑逗,享受这种精神上的快感,猛然一惊,它是呆在阿舞蝶身边时间最长的妖魔,至少它还没发现阿舞蝶发生过什么**的事儿?

莱卡猛然摇摇头,自己疯了,竟然敢擅自揣摩勾魂摄魄王,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多谢主人救我。”兔子还是展现了自己的礼貌,同时也在琢磨着对付阿舞蝶交给的任务,主人身边是有美女,可是似乎他并不那么好色,这让兔子都有点急,再收一两个,再加上他添枝加叶也好跟勾魂摄魄王交代,如果逼得君王亲自动手,恐怕就更难办了。

蝶千索难得温柔的默默莱卡的头,“听月儿说,这次多亏了,谢谢。”

莱卡的身体僵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幻听吗?

谢谢?

主人对奴隶?

莱卡感觉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颤动了,一股热流涌上来,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妖魔界,但凡奴隶,为主人出生入死是应该的,做的再好,主人也不需要任何表示,因为主人给了它生的权利,这是妖魔界最大的恩惠。

可是蝶千索却说了,兔子看到了诚恳,正因为这种诚恳才让兔子有点受不了。

“啊,你的眼怎么有点红,不会伤势还没完全好吧?”

兔子低下头,“没事,主人,莱卡想胡萝卜快想疯了!”

“哈哈,月儿肯定给你准备了很多,你生死不明这段时间,月儿经常偷偷落泪,这次回去,大家肯定很开心。”

事情这么顺利确实出乎蝶千索的意料,他还以为阿舞蝶会好好的折磨他一番,却这么轻描淡写的放过了。

蝶千索的思绪又转向了那个融入神教圣女体内的神器,跟自己的很像啊,而那东西的威力真是惊人,只是对方的神奇很明显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而且无比的精美华丽,鬼斧神工,自己这把剑……实在太地摊。

神情一动,蝶千索进入内视,发现那个茧一样的东西依然纹丝不动,也只能放弃,这次妖魔界之行还是有收获的,没了幻瞳,利用心眼依然可以产生同样的效果,而且跟使用幻瞳不同的是,幻瞳只是用了,力量怎么产生他不知道,可是心眼,力量的作用过程他是清清楚楚,同时心眼的力量也可以提高,而不是幻瞳取决于阿舞蝶。

没了幻瞳,蝶千索才拥有了心眼,可以更清楚的观察世界,不但妖魔,还有人类,环境,自己,就如爱桑比雅拉原始森林的老人所说,幻瞳真的是他最大的阻碍。

跨过空间通道,蝶千索大吼一声,他终于回来,现在是振兴卡拉比的时候了,他要给月儿创造一个最好的生活世界,完成月儿心中的梦想。

冥土举世瞩目的大事,谁都知道现在的不动明王一族其实都是亚加达和不动明王的神秘女儿主持事物,只要不动明王活着,下面的大臣就肯定不敢有异心全力辅佐两人,但明王究竟做什么了呢?

传言很多,三大宗师向来神秘,虽然都是一国之主,可是俗务他们处理的很少,夜叉王好歹还出现过几次,修斯也显现过几次踪迹,只有不动明王似乎只传出过命令,但没见到人。

三年,闭关三年的不动明王枯血神功大成,当年不动明王就能力拼夜叉王和孤独战神,现在的不动明王究竟到达什么样的境界,没人知道。

但恐怕夜摩天天下第一的名头似乎有点不稳了,伴随着不动明王的出关,冥土也似乎改头换面,似乎多了很多生机和自信,听说不动明王出关的那一天,明王城白昼变夜,大地轰鸣,像是恭迎不动明王。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既然选择闭关,显然不动明王不会只是单纯的追求武道,二十年前的伤,也许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不动明王城,其他明王已经亲自来了,枯血不在,他们还会活动活动,可是当枯血出关,尤其是听说功力大进,已经进入神境,超越大自在天的境界,其他明王知道必须觐见了,同时也要亲眼看看枯血的进境,是否如传说中的那么神奇,然后才好进行下一步。

在冥土,弱肉强食,谁有能力谁当家。

万人朝贡,不动明王城一下子变得摩肩接踵,无数冥土的年轻人疯狂的涌到这里,就是为了一睹冥土第一高手的声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