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一十六 妖魔总管

“阿斯兰,看来他们是想进净土,你去接应一下吧。”

“是,殿下。”

四大守护骑士之一的阿斯兰点头道。

“稍等,殿下,如果我们太过主动,这蝶千索也不会感恩,是不是应该先让他碰壁,然后再来个雪中送炭呢?”切特忽然说道。

吉祥天女想了想点点头,这蝶千索绰号暴君,行事肆无忌惮,不让他吃点亏,肯定很难对付。

看了看蝶千索身边的两个绝色美女,吉祥天女也不禁摇头,看来传言不假,此人当真喜好女色,连来妖魔界都带着女人。

净土作为莫塔亚里斯最昂贵的地方,不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是别想进入的,里面的人,和外面的妖都等着看好戏。

能进入净土的,几乎都是想依附于不死不灭王的伟大声威之下,或者别有目的,但无一例外都是强者,且拥有财富。

等价交换,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能拿出来的等价于生命的东西。

大梵天传人一族,晓得妖魔界的存在,妖魔界自然也知道他们,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愿意招惹不死不灭王,只是没办法,失落的至高神套装的一件听说就在不死不灭王手中。

大梵天神教想要彻底振兴,就必须组成至高神套装,有了它,吉祥天女就可以动用神的力量,那时就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就算是孔雀大明王也无法阻挡。

吉祥天女身上已经拥有一件,就是那个像宫殿一样的神奇——至高神的庇佑,根据他们搜罗的情报,至高神的祈福指环在不死不灭王手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不能放任不管。

当然,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探听消息,不死不灭王是个奇怪的存在,并不像一般妖魔,也许不需要用武力解决,这次带的人也不是来动武的,长老们似乎和妖魔界也有着奇怪的契约。

具体内容吉祥天女也不清楚,但是她只知道要完成至高神的光照人间界的任务。

蝶千索,月儿,安谛妮快到净土的门口,华丽的大门似乎是融合了人类和妖魔的艺术风格,某方面说阿方索也是个博采众家之长的艺术家。

妖魔们保持着和蝶千索十米的距离,只要进不了净土,那这些人类百分之百就完了,没了不死不灭王的庇佑,嘿嘿,那些真正强大的妖魔就会出手。

这绝对是一场美妙的战斗,吃不到,看看也是满爽的。

当离净土还有二十米的时候,猛然之间毛猡妖的骨头制作的号角响起,声音响彻整个莫塔亚里斯。

大人物出现了!

隐藏在莫塔亚里斯的高级妖魔都竖起了耳朵,分辨着这声音的级别。

……竟然是仅次于三巨头的级别!

会是谁来了?

跟随的妖魔全部止步,茫然的四下张望,谁来了?有些胆小的已经开始跑了,要知道这个级别的妖魔脾气都不会很好,稍微不高兴,他们立刻魂飞魄散。

王级的妖魔出现了!

净土内,一个背着乌龟壳,留着山羊胡的妖魔出现了,他就是净土的总管,魔方,阿方索陛下的仆人,但莫塔亚里斯存在这么多年,却没妖魔能在莫塔亚里斯胡闹还活着离开,可以说,他就是莫塔亚里斯代替不死不灭王维持秩序的存在。

和不死战将霍克托尔一样,都是不死不灭王的直接统治的超级妖魔,传说他们的实力都是妖魔王一级。

就算有大妖魔来这里,也用不到他亲自出马啊,究竟是谁???

不管怎么样,这三个倒霉的人类算是送菜了,正好给这位大人物加餐。

在这个古怪的搞笑的妖魔出现的刹那,月儿和安谛妮就感觉身体的力量似乎消失了一样,心中骇然却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妖魔界真正可怕之处,刚刚那些家伙真的是不上台面的垃圾。

气氛变的古怪起来,战斗似乎一触即发,吉祥天女也没想到事态忽然变成这样,她当然知道这个妖魔的厉害,现在事情棘手了,她这次来任务重大,本就不能节外生枝,更不得罪魔方,何况净土的主管也是这次交易的重要人物,可是蝶千索也是人间界扩张的重要一环。

切特很开心,当然是心底,暴君,这点程度也敢到处乱窜,这次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逃脱,要知道这样的存在可不是那些非智慧型的愚蠢妖魔。

同一个妖力级别,智慧型的在妖力的运用上可是高出太多,杀伤力自然也是成倍增长。

如果以为妖魔的学习能力差,那就是大错特错,妖魔和人类的唯一差别就是,妖魔无法借用天力,这是他们的缺陷,而他们的特长就是生命足够长,可以累积力量,凝结成妖力结晶。

大战一触即发!

魔方动了,暗处的妖魔都瞪大了眼睛,好久没见这位大总管出手了。

“殿下,您好久没来了。”蓦然间魔方微微低头说道,僵硬的老脸上还似乎挂着一丝笑容,尽管比哭还难看。

所有等着看热闹的人还是妖魔都震惊的能把舌头吞到肚子里。

难道……难道这个大人物竟然是这个人类???

“我的房间还在吧?”蝶千索的脸上竟然也有点温馨,他童年唯一的一点像正常孩子的回忆就在这里,那时的他最喜欢骑着魔方到处跑。

“在,老奴每天都有打扫。”

这里也是蝶千索唯一有感情的地方。

蝶千索带着如在梦中的月儿和安谛妮走进净土。

整个莫塔亚里斯都轰动了,让魔方亲自迎接的大人物实在是屈指可数,而那些竟然胆敢动手的妖魔们更是下破了胆子,当天就逃离莫塔亚里斯。

他们倒不是怕净土的人会出手,不死不灭王的规矩是不容破坏的,只不过连魔方都要尊敬的大人物灭他们还不是跟捏死蚂蚁一样。

也许那位大人正喜好人类宠物,在妖魔界能豢养人类宠物也是一种顶级身份的象征。

它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作为莫塔亚里斯最好的妖魔客栈,确实给了安谛妮和月儿一些意外惊喜,两人都是出入皇宫的公主,无论是修罗族还是乾闼婆族,都是奢侈的典范,看到蝶千索的房间还是相当相当不错的。

很多布置都很精美,看得出主人是相当用心的,竟然还有……布娃娃。

蝶千索想藏已经来不及了,月儿和安谛妮忍不住大笑,看来暴君也有好玩的一面,实在想不出蝶千索小时候竟然会好这一口。

魔方低头浅笑,“殿下,您随意,我还有些事情处理,有事召唤我。”

“去吧。”

魔方恭敬的退下了,门刚一关上,月儿阿索推到宽敞舒服的大椅子上,“阿索哥,老实交代吧!”

安谛妮也是很好奇,“阿索,该不会是妖魔王子吧?”

经过昨夜的温柔,安谛妮也尝试着用更亲切的称呼。

显然蝶千索同学非常喜欢,一手一个拉过来,这椅子确实够宽敞,“妖魔王子,这可不是什么好称呼,既然来了,也该告诉你们,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有意识的时候就被妖魔界最强的魔王不死不灭王阿方索收养,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月儿的小嘴变成了一个O,安谛妮也是首次听到,她也大约猜测了一点,蝶千索这么熟悉妖魔界,肯定是生活过一段时间,她自己都是在妖魔界长大,这也不算什么意外,只是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被不死不灭王收养,他可是妖魔界最强大的存在。

“妮妮,我喜欢你的叫法,来,在叫一声。”

安谛妮最不堪的就是这调戏,脸立刻红了,都说男人戏弄女人是本能,蝶千索也算是无师自通了,可是刚开心一半,就被月儿揪起耳朵,“坏家伙,不许欺负妮妮姐!”

“月儿,轻,轻点,耳朵要掉了。”

“哼,乖乖坐着。”

把蝶千索按在椅子上,两人开始欣赏这独特的大房间,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巨大的靠墙书柜,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奇形怪状,两女忍不住去翻了翻,不翻则已,一翻吓一跳,这些书竟然都是人间界的功法。

“阿索哥,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多数都是真的,不过我们想要的是不会在这里。”蝶千索看了看书柜,这些东西是他在妖魔界他是看过了,自然没觉得怎么样,可是月儿和安谛妮完全被这恐怖的藏书吸引了,无法想象摆在这里的边角料就这样,……那不死不灭王真正的收藏将是何其的恐怖,难怪蝶千索会精通八部众功法,也真只有不死不灭王能做到。

蝶千索也不打扰两人,自己也有些回忆,大概真的是长大了,能跟清晰的看过去,心态也平和不少,至少不在那么逆反三巨头。

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只不过他无法选择自己的童年罢了。

但现在看到月儿和安谛妮,蝶千索似乎也不在抱怨不死不灭王,也不在那么想去寻找自己的过去。

月儿和安谛妮看书看的入迷,蝶千索这抓紧任何闲暇时间修炼自己的生死劫,对一个执着的人,一旦被他找到正确的路,那绝对是一口咬住不放,就想当初蝶千索抓住了将棋的灵魂真谛一样,他能把这种真谛发挥到极致,而现在蝶千索确认自己的生死劫就是最好的功法,必然会发挥全部的才能去提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