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二十一 械斗

纽顿等人真正受到了考验,夺心魔真是一群可怕的妖魔,别的不少,在设计陷阱猎捕方面简直就是天才,各种阴谋诡计,其卑鄙无耻的程度让人心悸,一行人半数负伤,两人重伤,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没人丧生,这还多亏了莱卡,兔子在关键时候总是靠着所谓的第六感帮助众人脱险。

在与夺心魔的战斗中,众人才有了真正的成长,知道妖魔界的残酷姓,也逐渐斗争出了经验,学会了不少血才能教会的道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没有坚定的意志就去死!

队友的姓命比自己重要,只有把对方看的比自己重,自己才能活下去!

在战斗中,提高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面对危机时所必须有的冷静思维,以及团队合作,生死交情可不是其他感情能比的。

找到纽顿他们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蝶千索抵达的时候,他们正在跟当地的夺心魔恶战,当巨龙刚一出现,胆小多疑的夺心魔立刻带着它们的喽啰撤退了,纽顿等人则是严阵以待,因为他们也有见过这么巨大且充满了强大妖力的怪物。

“看来这次我们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不过老子喜欢!”火男撇撇嘴,来了妖魔界,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就算是龙,也要把块鳞下来。

罗塔也紧了紧手中的锤子,望着空中的两头巨大怪物,咽了咽口水,森然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龙吗,老子要屠龙!”

一干从妖魔夹缝中活下来的战士,此时也是有些茫然,跟夺心魔这么多天的战斗中,他们已经了解了妖魔界的可怕,但见到这两头巨大的怪物,才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打起精神,就算死也要死的有尊严!”浑身伤痕的纽顿此时显得无比彪悍,目光执着,丝毫没有被巨龙吓倒。

“我们蝶月堡的战士,只有战死的,没有吓死的!”

马达加撒眼睛发绿光,流行锁链锤已经在手。

如果说来妖魔界之前,纽顿四人还只能算是半成熟的战士,现在已经成熟了,不光是实力,更重要的是心态和意志,现在他们算是合格的暴徒了。

蝶千索座下四大暴徒的斗志立刻让这些震慑于这种传说生物的战士们清醒过来,连受伤的战士都拿起了剑。

意志,技不如人可以练,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那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战士。

就算巨龙又怎么样,大不了一死。

纽顿等人已经摆出战斗阵型,其他战士也各自找适合自己的地点,战斗不是光靠勇气,还要动脑子。

莱卡开始也吓了一跳,但很快眯着眼睛裂开大嘴。

“莱卡,你先走,如果能回去告诉老大,兄弟们不后悔!”纽顿沉声说道。

莱卡没有动,只是月牙眼更弯了,在妖魔界,能让一头火焰龙和一头冰霜龙呆在一起还能相安无事的只有一个人。

那位伟大的存在显然不会来这种地方,而恰好有个人也可以使用这样的座驾。

巨龙在空中就展现了庞大的压迫力,当降落的时候,这种压力就来的更直观了,这种天生的王者才展现的妖力是统治级的,纽顿等人可不管那一套,猛然出手。

首先蹦出来的就是悍不畏死的暴力二人组,罗塔和火男最擅长的就是灵力瞬间爆发,更不怕强力的对抗,四把大锤同时轰向冰霜龙。

遇到一头都是致命的,何况是两头,但必须各个击破。

要是被这样的攻击轰结实,就算是巨龙的防御也会痛彻入骨,纽顿则是人剑一体在两人攻击之后杀出,马达加撒的流行锁链锤在最后,他要等一个最好的机会。

只可惜,这些招式对一般的妖魔有用,他们可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级别的怪物。

吼……大银根本甩都不甩这些小蚂蚁,仰天一声龙吼,妖力如同海浪一样轰了出去,这样一击足以把这些人都掀翻。

可是它还是小觑了纽顿等人现在的实力,强大的妖力虽然很有压迫力,但人不是妖魔,尤其是纽顿等人意志坚定,顶着这种压迫力依然强上。

轰隆隆……四锤狠狠的轰在冰霜龙的身上,纽顿则是一剑刺向冰霜龙的左眼,流行锁链锤则轰向右眼。

四人的配合真是恰到好处,但奇怪的是冰霜龙似乎……反应有些迟钝。

波……一道音波炸开,纽顿和马达加撒的攻击都被挡住,而罗塔和火男也被银龙捏住了。

刚刚准备杀出的其他人也戛然而至,……这是什么情况。

罗塔和火男拼命挣扎,可是力量如泥牛入海,根本没有反应,刚刚轰了巨龙四锤,可是连块皮都没烧掉,太失败了。

“哈哈,不错,不错,有进步,我还以为你们连第一次龙威都挡不住,看来你们都没偷懒!”蝶千索的声音响起。

罗塔这次松了口气,兔子已经连滚带爬的跳了上来。

“主人,你可回来了,这车太拉风了,如果能带回人间界就爽了!”

巨龙没有阻止兔子,这让兔子非常爽,在妖魔界能做到龙的背上,还真没几个妖魔啊。

其实……是当兔子不存在。

“莱卡,这是义父送我们的礼物,当然可以带回去。”

“老大,……你是说,这两个家伙我们要带回去?”纽顿等人现在都处于痴呆状态,情绪波动太大,刚刚都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结果却是自家的看门龙。

“义父……难道是伟大的不死不灭王陛下?”

兔子疑惑的问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蝶千索拎着莱卡的耳朵跳了下去,大银也把两人放在地上,如果不是蝶千索不让动,就凭这两个人类也能碰到它,太开玩笑了。

巨龙不但妖力强大,肉体力量也是强横之极,也只有不死不灭王这种顶级的存在才能压制住它们,并让它们臣服。

“见过领主大人。”战士们一起行礼。

蝶千索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记得何伯交代过的,还是接受了。

没有没受伤的,还几个伤势非常重,但蝶月堡的规矩,永远不能放弃战友!

“月儿。”

治愈灵力立刻笼罩了所有人,这一手就让纽顿等人发现了问题,月儿的实力进步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想要治疗这种伤势,只能一个一个的,而且还要花很多时间,而现在竟然直接群体治疗,看月儿的表情,似乎很轻松。

轻伤的已经感觉皮肤发痒,正在高速恢复,一感觉伤势愈合,战士们自觉的走出光幕,因为吸收灵力,等于消耗施术者的力量,这就是这段时间锻炼出来的效率,不要随意浪费力量和战友的生命。

这种细节是基拉严格要求的,在战场上,这是小事,可是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协同,就将产生质变。

很快大多数战士都走出光幕,只剩下几个重伤的。

“殿下,我们没事了,请您不要在浪费灵力了。”

几个重伤的发现伤痛已经极大缓解,月儿在蝶月堡,不但子民,连战士也都是共同的观点,她就是天使,救苦救难的天使,发自内心的善良,为什么灵力治疗师的费用极高,就是源自治愈灵力对自己是消耗的,谁也不愿意损己利人,尤其不能过度透支。

月儿微微一笑,“没事。”

如果真透支,蝶千索早就阻止了,但月儿封印解除,多使用熟悉一下灵力可是好事。

封印接触,月儿所能容纳灵力的量一下子增加,可是想要彻底习惯,需要反复的使用灵力,毕竟一下子提高这么多,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

……蝶千索同学知道他进入自在天的难度肯定要比月儿进入灵神通的难度大的多,要想尽快过上幸福生活,两人都得努力。

半个小时的救治,重伤员都可以站起来了,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虚弱,伤势几乎都好了,月儿对于妖力制造的伤害有加成的治愈效果。

战士们想不服就不行,一个领导者如果不能让手下服又如何统治,而现在绝对没人不服,就算是刚加入,他们也没想到蝶千索会有这样的能力。

“老大,你真是我的偶像,这俩大家伙是什么级别。”火男似乎想摸摸小红,但被小红火红的巨眼一瞪,立刻老实的缩回去。

“不好说,大银应该是妖魔王一级,小红也是妖魔领主,换算人类的境界应该是灵神通和灵引巅峰,加上它们天赋强悍的身体,应该在同级别战斗中也会占得上风。”

众人看两头龙的眼神无比的崇敬,太……“龙逼”了!

龙无疑是一种骄傲的生物,对别的感觉可能不敏感,但对于崇拜的眼神可是非常容易接受,大银和小红都抬头挺胸展示着自己的霸气。

蝶千索一道,众人就有了主心骨,既然来了,就不能这么算了,这段时间可是吃了夺心魔的亏,这笔帐肯定是要讨回来的。

众人就在原地安营扎寨,主要是为了等待伤员的恢复,至少恢复一些战斗力,并不是缺这几个人,而是最后的战役每个战士都应该有份,躺在**看其他人战斗对于战士来说比死还难受。

而这几天大银和小红也把这附近的三个夺心魔部落也圈养起来,准备最后的收割,作为第一批从妖魔界毕业的蝶月战士肯定是要用一场大胜来结束才行。

终于大战拉开了序幕,两头巨龙并没有参加战斗,它们负责圈住这些狡猾的夺心魔,谁要是想逃走,那毫不客气的就被吃掉。

夺心魔只能决一死战,最后的战斗也不容任何侥幸,夺心魔带着傀儡们的反扑也是很凶猛的,蝶千索并没有出手,但月儿和安谛妮加入了战斗,纽顿等人当真是发狂一样的战斗,这跟以往不一样,不但多了安谛妮和月儿这两个强者的支援,更重要的是底气。

以往气势是被夺心魔压制的,现在气势是属于他们的,猛虎下山,每个人都进入超常发挥状态,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谁占据气势谁就能获得胜利。

手拂天心琴,面对茫茫多的傀儡,月儿的音波功发挥了最大的群体攻击效果,有妖魔拼命想近身袭击,等待它的则是致命的生命之花。

与月儿的攻击方式不同,安谛妮简直就是地狱魔女,所到之处地狱火纵横,最可怕的是她的噬灵鞭,可以直接传递她的噬灵之力,弱的妖魔直接干掉,强一点的妖魔,妖力很快就被吸收,安谛妮在这样的战斗中并不炼化这些力量,而是直接作为攻击使用出去,大量节省了自己的力量,非常适合持久战。

有了这两大主力,其他人也疯狂的战斗起来,蝶千索则总揽全局,观察着众人的实力提高。

罗塔这家伙已经进入灵引境,看来狂神的力量已经被他炼化,有这样的成就也是必然的,纽顿等人也都到了突破的边缘,虽然灵力上没有获得突破,但在这一境界对力量的运用技巧方面已经到达了相当高的水准,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熟练使用八部众的功法,而火男没进入灵引,可战斗力并不差太多,独一无二的火焰锤所向无敌。

其他的战士,也都在灵爆境中级的境界上下浮动,有几个也是零爆高级。

经过一整天的战斗,一个夺心魔部落被彻底消灭,众人欢声鼓舞,这段时间受的恶气总算得到了宣泄。

没人不喜欢胜利。

失败可以教会人很多道理和经验,而成功则能给人以信心。

在对抗夺心魔的精神攻击上,战士们都有了足够的经验,这将意味着幻术和一些干扰精神的秘法对蝶月堡的战士很难奏效。

只是这次的剿灭战才刚刚开始,蝶千索也不急于回去,如果同样的训练在人间界展开,肯定会引起不小的关注和麻烦,而在妖魔界,一切自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有比这里更好的修炼地点了。

人间界,乾闼婆王城,美丽的晨光之城已经是婆罗大陆万众瞩目的焦点,因为在这里第二十一代乾闼婆即将让位,而新一代乾闼婆王则要登基。

二十一代乾闼婆王苏萝在位起见战功彪炳,维持了乾闼婆族的繁荣和地位,深受乾闼婆族人的爱戴,而现在面对不动明王进军无上天道的压力,乾闼婆王苏萝决定静心修炼乾闼婆族最上乘的功法,因此让位于公主苏真,这位小公主也是由乾闼婆族选出来的继承人,作为公主期间表现优异,对她成为第二十二代乾闼婆王人们也是无限拥护。

乾闼婆王城在大殿临近的时期自然是无比热闹,来自婆罗各地的大贵族,领主,王族纷纷亲自或者派代表来参加这一盛事。

从乾闼婆通往卡拉比的路已经修的七七八八,由于和乾闼婆的贸易比较密切,所以这条路也修的最快,不少提前来的人一方面是要欣赏乾闼婆的风光,另一方面也想见识一下卡拉比的奇异沙漠景色和那独一无二的蝶月堡。

本来卡拉比就是商人们现在重点盯住的地方,借着这次大殿,很多远道而来的商人也来这里考察,是否真如传言中那样可以和冥土自由通商。

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人类的创造能力是无限的,从卡拉比建立到现在也有近半年的时间,已经完全改头换面,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每天都有不少新的建筑出现,在确定通商是现实,大量的富有实力的商团和大型佣兵团入驻,有商人的地方就需要佣兵和冒险者,他们总是相互依附,这些人的入驻才让蝶月堡有了真正可靠的商业收入。

现在的卡拉比不在是以前的荒漠,而是像模像样的小城市,当然肯定无法和晨光之城相比,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这样规模的城市,在此之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可是蝶千索做到了,他这个领主并没有饿死,反而把卡拉比经营的有声有色。

卡拉比商业区的繁荣程度可是非同小可,虽然建筑上自然没有一些城市古色古香很大气,可是交易的数额和商人的身份不比任何地方差,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将会成为婆罗乃至人间界都不可忽视的地方。

大量的商人和冒险者也带来了大量的长久居民,甚至还有不少冥人。

蝶月堡的商业区也分高中低三档,以适合来自各方面的交易者,在这里唯一的限制就是蝶月堡颁布的法令,交易自由。

并没有八部众的那种繁文缛节,可是法令也绝对不容许破坏,比如说,冥人和婆罗人绝对不允许因为世仇而发生欺诈,大规模战斗等事情。

在这里,不但婆罗和冥人平等交易,就算是智慧型妖魔,只要没在卡拉比生事,也同样可以存在。

这一条在法令中是明文规定的,但大多数人只是觉得这是蝶月堡为了形容平等的程度,才会加上妖魔,而且妖魔又怎么敢在人间界公然出现。

但有商人有佣兵有冒险者的地方,就肯定有争斗,这也是很正常的,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手腕上基拉做的非常到位,目前未知一切正常,并没有出现动乱。

基拉不但有实力,还有这方面相关的经验,何况还有古烈斯这样的老师,不断的积累经验,当然最重要的是,暴君蝶千索的个姓也是被大多数人传说,万一惹的蝶千索不高兴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脱层皮,所以目前还没人华丽丽的违反禁忌。

毕竟商人还是和气生财,但由于乾闼婆王的盛典,有不少贵族和大人物到来,其中不乏娇生惯养和骄横的人,这些人自然是不会把区区卡拉比放在眼里,也让维持治安的基拉压力倍增。

虽然处理事情非常成熟,但问题早晚要爆发。

金色飓风佣兵团,在佣兵团中也是排名前十的大型佣兵团,拥有战斗人员五千左右,而区区卡拉比杂七杂八的兵加起来也才一千多,说实话如果不是蝶千索是这里合法的统治者,他们可以把这里轻松夷平。

但现在卡拉比是个敏感的地方,并不是某个佣兵团可以吞下的,金色飓风佣兵团在这里也设立了分部。

纠纷发生的其实有点莫名其妙,安思达.洛尔,是金色飓风佣兵团的一个大客户的儿子,洛尔是天族一个很庞大古老的贵族,安思达这次是代表家族来参加大典,像这样的贵公子一时兴起就非要进蝶月堡看看。

蝶月堡岂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在安思达看来,他要进蝶月堡是给蝶月堡领主面子,蝶千索就应该屁颠屁颠的出来恭迎他,结果却吃了个闭门羹,而且门口的侍卫很不给面子。

这是蝶月堡的规矩,谁都一样,领主不在的时候,除非有要事一律不接见,何况这人自己都说了是要进去看看。

什么地方都好看看吗?

安思达显然不是个喜欢被人拒绝的,就要强行进去,这位天族的贵族虽然是半个纨绔子弟,但实力还算不错,把两个守门的伊舍族战士给打了,这事儿一下就闹大了。

基拉来的时候,双方已经对峙上了,安思达是金色飓风佣兵团的贵客,如果让安思达不爽了,他们和洛尔家族的一些生意肯定要受到巨大影响,再说从骨子里,他们还真不怎么在乎卡拉比这点乞丐兵。

基拉本来是以和为贵,毕竟领主不在,如果没有必要还是不要起冲突。

“基拉团长,今儿我们一定是要见见领主大人的!”陪同安思达来的金色飓风佣兵团三号人物普约尔说道。

“区区一个蝶千索好大谱,今儿你们让进也得进,不让进也得进,我倒要看看这蝶千索是什么三头六臂,这么大的架子!”

洛尔家族也是天族的名门望族,作为八部众历来的强者,没有多少种族敢不给天族面子。

基拉脸色沉了下来,一名优秀的骑士要有耐姓,但决不是可以被欺辱。

“安思达先生,您要想进去也可以,先打败我再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