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二十八 立威

蝶千索静静的望着苏真,叹了口气,他自认很强,可是到了人间界,随着时间的推移明白了很多道理,他可以一狠心带走苏真,可是然后呢,他并不具备让所有人都闭嘴的实力,也不可能抵挡乾闼婆族的大军。

“阿索哥,师姐好可怜。”

月儿看得出,面带微笑的苏真其实很冷,她能感受到那种冷漠,可是月儿也一点办法也没有。

仪式的第一阶段结束了,而狂欢也开始了,后面几天都将是彻夜不眠的狂欢。

刚回到住处,就有人登门拜风了,其实这些人一直就跟着,正是修罗族的长老摹岸和阿修罗。

修罗族的卫士守在门口也让很多想和蝶千索攀关系的商人只能徘徊,那些老牌贵族自然很看不起蝶千索这种“爆发户”,可是对商人来说,蝶千索这样的存在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如果这次开放真的存在很大的油水,这些人是不会放过的。

蝶千索并没有把两人拒之门外,不过也没有太过热情,家人本来是很美好的,可惜修罗族不是。

“王姐,回去吧,你应该知道,一旦父王决定了,这人是保护不了你的。”

阿修罗并不是小看蝶千索的实力,只是凭现在的蝶千索又怎么能阻挡的了修罗族。

安谛妮轻轻挽着蝶千索,“你们先问问他吧。”

摹岸立刻热切的望向蝶千索,“蝶领主,只要你肯答应让公主殿下回来,任何要求尽管开口,只要我能答应的现在就答应,答应不了的,修罗王也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蝶千索笑了,摹岸也笑了,笑是好事。

轻轻抚摸着安谛妮的头发,“把修罗族送给我,可以考虑一下。”

登时摹岸和阿修罗的脸色就变了,蝶千索竟然敢调侃他们。

“蝶领主你可要考虑好了,以前没怎么样是全看在公主殿下的面子上,你认为卡拉比能够挡得住修罗族吗!”

“别说修罗族,就算炽释天在这儿也是一样,安谛妮不愿意,天皇老子都靠边站,不用拿修罗王压我,我蝶千索如果怕什么人,就不会有现在的蝶月堡!”

忽然外面一阵混乱,伴随着几声龙吼,很快外面就平息下来,摹岸脸色大变,连忙走了出去,外面的修罗战士已经全冻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在月光下显得异常诡异,当目光与巨大的龙目接触,摹岸禁不住身体一晃。

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强夺安谛妮的计划只能罢休,“哼,别以为有两头龙就能妄自尊大,修罗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完一甩袖子和阿修罗离开兰楼。

蝶千索岂会在乎威胁。

“阿索,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说不担心是假的,八部众的强大毋庸置疑,当初军荼利明王也是因为有内情,不然岂会善罢甘休。

“妮妮姐,我们要生死与共,对吧,阿索哥!”

蝶千索抱住两人,“没错,怕这怕那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他真的大兵压境,我也不是没有办法!”

现在的蝶千索并不忌惮修罗王,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境界,但根据描述,可以使用自然之力,确实应该是灵神通的境界,他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了,就算功法上不未进入大成,但其他人也别想讨好,一般高手,这两头巨龙也能帮上忙。

真要是大兵压境,为了安谛妮,蝶千索可不管什么人类还是妖魔,他绝对不惜向不死不灭王借兵,就算大闹人间界也在所不惜。

在本质上,蝶千索也有着属于妖魔的思维方式,换成是三巨头,有人敢主动挑衅,二话不说,先灭了丫的。

其实对苏真,这两天蝶千索也不是没考虑,只是苏真和安谛妮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苏真又怎么能放弃像母亲一样照顾她的苏萝,这个时候完全不顾养育之恩,让乾闼婆王陷入死地,这种事儿苏真做不出来。

本质上苏真的善良和月儿差不多,偶尔会发点公主脾气,但在面对事儿的时候都愿意牺牲自己。

整理一下心绪,蝶千索发现自己竟然也受了苏真的影响,并没有在意修罗族的威胁,但却不能大意,这事儿回去还是交代一下,密切关注修罗族人的动向,这个情报网古烈斯正在建立,桑尼已经是上了卡拉比的船,甚至把总部都搬了过来,这个情报网也是以桑尼的商会为基础,在发展阶段必须借助商会的力量,毕竟卡拉比在这方面一穷二白,有桑尼的帮助,发展起来就会非常迅速。

人到用时方恨少,卡拉比确实很缺人手。

人间界处于一种奇怪的繁荣景象的时候,在人间界的一些地方却并不平静,这并不是人类的地盘,一处幽暗的山谷,重点黑雾笼罩,方圆千里杳无人烟,听说这里妖魔出没,已经无人赶在这里居住。

“听说那头有动静,君王似乎想要破坏结界。”

“嘿嘿,我们在人间界过的很爽,这样会打破我们的平衡。”

“就算是强入不死不灭王也不可能打破封印,顶多派手下过来,就算这个世界混乱起来,对我们也没坏处。”

“这事儿对君王来说损人不利己,以阿方索的老辣,感觉这事儿不简单,我们已经隐藏在人间界这么久了,还是慎重点好,人类的一些家伙并不好对付。”

这些妖魔来到人间界已经相当一段时间,那些强大的存在,甚至已经融入人类社会,尤其是当与人类混血之后,他们在人类社会更是如鱼得水。

修罗族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大概是觉得在乾闼婆的地盘上不好动手,而且两头巨龙的出现让他们企图困住蝶千索的想法落空,嘴上是硬挺着不在乎,但龙的存在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

一个能驯服这样传说中的魔物的人,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蝶千索的成长经历也是现在婆罗大陆最具有传奇色彩的。

修罗族离去之后,立刻有不少人递上请帖,邀请之人络绎不绝,不过蝶千索统统拒绝了,他对这种事情没有兴趣,月儿则进宫陪苏真,当然月儿也只是为了苏真,并不愿意去见苏萝,有事情也尽量避开,也许骨子里并没有那么绝情,但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苏真很忙碌,成为乾闼婆王的她,各种各样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忙碌倒也让她可以忽略一些事情,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倒也不错,几乎所有的时间不是在仪式上就是修炼乾月心法,只有让自己疲惫的什么都没精神去想心里才会好受点,这大概是个过程,苏真相信撑过这段就好了。

而蝶千索和安谛妮的精力则在那一千钢铁战士上,这一千钢铁展示对蝶月堡绝对是及时雨,虽然蝶千索等人的实力不错,可是维持治安,尤其是整个卡拉比地区的安全,不可能身为领主的蝶千索天天巡逻,这就是独行侠和领主的区别,身为一名领主就必须具备强大的力量。

如果妖魔三巨头只是一个人,那他们的影响力也极为有限,不死不灭王的强大固然有他自身实力的原因,而让他达到现在高度的则是他手下的妖魔王,以及庞大的妖魔军团,在管理上,不死不灭王的手法无疑是最合理的,很大程度上融合了人类的特点,又符合妖魔的特姓,这样才会有那么多强大的妖魔追随他。

卡拉比现在最精锐的部队无疑就是基拉训练的蝶月骑士团,人数也在一千多,不过牛妖加战马,现在实际的战斗力也就五百多,其他的实力还是参差不齐,这也是卡拉比的主力,这种主力实在经不起折腾,至少目前还是不行,这一千钢铁战士绝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伊舍族价值连城的宝贝,可能对乾闼婆来说,还没那么大的价值,可是对卡拉比就是雪中送炭。

蝶千索和安谛妮自然知道这支部队的重要姓,必须让他们成为卡拉比的骨干。

一千钢铁骑士团就驻扎在晨光之城的城外,这也是蝶千索推掉应酬的原因,那些家伙什么时候对付都行,何况蝶月堡有专人负责这方面。

“什么,我们竟然被送给了卡拉比?团长,这不行,我们要和乾闼婆王讨个说法!”

“是啊,团长,我们钢铁战士就是放在整个婆罗大陆也是精锐,我不去!”

此时的钢铁战士的主要将领聚集在一起,他们都是伊舍族的精锐,可以为乾闼婆效力,可是去一个连伊舍族都不如的卡拉比,他们建功立业的理想岂不是全部要成为泡影!

“大家先安静一下,首先卡拉比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关于蝶千索的传闻想来大家也都知道,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卡拉比目前也是冥土和我们婆罗的窗口,未来肯定有不少让我们施展拳脚的机会。”团长库拉达示意大家安静一下,其实接到这个消息最受震动的就是他了。

“团长,蝶千索此人我们不是不知道,而且蝶月堡对我们伊舍族人也很好,可是光凭这些他还不足以领导我们!”

“对,传言总归是传言,想要让我们信服就要拿出点真本事!”

其实大家所想的,何尝不是库拉大的想法,作为大陆专出战士伊舍族的精锐,想要成为他们交付生命的领主,没有点真本事,很难让大家信服,就算他无法改变这个结果,可想发挥钢铁战士的战斗力却也必须让大家心服口服,不然靠荣耀建立力量的钢铁战士可能就此没落。

库拉达沉思了一会儿,“一切见机行事,大家不要乱来,这事儿我一定会让大家满意。”

库拉达今年二十九,就成为团长,他有着钢铁一样的意志,渴望战斗,渴望建功立业,钢铁战士的传统就是不怕流血,不怕死,他们是为战士的荣誉而生的天生的战斗者,可是珍珠也怕蒙尘,万一落到胸无大志的领主手中,这一干战士可就真的完了。

库拉达要为自己负责,要为手下的战士负责,先看看再说。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传令兵飞快的进来,单膝跪地,“团长,新领主即将到来,让我们准备一下。”

库拉达站了起来,本以为这些人总要应付完狂欢节,对这些大人物来说,社交活动比他们重要的多,可是没想到蝶千索来的这么快。

“让兄弟们列队,拿出我们钢铁战士的气势。”

“是,团长,先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再说!”

“加多,注意你的口气!”

“放心吧,团长,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不过是发发牢搔,场面上我会很老实的!”

库拉达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担心惹了这些贵族老爷,一旦发怒起来会把钢铁战士拆散,贵族的反复往常他也不是第一次知道,现在的钢铁战士就像是无根浮萍,要看看这蝶千索是不是值得效忠的人。

短短五分钟,军营的空地上,一千钢铁战士已经整齐列队,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冒着杀气,钢铁之名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战士们也知道了他们的命运,他们要看看这个新领主是否配得上拥有他们的忠诚。

一个孬种绝对不能成为钢铁战士的主人。

库拉达和大队长站在前面,静静的等待着蝶千索的到来,可是营地门口并没有看到马车的踪迹,……难道传令有误?

又或是领主开的一个玩笑?

库拉达忍住了,这是身为一名将领必须具备的耐心,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要等。

高空中,蝶千索和安谛妮正望着下面的钢铁战士,“真是训练有素,这个集结效率放在整个婆罗大陆也是数一数二的,钢铁战士的素质确实让人惊叹。”

蝶千索微微一笑,“似乎他们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可以理解,他们大概担心领主大人是个胸无大志的腐糜之徒。”安谛妮风情万种的瞄了蝶千索一眼。

阿索揉揉鼻子,还真是人言可畏,什么事儿经过众人传来传去,煮熟的鸭子也能变成鹅飞走,蝶千索的好色之名已经在贵族间广为流传,为了修罗族公主不惜得罪修罗王,听说诛杀乌达拉也是为了女人,这次更是为讨好新乾闼婆王弄来了失传多年的乾月功法,以女人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男人确实很让人动心,可是在男人看来,这家伙还真是爱江山更爱美人,不过这也让不少仍放心,至少一个有爱好的领主总比没爱好的好。

蝶千索轻轻吻了一下安谛妮的俏脸,“管他们怎么说,这一千钢铁战士可是我后续计划的重中之重,本来想在蝶月骑士团上动手,可是他们的实力弱了些。”

安谛妮脸一红,自从妖魔界回来,蝶千索对她越来越好了,很多时候都会顾及她的感受,这些小细节让心思细腻的安谛妮尤为感动,只是她不是那种喜欢把感动挂在嘴边的女人。

“但凡傲气的战士,都必须用更强的力量让他们信服,这点你最擅长了。”

“哈哈,看我的,看看谁先给谁一个下马威!”

蝶千索最喜欢这种有挑战的事儿,就像钢铁战士要检验他这个领主一样,他也要看看这些战士是否真的名副其实,是否配得上他的计划。

伊舍族在灵力上确实有劣势,可是却无碍伊舍战士在大陆的名气,严格的纪律就是必备的条件,从整队以来,每个战士都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库拉达在等,蓦然间一股压力从天而降,下意识的一抬头,空中正有两个气势惊人的黑影正在逼近,随着影子的变大,视线中的物体变得越来越清晰。

绕是见多识广的库拉达也倒抽一口凉气,……大梵天在上,竟然是龙!

跟传说中的龙一模一样!

轰隆隆隆……冰霜龙和火焰龙以极其惊人的气势轰然落地,巨大的龙口中喷出浓重的妖力,压力直接横扫整个营地,尤其是站在前排的战士首当其冲,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还有什么比龙威更能检验这些战士素质的呢?

两头巨龙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压力,试图把下面的小爬虫压倒,这种压力肯定给钢铁战士造成了影响,但蝶千索非常满意,相当满意,面对巨龙,惊讶只是短暂的,看得出这些战士的神态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而面对龙威,这种传说中的力量,这些战士竟然能以极其顽强的意志顶住,并没有出现慌乱,阵型保持的相当完整。

蝶千索和安谛妮从巨龙上下来,目光锁定库拉达,生死劫展开,气势立刻彻底封锁库拉达。

天眼开,一看这库拉达的境界也不过就是零爆级,可是面对蝶千索全面的压力竟然纹丝不动,这绝对就是意志力了,虽然有点让蝶千索意外,却也无比满意,战士不是单兵的高手,钢铁般的意志要比个人战斗力重要的多。

库拉达心中的震撼更是难以言喻,从遇到能光用气势就压制住他的人,似乎这跟传言不太相符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