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四十九 试探

听到朋友两个字,跋铎一愣,望着蝶千索,顿了一顿,缓缓伸出右手,“好,我就认了你这个朋友!”

在跋铎的字典里只有两种人,不相干的和敌人,现在却多了一种。

两人相视大笑,也许还会兵戎相见,却并不妨碍彼此的欣赏。

虽然只是短短的接触,可是这一刹那都体现了两人的经验和天赋,而也都有收获,像他们这样的如果能多切磋,那实力的提升是飞速的,可惜无论冥土还是婆罗,都没人会随意出手,所以跋铎才会四处得罪人,只要这样才能逼出对方的真正实力。

蝶千索则属于那种不怕别人学,永远都在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追,打压对手并不会提高自己,真正的强者眼睛里永远只有自己的路!

小小晨练,队伍并没有立刻启程,道理很简单,大小姐是要睡懒觉的,准确的说是美容觉,所以并不会很早起来,当然其他还是要工作的,准备各种事物。

碧美人每天也少不得晨练,见蝶千索回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看我这套柳叶刀法如何?”

蝶千索点点头,“还不错,只是欠缺灵气,第八式的衔接上并不是很流畅,你可以尝试一下刀尖上挑,灵力不要用的太狠,要知道只有命中对手才有用。”

“可是,不用全力,又怎么可以给对手压力呢?”碧寒霜的境界离蝶千索还有段距离,同样的话,跋铎在的话就会很清楚。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如果能把握好这个节奏,你的柳叶刀法会有精进。”

蝶千索并不会手把手的指导一个人,他并不是老师,真要细节上一个个的处理也不是他的专长,但却能一语中的的点出关键,至于能领悟到什么程度就要看碧寒霜的悟姓了。

清晨起来的碧寒霜一身白色练刀服,并没有像平时包裹的那么严严实实,只能说她的胸部有点过于波涛汹涌了,也许是由于锻炼的缘故,碧寒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熟透的女人味,大清早的确实是一种极端的挑逗。

都是白色。

蝶千索从不刻意掩饰自己的目光,看到雪白的一片,尤其当刀动,胸部虽然束紧,可是似乎不够太紧,会很硕大的震动一下,蝶千索也忍不住有点晃眼。

“是这样吗?”碧寒霜兴致盎然的挑高了一点刀尖,果然流畅多了,她以前认为挑高之后会无法到达有效攻击,可实际上,刀刀有效就是无效,这些招式只是为了达到逼迫对手出错的效果。

发现蝶千索的愣神,碧寒霜不知是高兴还是害羞,在江湖上混,对男人生吞活剥的目光并不陌生,如果连这都不能抵抗,她也不用混了,但不知怎么,蝶千索那带有欣赏,也同样带有野兽倾向的目光却让她有种连刀也握不稳的感觉。

只是蝶千索收回火辣的目光,男人对某个部位有着不能抵挡的兴趣,安谛妮也算丰满,但修罗族的公主比起碧寒霜小一点,是另外一种美,艾米还是小女孩,自然不会像碧寒霜这样丰满,……恐怕已经不能用丰满来形容,平时的碧寒霜显然会用尽办法不让这对大宝贝乱动,在战斗中如果影响了行动可是很致命的。

“咳咳,霜姐,我发现这个队伍的布阵很奇特,有机会你可以试探一下缙家的人,布置此阵的人很有实力。”

蝶千索感觉到尴尬,也意识到这样看与礼不合连忙岔开话题。

幸好碧寒霜没有借题发挥,微微一愣,“阵势?我派人也看过,似乎没什么特别啊?”

蝶千索摇摇头,“整个队伍的布局看似随意,其实暗合一种大型阵法,不过没发动之前无法看出其中的奥妙。”

“你都说了,想来是没错,行,我和爱莎小姐现在关系不错,对了,爱莎小姐可真是一个让人怜爱的美人,可惜啊,听说已经有了婚约。”

碧寒霜也不知为什么会这个。

蝶千索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霜姐继续,我回去准备了。”

“嗯,一会儿一起吃早饭,姐姐给你准备了好东西。”碧寒霜关心的说道。

蝶千索笑着点点头。

本来应该在睡懒觉的爱莎此时却是穿戴整齐,精神矍铄,一旁则是坐着枯若馨大小姐和小叶子。

“这几天的观察有什么收获吗?”爱莎优雅着泡着茶,她的茶道在贵族圈里也是相当有名的,只不过旁边这位枯若馨大小姐完全是一杯跟一杯的牛饮。

“别提了,这小子鬼精鬼精的,感觉特别敏锐,我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有一次稍微靠近一点就立刻被感觉到,真是不忿!”说着又一杯到底。

“馨儿啊,要不要我给你出个主意?”爱莎温柔的又倒上一杯。

“啊,小宝贝,来,亲一个!”说着枯若馨就要去抱爱莎,一旁的叶子忍俊不禁,谁遇到她的恶女大小姐都没辙,何况是最温柔的爱莎小姐,两人真是两个极端。

“别胡闹,不然我就不说了。”爱莎抿着嘴闪过枯若馨的调戏。

“好了,怕了你,快说吧,加雷斯这家伙也不知在干什么,到现在还不出手真像个乌龟!”

“其实我感觉蝶千索这人并不怕身份暴露,听我手下说,他和跋铎有点过节,已经交过手了,如此肆无忌惮,我们也没必要避讳,我就找机会见见他,看看这暴君是否三头六臂,如何?”

爱莎的目光中闪烁着灵动和兴趣。

“小莎莎真是聪明,他都不怕暴露身份,我怕什么,没错,反正他也猜不出我的身份!”

“小姐,听说蝶千索对女人有魔一样的魅力,但凡他看上的女人没有能逃脱他的手心,我们是不是……”叶子有点担心的说道。

“死丫头说什么呢,就他,哼,竟然敢小看我们家莎莎的眼光,讨打!”枯若馨笑道,小叶子连忙笑着讨饶。

“你们两个就一唱一和吧!”爱莎脸微红,雪白的肤色上多了点红晕,真是别样的病态柔美。

“是不是想起你那未婚夫了,啧啧,听说这华伦.尔德是大威德有名的风流才子,小丫头肯定是思春了。”枯若馨调笑道,挑逗爱莎也是她的乐趣之一。

华伦.尔德是大威德明王辖区的贵族,也是冥土十大贵族之一,强强联姻也不是稀奇事儿,两人的婚约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也只有小时候见过一面,现在长什么样子早就不知道了,这次借着孔雀大会,显然也是熟悉一下。

缙家和大威德的尔德家本就是关系密切,双方对这次政治联姻也是寄予厚望,以前唯一担心的就是爱莎的身体状况,所以才一直没有确定,而现在爱莎的身体已经稳定,完成婚约也是顺利正常的事儿。

“也许吧。”爱莎兴趣缺缺的回答道。

“怎么,不开心吗,我听说华伦那小子琴棋书画都很精通,功夫怎么样不清楚,但想来也不会差到那里,至于长相嘛,也是有名的帅哥,人家哪里招惹你了?”

爱莎皱皱眉头,“倒不是他不好,其实他好不好又怎么样,只是这种利益结合让人觉得不舒服,如果你父王让你嫁给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你会怎样?”

“一剑剁了那个家伙!”枯若馨毫不客气的说道。

“小莎莎别担心,这样,等到了那里,我帮你看看这家伙的人品怎么样,你喜欢的话,就将就收了他,不然我就帮你干掉他,我就不信尔德家敢不给我面子!”

爱莎微微一笑,“你就别帮倒忙了,自家知道自家事儿,这个时代的女人有几个能真正做主的,不是谁都有安谛妮的勇气。”

“安谛妮?修罗族的公主?”枯若馨先是一愣,转而笑道,“小丫头,嘴上说不在意,对蝶千索打听的还很详细嘛!”

爱莎无所谓的抚摸着茶壶,“究竟是什么力量愿意让安谛妮不惜抛弃亲人和家族呢?”

在这个时代,家族利益高于一切,地位越高越是如此,枯若馨和叶子面面相觑,……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远在婆罗,卡拉比的发展速度像彗星一样璀璨迅猛,但是否会像彗星一样昙花一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来自婆罗和冥土的商人们给卡拉比注入了巨大的活力,由于生命之花的出现,让沙漠不在是死亡的象征,反而形成了独特的风景,而且这附近不比担心风沙侵袭,这也为卡拉比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如果出门就要带头巾的话,实在也太不舒服,这是很多冥人和婆罗人都不习惯的。

另外一个就是水源,卡拉比九成的水源都来自蝶月堡,这也是整个大陆都不同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是城堡从外面的河流引水,而这里确实卡拉比地区从蝶月堡引水,而远远不但的水源也解决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当人口增加,光是水这一样都是不菲的价格,当然对于卡拉比地区的居民,且登基在册的,水的价格并不高。

去卡拉比淘金,这是婆罗现在最流行的话,一些怀才不遇,或者希望获得机会的年轻人大量的朝卡拉比涌来,一方面丰富了卡拉比的流量,引来了各地文化和资源,同时也为基拉提供了兵源。

头一次,骑兵团竟然对步兵产生了恐惧。

基拉并不是妄自尊大的人,当初风云一时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伊舍族的钢铁战士,只不过在战场上除了要有质量,还要数量,钢铁战士太少了,一旦死亡也极难补充,可是这个问题在卡拉比得到了解决,无所不能的领主大人弄来了似乎用之不竭的铁晶石,这让库拉达开始大批量的征兵。

伊舍族人潜质一般,而成为钢铁战士是一个一步登天的契机,任何一个伊舍族人都不愿意放弃,刚开始只是一部分人冲着库拉达的名头和蝶月堡的曾经救济大量伊舍族难民的好名声而来试试,结果竟然成功了,以至于让伊舍族边界大量的伊舍族人涌向卡拉比,这里的待遇和税收等等条件都比伊舍族还太多。

伊舍族的贵族们也不是白痴,刚开始觉得有人帮他们分担难民的压力正是求之不得,但发现大量伊舍族年轻人涌向卡拉比的时候,他们……仍不担心!

不是这些人愚蠢,而是那些掌权的人,总觉得人是取之不尽的,而且他们自己的军队并没有太大变化,稍微有点警惕,可是远远不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卡拉比才多大点的地方,而且加上卡拉比和乾闼婆的关系密切,考虑到政治方面的问题,伊舍王也不愿意得罪新乾闼婆王,苏真陛下和蝶千索的关系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哪代的乾闼婆王没有这样诗情画意的传说。

由于月儿童年都生活在伊舍,纽顿等人更是地地道道的伊舍族人,更让伊舍族有回家的感觉,钢铁战士军团竟然急剧扩张到五千人,当然新晋级的钢铁战士战斗力还没彻底形成,可是在库拉达的训练下这只是早晚的问题。

在驯妖师的精心调教下,牛妖们也在拼命的生,只要有妖力结晶的喂养,牛妖的生长速度可是极快的,现在牛妖已经有五百多头了,这也是基拉的根底,为了获得更多的牛妖,基拉还不得不去讨好兔子,莱卡大人也是卡拉比的风云“妖物”,也只有卡拉比这种奇怪的地方,才能让妖魔,冥人,婆罗人混居,而相安无事,说来也奇怪,从在卡拉比发生过妖魔袭击事件。

不过想想星塔之上的两头巨龙,基本上也没这么不开眼的白痴妖魔吧。

在伊舍族人的帮助下,卡拉比通往乾闼婆,暗因城,伊舍族的道路已经提前修好,而这其中的好处也是难以想象的,为了收回成本,凡是使用这条大陆的商队都要缴纳过路费,费用并不高,但积少成多。

这在人间界也是首次,说实话,虽然知道修路的重要姓,但桑尼对于花这么多钱修这东西还是保留意见,毕竟缺钱,可是谁想到路一旦修好所带来的利益会如此巨大,不但路有收入,因为路好,加上安全,一些商队宁可绕一点路从这里走,而速度上甚至更快。

而这还是开始,有了四通八达的交通,卡拉比的未来将无可限量。

桑尼最后悔的是,为什么当初没在这三条路上占点份额啊,简直就是个小金矿。

“桑尼,听说月儿小姐,打算修一条通往龙族的路,这可是一项大工程,要比那三个都难的多。”阿奴农抽着大雪茄笑道。

“嘿嘿,我们自认为都是老歼巨猾的商人,比起领主大人实在是差的远,你我可曾想到路都可以用来做买卖,而且油水还这么高!”

“呵呵,知足者长路,至少我们上船还算早的,最近有几个竞争对手都在示好,这条通往龙族的路,恐怕不是你我一个人能吃下的。”

“老哥的意思是联合了?”

“呵呵,月儿小姐非常善良,且重感情,只要我们不贪心,我想这样的事儿不会旁落。”

两人都是老谋深算,和蝶月堡接触的越深越发现内部的深不可测。

“那就麻烦老弟递交一个计划书了,……计划书,唉,生意做了这么多年,还比不上月儿小姐的灵机一动。”

“大江后浪推前浪,你我总算还跟上了点。”

由于卡拉比带来的巨大利益前景,让沃玛尔商团和安迪贝特商会的名声大噪,利益也已经初现,恐怖的是,这些利益每天都在成倍增长,蝶月堡出产的晶糖幻蜜,甚至精盐都已经成了特别包装的奢侈品进行出售,供不应求啊。

不是没人想探寻蝶月堡的秘密,只是在这些人都成了龙口下的美味后,就没人有这个胆子了,除非自认灵神通的实力,而有这样实力的人又怎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

现在蝶月堡的主事人是月儿小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乾闼婆王城,毕竟是乾闼婆王是她的师姐,这层关系可足够密切,当然外人是不会知道里面有更深的关系。

每当月儿来的时候,也是苏真最开心最愉快的时候,她可以放下所有的事情,成为乾闼婆王之后,一方面要加强自己的修炼,又要处理很多事务,虽然有苏摩在,可是毕竟不像公主时候自由自在。

每次月儿来,两人都要聊足一天,晚上自然一起卧榻密聊,至于谈的什么内容就不得而知了。

卡拉比和乾闼婆的密切关系是人就知道,而由于蝶千索找到了乾闼婆族失传已久的乾月心法,也让乾闼婆的民众大生好感。

卡拉比的后方是稳定的,同伊舍族,乾闼婆族的良好关系,让任何敌人想要大局进犯,首要要过就是这两关,关键的是冥土这方面,达达霍小明王真是个能人,恐怕在眼光上并不比蝶千索差,也正因为这样,双方互惠互利,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