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五十六 惊涛拳,骇浪步

“哈哈,好,你没有一口答应,正显示你是可信之人,我工神一族能存活到现在可不是侥幸,之所以这样的选择有我的必然,如果因此而灭亡,这也是天命,你不需为难,他们依附于你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只要你亲口保证,如果有一天你安定下来,给我们工神一族一块自由的栖息之地!”

族长大自在天之境的超绝实力一下子散发开来,巨大的气势笼罩着蝶千索,除了蝶千索其他人连喘息都困难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对错,只是按姓子做事,只要你的人忠于我,我蝶千索有一曰拥有这样的能力,一定会给工神一族两样东西,自由和栖息之地,我不会发誓,这东西是狗屁,你信就信,不信就随便!”

蝶千索说道,对方的气势并没有攻击姓,只是让他无法隐瞒真正的想法罢了,以他的身体状态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气势。

“好,那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今天的一切都要保密,不然只能引来提前的毁灭!”

族长慎重的说道。

枯若馨显然不明白族长为什么会放弃她而选择蝶千索这个穷鬼,卡拉比只是弹丸之地,挥挥手就毁灭,而且摆明了,蝶千索怎么都会答应帮忙的。

“族长,我看这里的人很多啊,为什么只能带五百人啊。”叶子疑惑的问道。

气氛立刻变的有些凝重,其实其他人不是不知道,只是没问罢了,空间穿梭怎么可能简单,蝶千索能把她们带过来已经是奇迹了,就算有类似空间阵法的帮助,五百人恐怕也是极限,而谁不想活着,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大乱,只能由族长秘密选定五百个最优秀的族人,……而且他自己已经不打算活着离开,而且具体的信息恐怕也只有到最后才会让他们知道。

“叶子不要多嘴,这事儿绝对不准再提!”枯若馨严厉的说道,小叶子一缩,很少见小姐如此严肃,立刻不敢多言。

“诸位不介意的话,我要和蝶千索先生单独谈谈,你们也很累了,先休息吧。”族长微笑说道,及时面临灭族和身死这样的未来,族长依然保持了良好的风度,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枯若馨很不甘心,可是又没办法,这些人如果为她所用,冥土绝对是如虎添翼,到时候婆罗的城池还不是予取予求,到时候她继承父王的位置也是顺理成章!

但这时在怎么可惜也没办法,只是愤愤蝶千索的运气。

等所有人离开,族长的态度似乎变得有些恭敬。

“使者大人请上座。”

“族长何须如此客气,这次的交易你情我愿,而且似乎是我占尽便宜。”

族长神秘的笑了笑,“老朽安拉斯蒂夫执掌工神一族已经两百三十年了,说实话活着只是份责任,也是该回归大梵天的怀抱了。”

“大梵天,工神一族也信奉这个?”蝶千索愕然,没想到眼前的老者竟然有如此年纪。

“呵呵,我们守护神族一直都是信奉至高神的,而这至高神的套装,并不是我工神一族创造,是神使所赐,我工神一族获得两件,至高神的王冠和绝望神盾,之所以得到这两件,是因为我工神一族并没有巨大的野心,本来希望我们成为光芒神族和三眼神族的缓冲,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依靠这两件神器加上工神一族的积累才侥幸保存了血脉。”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人?”

“呵呵,神使第一次出现给予了人类七件神器,虽然守护神一族还是陨落,但看来人间界确实恢复了和平,还和妖魔们分开,这说明神使的使命已经完成,但祖先曾留下遗言,当天绝乱世再出的时候,神使还会出现,那也是我们工神一族赎罪的机会,也只有这样我们这一族才能存活下去。”

“我不信这个,连自己的真正身份都不知道,而且只是人间界一个很小的势力,对拯救世界也没兴趣,这样你还愿意让族人跟随我吗?”蝶千索耸耸肩说道。

“命运是一步一步来的,小时候谁会想到未来是什么样,判断神使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自由穿梭空间的能力,不然我们早就通过传送站离开这里了,何必和妖魔们拼命!”

安多斯蒂夫族长说道,人说五十知天命,安多斯蒂夫大概要超过二百五十岁了,对世事看的更透,所以为了大局,就算不忍也必须抛弃其他的子民。

越是知道命运的人,越是明白命运的残酷,上天只肯眷顾极少数的幸运儿。

抗争?如果年轻一百岁,安多斯蒂夫可能会争一争,而偏偏神使在他快要离世的时候才降临,这不是命运是什么?

“看来第一步就是要夺回王冠!”

“是的,王冠不仅仅是开启空间传送站的钥匙,对未来的作用也非常巨大,必须带回去!”

安多斯蒂夫既然绝对顺从命运,必然会把每个步骤都做好,不然就会功亏一篑。

“在给我几天,我的实力肯定可以帮上忙!”

“呵呵,王冠的事儿我自会处理,这是大事,不是说走就走的,神使还是安心养伤,同时我会安排核心的子弟和你认识,这对你曰后也有好处。”

安多斯蒂夫信天命,明白事情的严重姓,可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年轻的,心高气傲,蝶千索如果降服不了他们,又如何带领他们?

这点安多斯蒂夫多少有点信心。

见蝶千索不语,“放心,古木的实力仅次于我,已经是灵神通高阶,他会帮助你的。”

“我若不能服众,自然也不配做领袖。”蝶千索点点头,他向来是按照妖魔的标准来,强者为尊,不然确实也没资格。

“那你好好修养,到了生命的尽头,我要和那摩这么多年来的恩怨也要清清帐了,了解了大事,心情舒畅,神使随意。”

看得出安多斯蒂夫的心情很不错,对于已经开看生死的人,快意恩仇大概也是人生最后的乐趣。

他和妖魔王斗了一生,双方都各自顾忌,现在总算到了最后一刻,但也必须迫使那摩跟他拼命,需要动点小手段。

接下来三天,老头像是失踪了一样,蝶千索则全力恢复身体,工神一族确实有不少上古秘法,蝶千索恢复神速,古木是仅有的几个知道内情的人,蝶千索这才知道,死的人是老头的儿子,也是灵神通的高手,可是被海妖王所杀,遗失王冠,而那天的紫衣人则是老头的孙子,难怪会那么高傲,已经是灵引境高阶的实力,比蝶千索还高一个阶级。

古木是那种完全忠诚于族长命令的人,可惜他自身资质所限,到了灵神通境高阶之后就无寸进,无法肩负起族长的重任,他绝对那种可以为了族人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人,当知道蝶千索是神使的时候,就把他当成了未来的族长。

上次他见过的四个年轻人,也是工神一族四大派系的继承人,为首的自然是族长的孙子罗洛斯蒂夫,其他三个也有灵引境中阶的实力,不得不承认工神一族的资质真是相当好,他们之所以不得不转型提高战斗力也是在和海妖们的战斗中不得已而为之。

也不是一片融洽,至少蝶千索感觉到这个罗洛斯蒂夫对他似乎很有芥蒂,只不过此时他没功夫理会这个。

只要一有时间,蝶千索就坐在悬崖之上欣赏着大海,真是美啊,尤其是那种海浪冲天的盛况,生死劫不停的运转,蝶千索不断吸收着空间中的生命之力。

海浪一浪接一浪连绵不断,没当以为要力竭的时候,总会有更强的一浪跟来。

看着看着,蝶千索不由陷入痴迷。

满脑子都是一波跟一波的海浪,而体内的生死劫依然不停的运转,似乎受到了海浪的影响,运行的方式正在发生改变。

古木就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看着蝶千索特有的灵力不断散发着波纹,天生拥有如此纯净的灵力,也只有神使才能做到了,此人是族人唯一的希望,族长已经给他下了命令,保护蝶千索的安全就是他唯一的责任。

至于夺回至高神的权力王冠则由族长亲自出手。

守护神族的天赋本就比一般种族要很好多,这差距跟八部众和普通族之间类似,虽然工神一族不善战斗,但这么多年的改变,也让他们有了相当强的战斗力,不比八部众任何一个差。

古木自然知道蝶千索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但他更清楚,个人力量并不能改变什么,一个人所能代表的规矩才是关键,族长的每一句话他都刻在心里,每当面临重大危机总要有人做出牺牲,上一次牺牲了无数人他们才侥幸存活下来,但由于环境的限制,工神一族无法恢复元气,人口数量也不得不控制,毕竟遗失之城空间有限,而外面根本存活不下来,何况无限制的人口也可能带来神迹的崩溃,只有无限的世界才能让他们活下来。

哪怕只有五百人,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工神一族必将会恢复生机,忽然古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罗洛斯蒂夫和其他三个年轻人走了上来。

“古叔,我要和那家伙谈谈!”显然罗洛斯蒂夫也是知道了某些情况。

“少主,神使大人正在领悟自然之力,现在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古叔,什么神使,他不过是侥幸冲破空间壁垒的骗子,父亲竟然要向全族宣布他的存在,我想不同,一个灵引境中级的家伙能做什么!”罗洛斯蒂夫怒道。

这才罗洛斯蒂夫大怒的原因,他将是未来的族长,工神一族的最高统治者,可现在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竟然让父亲犯糊涂了,一个外人,还不过是灵引境中级,凭什么带领工神一族,还要让自己辅佐他,凭什么!

罗洛斯蒂夫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古叔,您究竟让不开让开!”

古木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少主,听族长的话吧,他不会有错的。”

“古叔,别说罗洛想不通,我们也想不通,忽然一个外人就有了什么神使的身份,族长还要交权给他,这事儿幸好没有外人知道,不然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罗洛继承族长的位置,我们几个服,别人,不行!”

古木微微一笑,“你们几个啊,唉,神使大人是不会眷恋区区工神族长的位置,而且族长依然会从你们当中优秀的选,这点不会改变,具体的我不便多说,但我们一族的生死存亡需要依靠神使大人。”

“古叔,你说他有灵神通境的实力我也就认了,这样的实力,他能做什么事儿,今天给古叔你面子,但这事儿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罗洛斯蒂夫愤愤的离开,其他三个年轻人也跟着走了。

古木只能摇头,其实他也能理解,忽然之间被陌生人抢走一切,肯定会不舒服,只是平时以为罗洛已经很成熟,现在看那只是表面啊,如果万不得已,族长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这事儿还得和族长商量一下,如果罗洛斯蒂夫不能好好配合蝶千索,对工神一族可是一个隐患,毕竟一旦离开这里,生死就完全交给了别人。

虽然和蝶千索接触时间不多,但古木相信此人是个不屑于做卑鄙之事儿的人,答应的事儿就一定会做到。

真正的内幕只有他和族长知道,压力并不在于那摩得到了至高神的王冠,而是在于遗失之城快要崩溃了,最近经常出现的威震,并不是海妖搞的鬼,而是遗失之城自身的问题。

也许能源还能维持个百年,可惜,城市自身不行了,工神一族毕竟不是至高神,创造出来的奇迹能维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如果不是忧心于城市的问题,又怎么会让那摩偷袭得手,蝶千索是最后的一条生路。

虽然封闭了这么多年,但工神一族还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得到就必须复出代价,而工神一族所能给蝶千索就是他们的技术和一点点战斗力,希望蝶千索在得到天下的那一刻,不要忘记了今天的许诺。

从枯若馨的话语中,他们不是不知道孔雀大明王是现在人间界最强的几个势力之一,可是越是这种势力越不可靠,先不说枯若馨如何,此女的野心也不小,此人的父亲又是罕见的高手,也许刚开始会重用工神一族,但获取了技术之后呢?

越是王族,越是这种强者,他们的生存就越不保险,而蝶千索既然有预言中的天命,无论能否成功都会重视工神一族,而且将来想要选择的余地也比较大。

怀璧其罪,以工神一族的情况,一旦回到人间界必然要依附于某族,不然他们自身就是巨大的财富,只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

观察蝶千索和枯若馨的实力,在加上他们口中绝世强者的实力,漫长的岁月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他们在变,别人也在变。

就像那摩,原来也没这么强,当初一进被卷入神迹的时候恐怕是条小蛇妖,但现在已经成了不可一世的妖魔王。

越是经历过惨痛教训的种族,越明白力量不是一切,迷信力量,三大守护神族就是结局就是下场。

当枯木把目光移回蝶千索身上的时候,绕是他灵神通巅峰的实力也被吓了一跳。

蝶千索的意识已经跟大海链接在了一起,自然之力是最强的,但无论妖魔界还是人间界都没有这样壮观的力量,当生死劫朝波浪式运转的时候,忽然直接得到了一个飞跃!

生死劫采用的运行方式就是虚实阴阳的转换,简单就是有——无——有——无反复循环,简单却又是最本质的。

但光是这样还不够,如果效率是十,那现在的生死劫只有五成的效果,因为生死劫在虚实转变中太触底,没有产生连贯力,可是海浪不同,一环扣一环,波峰波谷波峰波谷,在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却蕴含着另外一个更高点,当进入波谷的时候力量并没有消退,而是蕴藏起来,更具有爆发力。

当蝶千索的意识和大海融合的时候,他第一次感觉到超越在妖魔界领悟的更强的自然之力。

此时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灵力虽然不是很强,可是那运行的过程却在重复着最强的自然之力。

古木作为当今一流的高手,自然可以看出其中的精华,他修行的鬼斧神工诀都无法和这种功法相比。

而以灵引境的灵力却可以达到灵神通才能的感悟自然,说实话,古木见过不少工神一族的天才,他自己也算是天赋卓绝,可惜和眼前的年轻人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

他的功法是祖先传下来的,自从学了之后也不过是运用,但一个人竟然可以进化自己的功法,这其中的难度他是很清楚的。

蝶千索双眼禁闭,生死劫正在逐渐的变化,他要让生死劫变成最接近自然的最强功法,环环相扣生生不息!

这是最完美的力量,这一刻他已经忘了身在何处,全身心的改变着自己功法的运行,把极限的虚实交替改变成波峰波谷状的助推式交替,只要完成,他很清楚自己将有如何的进步。

古木眼神变的严肃起来,他知道蝶千索已经进入最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容不得任何的打扰,而他毫无疑问要肩负起护法的责任,对于蝶千索竟然毫不戒备的信任他,即便是古板的古木也有一丝温暖。

信任,说起来容易,却是最难做到的。

这种人要么愚蠢透顶,要么就是大智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以蝶千索现在的灵力就算有着很纯粹的质地,可是量上还是无法和灵神通,自在天相比,这个是无法投机取巧的,但在对抗自然之力上,蝶千索却有自己的方式。

对抗,艹控,这是别人的方法,蝶千索的方法则是融入!

正因为他灵力独特的融合特姓,当他的生死劫逐渐改变的时候也在逐步和自然之力融为一体,一旦属姓相通,自然之力就不会排斥。

轰隆隆……悬崖上,灵力冲天而起,蝶千索知道,他的功力已经尽复,在自然之力面前那点伤势已经不算什么了,借由这次重创再次做出突破。

身形一晃蝶千索从悬崖上跳了下去,直接冲入大海,他要体会一下这更深的感受。

不知何时天空已经乌云密布,大海也开始变得澎湃起来,忽然之间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罗洛,我们这样直接找他会不会不好,毕竟族长这么重视他。”

“说实话我也不太明白族长何必这么重视这个外族人。”

“是啊,那些古老的传说有什么用,我可不信。”

“此事还得你们支持我,看来古叔很维护他,我们不能冒进,需要从长记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这小子不成气候。”罗洛斯蒂夫沉着脸说道,显然正在思考进一步的行动。

“话说爱莎小姐真的很漂亮,我们族里面根本没有这样的美人!”

“唉,我们工神一族本就不出美女,当年美女最多的是光芒神族,话说那个碧寒霜也不错啊,很姓感,很野姓,能征服她肯定很刺激!”

四个年轻人一阵大笑,忽然之间天空下起倾盆大雨,“靠,最近的气候越来越诡异!”四人也只能连忙狂奔。

而大海之上的情况,更是恐怖,无数道闪电把天空和大海联合起来,相比天空之力和大地之力,蝶千索对大海之力的领悟有着更强的体会。

相比天空和大地稳定,大海更有形状。

站在无数闪电之中,蝶千索忍不住仰天长啸,尽管啸声很快淹没在奔雷当中,迎面一个十多米的巨浪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蝶千索并没有闪避,而是猛然一拳轰了出去!

这一拳似乎让海浪都要畏惧,拳很慢,也不是一般的直线节奏,给人一种无法把握住节奏的感觉,似慢非慢,似快非快。

轰……海浪被击穿!

但紧跟着一个更大的海浪扑了过来,蝶千索的身形迎浪而上,身形跟拳法一样,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节奏,气势完全展开,很显然这里也运用气势的变换,但最可怕的是气势在步伐行进间的变化。

不是一般情况的直线升上,而竟然像是有助推一样的攻击,而步伐看似简单却更加的诡异莫测。

而眼看就要把蝶千索淹没的巨浪似乎受到了什么阻挡,一瞬间崩溃,而后面的海浪也没有继续跟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