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六十六 加冕

蝶千索战败身死!

这消息如同飓风一样在冥土传播,冥人爆发出如同过节一样的欢呼,这个杀神终于被干掉了。

而干掉他的正是暗殿少主亚加达!

西暗刃加雷斯的声威一时之间威震冥土,可以说风头一时无二!

暗殿之威也同时水涨船高,这一声威是连孔雀王都不能无视的,此时就算枯若馨说什么,枯血也不可能拿加雷斯怎么样,何况枯血这样的存在怎么想的还真不好说,也许他很欣赏这种无毒不丈夫的做法。

至少枯血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把冥土拧成一股,齐心协力,而对于加雷斯这样的年轻人肯定是要大力提拔的。

各方势力似乎都嗅到了什么,有人甚至猜测,枯血会在孔雀大会上宣布加雷斯和枯若馨的婚事。

一切皆有可能,凭借着打败蝶千索的声威,恐怕谁也不敢反对,何况加雷斯可不是无名之辈,暗殿更不是小组织。

当夜战天亚加达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尤其是亚加达,作为竞争对手,他是多方试探过,加雷斯顶多和他差不多,听别人的描述,那一刀之威似乎可不是加雷斯能使出的,至少也是灵神通的高手。

而暗殿确实有实力出动这样的高手,至于掩人耳目之法则是多了去了,问题是,枯血只要蝶千索的命,可没说用什么方法。

只是加雷斯成了,方法不论,所有好处都是他的。

亚加达可谓是被逼上了绝境,自己遇袭的一切猜测只能憋在肚子里,此时说出去只能是一个失败者狂吠,更被人鄙视。

只是蝶千索真的那么容易死吗?

当场可是没发现尸体,但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暗殿也不敢放出这话。

夜战天在快要抵达不动明王城的时候才听到这个消息,不过小夜叉王却没有过于在意,不管是真是假,时间会证明。

只是如果蝶千索真的战败身死,那人生可要寂寞多了。

冥人可不管那么多,对他们来说,总算大大的爽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一听到蝶千索一路过关斩将,就像吃了老鼠一样压抑。

现在加雷斯可把这口气给出了,毫无疑问,加雷斯成了冥土的英雄。

蝶千索一死,夜战天就成了唯一的焦点,事实证明,还是小夜叉王技高一筹,不管怎么说,他活着抵达了不动明王城,无论喜欢不喜欢的都要给予尊重。

亚加达也表现得极为有风度,如果他真要在那个时候搞人刺杀,夜战天也很难活着来,当然如果真那样,夜战天也就不会跟他单独战斗。

就算不动明王城是龙潭虎穴,夜战天还是来了!

不用他找,既然来了不动明王城,他就是小夜叉王,就是贵宾,自然有人给他安排,在这里,他不仅仅是个武学后背,也代表了夜叉族,别的人可能会有些突兀,但小夜叉王可以,当年他老子也干过同样的事儿。

明王殿内。

“师傅,徒儿愧对您的信任。”亚加达单膝跪地,夜战天进城,也意味着他的失败。

枯血静静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眼睛没有望向亚加达,“你认为自己输了吗?”

亚加达抬起头,眼睛闪过坚定,“没有!”

“那跪着干什么,我枯血的徒弟如果只有这点志气,我早就清理门户了。”

“是,师傅!”亚加达站了起来,心中满是激动。

“你认为我让你们做这事儿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枯血如同拉家常一样问道。

“考验我们的综合能力。”亚加达想了想说道。

“呵呵,算是一方面吧,做事当然可以不择手段,但不择手段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则就是旁门左道了。”

“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果然是我的徒弟,很好,就要这么想,武学一道和治国之道一样,千事儿千理,但万中取一的真理,就是本心,迷失了本心,虽可取得一时之果,终难成大气,此次行动虽然你失败了,但又不算是真正的失败,正因为你坚持本心,所以进入了灵引境高级,有得有失,不到最后胜负还难分啊。”

“谢师傅指点,徒儿明白了!”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在得失心方面,你做的不错,但还有地方还需进一步磨练,眼光放远点!”

“是,师傅!”亚加达点头道。

其实他是发自内心发自灵魂的崇拜枯血,崇拜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也正因为这样他渴望得到枯血的认可,但并没有因此而疯狂,理智,是他一直坚持的。

而其实这一点也正是枯血看重的,一个容易疯狂的人是最不可靠的。

加雷斯可以为这事儿不择手段,同样也可以为别的事儿不择手段。

只是孔雀大明王的意图也没人能看透,就像他说的,不到最后谁又知道是什么情况?

一场真正的斗智斗勇已经开始了,究竟谁是棋子,谁是下棋的,谁赢,谁负,现在都还言之过早。

“爱莎不要哭丧着脸了,来,笑一个!”此时的枯若馨正和小叶子一起哄爱莎开心。

自从和枯若馨坐着魔鹫车回到孔雀明王城,她就一直在担心,蝶千索的每个消息都牵动着她的心,本以为离开了就会斩断情丝,可是她自己明白,她没有慧剑。

当听到蝶千索战败身死的消息,爱莎觉得天都塌了,那种心痛实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枯若馨宁愿爱莎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了结算了,感情这东西真是让人头痛,幸好她决心这辈子都不碰这东西,她的理想是成为整个人类独一无二的女王,感情可以伤人,可是武道不会伤人。

“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的脸色,让你未婚夫看了肯定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爱莎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没有哭闹,她和蝶千索之间……还没真正开始就在心中结束了,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的意思,让她断掉这不该有的念头。

也许,这样也好,自己以后再也不用提感情了。

小叶子似乎有点理解,爱情这东西,越是短暂,越是凄美就越是无法割舍,……爱情故事里都是这样子的。

“唉,但愿是暗殿弄错了,气死我了,加雷斯那混蛋竟然敢向我出手,本想找他的麻烦,但父王竟然不许,还要重用他,都怪蝶千索不争气!”

枯若馨也是很压抑,一想到加雷斯要小人得志,气就不打一处来,相比之下,师兄要顺眼多了,可是师兄也太过老实,竟然和夜战天单挑,两人实力半斤八两,怎么可能分得出胜负。

十天之后,不动明王城人山人海,来自人间界各地的重要人物及其代表齐集一堂,恭贺冥土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者诞生。

枯血,这将是一个永远被冥人记住的名字,也只有他的威名才能让姓格彪悍不羁的冥人团结在一起。

在冥人的心中,枯血就是他们最伟大的王,除了来自各地的道贺者,还有不少自发的民众,他们来这里是抱着朝圣的心情,枯血成为孔雀大明王也结束了冥土绵延数百年的明争暗斗。

从今天起,不动明王城,正式更名为孔雀大明王城,这里将成为冥土的中心,权力中心,其他的七位明王都已经抵达,也必须抵达,因为这是确立枯血统治地位的一刻,也是最关键的一刻,别人可以不到场,但其他七位明王必须在。

只有这样才能确认枯血至高无上的威严和权力。

不是没人有小心思,只是大局已经无法更改,以前的枯血虽然强,但毕竟没有绝对的统治力,但就差这么一线,枯血做到了,其他人不服也不行。

多年来,各明王领地之间,大家都是互不买账,民众的归属感也同样很强,想要征服对方只有武力一途,可是孔雀大明王可是冥土的传说,这点有点像大梵天神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力量信仰,其他明王都没想到枯血能做到,可是他就是做到了,其他明王领地的臣子对孔雀大明王的崇拜度也相当高,何况枯血这么多年来身为冥土第一高手的威望也是何等了得,同时八大明王里面,不动明王一族本身也是最强的。

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看似简单,但背后却无数的原因促成,缺一不可。

这是比乾闼婆王继位还要盛大数倍的场面,孔雀大明王城的扩建也在此时完成,现在是名副其实的人间界第一大城,彻底超过了燕京和夜叉王城。

要的就是霸气!

枯血将成为冥土至高无上的孔雀大明王冕下,而枯若馨自然就是孔雀天女,冥土最高贵的女子,在冥土血缘高于一切。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而修建一新的孔雀明王殿更是宏大无比,所有到这里的冥人都会肃穆而立,当真是有朝圣的感觉。

冥人认为,活着的神才是神,他们信奉的是存在,枯血是存在。

冥人向来不怎么讲究礼仪,但孔雀大明王的仪式还是非常隆重的,同时其他七大明王需要把象征权力的各族标志在万众瞩目下交给枯血,这是公开进行的,有数十万人目睹这一过程,这也是冥土这么多年来最盛大的仪式了。

这一刻,枯若馨总算没有伪装,一身美轮美奂的孔雀服,让本就貌若仙子的枯若馨衬托的无比高贵,这一刻她就是人间界最高贵的女子之一,能和她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吉祥天女。

很多人是第一次目睹枯若馨的真面目,包括一些大臣,枯若馨一心想要当男子,集成父亲的大业,所以很不耐烦自己的美丽,有的时候宁可自己长的丑一些,她的母亲是冥土第一美女,枯血更是拥有无比的魅力,已经不能用帅气这种苍白的词儿来形容,那是一种近乎魔的魅力,身为他的女儿,拥有优秀血统的枯若馨确实是集合了两人的优点,而且修炼血炼功,更能把她的气质释放出来。

这是枯若馨长这么大第一次精心打扮,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美丽,因为今天需要,在这个场合,为了父王。

当枯若馨把七大明王奉献上象征全力的族徽交给枯血的那一刻,孔雀大名王城沸腾了,广场上一万最精锐的战士把兵器放在胸口,向他们最伟大的王致敬,这些人就是跟随枯血南征北战的王城禁卫军,每个都是以一当百的超级战士,无生无死,他们有的就是眼前的人,他们至高无上的王。

虽千万人,亦无法掩盖孔雀大明王的势,那是真正的王者,七大明王的族徽加上不动明王的族徽悬浮在枯血的面前,孔雀大明王负手而立,澎湃到无边无际的灵力直冲云霄——孔雀大明王真身!

当那一刻出现的时候,冥人都跪倒了,他们愿意臣服于枯血神威之下,在他的带领下,冥土必将创造史无前例的辉煌。

婆罗人则是远远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望着这惊人的神威,难怪连孤独战神都战败身死,这已经超越了人类极限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还有谁能抵挡?

八个明王的族徽开始融化,这些族徽都是用最好的材料制成,可是在枯血的血神之威下,抵抗显然是徒劳的,八大明王的族徽融合在一起,光芒之中逐渐变成了一个孔雀的形象,血红色的孔雀王标志,从此之后,冥土不在是分散的八大明王,而是统一的孔雀大明王王朝!

无论个人实力,还是民心,在数十年的经营下,在这一刻步入巅峰,七大明王,无论是桀骜不驯的军荼利,还是狠辣的杜拉茵罗,此时也都要臣服。

即便是明王之威,也无法抵挡孔雀大明王的无上神力。

枯若馨,亚加达崇拜的望着枯血,两人站在一起,还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枯血对两人的影响太大了,而两人终于可以看到这一刻,年轻人心中的激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夜战天的眼睛中只有孔雀大明王真身,这就是击败修斯的力量,他见过父王出手,级别相差悬殊,这胜负不是他能判断的,但毫无疑问,对自己父王拥有无比信心的夜战天也不敢言胜。

两人都走到了武道的极致,在迈进一步就是天道,多么令人期待的一战啊。

也许在外人眼中会把两人的一战看的无比严重,但夜战天知道,父王是非常渴望这场战斗的,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只是他们这一战并不是单纯的比武,胜负还决定了人间界的未来格局。

这一趟没有白来!

当孔雀王标志形成的时候,天地之间一声巨响,迎来的是无数人的狂欢,冥土大局已经不可更改,婆罗人现在最好的是团结一致,可惜……蝶千索和跋铎在人群之中望着这一幕,蝶千索不是第一次见到孔雀王真身了,可怕的是,枯血已经伤势痊愈,他有感觉,修斯最后那惊天动地的一剑竟然这么快就化解了,而且孔雀大明王真身也有变化,灵力的颜色更加鲜艳丰富,枯血的力量竟然不可思议的又提高了。

这就是高手之战的好处,枯血是借着修斯把自己的修为又提高了一些,当他的孔雀大明王真身进入大成,恐怕夜叉王也没什么机会啊。

到了这个级别,可能多一个对手比多一个朋友好,至少夜摩天和修斯之间是无法火拼的,也就错过了一次体验生死奥义的机会。

整个仪式结束大半天也过去了,接下来就是人们的狂欢,枯血不可能在露天里供人观赏,他还有召见来自冥土乃至婆罗客人的事宜,……简单说,收礼时间。

“感觉怎么样,现在还想接他一拳吗?”

蝶千索和跋铎走出人群,这里的人太疯狂了,所有人都陷入极度狂欢当中,不过枯血还是安排了军队维持秩序,这些战士倒是一丝不苟,这就显示了枯血治军的严格,这人真是宏才伟略。

跋铎自从见了孔雀大明王真身之后就一直没开口,闻言才狠狠的喷了口气,面色苍白。

“我刚刚尝试着却接触那股力量,差点被淹没了,毫无反抗之力!”跋铎自从踏上武道就没遇到什么让他害怕的,挫折不断,但都不过是他的垫脚石,可是这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放弃了?”

跋铎深吸一口气,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老子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个词儿,能死在枯血手中,也算是不枉此生!”

蝶千索点点头,“如果你没产生过这个念头,我肯定不赞成你送死,但既然已经有了,在这一刻退缩已经晚了,就算死,兄弟我也送你一程!”

跋铎狠狠的锤了蝶千索一拳,他明白蝶千索的意思,也只有他明白,跋铎已经动了念头,在这一刻退缩,那依靠气势和自信的鬼眼狂刀不但不会有进步,还会重挫倒退,从此一蹶不振,那样的跋铎仇家满天,只会是死路一条,而且死的很惨,与其窝囊的死去或者像狗一样的活着,不如轰轰烈烈的战他们的一场,死在枯血手中也算是名流千古!

至少他是第一个在枯血成为孔雀大明王之后还敢挑战的人!

这时已经不会心存什么侥幸之心,枯血并不是吃素的,相反对于挑战他的权威的人,绝对都是死的很惨很惨。

人活为口气,跋铎的个姓只有这一条路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