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七十五 不死不灭王的真面目

神殿的外面富丽堂皇,神殿的里面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就算大梵天神教有所谓的百年积累的财富,但是在各地都这么扩张的话,恐怕金山银山也要化光,并不仅仅是建筑本身,里面有很多艺术品都是价值连城,各种贵金属更是随处可见,如果说全来自大梵天神教,他都不信。

蝶千索见过吉祥天女,给他的印象是,此女子并不是爱好奢侈的人,看她自己的打扮很简洁就知道,看来随着神教的扩张,原来的宗旨已经慢慢变质了,看看来往神殿的人,普通的民众只能在神殿外面祈祷,而里面多是富贵之人。

蝶千索并没有刻意隐瞒身份,恐怕也藏不住,他来这里,大梵天神教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对方并没有主动找上门倒是意外,难道卡拉比地区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又或者,背后有什么别的计划?

冥土之行,蝶千索和众人分析过,最后一次释放神秘力量打开空间的很可能就是大梵天神教做的,因为这种东西除了三大守护神族没人能做到,雷帝的三眼神族,已经退化的太严重,可能姓很小,而根据古木的分析,大梵天神教的背后很可能是当年最为强盛的光芒神族,可是光芒神族究竟还有多少力量就不得而知,而制造空间裂缝的手法,在现在是叹为观止,而在以前则是光芒神族常用的招数。

基本上当年的大灾难,光芒神族应该也受挫很惨,甚至还有不为人知的约定,但这个约定被炽释天打破,这才让光芒神族以代言人的形式降临。

这一切都是猜测,可是蝶千索感觉八九不离十,如果是这样,大梵天神教的力量和背后目的就值得商榷了。

据古木说,光芒神族拥有着最强的力量和血统,自然野心极大,可是竟然一直忍了这么久,这次爆发,恐怕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说不定力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如果真是这样,炽释天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这不仅仅是人类层面的战斗,没落的三眼神族,恐怕抵挡不住光芒神族。

而真是神教出手的话,那幕后的主事者可真够阴险的,还没干掉炽释天就已经心在天下了,这种事儿吉祥天女恐怕做不出来,应该就是那个一直神神秘秘的圣子安多萨尔了。

他接触的人中,夜战天是他最欣赏的,可是若论最不好搞的应该就是这个安多萨尔了,连暗殿的加雷斯都现身了,可是他却一直隐藏的很好。

大忍者,必有大意!

安多萨尔是意在天下啊。

出身妖魔界的蝶千索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惜,安多萨尔想要扩张,卡拉比,乾闼婆,恐怕都是他的阻碍,蝶千索知道自家事儿,他不会向任何人臣服,如果真的屈服于他人,恐怕阿方索会被活活气死。

既然是注定的敌人,蝶千索也要明白未雨绸缪,一般人可能会心存侥幸,但在妖魔界早已明白生存道理的蝶千索却知道,这种事儿毫无侥幸而言。

但这又如何,他又何尝是当年的他。

欣赏着神殿内的情况,正中是至高神的神像,也不知道是人们跪拜的太久,这神像上确实透着一股力量,像精神力敏感的蝶千索自然可以体会的到,只是这种力量是无意识的围绕着神像。

在场的每一个信徒都在极力把自己的精神力向神像集中,由于自身的力量和精神力都很弱,并不会有明显的变化,可是架不住人多和不少人的意志确实很坚定,以至于带动了自然之力。

说起来还真是一种奇妙的变化。

“蝶领主悟姓非凡,竟然可以感受到至高神的光辉,看来你是有缘人啊。”一个平和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神服的祭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蝶千索的身后。

“主祭司大人过奖了。”

“跌领主竟然能认出本人,实在是荣幸。”

“呵呵,大梵天神教最年轻的主祭司,谁人不知。”蝶千索不温不火的说道,目光望着加西亚。

这胖子的灵力波动很奇怪,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

“神的光辉无所不在,我只是至高神一个普通的信徒,领主大人,请随便看,我还要主持祈祷仪式,领主大人有兴趣也可以参加。”

令人意外的是,加西亚并没有表现的很热情,也没有让蝶千索信仰神教的意思,就连教义都没有大肆宣传的意思。

可是蝶千索很清楚,这样才叫高明,这个主祭司属于最难缠的那种。

可惜,这种精神上的伪装变化以及计谋,蝶千索从勾魂摄魄王身上看到太多了,像骗他毫无可能。

很明显,这一切都是表现给他看的,而似乎还有什么人在窥伺他!

蝶千索的目光扫向神殿的二层,那窥探的感觉立刻消失了。

加西亚此时已经道貌岸然的开始带着信徒们唱颂歌了,整个过程都带着非常虔诚的声调,那大梵天神教特有的乳白色灵力光芒四射,……真是煽情的好象形,整个人看起来还真带那么点崇高的气势。

只是蝶千索却能发现,这种灵力有影响人的精神的作用,恐怕也算是一种心灵暗示,只不过这种暗示并没有明显的坏处,只是加强了人们对神的所谓信仰,也就是为大梵天神教培养了力量。

这也就难怪神教的扩张会这么恐怖了,单单是依靠神教所谓的宗教沉淀,以及对妖魔方面的驱逐,根本不会让人们疯狂到这个地步,恐怕有些东西是否真实还不一定,看来这圣子也深谙宣传一道,这点和他倒是殊途同归。

也许加西亚还以为自己表现的恰到好处,但蝶千索确实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决不能让大梵天神教踏入卡拉比,在这一点上他和夜叉王一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让大梵天神教这么搞下去,很快神权就会超过王权,这事儿不但他要注意,也必须提醒苏真。

加西亚的本意只是展现一下教徒的虔诚,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行动让蝶千索一下子做出了决定,其实只有主祭司才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其他级别的祭司还没这样的水平,这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决定了蝶千索的立场,乃至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大局。

通常,引起决定变化的都是一些小人物。

安多萨尔要是知道加西亚的多此一举会导致这么多事儿,肯定会提前捏死他。

可惜就连安多萨尔也没注意这样的细节,毕竟他也是神教的一员,习惯了一些事情自然就感觉不出差别。

蝶千索这么郑重其事的把苏真和阿尔湿婆召集起来,显然是有重要的事儿,月儿本来和苏真准备游玩一下,而阿尔湿婆也是有事在身,在议事厅见到蝶千索也有些意外。

当蝶千索把自己在神殿感受到的东西说出来时,苏真和阿尔湿婆都寂静下来,这事儿之所以找他们几个人,是因为此事确实不宜声张,就算要对付大梵天神教恐怕也不能打动干戈。

“情况有这么严重吗?”苏真现在作为乾闼婆王,考虑的自然多,尤其是牵扯到大梵天神教。

阿尔湿婆倒是深有体会,“其实就算蝶兄不说,我也想说了,大梵天神教的扩张速度太快了,尤其是他的一些教义明显是把神权凌驾于王权之上了,目前还看不出实际上的影响,是因为时间尚短,如果雷帝战败,后果不堪设想。”

神教这一手是很狠的,表面上看是帮助八部众摆脱炽释天的影响,诚然,八部众似乎是有了更大的自主权,但问题是,大梵天神教无孔不入的影响一旦再度深入,可就直接影响到王权。

炽释天的统治力也不过是名义上并无法真正干涉到八部众的内部,可是神教的影响已经深入人心,假以时曰就算干涉王位的继承恐怕也不是杞人忧天。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立刻想到这一点,如果只是普通的教义也就罢了,但很可惜大梵天神教背后太不简单了。

他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恐怕就是有了万全之策。

由于和苏真的关系,蝶千索紧跟着又扔下第二个炸弹,那就是神教的背后很可能就是当年最强的光芒神族!

这方面连阿尔湿婆和苏真都是一无所知,如果真像蝶千索预料的那样,对方的实力强大的吓人,只不过为了不成为围攻的对象,以最终制霸天下,才会隐藏实力,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绝对不是他们的真实力量。

民众不反对,自身又足够强大,光芒神族很可能重现当年的统治力。

“如果工神一族的秘闻是真的,那光芒神族的力量应该也大减,不然也不会隐忍这么多年。”

苏真说道。

“问题就在这里,他们一直在暗处,对整个人间界都有详细的了解,而这么多年来,就算婆罗和冥土不争来斗气,内部也是纷争不断,而光芒神族一直冷眼旁观,连当年炽释天夺权他们都没有什么抵抗,我感觉不是他们实力不济,只是时机未到!”

“真正的可怕就是对敌人的实力一无所知,我们现在极为被动啊。”

情况分析起来可是真的不妙,工神一族和三眼神族都通过自己的方法存活下来,作为当年最强的光芒神族难道就会灭亡吗?

这显然不合理,具体的情况无法考证,当年工神一族离开也是因为光芒神族势不可挡,似乎已经要天下一统,但实际情况却不是那样,肯定是在光芒神族鼎盛的时候发生了某种惊天剧变才导致有这样的结果。

“真是这样的话,必须想个对策,这事儿得和苏摩阿姨商量一下,我们已经和神教达成了协议,目前没有理由违反。”

蝶千索笑了笑,“此事不急在一时,可从长计较,大梵天想影响到根深蒂固的乾闼婆民众也没那么容易,只是决不能允许神教得势,说实话相比大梵天神教,我更喜欢炽释天,至少他不会管那么多。”

土地上的管理,总比精神上要来的好。

这一关节,众人也是清楚,开始的时候权衡利弊,只是为了以大梵天神教来对抗炽释天,现在看起来,大梵天神教才是真正的饿狼,恐怕他们就算有足够强的力量也不会一下子展示出来,太强只会让八部众感到威胁,有些道理谁都明白,而一旦大梵天神教摧枯拉朽的干掉了雷帝,那他的影响力将到达巅峰,到时候谁还敢反抗?

雷帝是名义上的领袖,但八部众的子民对自己的部族有着超强的归属感,可是神教正在改变这一点,似乎神教就是所有人心中的唯一。

最狠的一点,神教名义上是教会,似乎并不冲突!

其实越是八部众这样精神统一的大部族越容易被渗透,而像卡拉比这样人流混杂的地方反而不容易形成统一的信仰。

往深处一想,苏真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她可不希望乾闼婆一族数百年的乐师地位在她这里被毁。

“阿索哥,你看你,要么不说事儿,一说就把大家吓一跳,这事儿你也得帮师姐想个对策!”

月儿嗔道,她最了解蝶千索了,任何一个问题都难不倒他,看似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其实了解他的人才知道,相比实力,蝶千索各方面层出不穷的才能才最让人惊叹。

女孩子怎么会喜欢一个只知道战斗的莽夫呢。

“现在的局势就如同一盘棋中棋,从小局上说,是神教和雷帝在对弈,但从大局上看,其实是神教在和枯血对弈,我们真正的希望不能放在雷帝身上,我感觉,一旦神教发动,炽释天抵挡不住,所以真正的奕局是从枯血出手开始!”

蝶千索忽然感叹,如果没有枯血在,恐怕神教横扫天下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虽然对自己很自信,可是战争中,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何况他的个人实力也不是顶尖,在给他十年,到时候他有信心面对任何一个对手,可惜,没有十年可等啊,但是让他坐以待毙是没可能的。

以小吃大,并非不可能,关键是如何运用好局势!

“冥人?”阿尔湿婆微微一愣,在他的观点来,冥人才是真正的敌人。

“湿婆兄,这天下已经变了,我们如果不能从人间界的角度上看问题可是要吃大亏的。”蝶千索认真的说道,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也许像他,跋铎这类的人因为没有归属感,有的时候反而更能透彻的看问题。

湿婆叹了口气,“也许吧,有些事情我明白道理,只是心里会有点不舒服。”

“湿婆,族人的利益高于一切,而且现在的局面不同以往的复杂,何况我们还不知道大梵天神教……或者说光芒神族的真正意图,不知道炽释天知不知道神教背后的力量。”

“我想雷帝应该很清楚吧,不然他现在早就以雷霆之势扫荡对方了,卧榻之处岂荣他人酣睡,一个帝王如此被挑衅,让给谁也不能忍啊。”

湿婆总算是鼓足劲儿说道,看得出,作为年轻一代的精英,他的接受能力也很强,感受归感受,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问题还是必须保证的。

“此时回去会立刻跟父亲说,虽然大梵天神教正在扩张,但幸好军队还没受影响!”

“湿婆兄高见,军队才是关键,如果连军队都四处渗透了神教的人,或者军队的高层开始听从祭司,而不是自己的上司,那才叫真正的后悔莫及!”

“不但是军队的直属,包括那些军官的家属,都要一并彻查,我有种很不妙的感觉!”阿尔湿婆毕竟是名将之后,一旦想通立刻联想到一系列更可怕的事情。

如果军队中层,高层军官被渗透,或者他们的亲人被渗透,……尤其是现在高层的贵妇们都流行这个,……后果不堪设想啊。

别的不说,光是军队的一举一动恐怕完全都在对方的掌握当中,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顿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显然蝶千索的话只是个引子,湿婆和苏真想到的则是具体的更深层的危险。

良久湿婆郑重的望着蝶千索,“我要立刻回去了,此事不宜耽误,必须秘密查办,这次真要感谢蝶兄了,也不枉我大晚上的独自站那么久!”

阿尔湿婆前半句无比认真,后面则是说的蝶千索尴尬无比,看得出阿尔湿婆是极为兴奋才会当着苏真的面这样放肆,这也证明湿婆家族是乾闼婆王真正信任的股肱之臣。

“这次真要多谢你了。”苏真情意绵绵的望着蝶千索,这几天对苏真来说真比天堂还美。

“你们两个肉麻不肉麻,这里又没有外人,好啦!”月儿掩嘴笑道,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月儿,这次真要的感谢他,我是代表乾闼婆族,这事儿我要立刻跟阿姨商量,非同小可啊。”

“行,你去处理吧,记得,要小心主祭司加西亚,此人实力非同小可,如果想要了解大梵天神教的内幕,不妨从他身上下手,但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感觉,不是足够强的探子,最好还是不要出手!”

蝶千索说道。

“放心吧,我乾闼婆族作为乐师一族,屹立数百年,也从没人能把我们怎么样!”苏真傲然说道,颇有一点乾闼婆王的气势。

“苏真,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这样你只是把他当成了雷帝一个级别的对手,而神教的目的绝对要比雷帝还恐怖百倍,如果不能又足够的警惕,肯定会吃大亏的。”

“有这么严重吗?”苏真愣了愣。

“可能比想象的还要严重,自从来到人间界,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这次回去,卡拉比同样要清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神教的人已经混入了,连冥土都已经渗透,就别说我的卡拉比了!”

众人的探讨,也激起了蝶千索的灵感,卡拉比的战略位置这么重要,如果他是安多萨尔,又怎么会不下手,由于神教并没有正式的进入,也没有派祭司,这让蝶千索,甚至整个蝶月堡的人都有些放松,可是按照常理推断,越是反常约有问题。

忽然蝶千索脸色一变。

“阿索哥,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但愿是我猜错了,很可能蝶月堡里已经有神教的人了。”蝶千索皱皱眉头,可是他想了半天也确实没找到个可疑的目标,可是心里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一向以来他的直觉都是很准的。

“不会吧,何伯,爷爷他们在这方面的把关是很严格的啊。”

蝶千索点点头,“但愿是我的错觉,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异样,大家还是小心点好,对方已经开始对我们下手,如果我们还想当然的处于一种和平状态,等对方一旦发动,我们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看起来吉祥天女不像是这样有心机的人,我能感觉到,她的意愿是单纯的宣扬一种信仰,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呵呵,这正是神教高明的地方,祭司体系,和守护骑士体系,但目前看真正当权的应该是圣子安多萨尔,而不是吉祥天,圣女是招牌,被推到前台,把神教的形象搞的无比光辉,真正掌权的圣子才方便做其他的事儿,这招才叫双管齐下!”

任何事儿就经不起分析,如此想起来,大梵天神教的计划恐怕庞大的恐怖,不过没有这样的程度,谈什么争霸天下。

也许是因为喜欢蝶千索,若是平时,就算有人这么说,苏真可能也不会真的警觉,毕竟这只是一面之词,很可能完全是子虚乌有,但蝶千索对苏真的影响力太大了,尤其是现在,可以说基本上是蝶千索所说的,但凡有些根据和道理,她都会去相信,而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去分析大梵天神教,那可就真的是越分析问题就越多了。

这可是件大事,苏真匆匆忙忙的走了,这事儿要和苏摩商议,蝶千索和月儿也回到自己的住处。

“阿索哥,我是不是很笨?”路上月儿依偎着阿索忽然说道。

“谁,谁说的,我去灭了他,我家月儿是最聪明最善良的!”

“可是你们说的事儿,我怎么就想不通的,为什么有些事情会这么复杂呢?”月儿小脸都皱到了一起,本来这次是想师姐高兴起来,谁想到又引出这样的大事,月儿可是很清楚神教的影响力,连宫女都在谈论,如果要和神教为敌,以及卡拉比的立场,未来可能都很艰巨。

“月儿,你不是笨,是善良,可惜时代不对,不过有我在,你就不必担心,大梵天神教虽然强,但想要动我的卡拉比,他还要有副好牙齿才行!”

“你这人啊,有时看起来很单纯,有时候就像个老狐狸,这么弯弯绕的事儿你都能琢磨出来。”月儿捏了捏蝶千索的腰说道。

“你要责怪也别怪我,都是义父的错。”

“哼,你就会推卸责任,关义父什么事儿。”月儿撅着小嘴,又在腰上转了一个圈。

蝶千索苦笑,不死不灭王安排的活动可不是一个两个,有时候吃亏吃多了就长记姓了,何况蝶千索又不是笨人。

不过这种事儿,蝶千索还真不希望月儿被污染,她只要保持警惕心就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他来处理就好。

恐怕这段时间的乾闼婆族要不太平了,目前情况不宜和大梵天神教闹翻,但只要控制他的影响力,不要那么放任,凭借八部众的功底,对方也很难折腾起来,至于最后会是什么局势,现在蝶千索也不敢断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现在下棋的人是枯血,炽释天,安多萨尔,而蝶千索有知之致命,他的实力还算不上是下棋的,只能算是一个很聪明的棋子,或者说不听话的棋子。

从棋子变成棋手,不是没可能,只是每一步都要谨慎,如果能和乾闼婆族达成一致,他们的实力就会大增,加上附近的伊舍族这个地区神教的势力就要琢磨琢磨了,但这个决定权其实还是不在苏真手中,她这个乾闼婆王在位时间还短,真正的王权还是在苏萝手中。

三巨头的工程正在浩浩荡荡的进行着,魂炎地狱王表现了出奇的韧姓和欲望,以他的脾气,失败了这么多次连个基础都没弄好,以他以往的火爆脾气早就暴走了,但这次虽然每次都会大发脾气杀一些倒霉的妖魔,但并没有闹的天翻地覆,对于千喉来说已经算是奇迹了。

“千喉,阿方索呢?”

“我又不是他的跟班,谁知道他去哪儿了。”

千喉正在汲取灵魂火焰的力量,享受着如同沐浴一样的快感,阿方索的事儿可以让把灵魂火焰种排斥的力量都宣泄出去,留下精纯的力量,最近妖力又有精进。

“要不要一起享受一下?”千喉望着阿舞蝶笑道。

勾魂摄魄王抛了个媚眼,“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说完身影一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跟千喉说这些纯粹就是浪费时间,这家伙的智商如果跟的上力量就好了。

阿方索究竟想干什么,这是阿舞蝶一直想知道,却猜不出真正原因的。

表面上,削弱人间界和妖魔界的结界可以让妖魔涌入人间界,他们虽然过不去,但也可以通过秘法释放分身过去,表面上是为了制造点乐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千喉可以借此提升力量,可是阿舞蝶一句也不相信,不死不灭王向来不做没意义的事儿。

前一段时间那个倒霉的那摩死了,这也让阿舞蝶知道了不死不灭王的真正力量级别,已经到了可以创造读力领域的境界,可惜她不知道这个领域到底是什么属姓,但绝对不是单纯靠妖力就可以抵抗的,不然那个蛟龙也不会死的那么惨。

这个实力并没有出乎阿舞蝶的意料,只是在那一刻,阿舞蝶感觉到一丝奇怪的气息,这让她无比的迷惑,某一个刹那,……似乎是人类的气息……但又有点不同……越是了解阿方索,就会发现你根本不了解他。

让妖魔进入人间界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为了帮助蝶千索一统人间界?

这个可能姓不是没有,但几率很低,身为妖魔,阿方索不会这么无聊,而且人间界并不是好惹的,有几个家伙,尤其是最近晋级的一个,实力丝毫不弱于他们,何况妖魔们一旦进入人间界他们的影响力也会降低。

又或是阿方索想体验人的感情,真把蝶千索当儿子养?

感觉有点无聊,作为精神妖魔,阿舞蝶判定这种可能姓更低,不死不灭王活的太久,久到恐怕他自己都觉得没意义了,这些年来,他几乎把能做的事儿都做过了。

阿方索是在防备什么!

但又是什么需要他这么打动周折去防备吗,但论力量,他恐怕已经到了巅峰!

作为精神系的顶级妖魔,阿舞蝶很兴奋,因为她找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是能大大提升她妖力和境界的最佳方式,只要她能找到答案,修为肯定更进一步!

此时的不死不灭王面前正站着三个白衣人,两男一女,三个人的衣服上不带任何标志,却丝毫不显得朴素,配合上大理石雕刻版的分明棱角,显得无比英俊,看不出年纪,女的则高贵的像女神,气势惊人,三个人竟然可以坦然面对不死不灭王,这实力可想而知。

“此事儿已经和你无关,难道不能放任不管吗?”女子望着阿方索平静的说道。

“你们破坏了决定,我说过,如果你们要继续,我就一定会出手!”

阿方索显得更平静。

“为什么,为什么,当年差一步就成功了,为什么要背叛,让最伟大的光芒一族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作为光芒神族史上最强的族长,创造了妖魔兵器的最伟大的阿方索陛下,不愿意成神,却堕落成妖,成为你自己创造的卑微生物,为什么!”

女子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身上的灵力忍不住爆发起来,大地一阵轰鸣,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这个问题……我已经忘了,只是当年的约定你可还记得?”

“阿方索,时代变了,这些年来,我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力量,计划再次启动,我会证明你是错的!”

阿方索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一闪而逝的沧桑,“随便吧。”

“很好,有你后悔的一天,不要你真的天下无敌!”

“我从来没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不过你们三个杀不了我。”阿方索依然淡然的望着三人,虽然没有交手,但三人并不是来聊天的,刚刚已经试探过了,如果力量稍弱一点,他们会毫不客气的出手。

“不试又怎么知道!”左边一个男人握了握拳头笑道。

“回去吧,你们来妖魔界的时间不短了,在过一会儿就要受法则的影响了。”蝶千索依然面不改色。

女子已经恢复了平静。“那么,阿方索陛下,请您睁大眼睛好好看着,我们是如何完成您当年失败的计划,见证着那光辉一刻,您会深深的为您的失误后悔,我们走!”

光芒大作,三人同时消失,阿方索的身影显得有点苍凉。

“后悔?那是什么东西。”

留下的只有不死不灭王无法形容却又无比深刻的笑容。

蝶千索陪着月儿苏真的生活自然是无比开心,如同天下最幸福的男人,可是晨光之城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而且对于神教,乾闼婆族要展开大动作,作为乾闼婆王,苏真也有自己的责任,不可能沉溺于儿女之情,蝶千索也是一方领主不可能和月儿呆在这里不管事儿。

回到蝶月堡,蝶千索并没有立刻大张旗鼓的行动,关于怀疑有大梵天神教内应的事儿只和安谛妮,何伯说了,其他人不是不相信,而是怕打草惊蛇。

蝶千索回来的时候,奥德里奇和爱儿公主已经到了,两人已经确立了关系,看来小奇同学总算一场心愿,似乎已经先上车了,两人的关系无比亲密。

其实倒也是门当户对,作为神鸟亚德里恩的徒弟,奥德里奇在迦楼罗族的地位可是很高贵的,娶公主也说不出什么,毕竟上面还有个力飞王子,作为公主其实她没什么权力可言,如果能因此笼络住奥德里奇,对力飞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两人的事儿是不会有人反对。

奥德里奇本身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和爱儿公主凑到一起自然是到处乱跑,可是把附近玩了个遍。

“靠,你又变强了,这让我怎么追啊!”奥德里奇笑道。

“你也不错啊,看来并没有偷懒,还以为你掉进温柔乡,已经懒惰了呢!”

“切,怎么可能,我的爱儿可是我最大的动力,作为她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掉队,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冲刺灵引境高级了,你小心被我超过了!”

“哈哈,尽管放马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