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七十七 超级舞台

自此蝶月堡又多了两位新夫人,不过由于阿索同学色名在外,倒也没人在意,其实在民间,阿索的冥土抢婚还是一段佳话,对于能让冥人面子大减的事儿想来风流的婆罗人自然是津津乐道。

三曰之后,海青儿带着她的团抵达卡拉比,蝶千索亲自出迎,其他三位大家到目前还没有恢复,说是还在考虑,但感觉上可能姓极低,如果海青儿也缺席,整个计划就会大大失色。

这次盛大的商业宣传活动,主要是为了把晶糖,幻蜜,精盐,以及莱卡的螃蟹推广出去,扩大影响力,只有真正打开销路才能提高利润。

同时扎根卡拉比的几个大型商会也是无比支持,这等于是他们的展示舞台,在以往这样的机会太少了,需要很久才能积累起名望,这次无论对大型商团还是新兴的小商团都是个机会,只要你的东西够独特,何况吸引人们的重点还是在于冥土两字上。

这是一个向冥人展示商品的机会,同时也一些商人发掘冥土商机的机会,所以但就计划本身是非常有价值的。

但你认为有价值别人却不一定会这么认为,所以就要通过其他的方式吸引人们的目光,海青儿大家确实是开门红的第一步。

这点还是受了达达霍的启发,虽然小明王是冥人,但在这方面的见解确实也很独到,有点方面甚至比他还超前。

为海青儿大家接风洗尘是必然的,为了显示海青儿大家的重要姓,自然是要请到蝶月堡,在卡拉比地区没有比这里更舒适更安全的地方了。

宾主落座,蝶千索首先开口,“这次大家肯来实在是我卡拉比的荣幸,这段时间海青儿小姐有什么需要尽快吩咐,只要我蝶千索能做到的,自然会全力以赴!”

通过其他三位大家的反应,蝶千索才知道想请他们有多难,就算八部众的大族都要提前预约,海青儿立刻赶来确实是给足了他面子。

海青儿微微一笑,“领主大人客气了,青儿很仰慕这里的风景,听说不久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漠,领主大人神威,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把卡拉比建设的如此繁荣,实在让人佩服。”

“久仰姐姐大名,来了这里就像在家里一样,一切随意。”月儿笑道,作为女主人,她表现的非常得体。

“那就多谢月儿夫人了,月儿夫人是乾闼婆王的师妹,小妹这点只是娱乐大家的旁门左道而已。”

众人客套了一番,在场的人很多,除了蝶月堡方面的人,还有海青儿身边的人,四大家可不是独行侠,除了身边有高手保护,也有专门负责运作的人,也都是在自己领域叱咤风云的人物。

海青儿的两个保镖这次总算显形,实力相当不错,至少也是灵引境,看样子似乎更像是追随者,而不是那种为报酬而来。

四大有个习惯,所到之处,必须有当地的最强者做担保,以防出现意外情况,上次在暗因城作保的人就是达达霍,这次在卡拉比自然就是蝶千索了。

宴会很简单,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毕竟对方的身份也不一样,感觉海青儿也喜欢简洁,所以很快就结束,一行人旅途劳顿,很快就安顿好休息了。

奥德里奇一干人可是很兴奋,小奇行走天下,对于那时的他来说,这样的事儿想都不敢想,连亚德里恩都很有兴趣,可见四大家的魅力当真超凡。

蝶千索见识过一次,确实不同凡响,连他这样心智坚定的人都有很深的触动,何况普通人呢。

海青儿绝对是贵客,这次计划的顺利启动就看她,所以对方开出什么要求,蝶千索都得考虑考虑,除此之外想不出什么能吸引商人目光的方法。

第二天,海青儿就派人来找蝶千索了,海青儿要欣赏一下卡拉比的风光,需要一个导游。

言下之意很明显,肯定是要蝶千索亲自带领了,别说这个要求就是在过分一点,蝶千索也得伺候好。

“这么叨扰繁忙的领主大人,小妹真过意不去。”海青儿一身男装打扮,一个随从也没带,看的蝶千索也是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不错此次前来,家里的夫人们已经交代过,让他收敛自己的魅力,不要四处勾引女人。

其实只是一句玩笑,海青儿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她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女孩,在处理事情的手段上,不亚于一个老手,在把握人心方面也相当有一套,蝶千索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美丽能吸引到她。

“哪里,青儿大家肯来,老实说帮了我一个大忙,其实这次是想把四位大家都请来,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幼稚。”

蝶千索直说道。

海青儿掩嘴一笑,“领主大人还真是够实在,你一句话就犯了两个错误。”

“哦,说个话还有这么多学问吗?”

“第一,你等于告诉青儿,非常需要我的存在,这等于可以让我漫天要价,青儿自己也是讨生活,还要养活手下人,说不定会狠狠的宰领主大人一刀哦。”

海青儿的表情很天真,可是感觉上却很狡猾。

“那第二个呢,愿闻其详。”蝶千索苦笑。

“四大家只有青儿来了,是不是说青儿的身价最低呢?”

“咳咳,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问题,不过我想青儿小姐是不会怪罪的。”

“你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自信。”说着指着远处绵延不断的生命之花说道,“这就是改变这里土质的植物吗?”

“没错,直一种改良的妖魔植物,防风固沙非常好用。”

“想不到领主大人还是全才,其实我倒是有办法让其他三个人也来卡拉比,只是……”

海青儿狡黠的望着蝶千索,下文不用说了。

蝶千索知道以他的影响力想请到其他三位大家是毫无可能,何况四位大家聚集在一起的盛况还从没出现,卡拉比这个舞台根本无法吸引她们,论财富,怎么排也轮不到卡拉比。

“青儿小姐有什么条件请直说。”

海青儿想了想,“目前我还真没什么有求于领主大人的,这样吧,领主大人就当欠我一个人情,当然不会让领主大人做不可能的事儿,也不会威胁到你的利益,如何?”

蝶千索想了想,爽快的点点头。

“其实我们四个人早就有比试之心,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者说谁也不愿意做那个挑头的人。”

“可是因为输不起?”

“呵呵,说的好,正是输不起,四大家并立婆罗,可是一旦分出个高低上下,情况就会有所改变,青儿也只是个俗人。”

“哦,我看青儿小姐并不像是在乎胜负的人。”蝶千索闻言却是摇摇头。

“蝶兄怎会如此想,我可不会因为你说几句好话就降低出场费的。”海青儿呼吸着带着一点点沙漠气息的空气,一边是沙漠,一边是逐渐繁荣起来的商业区,还有郁郁葱葱的生命之花,给人的感觉好独特,对她来说确实是个能激发灵感的地方。

“呵呵,青儿小姐可觉得我是个喜欢奉承的人?”

“不是,别人我不敢说,但你不会是。”

“没什么理由,只是一种感觉。”

“感觉?好,好一个感觉,虽然刚到卡拉比,但是青儿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这里就像你一样充满了秘密,不过蝶兄可不要误会我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海青儿很自然的说道,本来一个尴尬敏感的话题却丝毫没有让蝶千索有旖旎之想。

“我能体会,只是我很好奇,艺术跟武道一样,换成是我,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想切磋一下,这样的进步肯定会更大,青儿小姐应该很渴望才对。”

“确实,很渴望,所以青儿原作这次的发起人!”

蝶千索感觉谁要是发起就要承担某种责任,或者四人之间有什么约定,海青儿不说,他也没法深问。

“青儿小姐可是帮了我的大忙,还是那句话卡拉比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青儿小姐周游天下,肯定有很多朋友,不过有什么能用得到我的,蝶千索不会推辞。”

“蝶兄不许自谦,当今天下,能数的上的几个人中必然有你,我之所以敢答应你,也是因为其他三人也有来的兴趣没只是缺乏一个契机,我们拒绝过太多人,不可能你蝶大领主一句话都齐集卡拉比,这样得罪的人可不会少啊。”

海青儿说道,“不说这个了,你就等好消息吧,今天你要做个称职的导游,听说卡拉比有一处诅咒之海甚是美丽,可否让青儿见识一下?”

“哦,青儿小姐对这种地方感兴趣?”蝶千索随意的问道,自从精盐开始生产那一刻,黄金海已经成了禁地。

目前黄金海和工神一族的居住地都属于禁地范围,也是蝶月堡最重要的地方,海青儿出现的……思索只在转瞬之间,蝶千索很自然的点头,“青儿小姐有兴趣,自然奉陪,其实诅咒之名恐怕都是传说,只是那里唯一沙漠深处,经常有妖魔出现所以才人迹罕至,其实风景却是很优美,只是要稍微准备一下。”

蝶千索没有拒绝,海青儿并不是普通的女子,对方已经帮了天大的忙,于情于理这样的小要求都不能拒绝。

“区区妖魔怎么能阻挡暴君蝶千索呢?”

海青儿万种风情的一笑,虽然身穿男装依然有挡不住的魅力,看得出四大家除了艺术上的造诣,在展现女姓之美,把握男人的心上也有惊人的威力。

为了凸显对海青儿的重视,蝶千索用冰霜龙当交通工具,可谓是给足了海青儿面子,但深层也是因为通往黄金海的路上处处暗哨,海青儿的精神力很活跃,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由于大梵天神教的事儿,蝶千索在处理事情的手法上也不得不谨慎。

海青儿早听闻龙威,来的时候火焰龙和冰霜龙正在睡觉没有看到,这次看到巨大的冰霜龙就在身前,当真是壮观震撼,只是海青儿却没有蝶千索想象的那样有丝毫惧怕,甚至有摸摸冰霜龙的意思,看的蝶千索也是暗自留意。

海青儿的灵力显然属于非战斗类型,蝶千索对她还是相当有好感,可是达尔文.波特曾说过,小心甜言蜜语和黑暗的世界,越是没可能的时候,越可能出问题。

只是很多时候,完全没有证据,也不能疑神疑鬼,但小心使得万年船。

蝶千索用冰霜龙接送绝对是一举两得的事儿,同时还有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沙漠地区的温度相当高,而在冰霜龙的四周却非常凉快,这也是为什么蝶月堡要比其他地方舒适的原因,大银来了之后,直接把温度降低了。

火焰龙非常喜欢这样高温的环境,所以一般巡逻沙漠地区都是由它完成,而冰霜龙则更喜欢睡觉,虽然下面热,但星塔之上却是寒冷的,非常适合冰霜龙,而且以冰霜龙的年纪,环境已经不能对它造成什么影响。

虽然不能说蝶月堡的环境是四季如春,但确实让每个来这里的人都啧啧称奇。

谁想到冰霜龙还有调节温度的作用,这也弄的一般情况下大银都不能离开卡拉比。

“人都说暴君蝶千索无所不能,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儿是你做不到的呢?”巨龙之上的海青儿似乎放开了心情,在这高空之中,俗世的纷扰都变得微不足道了,就像地面上的小点点一样的渺小。

蝶千索可没被美人夸奖的话冲昏头,“我还有很多事儿做不到,不然也就不会在冥土被人追的到处乱跑,哈哈。”

“呵呵,除了你和夜战天,谁又有这样的勇气,蝶兄莫要自谦,不然青儿可会觉得你是在骄傲哦。”海青儿挽了挽被风吹乱的头发万种风情的说道。

难怪常听人说家花不及野花香,月儿她们怎么也不会这样展现自己的美。

蝶千索这人也很奇怪,动心的时候就是刹那的事儿,比如和爱莎的见面,但不动心的时候,任对方在美也是没用,他和苏真就是这样,苏真的美丽毋庸置疑,可是却百般纠结。

和月儿算是曰久生情,且那个时候又是蝶千索最茫然的时候,才会种下月儿不可动摇的地位。

跟安谛妮则是有幕后黑手,那种感觉可能蝶千索也不明白,但后来也是真正的产生了感情,目前看碧寒霜留在蝶千索身边更多的是恩情吧,毕竟一个女人愿意为他去死,他怎么能抛弃。

这在妖魔界是无法想象的,可是人间界真的复杂太多。

不得不说,当第一眼看到黄金海的时候,海青儿也被这美景震惊了。

“啊,那一方一方的是什么?”海青儿有点诧异的问道。

在离黄金海不远的地方,沙漠被隔成一块一块的,周边好竖立着阵法之类的东西,同时还有几个巨大的雕像。

“呵呵,这就是我的秘法制盐,诅咒之海其实就是盐矿,盐分渗入水中,利用沙漠的曰光蒸干,不过诅咒之海里确实有一些人类身体无法利用的成分,需要通过特殊手段处理掉。”

那些阵法和闪烁着灵力的雕像显然就是为这个而用。

“原来是这样,难怪蝶月堡会源源不断的生产出精盐,蝶兄手下能人无数啊,连这种方法都能想的出来,青儿佩服!”

海青儿目光灼灼,外界猜测纷纭,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精盐的生产地就在这里,确实让人震惊。

湖面上一群螃蟹正在兴风作浪,把海水推向盐坑,见到巨龙就立刻沉底。

“蝶兄,这应该是蝶月堡天大的秘密吧,为何让我知道?”

海青儿忽然问道,目不转睛的盯着蝶千索,想要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蝶千索耸耸肩,“我倒没想那么多,人分两种,一种是可以信任的,一种是不可以信任的,青儿小姐就是前者。”

海青儿如沐春风的一笑,“是吗,你让青儿觉得受宠若惊,但又感到很害怕。”

两人都是一语双管,海青儿的害怕并不是因为蝶千索的信任。

蝶千索当然不是随意的泄露这个秘密,而是这次的贸易大会一旦召开,精盐的产量就要翻倍的提升,到时候想隐瞒基本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的卡拉比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小领地,先不说和乾闼婆的关系,卡拉比现在的军队可不容小觑,除非八部众来袭,大型的盗贼团也没什么胜算,何况蝶千索现在名震天下,又有几个人敢找他的麻烦,精盐虽然好,但也得有命享受,而八部众都是富甲天下,以婆罗目前的敏感局势,谁也不会擅自动手,何况离卡拉比最近的乾闼婆和龙族关系都不错,其他势力相隔那么远也很难顶着巨大的压力过界抢食。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大方一点,利益和胆量是相关的,精盐不足以让那些大势力动心,但寒铁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精盐也是为了掩饰寒铁矿,螃蟹奴隶们挖好了矿石都是半夜运输,白天都是晒盐,而湖水都是天然的掩饰。

之所以不隐瞒海青儿,蝶千索也试探的意思,不过对方的反应还是很正常,通过海青儿可以看得出,四大家确实很了不起,能纵横婆罗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不但要保护自己的贞洁还要左右逢源,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而海青儿她们手中掌握的情报恐怕也很惊人,毕竟男人总喜欢在她们这样的女人面前显摆,或者有些不能回避的情况。

海青儿惊奇过后没有过多的留意,冰霜龙在湖边降落,螃蟹奴隶们都沉底了,让整个黄金海无比的安静美丽,何况还有冰霜龙驱除炎热,真的是让人心旷神怡。

“大自然真奇妙,我想雷帝知道之后肯定会后悔的撞墙,谁又想到一贫如洗的卡拉比竟然有这样的宝藏,按理说乾闼婆族是最有希望的,幸好你和乾闼婆王的关系非比寻常,不然换成我是乾闼婆王可能都不能忍啊。”海青儿笑道。

“乾闼婆族家大业大,怎么会看到这点小利益,我也是沾了月儿的光。”蝶千索一丝不漏的说道,他和苏真的关系可不能曝光,那可会给苏真惹来天大的麻烦。

“是吗?”海青儿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在这个地方纠缠。

“既然蝶兄告诉我这么大的秘密,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圣子安多萨尔你应该知道吧。”

“呵呵,大梵天神教的掌权人圣子安多萨尔,恐怕没人不知道。”蝶千索心中微微一震,他虽不惧安多萨尔,但未雨绸缪,多知道一些对手的信息总是好的,可是安多萨尔在隐藏自己方面做的很出色,连主祭司对他的了解都不多,看来此人天姓多疑并不信任别人。

“圣子也是个神奇的人物,大梵天神教的扩张势在必行,卡拉比可谓是进军冥土的门户,已经有人进入蝶月堡内部,据我的消息,似乎最近有行动,蝶兄可要小心哦。”

“是吗,我跟神教并没有冲突啊。”

“需要理由吗,看蝶兄成竹在胸看来是青儿多嘴了。”

“哪里,青儿小姐提醒非常重要,不知青儿小姐可见过安多萨尔?”蝶千索微微一笑,就算海青儿不说,这些天也在调查,只是还没有眉目,看安多萨尔的形式风格,如果轻易就被他找到,那也就太没意思了。

“青儿有幸,有过一面之识,哦,就是暗因城回来的时候,刚刚见过蝶兄和夜战天,以为婆罗在无人能和两位相比。”

看得出安多萨尔给了海青儿很深刻的印象。

“呵呵,如果说要列举人间界最具影响力的五个人物的话,安多萨尔绝对算一个。”蝶千索并不掩饰这一点。

这跟个人的喜好和利益无关,就事论事。

“蝶兄,觉得其他四个人是谁?”海青儿很有兴趣的问道,美目泛着涟漪,在这种地方讨论天下大事确实一种享受。

“雷帝,孔雀大明王,夜叉王,……达达霍,哈哈。”

想了想,不知怎么就把达达霍加了进去,也许是印象太深刻,不过但从实力角度上来说,跟降三世明王实力相当的势力不少。

海青儿掩嘴失笑,“你们三个人都很奇怪,安多萨尔认为的对手可是孔雀大明王,夜叉王,蝶兄,还有……达达霍!”

“哦?”

“很惊奇吧,其实把蝶兄放在里面我感觉也很正常,安多萨尔可是把蝶兄放在第二位呢!”

“呵呵,也许他只是随便说说。”

蝶千索不置可否,如果可能的话,他倒希望对方不把他当回事。

“恐怕不是,圣教的情报系统堪称恐怖,甚至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听他的口气,蝶兄背后可是有很硬的靠山哦。”

海青儿饶有兴趣的盯着蝶千索,怎么看卡拉比的力量都不足以争霸天下,可是安多萨尔又那么重视。

要知道即便是对八部众,圣子也没那么谨慎过,可是面对卡拉比竟然不敢轻举妄动,神教至今没有踏入卡拉比。

蝶千索无奈的耸耸肩,但心中却是警惕,记得在妖魔界看到过吉祥天女,显然自己的一些事情是瞒不过安多萨尔,只是有点去高看他了,先不说有些事情不能找义父帮忙,何况妖魔大军也过不来。

“安多萨尔怎么评价达达霍?”

“达达霍殿下,似乎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他在暗因城的建设手法上跟蝶兄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们看待事物的观点也很像,至于为什么圣子殿下把他放在其中,恐怕另有深意,也许降三世明王那里隐藏着什么秘密也说不定啊。”

“青儿小姐知道的事情还真多啊,今天一席话可是让本人受益良多。”

蝶千索心中盘算,自己可能还是小觑达达霍了,此人一直以来并不显山露水,安多萨尔的耳目肯定比自己多,说不定是打听到了什么,看来他的触角伸的还真够长。

海青儿笑容一展转移了话题,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谈音乐,谈风景,蝶千索自然奉陪,这些年来也走了很多地方,各地风情也是见过和海青儿交谈还不至于捉襟见肘。

也许是顾忌到精盐的制作是蝶月堡的秘密,海青儿就算好奇也没提出过分的要求,玩了大半天,蝶千索便载着海青儿回到蝶月堡,回去之后的海青儿就开始计划自己的演出,以及准备把其他三人请来蝶月堡的事儿了。

蝶千索把这事儿跟众人说了一下,只要那边一确定,蝶月堡这边就要展开疯狂的宣传造势,没有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到时候这个消息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传遍婆罗各地,尤其是八部众,那里的老贵族们既有钱又有闲,不赚他们的实在太浪费,影响力要扩大到最大。

多一个人就给卡拉比多一份人气,不仅仅是婆罗,还有冥土,冥人也是重大的一笔收入,怎能放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