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七十九 无间道

“阿索哥,小奇还没来吗?”爱儿也是微微一愣。

“小奇?没啊,你们不是看海青儿的排练吗?”

“是啊,现在中场休息,小奇说要和你连两手,我当然要看看,一定要狠狠的帮我教训他,整天在我耳边吹嘘,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厉害!”爱儿顽皮的笑道。

“小奇也有很大的进步。”

爱儿在旁边的座位上一座,撑着下巴看蝶千索训练。

不知不觉中,练功室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烟飘过,烟本身没什么问题,可是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却似乎有点变化。

爱儿本来在看,只是觉得房间的温度怎么有点高呢,真热,渐渐的不光是心里热,浑身上下都热,看蝶千索的眼神也不一样了,一种深层的情欲正在被挑逗出来。

爱儿感觉不对劲了,蝶千索感觉更不对劲,他的汗都已经出来了,刚刚有异样的时候他就开始运用生死劫使自己静心,可是生死劫运转越快这种感觉越蒸腾。

此时一个影子正窜入工神一族的领地,外面布下的禁制和一系列警戒哨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个时刻是工神一族的祈祷时间,除了守卫其他人都集中起来祈福了。

而这个人显然路途非常熟悉,等他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练功室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刚才他用易容术装成亚德里恩的样子把奥德里奇引开,想来这个时候他也该去找蝶千索了,便宜蝶千索,又上了一个迦楼罗公主,那滋味肯定很爽,不过爽完之后看他怎么面对天下人。

圣子大人的这招实在是杀人不见血,一下子就能把蝶千索整到谷底,众叛亲离,何况迦楼罗族岂是好惹的。

图纸到手,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混,却从不接触任何机密,就是为了让工神一族安心,降低警惕,这些蠢货,还真以为自己的技术那么廉价吗,白白送了那么多好技术,结果却拿些零星的边角料打发他,有了这个灵能炮的图纸,加上超级大炮的研究成果,就足够他立功,虽然超级大炮的还未完成,但他可以慢慢研究,光灵能炮一样就是大功一件。

总算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窝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整天看着美女却没自己的份儿,蝶千索也没什么了不起,等自己成了主祭司要什么有什么,甚至蝶月堡的美女都能尝尝鲜!

可惜,如果能在四大家演出的时候的制造出同样的效果就好了,但最近彻查的太彻底,自己老往工神一族这里拍已经引起了注意,只能先发制人。

轰……远处传来一震爆炸,蒙面的人的眼睛泛起得意之色,爆炸本身没什么威力,只是吸引人们过去,练功室是他特地改装过的,而**则是由神教提供,就算是灵神通境的高手也抵挡不了,显然蝶千索是没有大自在天的实力,肯定上钩!

在两人**的时候,奥德里奇杀到,紧跟着蝶月堡的人赶到,领主练功室外发生爆炸肯定引起轰动,到时候,绝对是一场大戏啊。

他们就算想掩盖也掩盖不住,有人会帮他们宣传的。

虽然他很想欣赏自己的杰作,但安全第一,是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蒙面兄,你想去哪儿?”奥德里奇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蒙面人的身形一僵。

“是不是好奇我怎么会在这儿,哎呀呀,你办我师傅也办像一点,小子你很能搞事吗,竟然搞到我头上,这种小花招爷爷我早就玩腻了,把皮拔了,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嘿嘿,奥德里奇,你真是悲惨,如果你早点赶到蝶千索的练功室说不定可以阻止一场悲剧,孤男寡女,加上最强的销魂散,你说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蒙面人说完,趁着奥德里奇脸色大变的猛然扔出十多个黑色物体,落地便爆。

奥德里奇想追,可是心中慌乱,对方筹备这么严密,加上刚才的爆炸正是练功室的方向!

跺跺脚奥德里奇把灵力提到巅峰疯狂的赶回去。

而奥德里奇离开之后,又是一个人影紧随着蒙面人而去,蒙面人并没有离开卡拉比地区,一出来就扔掉面纱,混入人流攒动的市场某处,七转八转总算到了目的地,警惕的看看周围才钻了进去。

“怎么样,搞定了吗?”

“嘿嘿,东西已经到手,就是这个盒子,每次他们做完研究之后图纸就放在这里,从无例外!”

“很好,里面发动了吗?”

“只要你给的那个什么销魂散真的好用,绝对没问题,你们看到奥德里奇脸色大变的精彩模样,我们可以动身离开了吧?”凡昇说道。

“呵呵,主人的意思是你最好在卧底一段时间,如果对方发现你在离开也不迟。”

“这怎么行,这事儿一出,肯定会展开大调查,到时候我想跑都跑不了了!”

“啧啧,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你已经没用,那……”

噌……凡昇目瞪口呆的望着穿透了自己胸膛的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大功告成之际死在这里。

“加西亚,你……”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想当主祭司,你当了,老子混什么!”

加西亚主祭司大人拿出洁白的纱巾擦干净自己的手,得意的望着桌上的盒子,自己又立一件大功。

这家伙错就错在贪得无厌,如果他只是想要个大祭司的位置,也就留着了,毕竟还算个人才,但竟然开口就想当主祭司,他以为主祭司是可以随便增加的吗,何况此人留着总是个祸患,蝶千索能一下整死最好,整不死就更不能让他发现蛛丝马迹。

加西亚思感展开,确认没有异常情况,把箱子一装慢悠悠的回去了。

等加西亚离开之后,人影也从帐篷外离开,迅速回到蝶月堡。

蝶月堡内部一切如常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人们也没有聚集过来,刚才的巨响只不过领主大人练功的效果。

奥德里奇回来的时候,蝶千索,亚德里恩等人都在,只是表情严肃,显然是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蝶千索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一旁的小柔非常萎靡,蜷缩在月儿怀中,光亮独角也变得暗淡,爱儿公主仍处于昏迷,他们有点大意了,若不是小柔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蝶月堡已经没有退路。

亚德里恩面色严肃的站了起来,“小奇,现在有两条路摆在你的面前,你做个选择吧!”

这个很难……加西亚期待中的八卦消息并没有爆发,蝶月堡内一片平静,但神鸟亚德里恩带着徒弟奥德里奇和爱儿公主在当夜离开,传说是迦楼罗有急事,但也有人说昨夜有什么冲突,奥德里奇和蝶千索吵的很凶。

但究竟什么事儿让三人不顾一切赶路呢?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加西亚望着手中的消息并不着急,这样的情况也在意料之中,以凡昇的能力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奇迹了,他们出招,但不代表蝶月堡一点反应能力都没有,这种丑闻肯定是要不顾一切压下来的,所以凡昇也不需要了。

蝶千索最大的威胁就在于他有很多敌人的同时也有很多朋友,和乾闼婆的友好关系让卡拉比安然无忧,而奥德里奇则是将来的最大变数,一旦卡拉比在和迦楼罗形成呼应,对圣子大人的计划可是极大的阻碍,这招连环计的第一步已经成功,在好兄弟,哪怕是生死之情,涉及到女人也得玩完。

有句话不是说了吗,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谁动我衣服,我就断他手足,可以说安多萨尔看透了人姓,有的时候最强的环节也是最容易被击破的,物极必反,他的招儿就是把蝶千索的外在关系一个个的斩断。

不要小看了亚德里恩在迦楼罗的影响力,在加上奥德里奇和爱儿公主的关系,一旦力飞身死,他们就算想不管都不行。

此时力飞一行人也快经过乾闼婆了,只是加西亚本来想派人出手,可是圣子已经有安排了,看得出神教的力量非常繁杂,还存在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至少身为主祭司的他,完全不知道圣子在乾闼婆派出的人是谁。

望着眼前的箱子,加西亚觉得应该打开看看,究竟是什么秘密武器能让圣子大人这么渴望,凡昇这家伙也算起了大作用,他这主祭司为会他念几遍往生咒的。

加西亚查看了一下子,发觉并没有什么禁制就打开了,可是刚一打开主祭司大人就发现不妙,立刻闪避,紧跟着一道白光炸开,一声巨爆,整个房间都被笼罩,也就是主祭司大人的实力够强,才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但仍被炸了个灰头土脸。

上当了!

加西亚的冷汗瞬间就下来,都是该死的好奇心,多此一举,怎么跟圣子交代?

安多萨尔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儿,他对这个东西可是志在必得,胖子有点慌了,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儿,别说什么晋升了,他的小命都可能搭进去。

现在无论是禁制触发的爆炸,还是这箱子本身就是个陷阱都无从考证了,如果以一贯的谨慎,加西亚是不会这么大意,主要是最近太顺利的,顺的让他禁不住得意,自认为以自己的实力觉得没问题就肯定没问题,可惜他又怎么了解工神一族的禁制,如果这么简单就被发现工神一族的名号也太水了。

就在胖子想对策的时候,圣子抵达了,加西亚连做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主祭司大人也是个人物,当下收拾心情去见安多萨尔。

“加西亚,你这次做的不错,我答应的事儿一定会办到。”听得出,圣子的心情非常好,显然已经收到奥德里奇离开蝶月堡的消息,计划至少成功一半,至于让蝶千索臭名远扬也在意料之中,发动的时机毕竟早了点。

加西亚立刻跪倒,“属下该死,请圣子殿下责罚!”

“说吧。”安多萨尔的声音开始转冷。

“属下心急,在没有检查箱子真伪的情况下就杀了凡昇,谁知道这小子竟然留了一手用一个假箱子哄骗于我,属下罪该万死!”

加西亚的脑袋跟地面不断的亲密接触,这是他的选择,与其遮遮掩掩,不如来个半真半假的承认错误,至少也算个缓兵之计,不管能不能找到那个箱子,他也可以想办法再去蝶月堡偷。

头撞了半天,可是上面的安多萨尔依然没有动静,胖子心里直打鼓。

良久安多萨尔的声音传来,“加西亚,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

胖子的心更慌了,“殿下最讨厌的是有人欺瞒您!”

“加西亚,我一直很看好你,可是你却让我很失望。”安多萨尔的声音很冷,冷的让主祭司大人有点受不了。

一想到可能的下场,加西亚差点尿裤子,“殿下,属下知罪,那箱子应该是真的,只是属下一时不差打开了箱子,引发了里面的禁制,发生爆炸。”

到了这个时候加西亚哪儿敢隐瞒,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安多萨尔是怎么发现他那种半真半假的谎话,按理说是天衣无缝的。

“哼,那种禁制如果你能发现,你也是长老级的了,这次计划总算成功了一半,功过相抵,记住,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耍这种小花招,你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殿下宽宏大量,属下一定誓死效忠殿下,这次是属下失察,以后一定会谨慎小心!”加西亚高兴的连忙磕头,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轻易的了结。

安多萨尔之所以饶加西亚一次,一方面这个家伙确实是个人才,而事前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工神一族,就算是他也不能随便打开工神一族的东西,何况加西亚,他管用的人类的那些方法在工神一族面前都是小儿科,这么重要的东西工神一族岂会随意,恐怕就算他拿到手也不一定能打开,而现在神教正处在关键时刻,动一个主祭司总归是不好的。

但如果加西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他是不介意送他去见大梵天,好好陶冶一下他的智商。

“蝶月堡方面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我自有计划。”

加西亚连忙点头应是。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安多萨尔已经消失了,这次来的只是圣子殿下的一个投影,奶奶的跟真的一样,神教的多种秘法确实神乎其神,加西亚擦掉头上的汗,这次算是渡过一劫,以后真要谨慎一点,如果不是针对奥德里奇的计划成功,恐怕他也难逃一死,毕竟这次安多萨尔的主要目标是迦楼罗,对付蝶千索只是搂草打兔子——捎带。

现在想想蝶月堡内部还真是卧虎藏龙,竟然还有这种能人,什么工神一族,没听说婆罗大陆有这么个种族,这样不知名的小种族竟然也有这样的实力,蝶千索这家伙还真能收集破烂。

不过加西亚主祭司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对他来说,活着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自从跟随圣子安多萨尔,他就有明悟,胖子很看的开,要及时行乐,伴君如伴虎,圣子绝对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必须有个良好的心态,也许会飞黄腾达,但就算有朝一曰玩完,至少也要够本。

但曰后做事还是要谨小慎微,他可不想那么快就死!

加西亚摸了摸脖子,本来想找个妞爽爽的心情也被压了下去,天晓得是不是有眼线盯着他,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在留下不好的印象。

第三个抵达蝶月堡的是销魂媚琴幽幽大家,这确实让蝶千索比较头痛的事儿,这位大家和前两位不同,正是最麻烦的类型,蝶千索比较喜欢极音公主静影这种类型不给他添麻烦,但这幽幽却似乎对他很有兴趣。

问题在于似乎这两个字,作为领主,而幽幽也是重要人物,这次的盛会缺一不可,属于不能得罪的类型,陪同幽幽大家的重任蝶千索责无旁贷,尽管这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可是蝶千索确实没什么兴趣,就算有时间他也想用于修行,而且他打算亲自去一趟妖魔界,一方面亲自去采购一批岩魔,因为这次岩魔建造住宅区,商业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蝶千索以前忽视了人们对新奇事物的好奇心,无数商家对岩魔表示了浓重的兴趣,甚至开出了离谱的价格。

普通岩魔建造的房屋没什么特别,它们也无法构成比较复杂的样式,根本不值那么多钱,除了时间短之外,真不如直接建筑,而且岩魔需要大量的沙石,虽然适合卡拉比却不一定适合别的地方,但问题在于,人类有的时候根本不考虑需求,而是在于噱头,新颖。

蝶千索是深刻理解达尔.波特的理论,顾客就是大梵天,他们的要求是至高无上的,必须有这种想法才能发展壮大,所以阿索同学决定去搞一批,不能总让莱卡去,这家伙毕竟妖小言轻,而且不知怎么,他有点想念妖魔界,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人类常说的……思念吧,尽管蝶千索还不是很明白,但一想到不死不灭王的孤独,心中就有点不好受。

这次他打算带爱莎和碧寒霜一起去,毕竟又多两个儿媳妇,总要带给义父看看。

但首要任务是先摆平这个幽幽大家,这女人来了之后也不排练,难道对自己这么有自信吗?

单从外貌上看,幽幽绝对是个勾魂摄魄的尤物,但很可惜,蝶千索最不感冒的就是这种,大概是童年阴影吧,被勾魂摄魄王搞的让他对这种妖媚的类型没什么兴趣,也让幽幽大家最拿手的绝活无处施展,刚开始蝶千索还应酬应酬,后来干脆找借口躲了,反正这活儿有很多人想接手。

这种反应确实让销魂媚琴有点受挫,都说这蝶千索是个色中恶鬼,喜好各式美女,而且好色不要命,不然他也不会招惹修罗公主,又去冥土抢亲,要知道他抢的可是冥土十大豪门中的缙家和尔德家,传说他和乾闼婆王苏真也有暧昧关系,反正是个好色不要命的主儿,不过说来也奇怪,修罗王要整他,整了半天也没下文,缙家和尔德也是风声大雨点小,在冥土的时候动作了一番,等蝶千索回来就销声匿迹了,大概是怕破坏孔雀大明王的大计划,毕竟卡拉比在很多方面的动作都符合孔雀大明王的利益。

最大的问题是,爱莎人也已经被拐走了,像蝶千索这种色狼肯定已经被拿下,对尔德家来说这样的女人已经没有价值,虽然面子受损,但也要量力而行,军荼利明王连丧子之痛都忍了,他们不过是被抢个没过门的未婚妻而已,不算什么,而缙家就更是不管了,在如此时刻,他们也不愿意冒着得罪枯血的危险去卡拉比搞事,何况爱莎怎么说都是缙家的人,缙家还抱着另外一种想法,卡拉比衰败也就罢了,一旦卡拉比越来越壮大,退一万步说将来对缙家也是有好处的。

这倒不是高看卡拉比,而是蝶千索从无到有,白手起家,已经震惊整个人间界,小看谁,也没人小看他,这家伙就是个奇迹专业户,只是以前的奇迹还算接受范围内,名声上虽然好听,但整体实力还是有限,主要也是人们认为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无法成事,所以才会有轰动效果,而现在的蝶千索也算是一个人物,一般的动作已经引不起轰动效果了,他想更进一步就更难,也要靠更强的实力。

在各地的势力中,尤其婆罗,人们真正看重的还是像安多萨尔这样的存在,虽然名头没那么响亮,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有资格争霸天下的主儿。

此时蝶千索,爱莎和碧寒霜已经踏上了妖魔界,对于初次来到这里的爱莎和碧寒霜自然是兴高采烈也有一些紧张,暴君蝶千索的义父竟然是妖魔界最恐怖的妖魔王,虽然蝶千索说阿方索看起来跟人类异样,可是爱莎和碧寒霜还是有点紧张,这可能是超越孔雀大明王的存在。

不过月儿已经传授秘方,对付老人家其实很好办,爱莎和碧寒霜都是聪明人。

正在观看祭坛二期工程的不死不灭王忽然连打喷嚏,似乎有人在算计他,这年头敢“算计”他的人真的不多了。

虽然阿方索陛下家大业大,可是蝶千索同学的后宫这么个扩张法早晚要把不死不灭王的宝库榨干。

没办法,当义父的总要给见面礼的,而且不能太小气。

以前蝶千索不在乎,但现在看阿方索的每次礼物都能给予至关重要的帮助,这让阿索同学也忍不住想要小小的敲上一点,这想法有点邪恶,但想来义父这么大方的人是不会在乎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