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二百九十一 天降魔兵

没办法,兔子非战斗型,用莱卡大人的话,最好的保全自己就是不给其他人添麻烦。

守护骑士团已经列好阵型,只要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对蝶月堡发起正面攻击,领头的两个神骑士也是实力不凡,都有灵神通中级的战斗力,只能说大梵天神教当真是卧虎藏龙,这种实力可不是霍里斯能比的,虽然同是灵神通中级,可是战斗力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毕竟功法不同。

但霍里斯和守护神族的忽比峰也是众人中唯一有一战之力的,其他人都已经上了星塔,准备艹纵灵能炮。

蝶月骑士团和钢铁战士已经到位,守在蝶月堡外面,相比于整齐划一,有点耀眼的神教骑士团,蝶月骑士团和钢铁战士实在是有点土,而且人数实在是少,至于霍里斯率领的沙漠骑士团感觉士气低落,盗贼想要转变思想没那么快,何况还没多久就要面对大陆上数的上强大的骑士团,盗贼们确实没有底气,他们习惯了为自己战斗。

霍里斯也在挣扎,真的,很矛盾,对他来说这是危机,何尝不是一次机会!

怪只能怪蝶千索运气太差,上来就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一个势力。

蝶千索站在城墙上,望着外面的守护骑士团,感觉还有点不妙,似乎有人还在向蝶月堡靠近。

蓦然一道耀眼的光芒射来,蝶千索想都不想一拳轰出,身体巨震,好强的力道。

在祭司群中,一个弓箭手刚刚放了一箭,很显然也是光芒神族的高手,这次安多萨尔还真是下血本啊。

弓箭似乎就是信号,紧跟着两个神骑士一声大吼,“为了至高神的荣耀——杀!”

“杀!”回应的是震天动地的吼声,大地都在颤抖,光明骑士团开始冲击了,祭祀们齐声念诵咒语,一道道灵力覆盖在骑士的上方,这显然是神教特有的秘术,可以短时间内激发战士的潜力,提高综合战斗力。

光明骑士团开始动了,如同一条银色的巨龙朝蝶月堡发动攻击,保护蝶月堡的三个军团怎么看都像是一盘菜。

这就是没有城墙的坏处,如果有高耸坚固的城墙,对方想要逼近蝶月堡是很难的,至少也要复出相当惨痛的代价,这也是安多萨尔打算先下手为强的原因,如果商贸大会结束,蝶月堡将会得到大量的收益,到时候卡拉比必然会建立城墙,那时候在想攻击就要复出更多的代价。

这就是全部吗?

当然不是!

一个个黑衣人扔出各种工具窜入蝶月堡,杀手!

每个人都蒙着面,可是蝶千索还是一眼认出了为首的一个,也算是老朋友了——加雷斯!

很显然,暗殿已经和安多萨尔结成联盟,想想也是除了安多萨尔,谁还得罪枯血?

有暗殿跟枯血捣鬼,也够孔雀大明王忙活一阵子。

加雷斯已经人刀合一杀向蝶千索,杀手们也纷纷动手,罗塔火男立刻带领战士们迎了上去,这就是蝶千索所担心的另外一招,以安多萨尔的姓格,怎么可能只来正面攻击!

“蝶千索,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曰!”

加雷斯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这个人,让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差一步他就成了未来的大陆的王,没有人比他更恨蝶千索。

所有人都出手了,何伯也被两个衣袖上带着金边花纹的蒙面人缠住,显然是暗殿的长老级人物,这些人知道何伯的厉害,并不冒失攻击,主要就是纠缠,不然何伯分神他顾。

整个局面变的混乱起来,暗殿也有点估算错误,本来以这次的实力至少能从内部瓦解蝶月堡,没想到蝶月堡里面的高手还真不少,无论除了蝶千索,何伯,火男,罗塔几个算在内的,没想到几个美女的战斗力也如此厉害,尤其一个黑袍女人,妈的,几个杀手稍微不小心就被她烧成了灰炭。

加西亚主祭司并没有参战,完成祝福的祭祀们已经代替他困住冰霜龙,主祭司大人很悠闲,在战斗分出胜负之前他是不会以身犯险的。

里应外合,蝶月堡必死无疑,加西亚大人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挽救蝶月堡,除非大梵天突然降世,啧啧,圣子殿下实在太狠太辣了,不给对手哪怕一点点希望,暗殿加神教骑士团,这种阵容攻打晨光之城都够了,可怜的蝶千索,得罪谁不好得罪安多萨尔殿下。

不要觉得不公平,就是人多吃死你!

加西亚最喜欢的就是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的感觉,当然对手有点反抗还会增加快感。

看看周围的人,没一个人敢插手,所有人都在仰视着伟大的神教,那恐惧中带着羡慕的神色,让主祭司大人有点飘飘然了,这才叫人生,他现在很想弄一个女祭司给自己服务一下,不过只适合想想,等大功告成,回去搞个乾闼婆王王族处女,恐怕圣子大人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想到这里,主祭司大人不由有些兴奋。

光明骑士团闪着祝福的光芒闪电般冲向蝶月堡,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星塔之上,马修斯面色严肃,所有的射手都已经做好准备,眼看着骑士团越来越近,马修斯猛然一声大吼,“放!”

轰……轰……轰……轰……一道道光柱从星塔之上喷射而出,轰隆隆的射入冲锋的骑士中,根本不需要瞄准,全是人,只要方向对了,闭着眼都能打中。

冲击中的光明骑士团立刻一片人仰马翻,但阵型丝毫不乱,这些骑士都像疯了一样的专注,高呼着至高神的名字,悍不畏死的向前冲,本来就离蝶月堡没多少距离,虽然连环攻击造成了两千左右的死伤,可是光明骑士团的阵型丝毫不乱,反而激起了骑士们的斗志,这也正是神教骑士团可怕的地方,以神的名义,他们可以把人变成疯子。

加西亚也被这些奇怪的光柱吓了一跳,这就是那个蠢货凡昇想要带却没有带出来的东西吧,果然很厉害,守城简直再好不过了,奶奶的,攻陷了蝶月堡一定要弄过来,又是大功一件,啧啧,真爽。

不过这东西想做救命稻草也不行,被祭司加成过的骑士团,才是真正悍不畏死的战士,不得不说,神的光辉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这种秘术加成可是全面提高战斗力,胖子忽然想,在**用用大概也会有不凡的效果。

库拉达一声爆吼,“长枪兵,竖起!”

钢铁战士如同一排排城墙一样迎上了冲刺的骑兵,作为重步兵,他们要用身体构筑城墙,为骑士团争取时间。

“宁死不退!”

“宁死不退!”

钢铁战士展现了他们作为大陆最有名的重步兵的实力,即便是面对光明骑士团的冲击,每个战士依然面不改色,前面的骑士和钢铁战士撞在一起血肉横飞,残酷是唯一的代名词,伊舍族的战士以意志坚定忠诚而著称天下,这一刻他们展现了这一素质,决不后退!

决不后退,每个人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就是被踏平,他们也绝不能后退!

瞬间三千人的钢铁战士就倒下了五百多人,库拉达眼神凛冽,牙齿紧咬,生死就在转念之间。

在战场上,想活着,就要去死!

基拉知道时候到了,一声大吼,长枪挥舞,蝶月骑士团开始冲击了,最前排的骑士忽然让开,露出了作为见到的牛妖骑士,每个牛妖的头顶上都绑了尖刀,疯狂的扑向光明骑士团。

只是领头的一个神骑士,立刻分出五千人的骑兵迎了上来,这就是作为顶级骑兵团的素养,临场应变奇快无比,而且阵型整齐。

灵力爆炸,一个是灵神通中级,一个是灵引境中级,天差地别,作为骑士团的团长,两人已经针尖对麦芒了。

只是神骑士的眼中是不屑一顾,区区灵引境中级,实在是太弱太弱了,如同蝼蚁一样!

纽顿和马达加撒策马紧追,如果真让基拉对上对方的神骑士,恐怕一招都接不住,可是基拉疯了一样的往前冲,但基拉的表情并不疯狂,反而是非常的冷静。

他知道前面等待的是什么,这样的冲击下,他绝对挡不住对方的一击,可是作为骑士团的领袖,精神象征,他退缩了,那蝶月骑士团就更一点希望没有了,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的死如果可以激发战士的血腥,忘却恐惧,那就值得了。

这就是身为团长的作用,在需要的时候,他可以第一个去死!

“杀!”

基拉人枪合一,每天反复练习的最基本的一击,长枪划出一道直线杀了过去,而对面的神骑士,根本不屑一顾,“找死!”

同样一枪,威力可真是天壤之别。

不得不说,基拉对蝶月骑士团的带领作用是非常明显的,他玩命,也让后面的战士争先恐后,那点恐惧在牛妖和战马速度冲起来的时候就全部忘却了。

马达加撒的流行锁链锤后发先至,率先迎上神骑士,神骑士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枪尖螺旋一挑,荡开流行锁链锤,只是枪尖却出现了一丝晃动,他错估了马达加撒的实力,电光火石之间,长枪交错,战马错过。

基拉策马前冲,只不过面如白纸,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哪怕多撑一秒都是旗帜,纽顿一剑砍倒了杀向基拉的骑士。

“滚,不要管我!”

基拉一声爆喝,怒视着纽顿,在这个时候,杀敌才是唯一的选择,任何救人的行为都是最最愚蠢的。

就算死,他也无愧于骑士的荣誉!

这一声就是他最后的气力,视线模糊,耳边的声音也模糊了……牛妖骑士团第一次亮相大陆,疯狂的牛妖一旦冲击起来可不是战马所能抵挡的,尤其是头顶上还绑了尖刀。

如果换成一般的骑士团面对这么疯狂的攻击早就崩溃了,可是牛妖骑士团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大陆上一流的骑士团,尽管这不是神教最强的,但素质是毋庸置疑,即便是面对血肉横飞的场面,光明骑士团丝毫没有退缩,尤其是那神骑士更是所向披靡。

霍里斯看的手心都出汗了,人他妈的活一辈子总要赌上几次,这次他也赌了,是死是活都要搏一下。

“爷们活一辈子难得直一次腰杆,信我霍里斯的,就跟老子一起冲,艹死这些自以为是的婊子!”

霍里斯一挥长剑,带领他的沙漠骑士团从侧翼开始冲击光明骑士团了,这也大大缓解钢铁战士的压力,不然好不容易组建的钢铁战士就要功亏一篑了。

盗贼们是需要煽动的,这些人跟着霍里斯南征北战,尤其是霍里斯愿意为他们的命投降,更是死心塌地的跟着霍里斯,无论他做出什么选择,人死不过头点地,盗贼本就是脑袋别再裤腰带上的买卖,什么好怕的。

就算卖身,也要卖个好主人,就以神教的做法,他就算过去了也不过是条狗,他是人,当然选择做人!

战场陷入了鏖战,也是惨烈的状态,这个时候完全就看实力了,你平时复出多少努力,回报就在这个时候,一丝一毫都容不得虚假。

外面惨烈,里面的局势也不容乐观,加雷斯并不跟蝶千索正面攻击,而是纠缠,不断的纠缠,对于进入灵神通境的蝶千索,加西亚也是无比意外,因此更不会玩命攻击,四处乱窜,逼得蝶千索不得不追击他,而暗殿的移动身法可是相当的诡异,加雷斯打定主意要跑,想要逼入死角就太难了。

这样下去,蝶月堡肯定完了,就算这里的守护骑士团全死光,暗殿的人全死光,安多萨尔可以承受,他玩得起啊,骑士团可以再组建,至于暗殿,本来就是棋子而已,人家耗得起,资本够多,可蝶千索耗不起,这里的每一个战士都是千辛万苦培养起来的。

蝶千索也真的怒了,在积蓄实力上他不曾懈怠,可是谁想到动真格的时候还是有这么大的差距。

胖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妈的,这些该死的盗贼竟然真敢动手,不过也是螳臂当车,没用的,都得死,就算把这里所有的骑士都搭上只要能灭了蝶月堡也是一样,这该死的蝶月堡在这么短时间里竟然积蓄了这样的力量,让他们发展下去建立城市之后那还得了!

本来觉得圣子殿下的安排有点杀鸡用牛刀,现在看来,刚刚好啊,不得不说殿下的眼光还是高明,胖子心中也是佩服。

外面光明骑士团已经渐渐占据上风,霍里斯和另外一个神骑士战在一起,不过霍里斯已经挨了两下了,真他妈的不是一般的厉害。

忽比峰挡住了另外一个神骑士杀的难解难分,古木的鬼斧神工和米克托的光翼术也杀的难解难分,这种把自然力暂时储存于光翼中持续使用的方法确实让光芒神族独步天下,若不是古木身经百战,还真挡不住。

商团贵族们都不是瞎子,他们知道蝶月堡完了,以后这里就是神教的地盘了,尼桑和阿奴农的卫队已经投入了战斗,他们和其他的商人不同,卡拉比里面有太大的利益牵扯,如果蝶千索完了,他们也完了,可是这点兵力只是杯水车薪,他们想过很多可能,蝶千索也有不少敌人,可是怎么都没想到真正下手的却是一向没什么瓜葛的大梵天神教!

当蝶月堡完蛋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完蛋的时候,尼桑商行天下,很多次赌博都赌赢了,却在这一次功亏一篑。

“主人,您还是离开吧!”

手下焦急的说道,他们想神教骑士团出手,曰后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尼桑点上一根雪茄,可是火打了几次都没打着,深吸一口气,“你们走吧。”

“主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尼桑摆摆手,“我已经把家底投了进去,东山再起,呵呵,这一把赌的太大,没本了,也罢,输在神教手中也不冤枉,可惜啊。”

尼桑不知是可惜自己,还是可惜蝶千索,他看中的正是蝶月堡的潜力,和蝶千索的未来,只要时间够长,蝶千索必成一代宗师,可惜天意弄人,不给他这个机会。

枯血没杀的了他,却要送命此地。

时也命也。

轰隆隆隆……蝶月堡上空忽然乌云密布,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大地也发出低沉的吼声,就在蝶月堡的不远处,竟然硬生生的撕开一个空间裂缝,足足有二十多米宽,十多米高的空间裂缝。

一阵更恐怖深邃的轰鸣之声出现,空间裂缝中出现了一排排黑乎乎的东西。

所有人都惊呆了,至高神,这是什么鬼东西!

战斗的双方都也都惊呆了,空间裂缝中竟然有东西出现,……是骑士团???

全身笼罩在黑色铠甲中的骑士,他们的坐骑不是普通的战士吗,而是妖魔界的火鬃马。

那冰冷的咔嚓声,着实让人毛骨悚然,一队队的骑兵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尼桑的雪茄掉了,喃喃道:“来自地狱的魔军?”

为首的一个一个黑铠骑士忽然腾空而起,直飞空中最激烈的占据,古木和米克托,两个灵神通巅峰的高手,同时住手,因为来人太可怕了。

古木深有体会,这恐怖的妖力,恐怕不比那摩差多少。

黑色超级巨剑直接站向米克托,米克托也毫不客气的一挡。

轰……爆退十多步才稳住退势,米克托也是愕然,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蓦然黑色剑客一个转身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米克托的身边,重剑无锋,天下无双!

嗖……轰……米克托整个人被打入地下,黑色闪电缠绕巨剑,猛然刺入深坑,一阵剧烈的轰鸣。

加西亚嘴张的能吞下自己的胖手,这是什么怪物,米克托可是请来专门对付蝶月堡的最强者的,他可是神教隐藏的真正高手,怎么被打的像条狗?

嗷……一剑砍废了米克托,黑铠战士仰天长嚎,一排排的黑铠超重骑兵踏着让灵魂颤抖的声音冲向了光明骑士团。

血战中的库拉达和霍里斯本来已经觉得死定了,所有的蝶月战士也都觉得死定了,忽然之间峰回路转。

“弟兄们,援兵来了,艹死这些娘们!”霍里斯又开始爆招牌的粗口了,狂人知道,他这次必输的一次赌博竟然赢了,而且似乎是要应赢大发了!

蝶月堡一方气势大振,而光明骑士团终于开始崩溃了,不是他们的意志崩溃,这是这些地狱魔军的战斗力直接让他们崩溃,根本不管他们的意志上是否挣扎。

这是真正的魔鬼!

忽然之间的转变,让所有人都傻了,至高神是没开眼,但魔王开眼了。

蓦然加西亚的屁股一阵剧痛,妈的,谁敢偷袭他,竟然射穿了他的防护,此时咚咚兴高采烈的挥舞着钳子,这个该死的家伙,竟敢拍它。

妈的有毒!

加西亚一看这局势知道已经完了,保命要紧,立刻下令撤退,至于能跑多少就不管他的事儿了,主祭司大人已经一溜烟的消失了,这手逃跑功夫连咚咚都要自愧不如。

一混乱,两头巨龙也脱困而出,憋了一肚子火的它们疯狂的发泄着怒火,这次蝶月骑士团真的是崩溃了!

尼桑乐了,一个劲儿的傻笑,管他魔王还是混蛋,只要活着就好,奶奶的,就说这蝶千索不是个一般人,哈哈,神教跟至高神有关系,蝶千索跟魔王有关系,也不错,半斤八两,不过这次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暗殿一声呼啸,这是撤退暗号,加雷斯已经带人跑了,他不是来送死的,本来是想干掉蝶千索,结果这家伙进入了灵神通,只能打消这个念头,谁想到外面十拿九稳的进攻也功亏一篑,加雷斯想哭,这次又损失了不少人手,每次碰上蝶千索都要亏本。

可是不走不行,他可不想把自己也赔在这里。

一场恶战,以光明骑士团的全军覆没而告终,这是一个谁也没想到的结果,而这些神秘的援军究竟是谁?

那个几招就把光芒神族打的狼狈逃窜的黑铠战士又是谁?

蝶月堡已经结束战斗,而暗因城正遭受着最猛烈的攻击,五万盗贼疯狂攻城,最可怕的是他们竟然精良的攻城器械,这哪儿是什么盗贼,简直就是正规军,而且还是精装的那种。

正当盗贼们以为暗因城会死守的时候,忽然城门打开,骑士团竟然出城了,而且还带着一些似乎是货车一样的东西,这不是送死吗?

又或是达达霍要投降,先送礼来了?

这次攻其不备,暗因城不会有准备啊!

达达霍站在城墙上,冷漠的望着盗贼们,一旁的城守战战兢兢。

“殿下,这些人还是应该留在里面守城啊,这样……”

“城守大人,你很害怕吗?”此时的达达霍冰冷无比,像是另外一个人。

“愿为殿下效死,与暗因城共存亡,但殿下是我们降三世的希望,您还是……”城守一咬牙说道。

“区区一群盗贼就能逼迫我达达霍望风而逃,还谈什么争霸天下!”

这个时候,达达霍终于露出了他的豪气。

而战场也发生了让人震惊的变化,一万多的骑兵竟然直接冲散了盗贼的骑兵团,而且势不可挡,城守这才注意,骑兵中间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并不是装饰品,也不是什么秘术,而是恐怖的战斗兵器,这些东西竟然可以把敌人连人带马压得粉碎,这时城守才想起来,小明王是运了不少东西来暗因城,但不许任何人过问,他当然不敢,而战场再次变化,骑兵只是耳目,这是一支战车团。

活生生把骑士们全部碾碎,在两千战车团的面前,盗贼就像泥捏的一样,无比脆弱,护卫的骑士们需要的做的就是砍瓜切菜。

胜利是必然的,只是达达霍却并不高兴,因为这是他的杀手锏并不想这么快曝光,这次判断的失误错在他,他光去关注别人,忽略了自己也是被关注的对象。

不过忍了这么久,也该天下人知道知道,他达达霍的厉害!

短短的两天,两场战役震惊了婆罗和冥土,两场本来毫无侥幸的战斗,却让两人名震天下。

暴君蝶千索,再次让所有人知道了他的恐怖,强大无敌的光明骑士团在他的面前灰飞烟灭,铩羽而归,这几乎是没有可能翻盘的一战,可是还是没人能阻挡暴君。

降三世小明王达达霍,这个冥土最被低估的小明王终于展现了他的实力,自创无敌新兵种战车兵团,一举击溃纵横冥土的第一盗贼团血流千里。

这让其他整天献殷勤的小明王都成了笑话。

人们不得不重新估量大陆的形势,蝶月堡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领地吗?冥土除了孔雀王的实力,就没有别的强者了吗?

风云际会,英雄谁属,尚未盖棺定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