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三百 推测

当然蝶月堡的产品只是一个很小的缩影,关键还在于整体,婆罗和冥土互相之间封锁太久了,一旦出现这样的场合,实在充斥着太多的机会,在场都是有钱有势的主儿,肯定不能放过。

又是疯狂的一天,整个蝶月堡的人都在忙碌,人手不够只能从城卫军中补充,连纽顿等人都不得不带着人手加入管理,实在太疯狂了,事情多大根本没时间去统计成果。

而在当天晚上,四大家中的一笑倾城段彩衣,听了段彩衣的箫声人们才明白什么叫做绕梁三曰。

又是一个不眠夜,一个疯狂的第二天。

整个商贸大会期间,依然有不断有商人涌入,前四天是保持着递增的四天,要知道那些大手笔都是在最后才能达成的。

第三天出场的是极音公主静影大家,她那史无前例的高八度极限高音,足足可以刺穿灵魂,让人为之疯狂的极限高音,癫狂之作,纵观人间界无人能敌的高音。

第四天压轴的则是销魂媚琴幽幽,一曲可是激起了所有人心底的热情,也是隐含了相当的煽情效果,相比来说,段彩衣和静影的特点更艺术,海青儿这是中庸之道,有雅有俗,而幽幽则是真正的“俗”,她是四大家最直接的,特点就是娱乐,催发人心底最潜藏的热情和欲望,但效果却是同一个级别,从某种角度上说,幽幽也是最终于本职工作的。

第五天也是商贸大会的最后一天,大量的交易形成,同样人们对于最后一天四大家的同台竞技产生了无比的期待。

可以说,每个人都在猜测,四大家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同台竞技呢?

每个人都各具特点想要分个高下是很难的,可是总要分个排名,这确实是个问题,其实四大家也是首次聚集的这么其,但凡是人心中都有点戒心,可是通过这四天的表演,四人之间也是互相佩服,谈不上成为朋友,但绝对算是同一级别对手的尊敬,武学需要刺激,艺术也是一样,在对方的激励之下,四人也都是灵感迸发,而最后一幕是什么样,谁都很期待。

当第五天晚上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完成了交易,至于后续的事宜则是要慢慢来了,大家都调整心情,全身心的去欣赏这史无前例的一幕。

因为神秘,所以更加好奇,前面四天都是**迭起,今天更是到达一个巅峰,谁都想知道四大家究竟能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小龙王良羽自始至终都没有下来,很简单,在这种精神博弈的紧张时刻,如果不能忘却外物必将功亏一篑,从这种定力上看,良羽也算的上一个人物。

达达霍很开心,小明王走到哪里都是家,通过这次商贸大会,婆罗人也彻底认识了这位与众不同的小明王,也让众人对冥人的感觉大大改变。

“蝶兄,这次可是赚的满盆满钵啊,真是让我嫉妒不已,经此一事儿,卡拉比毕竟名扬天下。”

达达霍笑道,目光流转,这些天他可是一丝不拉的把卡拉比的壮大情况收入眼底,其实他的打算也就比蝶千索慢了一拍,只差那么一点点,可惜啊。

“呵呵,彼此彼此,降三世天时地利人和,卡拉比赚一份的地方,暗因城也肯定有一份。”

“哈哈,也是,这几天可真开心,蝶兄每每能做出让人惊讶的事儿,龙族,乾闼婆族团结在一起,这块地区,基本上就由你们做主了。”

达达霍话中有话,从某种利益角度上说,他也并不希望卡拉比坐大,卡拉比太过强盛对他肯定是种威胁,尤其是目前的发展趋势,暗因城的优势越来越少了。

如果是达达霍做到这一步,人们不会觉得奇怪,毕竟是八大明王之一,可是同样的结果换成是卡拉比,是蝶千索,则就是另外一种滋味了。

“哪里,这个地区的稳定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龙王爱护后辈,关照我罢了。”在达达霍面前,蝶千索是糖水不漏,这小子最喜欢扯东扯西的打探消息,稍不留神被他抓住点蛛丝马迹就能分析出很多问题。

“对了,久仰降三世拥有一种八大明王最神奇的秘技,连孔雀王都非常欣赏,找个时间不如切磋一下?”

蝶千索如同开玩笑的问道,既然达达霍喜欢自来熟,那他也不能老是被动,其实蝶千索早就动了心思要试试达达霍的真正实力,可是以前的机会都不怎么好,而且由于卡拉比的情况,也能轻举妄动,现在机会就差不多了,倒要看达达霍怎么反应。

达达霍面不改色,“蝶兄真是说笑,我哪儿是你的对手,暴君之威整个冥土都知道,年轻一代第一高手是孔雀王封的,我连亚加达都不如,就不献丑了。”

小明王说的很坦诚,而且丝毫不觉得尴尬,这在冥人中也是异数。

“霍兄太谦虚了,我最近听过一段秘闻,正是关于降三世明王的,八大明王中是自然是孔雀王最强,枯血不愧为一代宗师,但听闻降三世一族其实有一种九转轮回神功,如果练成的话,将是超越三大奇功的逆天神功,只是在降三世的历史上并没有练成过,以至于近几代的降三世明王都不愿意修炼,不知传言是真是假?”

这个秘闻是从何伯那里得知的,当时聊到天下功法,包括生死劫在内,其实都是属于顺应天道的功法,可是降三世的祖先曾经创造出一种极为逆天的功法,这种功法不能用难练来形容,可以说一个环节出错就功亏一篑,而且没有回头路,最关键的是九转神功,在达到五转之前,功力弱的出奇,在降三世明王史上但凡修炼的结果都很惨,有一次还引起了王族内讧,从此就没人愿意修炼了,可是蝶千索却觉得以达达霍的姓格却非常有可能,而他以前的低调恐怕也是情非得已。

说道这里,达达霍的表情终于有变化了,只是一刹那,一股气场一闪而过,在场的龙王,古木等人都有反应,虽然只是转瞬即逝的变化,却也瞒不过这些人,看达达霍的表情都有点变化。

达达霍这才知道一不小心有点失态,“哈哈,蝶兄知道真不少,只是传闻不一定真实,夸大的成分太多,如果真有那么神奇,降三世早翻身了,呵呵,演出就要开始了。”

蝶千索也不追问,刚刚这一试探也已经心知肚明,不管达达霍是不是真修的这种九转神功,身手都不会差,感觉对方不出手应该有其他的原因,但也没必要刨根问底,至少给了达达霍一点压力。

四大家肯定是压轴,虽然前面的歌舞跟四大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观众们依然看的津津有味,其实来这种地方就是追求的一种气氛,一种期待,并不急于立刻见真章。

如此热闹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谈生意的好场合,却是交流感情的好地方,五天之中,座次不停的变化,起初的时候,冥人和婆罗人是泾渭分明,都是自己的圈子扎堆,而经过这五天的交流,现在一些达成协议的商团已经坐在了一起,在卡拉比这个奇妙的地方,婆罗人和冥人在他共同的利益和未来之下坐在了一起,而且非常的融洽。

以往人们认为绝不可能实现的事儿,在卡拉比实现了,蝶千索很满意这种状况,但他知道,这只是个小局部,而且就算是这个小局部也不是很完美,他有更深层的愿望,其实事情进展到如今,蝶千索也稍微把握住了不死不灭王的一部分想法,虽然不是完全,但阿方索在妖魔界推广人类的方式肯定是有目的的。

妖魔分为两种,一种是智慧型,一种是非智慧型,这里的智慧只要是指社会姓,更强大与否没有必然联系,智慧型的妖魔跟人类的区别主要是形体,和观念上,存在很强的共融姓,而非智慧型妖魔跟人类世界的动物一样,只不过强大一些,攻击力更强,对普通人类能构成威胁,其实这些家伙对智慧型妖魔也同样构成威胁,由于都是妖魔,人们才会一概而论。

像霍克托尔等人,从某些方面说比人类还人类,卡拉比的方向,就是一个集婆罗人,冥人,智慧型妖魔于一体的一个特殊构架社会,在这里,有的只是规则,而没有部族的差别。

以前也许不可能,但现在却是极为可能的,虽然会遭遇不少困难,但蝶千索想来不怕挑战。

随着节目的进行,最后压轴的表演终于开始了,首先亮相是海青儿大家,灯光忽然一暗,音乐也戛然而止,只有在海青儿大家出微弱的光芒,略带幽怨的歌声缓缓而起,随着柔美的舞姿,活脱脱一个深陷爱情漩涡的女孩。

人们很快进入海青儿大家想要诉说的故事,悠扬的箫声响起,忽然之间整个眼前都“活”了起来,过于单调的舞台有了颜色,一切都丰富起来,箫声竟然把这一切都通过旋律表达出来,而这是一个男子出现了。

此男子一出现立刻给了在场所有人一个无比惊艳的意外,竟然是幽幽大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