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三百一十 质的飞跃

蝶千索和小龙王良羽已经踏上了前往紧那罗的路上,走出乾闼婆的领地有三天了,这一路上,他们看到的也是一种战时的紧张状态,时常能见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

“看来紧那罗的情况不怎么样。”良羽说道。

“一旦紧那罗改变立场,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我们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你觉得我们这次有几分把握?”良羽策马说道。

“不好说,我和锦绣无双也不是很熟,目前看,只能说服,至于成不成,都无所谓,如果紧那罗加入战局,那我们也要尽早做准备。”

“我觉得蝶兄可以。”良羽忽然笑道。

“哦,何以见得?”

“蝶兄对美女有一种杀伤力,说不定紧那罗公主……”良羽坏笑道。

“打住,打住。”

“别装了,你没看苏真和月儿的紧张劲儿,咱们之间就不用瞒了,历代的乾闼婆王和紧那罗王都不是尼姑,只要没闹出事儿,谁会真的管,当年也是同样的风风雨雨,这一代又怎么少的了,只不过以前八部众内部的争夺变成了蝶兄的异军突起,夜战天这小子又太专注于武道,让你少了个竞争对手。”

蝶千索微微一笑,他对于目前的局势也有个想法,完全中立是不可能的,那就要加速战争的进程,越快结束,对婆罗就越好,真正中立,仅靠三方的势力恐怕挡不住冥土的大军,奈何这个道理只能他明白,说出去也没人信,信了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安多萨尔还是炽释天都不会收手,也不能收手。

以蝶千索的判断,枯血这次不是要洗劫婆罗,如果只是要洗劫的话,根本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恐怕是占领了,这难度就完全不同,可是以枯血的雄才伟略确实有可能。

但他既然在,就肯定要折腾一下,只是卡拉比的实力还不够,不然揭竿而起,他也要插上一手。

忽然之间,蝶千索明白,自己又陷入局中了,有些事情一旦牵扯到自身,就会失去大局上的判断。

走一步看一步,这天下不是安多萨尔,炽释天,枯血三个人的,谁的理念更适合这个世界还未知啊。

目前的紧那罗族还算好,可是军队调动频繁,看样子也在做准备,每到一座城池的盘查也都比较严格,尤其是对交战中的双方。

踏入紧那罗的领地已经是五天之后,蝶千索和良羽的速度只能算正常,并没有特别赶,相比三角联盟区域,这边的消息更多一些,同时也可以观察一下紧那罗的具体情况。

酒楼之上,人们依然是无比热闹,只是话题全部集中到这次战斗,蝶千索和良羽找了两个好位置座下,两人也是气宇轩昂,尤其是良羽身后被的战戟更是一副高手的样子。

“这段时间双方已经大大小小的开了数十次的交锋了,真的是激烈啊,谁都以为首先崩溃的是近几年积弱的迦楼罗族,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奥德里奇亲自率领一直万人的骑士团去偷袭增长天的粮草运输队,粮草被焚烧殆尽,这一下子可让增长天难受了,城内的粮草顶多维持个十天八曰的,新的资源到来至少要一个月。”

一个冒险者口沫横飞的说道。

这恐怕也是炽释天也没料到的,迦楼罗族最弱,南方天王增长天帅四十万大军开赴迦楼罗边境,而迦楼罗那边虽然号称是有五十万,说实话,真正的战力能当三十万就不错了,何况领军人物又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靠着裙带关系的奥德里奇,增长天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经过几次试探,绝对摆开阵势和对方来次决战,尽快结束南线战场,可是一向挑衅的小子忽然高挂免战牌,躲在城里不肯出来,却趁他大意的时候,偷袭了他的后勤部队。

这一下子可把增长天气坏了,其他战场都很谨慎,双方实力相当,可是他这边却是明显的优势,却吃了大亏。

小龙王良羽看了一眼蝶千索,“看来大梵天神教还真是下血本,迦楼罗族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了良好的装备,加上神教在鼓舞士气上有很有一手,所以小看迦楼罗军团是要吃亏的,不过我看奥德里奇的指挥跟你倒是很像,不按常理出牌,只可惜这样下去我们可能会成为对手。”

“人各有志,就算有一天在战场遇到,各为其主,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很多人,也许将来都会成为对手,其实想想这也是一大快事!”

“哈哈,好,蝶兄果然豪情,能成为朋友固然是乐事,作为对手也不寂寞!”

良羽点点头,有很多决定不是依照个人感情来的,可能奥德里奇和蝶千索关系很好,但迦楼罗族选择了大梵天神教,他也没办法,对迦楼罗来说,这个选择也是没办法,力飞的死对他们确实是个重创,至于真真假假恐怕已经成为历史疑案,这个黑锅炽释天是要背了。

“这种小胜没用啊,只要夜叉王伤愈复出,谁也抵挡不住夜叉军团。”一个食客说道。

哪怕是倾向于神教一方的,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夜摩天已经成为一个标志,他不是夜叉族的,而是整个婆罗的,婆罗历史上就从来没出现过如此具有统治力的强者,恐怕敌人看到他的天狼剑都会胆寒,在配上那所向无敌的黑夜骑士团,谁能抗衡?

“问题是,战局能否支撑到夜叉王出手的那一刻,大梵天神教恐怕也不好惹,如果没有对付夜叉王的方法,他们也不敢动手吧。”

“鬼才知道,听说神教内部高手如云,上次攻打卡拉比的时候就出现一个长翅膀的家伙好是厉害。”

“我们紧那罗如何卡拉比联盟结盟就好了,我们这股力量也足以加入争霸婆罗的大局了,哈哈。”

“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就该雷帝和安多萨尔坐庄。”有人嚷道,这哥们显然喝的不少。

这话想想可以,圣子和雷燕京是有名义的,其他人同样揭竿而起,缺乏的是名正言顺的理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蝶千索和良羽也是看了彼此一眼,良羽似乎看到了蝶千索的心意,只是并不明确。

论蝶千索的条件和才能,绝对不比安多萨尔差,只是卡拉比缺乏争霸天下的资格,论这方面他还不如自己,龙族好歹有相当的身份,也算是八部众之一,但良羽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就算龙族的兵力比卡拉比强,可是他缺乏那种霸气,也从没有那种念头。

人,确实是有极限的。

“蝶兄,说心里话,如果我是龙王,就支持你也插上一脚,你称霸天下之后,只要给我龙族足够的发展空间就行,哈哈。”良羽半真半假的说道。

蝶千索笑了笑,“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就像现在,我们来紧那罗只是谈联合,任何事情都会变化。”

“呵呵,如果有一天你具备了那个实力,就算陪你玩一票又何方呢?”良羽说道,目光死死盯着蝶千索。

“哦,良兄很高看我啊。”

“错,我没有高看你,如果现在我能做主,我会毫不客气的支持你,因为我相信未来你能给龙族带来更大更广阔的前景,可是现在要谁负我父王以及龙族人你还欠缺一些东西。”良羽话中有话,而且说的很是坚定,龙族人有的时候也很难用道理来形容,他们天姓随意,而且很多时候喜欢凭感觉做事儿。

良羽很早很早就认识了蝶千索,是少数几个见证蝶千索成长的人,小龙王从蝶千索身上看到了无限的未来,而不是卡拉比这三亩二分地,他更相信蝶千索早晚会达到夜摩天的高度,而龙族能支持这样的人,将来也会得到足够的利益。

只是想说服族人,却不是靠他的感觉就行的。

“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会让良兄看到。”

“好,憋了这么久我就等你这句话,如果你没这个野心,我就不陪你玩了,在强的人,如果只甘于窝在那么一块地方也没什么希望。”

“看来把紧那罗拉上我们的大船是势在必行的。”蝶千索微微一笑。

“这同样是展现你个人魅力的时候,卡拉比,龙族,乾闼婆族之所以能形成联盟,不是因为我们和乾闼婆的关系,而是因为你在中间,你和我,以及苏真的关系才是构成这个联盟的基础,如果你能把紧那罗拉进来,无论攻守,我们都不惧任何人,剩下的就是卡拉比如何展现出超过我们的力量,不然不足以让其他人信服。”

良羽当然不是寻常人,虽然没有独领风搔的实力,却也不甘心庸庸碌碌的过曰子,人生在世,不风光一把怎么够本。

“这不是蝶领主吗,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却让蝶千索感觉到了不妙。

“呵呵,雅露丝护法不在神殿里好好祈祷诵经跑到这里作什么?”

蝶千索一语揭露对方的身份提醒良羽准备战斗了。

“小鬼不用动歪脑筋了,是你乖乖跟我们走呢,还是把你抬走,你自己选吧。”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更不客气,正是伤愈复出的米克托。

上次在蝶千索的溃败可是米克托的奇耻大辱,这次听说要来抓蝶千索,米克托自动请缨,两个灵神通巅峰的高手抓一个灵神通初级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良羽的脸色变得无比严肃,他知道事情大条了,大梵天神教还真是记仇,在这种时刻依然把两个高手调出来对付他们。

“小龙王,我们只是和蝶领主有点私人过节,您请自编,我们大梵天神教对龙族想来尊敬。”

雅露丝非常和善的说道,两人这次是冲着蝶千索来的,尤其是这次蝶千索没带他那个可怕的保镖,简直就是送死,难道真因为神教连对付他的精力都没了吗,何况蝶千索去紧那罗的目的不言而喻,神教怎肯让蝶千索第三者插足。

两人的来意很明白,他们不愿意得罪龙族,可若是良羽硬要插一手,他们也不会在乎,就算加上一个小龙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看有架要打,食客们纷纷瞪大了眼睛。

良羽露出自信的笑容,“龙族可没有不管朋友的习惯,有本事就试试吧。”知难而退可不是良羽的个姓,怎么也不能让蝶千索被这两个人带走,那将是对联盟的致命打击,只能用他们对自己身份的忌惮给蝶千索制造机会。

蝶千索战了起来,“各位,在下蝶千索,跟两位大梵天神教的朋友有点私人恩怨要解决,不想殃及的请离开,这顿我请了。”

说着一拱手,一听是暴君蝶千索和大梵天神教的人要动手,酒楼的人立刻走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下几个自认为实力不错的再硬撑,高手吗,就算要走也要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

“你还真有自知之明,这样倒也省了麻烦,怎么样,是男人就一人做事一人当。”雅露丝咯咯笑道。

这女人最爱用激将法,这次要是不把蝶千索带回去,她就真不用混了,上次的失利,安多萨尔虽然没说什么,但她和米克托成了反面教材,让他们在圈子里大丢面子。

“是吗,那两位是打算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呢?”

蝶千索不屑一哂道。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对付你,我一只手就够了!”米克托冷漠的说道。

可是雅露丝却拉住了米克托,“米克托,你怎么能这样蔑视我们伟大的暴君大人呢,我们是无名小卒,这样吧,蝶千索大人,您将就着一个一个送我们走吧。”

雅露丝显然是吃了上一次自大的亏,这一次就算丢点脸也要把蝶千索拿下。

良羽闻言也是哭笑不得,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灵神通巅峰的高手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良兄,这事儿就交给我,你在一旁给我把风。”

蝶千索自信的说道,这让良羽实在是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也太托大了吧。

“好,暴君就是暴君,快言快语,米克托,你就先领教一下暴君绝学吧。”雅露丝站在一边,一方面对蝶千索形成压制,又可以防止蝶千索逃走,在雅露丝的眼中蝶千索就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

米克托傲然而立,眼睛里全是鄙视,若是平时,就这种货色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良羽也很担心,这对抗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次和龙王一战,对蝶千索只能算是连续,两个灵神通高手完全没有机会啊。

轰……米克托庞大的灵力铺天盖地的展开——灵神通巅峰。

还仅剩的小猫三两者立刻飞一样的逃走,妈的,听他们的口气,顶多也就是灵引境的样子,结果却是灵神通巅峰的高手,这么强的家伙竟然还要跟蝶千索二打一,就连他们也觉得大梵天神教的无耻已经到了一个境界。

“小子,出手吧,不然你就没机会了!”

米克托没有使出光翼,对付一个灵神通初级的家伙,自己出手都已经很丢份,还要用光翼的话,真是杀鸡用牛刀。

蝶千索也不客气,眼神中的杀气一闪而过,雅露丝一旁境界,却也没有太在意,说实话做到这个程度已经不给蝶千索任何机会了,除非蝶千索还有随从,不然他是插翅难飞,可是情报显示,这次蝶千索确实是和良羽孤身上路,并没有带人,大概他们以为其他人都处于战事当中没功夫理会他们。

蝶千索的灵力爆开,果然是灵神通初级,似乎又有所增强,但这种程度还是没用啊。

“咄!”

蝶千索招牌的真言咒杀出,米克托果然微微一惊,收起了轻视,不过这种音波功只能给他个惊喜,并无法改变战局。

蝶千索身形蓦然加速,一拳轰出,惊涛拳!

“哆!”

真言咒再出,连续两次的真言咒米克托有点不爽了,不知怎么蓦然的危机出现在脑海中。

本来构不成威胁的一拳忽然之间变得无比猛烈,要是被这一拳击中要害不死也要重伤!

米克托哪儿敢让蝶千索把攻击发挥出来,身形立刻腾起,瞬间出剑猛然砍了出去,气势汹涌的一剑,正面对抗这一剑就可以把蝶千索击成重伤。

雅露丝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蝶千索的缺点就是太刚,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啊,他连那个黑铠甲的家伙都不如。

时间倒退。

枯血和夜摩天大战之后,蝶千索找到了霍克托尔,两人大战了两天一夜,霍克托尔依然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蝶千索瘫倒在地大口的喘息着,可是身上却没有什么伤。

强大的不死战将目光是苦笑……他已经挨了上百拳,而一次也没有打到蝶千索,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不是他的特殊本体,早就死翘翘了。

正因为这样,霍克托尔才没跟随蝶千索。

忽然之间雅露丝的笑容戛然而止,“不好!”

身形一动猛然出手,面对蝶千索的米克托更是眼睛瞪的滚圆,他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蝶千索竟然在他的剑即将触及的时候消失,竟然毫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腹地,那一拳毫无防备的轰在心脏处。

灵神通巅峰的高手可以瞬间防御,可是所谓瞬间防御也是有时间的,何况仓促之间调集的灵力相当有限,蝶千索这光一样的一拳直接击散了米克托的灵力,重重的轰在胸口。

咚……咚咚咚咚……碰……一口鲜血喷出,一声嚎叫米克托整个人破墙而出,直挺挺的摔了下去,雅露丝来不及攻击紧跟着跳了出去接住了米克托。

“米克托,振作,振作!”双手摁在米克托的胸口,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

咳咳,米克托大量的咳出血,脸上露出苦笑,握住雅露丝的手,“走,告诉圣子,蝶……一定要……死。”

围观的人全都闪的远远的,目光惊疑不定,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刚才那个灵神通巅峰的高手吗,怎么才几下???

良羽缓缓的坐在椅子上,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一拳击杀灵神通巅峰的神教护法???

蝶千索站在酒楼的窗口,目光锐利,他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灵神通境的对手对他不在神秘。

雅露丝默念几句,缓缓放下米克托,大战才刚开始,至高神的光辉还没照耀人间界,竟然就牺牲了一个护法,还死的如此窝囊,她没有理会米克托临死的那句话!

轰隆隆……自然之力灌注而下,光芒万丈,一对光翼展开,澎湃的力量震的地面都在摇晃。

庞大的压力笼罩蝶千索,米克托的意外败亡彻底激怒了雅露丝,这次才是灵神通境的真正力量,米克托太大意了,安多萨尔说过无数次,面对蝶千索绝不能把他当成比自己弱的对手,不然就一定会吃亏,可惜……“安多萨尔当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但是没先到他会送两个护法给我练手。”从出来那一刻,蝶千索就知道安多萨尔会有行动,经过这么多次的交手,他对安多萨尔也有了相当的了解。

“口气真不小,我会把你的尸体带回去的!”

雅露丝的笑容中充满了残酷,光芒神剑砍出,酒楼轰然炸成两半,蝶千索腾空而起,正面冲向雅露丝。

当初袭击安谛妮的帐,现在终于可以算了。

奕局之境展开,弑神指杀出!

人们仰望天空,目睹这一流强者的决战,只是谁能想到暴君蝶千索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击杀灵神通巅峰的高手。

如果是刚刚是意外,那现在呢?

噌噌噌……一交手,雅露丝就感受到一丝压抑,自己的灵力虽然占有,却无法把握住对方的轨迹,却经常被对方克制,这是高境界对低境界的压制!

但,这是不可能的!

“炫光剑!”

雅露丝可不管那么多,她要速战速决,毕竟这里是紧那罗的地界,闹大了可能会给正在王城谈判的吉祥天女制造麻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