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三百一十七 对付夜摩天的招儿

无疑,千喉和阿舞蝶已经到了妖魔的巅峰,两人的联手也是最可怕的攻击,又是在阿方索五大妖魔王不在的情况下,结果……却诞生的却是绝望。

证明的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不死不灭王是真正的无敌,那是一种无法想象,也不明白的强大。

他已经强大到,实在很少有出手意义的地步了。

妖魔王们能感受到鸿沟一样的差距,完全不是数量所能弥补的。

甚至他们依然不知道不死不灭王的力量属姓究竟是什么。

阿舞蝶和千喉没有死,祭坛的工程依然要继续,只是这次两大妖魔君王已经不在有其他的想法了,阿方索没有告诉他们原因,但两人只能全力去做,尤其是千喉,既然知道阿方索就是当年那个人,他是毫无疑问的尽全力。

阿方索对妖魔界的统治到达巅峰,或者说一直以来都是,只要他原因。

只是万能的不死不灭王究竟有什么无奈呢?

阿舞蝶能感受到,一如她的痴迷一样,她知道,阿方索也有做不到的事儿,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并不乐观。

这样的力量,还有什么能束缚他的?

阿方索没有说,她也没有问,只有时间能揭示出来,既然阿方索要巩固结界,可为什么又要送妖魔军团去人间界,看起来他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准备了,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天。

如果这样的话,蝶千索就不是一个偶然,更不是游戏,而是有着更深远的意义,似乎在蝶千索继承了阿方索的某种希望。

神的希望?

神?

阿方索的脸上只有蔑视!

妖魔界在一个小风浪的情况下就彻底平静下来,没有妖魔能触及阿方索的统治,可是在人间界,大战才进入白热化,谁能江山一统现在还言之过早。

圣地战场很是平静,真不知道安多萨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仅仅就是为了牵制住雷帝的大军吗?

而在中部战场,五大族的主力军团已经聚集,双方也非常慎重,夜叉族和修罗族以两族之力面对的则是天族,紧那罗,迦楼罗族三族的大军,尤其是迦楼罗和紧那罗战斗力完整。

双方集结了百万军团在蒙泰艾拉斯平原,修筑工事,不断的互相试探,就算是夜摩天坐镇,也丝毫不敢大意。

一举灭杀了摩呼罗迦王的夜摩天并没有伤势痊愈,带伤出战的他,也让伤势的痊愈被延期,最大的问题是,谁也不知道夜摩天的伤势究竟影响到什么程度,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击败夜摩天。

现在不是冲动不冲动的事儿,每天双方都有不停的小规模交锋,骑士团的厮杀,互有胜败,谁也没法打到对方的城下,数十年的修葺,让边界的两座大城都是城墙坚固,储备充足,弓箭的储备更是多的惊人,足以维持大规模的消耗,谁也不愿意派自己的战士去做箭靶子。

哪一方可以率先做出突破,哪一方就能占据先机。

锦绣无双是这次紧那罗大军的领袖,紧那罗王也在闭关修炼,由公主带领也很正常,面对这种僵持的局面,如何打破僵局就成了一个问题。

“奥德里奇将军可有什么奇招?”锦绣无双望着这个“特别”的年轻人,两人也算是认识,毕竟当初她是和奥德里奇一起见证了夜战天的惨败,也正因为那场战斗改变了两人的人生,只是没想到的是,奥德里奇会有今天!

真的没有想到!

那个落魄的,如同乡巴佬一样的商人之子,有一天可以坐在这里,不得不说蝶千索真是个奇妙的人,可惜命运捉弄,把两人推上了敌对的立场。

奥德里奇微微一笑,“天族和修罗族对峙已久,无论地形还是气候条件双方都是了如指掌,想要出奇制胜很难。”

天王点点头,“这段时间的交锋中也是互有胜负,但如此大军聚集在这里,每天的消耗都是天文数字,拖下去对我们都不利,奥德里奇将军若有什么方法不妨说出来听听。”

倒不是天王谦虚,他确实没什么办法,虽然人数上战局优势,可战斗力上,还真不好说,何况这样的战斗,并不完全是人数说了算。

锦绣无双的美目也是望着奥德里奇,这让其他年轻将军也是有点羡慕,他们不是不想在美丽的紧那罗公主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相反,刚刚已经经过激烈的讨论,可惜他们连对手的互相辩驳都反击不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尤其是大败增长天也培养出了奥德里奇的气势,这跟个人实力并没有直接关系,而且奥德里奇的个人训练恐怕也没有放松过,男人都是要经过挫折才能崛起,奥德里奇也算是典型了,一个觉悟的男人所爆发出的战斗力也是恐怖的。

“夜摩天是我们最大的难题,正面交锋,不打败夜摩天就没有胜算。”奥德里奇缓缓说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道理。

无论夜叉军有多强,这都不是大家所忌惮的,问题是谁也不想重蹈摩呼罗迦的覆辙,夜叉王对己方的振作效果,可是惊人的,而对他的对手的打击也致命的。

未战已先怯,这战斗怎么打?

可是现在神教阵营中无人是夜摩天的对手,天王不行,其他人就更不行,这真是个头痛的问题,而双方一旦出手,不解决夜摩天是肯定不行的。

“但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早该过去了,这是一场千军万马的大战,因为夜摩天的存在,夜叉族和修罗族肯定非常迷信于夜摩天的能力,这也是他们最大的破绽!”

“奥德里奇将军,不知您有什么办法对付这所谓的破绽?”说话的是一个天族的将军,不过语气中显然透着一点轻视。

“蒙泰艾拉斯平原几乎没有给您发挥战术的地方,而对付夜叉王夜摩天,恐怕也没什么战术能奏效!”

奥德里奇叹了口气,这群人真是悲哀,“呵呵,闲杂人等可以退下了,天王,无双公主,剩下的只需要你们两人知道就行了。”

天王和锦绣无双看了看众人,又看奥德里奇如此胸有成竹,只能屏退众人,一干将军等在外面,根本不相信区区一个奥德里奇能想出对付夜摩天的办法。

二十多年了,就没人能对付夜摩天,连所向无敌的孔雀大明王都铩羽而归,奥德里奇?

可是三人讨论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很快天王和锦绣无双就出来了,表情严肃,“全军准备,明天与敌人开战!”

一干将军错愕,实在不知道奥德里奇说了什么,竟然一下子就能说动两人。

天王和锦绣无双的目光中也透着一种异样,有些方法说起来容易,可是没说之前,又有谁能的出来呢?

卑鄙将军之名确实名副其实,只是他的卑鄙中确实蕴含了兵法中的奥义,也许奥德里奇会改变人间界的战争史。

天族,紧那罗族,迦楼罗族三路大军出城,已集结的百万大军,忽然之间要摆出决战的架势,这让修罗族和夜叉族有点意外,他们没想到天王真有这个胆子。

面对天下第一的夜叉王,难道对方能想出办法?

修罗王望着夜摩天,“看来神教的高手到了,你的情况没问题吧?”

夜摩天微微一笑,“光芒神族,号称史上最强的存在,我也很想见识一下有什么不同。”

“呵呵,那就行了,借这个机会一举击溃这群乌合之众也好,多了迦楼罗和紧那罗这样的破烂竟然就想抵挡我们的大军。”

修罗王也是杀气冲天,奥德里奇的存在并没有引起双方的注意,毕竟他所有的战法在这里完全施展不开的,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人数,可是一群羊怎么能架得住猛虎和狼。

既然对方主动出手,那就在好不过了!

漫长的战线拉开,双方在蒙泰艾拉斯平原摆出决一死战的局面,在阴谋没法实施的时候,以真正实力决战是必要的。

而在中央战场即将进入决战的时候,圣地里却非常的平静,似乎外面的雷帝大军都是木偶似的。

神殿之中,安多萨尔,吉祥天女都在,到了这个地步,光芒神族重新踏入大陆的战斗就要开始了,而安多萨尔这段时间的表现,也让得到了光芒神族内部的一致认可,他将在这时成为新的族长,统帅光芒神族重现大陆,而这种进程已经不是吉祥天女所能阻挡的。

这个仪式决定了光芒神族不在借用代理人,将直接踏足人间界,光芒神族的大军将走出依次空间,再度降临到人间界。

光芒神族之所以敢打破桎梏,是因为那个时间快要到了,而那个人在放弃了成为神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一天,压抑了整整千年的时间,终于到了光芒神族重现辉煌的时候!

而安多萨尔继承的不光是族长的位置,最高的权力,同样还有光芒神族最强的力量!

祭坛之上安多萨尔表情严肃,九九八十一名长老各具祭坛的一角,安多萨尔和吉祥天女的存在就是为了对付那个人,可是事实证明,安多萨尔更具有胜算,光芒神族最强的秘术也将在安多萨尔身上展现。

安多萨尔知道,他等了许久的机会就要来了!

只要完成这次的祭祀,他将成为无敌的强者,以他的智慧和武力,这世界上将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

而他一定会挺过这个关键的过程!

安多萨尔看了一眼吉祥天,等他出关的时候,也没什么人能阻止他了。

这天下的一切都是他的。

那曾经到过妖魔界的白衣女子面色冷峻的主持着祭司,所以祭司正在吸收自然之力,正是光芒神族的拿手绝活——光翼术!

只不过,并不是一对,在场的所有祭司都是两对,而其中那白衣女子,以及主持的几个重要人物,应该是光芒神族的权力存在,她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知道四翼的战斗力是不足以对抗那个人,必须要有更强的,战局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自然之力通过高手的转化变成最纯正的光芒灵力,缓缓注入祭坛,而经由这光芒神族最高成就的杰作,缓缓注入安多萨尔的体内。

说来也甚是讽刺,这个秘术正是那个人为他自己成神创造的,只是现在却制造出专门对付他的人。

圣地之上,忽然之间乌云密布,而整个圣地却散发如阳光一样耀眼的光芒。

包围圣地的雷帝大军,也是惊疑不定的望着这一异象,当年的神族当中,三眼神族虽然留在了人间界,但也退化的最严重,他们完全变成了人类的一份子。

炽释天感觉到有些不妙,可是却完全没有底,他的军队不断攻击,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圣地的防御设置竟然建造的如此繁琐恐怖,根本不利于大军展开,而一队队的士兵冲上去,都是死路一条,雷帝也是卯足了劲儿,到了这个份上他是不能无功而返的,每天的都在攻击,哪怕是在大的损伤也要冲,有战士的血和肉把通往神殿的路铺好。

这一刻的雷帝是无比冷酷的,绝对不会任何的怜悯,这次是要把光芒神族连根拔起,干掉他们的老巢永绝后患!

经过数百年修葺的机关都在一层层的被破,守卫的士兵也在死去,可是对于神殿里的人来说,似乎根本都不重要,仔细就会发现,这里的士兵依然不是光芒神族,而只是多年来训练的人类战士。

而在中央战场,双方的大军已经整齐列队,天族、紧那罗和迦楼罗族的联军数量确实要比修罗族和夜叉族多出不少,可是质量上就不好说了。

更重要的是夜摩天!

其实双方也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么多军队干耗下去,只会把双方都拖垮,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在这个时代,依然是骑士精神主导,正面对抗是主旋律。

雷帝军方面,夜叉王,修罗王一马当先,红色的披风异常醒目,尤其是夜摩天,一人一剑,却能敛尽战场之气,确实是鹤立鸡群。

两人的身后就是恐怖的夜叉军和修罗军。

大梵天神教一方,天王一马当先,奥德里奇也带领着他的迦楼罗军团,里面大量的祭司已经在准备咒语了,看来大梵天神教的祭司们都来的差不多了,十二主祭司出现了六个,至于有没有隐藏神骑士,或者光芒神族的高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千军万马,夜摩天一策马,走到了阵前,目光扫过所有的战士,顶级高手的气势完全展开,他要对敌人气势进行一轮最惨重的打击。

“谁来与我一战!”

目光定在天王身上,夜叉军和修罗军的战士纷纷举起武器,发出震天动地的应和声,当真是士气冲天,反观神教这边,则是鸦雀无声,两军交战勇者胜,士气可是至关重要的,恐怕只能指望神教的秘密高手了。

本以为天王会出来,没想到一个战士却冲了出来,“我与你一战!”

说着就冲了上去……但还没冲到夜摩天的身边就已经倒毙,灵引境的战斗力……对夜摩天来说,根本不需要动手啊。

“我来!”

又一个战士从奥德里奇的阵营冲了出来,他跟前一个穿着最普通的战士铠甲,依然义无反顾的冲向夜摩天。

绕是夜叉王纵横沙场,也从来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儿!

结果依然一样,对方这是在侮辱他,完全没有抵抗力!

倒毙,根本冲不到跟前!

“我来!”

“我来!”

“夜摩天又怎么样!”

“不过一死而已!”

一个接一个的普通战士冲了上去,并没有一起上,就这样一个接一个!

可是很奇怪的是,每当一个个战士冲上去,神教军团这边的士气就有所恢复,因为每个冲上去的战士都是不惧生死,夜摩天不过是一个人!

他只是个人!

身为战士,就要有看破生死的觉悟!

这些人都是经过催眠的,与其说是送死,不如说是表演,夜摩天想借摧毁他们的高手来提高士气,他却送上一个个小兵,恐怕伟大的夜叉王也从没受到过这种待遇。

一个个挑战者上去的时候都是那样义无反顾,目光炽热,而且极为的鄙视夜摩天,失败并不可怕,夜摩天也不可怕!

夜叉王也是决定高手,很快发现了这其中的奥妙,这样下去,他就从无敌的王者变成了一个只能屠杀小兵的魔鬼而已。

杀这样的小喽啰毫无提升士气的作用。

“难道三大族就没有拿得出手的战士吗,天王!”

夜摩天不得不直接叫阵了。

可是等待的他的却是奥德里奇的吼声,“我们的每一个战士都是英雄,夜摩天,你记住,砍下你头的就是一个普通战士的!”

随着奥德里奇震天动地的话音一落,战鼓擂起,这一招就是无赖,面对无敌的夜摩天,派高手上根本就是送死,但又不能完全让对手的士气被调动起来,而这一招就是破坏节奏,让对方想提升士气的打算完全落空,而降低夜摩天的影响力,就等于提高了己方的士气。

最终什么样子,奥德里奇并不是很在意,其实连这场战斗的胜负都是一样,他的目的就是促成这一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