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十章生死一发

第二十章生死一发老丈人所给的资料就这么多,但是却非常明确的点明了江标和张之洞的关系非常,甚至在言语中还猜测江标之所以能够在做了才不到三年的翰林编修便出任一省学政,这和张之洞有着非常深的原因——不要说是一个小进士,哪怕就是状元,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获得重用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不在翰林院中坐上几年的冷板凳,想要出去得个知府的实缺根本不用想,但是江标做到了,他才在翰林院中待了两年便被弄到湖北直接作了一省学政,这在清朝历史上也算是小小的开了一个先例。

根据这一情况谭延闿不难推断出江标应该是个非常开明的学政,至少也是非常倾向洋务派的学政。

张之洞任两湖总督的事迹他在前生的时候也知道不少,虽然老张同志废的力气不少,后来的经营的产业还是全面亏本,但不可否认张之洞代表了现在洋务派中最开明的那一部分人,而现在的李鸿章在今后的十年中却是最为糟糕的十年,恐怕糟糕的程度也算是前无古人后入来者了——《马关条约》、《辛丑条约》上面都留下了老李的大名,就是以后声名狼藉的袁世凯也是他在未来十年间提拔起来的,可怜他自认为一世英名,临老却摊上了这么多倒霉事,成为晚清历史上最大的倒霉蛋,若说比他还惨的也就是光绪皇帝了,为了变法被囚禁了十年孤独的死去。

既然确定了年轻有为的江标同志的“政治倾向”,谭延闿闭着眼睛也可以将今年的试题猜个八九不离十——多半是和洋务兴国有关系的。

而谭延闿在乡试策论中的主旨也算是跟着确定下来,他要以《劝学篇》为根基,在政治倾向上稍稍再进一步,拍拍洋务派的马屁——反正这卷子也不会大白天下,老头子只需要举人功名不会看自己行事的手段。

“小姐,三公子回到湖南后就在荷花池的赐书堂住下,尽管每日都有人拜访,却全被挡了出来,还没有听说那个读书人能够见到三公子的……”一个身材略矮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的对面坐着一位少女,身穿月白布衫,神情专注的看着身前的红泥茶炉,见水已经烧开便拿起茶壶朝紫砂杯中轻轻一点倒了杯茶水。

尽管是夜晚屋中只有三四根蜡烛在照明显得有些昏暗,但是少女的身上仿佛就像有道白晕一样显得光彩照人,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清澈的就像一泓秋水一般,仿佛在眼眶中缓缓流动动人心魄。

“赵叔,真是麻烦你了,还要亲自去探听。

早就听家父说过谭督对三公子要求极为严格,发蒙之后便刻苦攻读经史典籍,几年前就见过他因为没有完成谭督要求的字帖而被罚,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没有变啊……”少女脆声说道,虽然给对面的赵叔倒了杯茶递过去,但看神色便知道她的心思在别处。

赵叔双手接过茶杯看着对面少女出神的样子慈爱的说道:“小姐,昨夜三公子屋内的灯到了四更才灭,在下收买了个潭府的一个下人,说三公子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在院中打拳。

在下没有敢多待便没有看到三公子打的是哪家的拳法,不过想来谭督和黄凤岐的关系,多半还是外家功夫……”少女听后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赵叔……”“潭府中除了谭督的两个儿子及其家眷之外,剩下的都是些下人,府中并没有精通武功的人,我也只是远远的在墙上看到三公子的房间亮着灯。

谭督与人为善平生没有接下仇家,谭家也是当地的望族,周边受惠的百姓也不少,所以没有人去打谭家的主意……”赵叔知道少女担心自己,便解释道。

少女点点头说道:“以后就不要冒险了,不过三公子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赵叔有什么办法来告诉他注意身体么?”话还没有说完,少女的脸便有些红了。

赵叔笑着说道:“这没有什么难的,小姐修书一封,赵叔替你交给他就可以了……”听见赵叔取笑,少女的脸更红了……这个少女便是谭延闿的未婚妻方榕卿,而所谓的“赵叔”是她父亲方汝翼早年救过的一个武林高手,只因为被人陷害落到牢中,方汝翼给他洗清了冤屈之后,便一直跟随着方汝翼以报答他。

对于这么一个武林高手,方汝翼是绝对不会拒绝的,方榕卿想要出来走动看看谭延闿平时生活是不是真的“清白”,方汝翼被缠的没有办法只能够让赵叔在一旁护佑。

二更过后,谭延闿向往常一样,在院子中走了一圈,每天对着书本,尽管他在前世的时候有着书呆子的“美名”,但是长时间面对这些经史典籍,他心中也未免有些烦躁,定时出来到院子中走走便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烦躁。

当谭延闿觉得心中有些好过的时候,便想着回房间把书案上的书继续读完好睡觉,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一声轻轻的咳嗽,心中不禁一沉,连转身都不用,直接将脚边的一个花盆用阴劲踢了出去。

自从谭延闿造出了戒毒丸之后,他就一直等着黑道帮会的报复,现在都已经二更天了,他不相信在这么晚的时候上门来的人是什么正人君子,唯一的可能是等待多时的报复终于来了。

谭延闿跟随那些侍卫队的士兵一起练习枪法,也就是弗里德里希能够和他一拼,不过随身携带的盒子炮却放在屋中,现在的长沙虽然还没有到最热的时候,但是已经显得非常闷热,他只穿了一件湖丝薄衫当然没有带着盒子炮,好在他会武功,随脚便踢出一个花盆先挡挡对手。

踢出去的花盆却如泥牛入海并没有传来破碎的声音,显然是被不速之客给接住了,这更让谭延闿心中有些发冷——如果对手来的是练外门功夫的刺客,就算对手手中持刀,只要人数不多他还可以挡挡,弄出声响大点不多时也就有侍卫队的人来支援了,但是能够接的住这脚阴劲踢出的花盆的,肯定是连内家功夫的高手。

谭延闿前生那个时代不要说是内家高手,就连练外家功夫的人都少见的很,他虽然也练的是内家功夫,在前生遇到一些混混是没有问题,但是要应付这个时代的内家高手,他可没有这个信心,这更加坚定了他先拿到屋中手枪的想法。

“呼”的一声,谭延闿听到耳畔传来的风声,毫不犹豫的双手回挡,当对方的手刀打在自己的胳膊上,他立刻借力跳起身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等他落地的时候他和偷袭者就成了面对面。

刚落地他就毫不犹豫的向对方冲了过去,开始了自己的反击——虽然天色黑暗,但是他看出来对方是孤身一人,便决定主动出击一下,然后再往屋中跑。

他现在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不将自己的侍卫队安排巡逻制度,到现在就算他高声喊叫也未必能够叫得起他们。

“好强啊!”谭延闿借着和对方交手的那一刹那对方的爆发力量顺势在空中一翻就落到了门口,毫不犹豫的转身便抢进屋内,刚才那一下让他的手腕子就如同遭受了电击一样阵阵酸麻,虎口崩裂鲜血顺着手指滴在了他的衣服上,对方虽然没有下杀手,但是就凭这力量,谭延闿也不陪他玩了。

也不知道对方因为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或是不知道他练过武,居然没有携带兵刃,不然谭延闿真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过这一回合,就凭这力量,若是被他拿住了自己的关节,手脚残废还算是轻的,重点的话那还不是死路一条?!当下谭延闿也不恋战,直接借力到了门口便推门进屋,手枪就放在床头枕头底下。

“只要老子手枪在手,你小子就是再来十个我也让你横着回去!”谭延闿在心中愤恨的想着。

谭延闿进屋后一个翻滚便来到里间,扑身上床后从枕头底下抽出二十响的盒子炮就这么躺在**直接将枪口对准门口。

前生的时候他对自己的功夫也是非常引以为傲的,虽然除了在那次在马彪被混混给堵在胡同中出手过一次之外,他没有在人前显露过自己会武功,但是心中可骄傲的很。

这一次他的跟头可栽大了,他相信屋外那个不速之客若是不多余咳嗽那声,手上只要又把匕首就可以轻松的干掉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武林高手,以后说什么这盒子炮也不离手了!”谭延闿就这么躺在**精神紧张的将枪口对准门口,头上紧张的渗出了密集的小汗珠,尽管他手上有枪,但是刚才对手的那份功夫可把他吓坏了,一刻时间对他而言仿佛过了有一年那么长。

谭延闿见半天没有动静,他不认为对手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这次刺杀机会,不过令他奇怪的是他感到对方不是真的那么想杀他,要不然凭对方的功夫,对方说不定会在那次交手之后紧紧跟着他,他就是跑到屋里也未必能够有机会从枕头下面拿出枪来。

他小心翼翼的从**爬起来,手中举着枪慢慢的朝外屋走去,当他仔仔细细的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刚才那个人的踪迹之后,才确定刚才的不速之客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

谭延闿将自己的湖丝长衫扯出一个布条给自己的手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刚才和对手的一击力量极大,双方都是用暗劲,他的功夫真的很难和对方相比,双方的短暂一击就使他的虎口崩裂,直接让他的左手失去了战斗力,也促使他毫不犹豫的退进屋中去拿枪。

谭延闿再也不相信功夫这一说了,强身健体自然是没说的,但是在真正的生死搏杀之中,还是子弹能够最快的解决问题。

这个时代可不是百年以后,摆在面上的外门功夫出色叫得上名号的就已经数不清了,还有那些以内家功夫见长的,谭延闿就是再练上十年也赶不上刚才的偷袭者。

当谭延闿静下心来的时候,他坐在外屋的椅子上习惯性的拿起茶壶准备倒杯茶,结果茶壶的把手上却出现了一封信。

“哼哼!难道还要来个先礼后兵?多么落后的战略恐吓啊!”谭延闿嘴角微微翘起冷笑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不后悔制造戒毒丸,谭延闿是想在这个时代自在的活着,但是鸦片流毒中国实在是太久了,任何一个看过大烟鬼毒瘾发作的样子的人,只要稍微有些良知便会谴责这一罪恶的贸易,他谭延闿自问还没有那份硬心肠,尽管刚才也受到了打击,但是他依旧认为只要自己小心些,保住性命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信件没有封口,谭延闿从中抽出了信纸却让他有些失神,信纸上用娟秀的蝇头小楷写到:“三公子应注意身体,预祝三公子科场顺利!”“这是什么对什么啊?!”谭延闿看着这封莫名其妙的信件,半天都摸不到头脑:“是不是对方送错了信?把自己打了一顿然后再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是刚才的对手肯定是个中年男子,也不是个女人啊?!”“赵叔,他没有事吧?!”方榕卿关切的问道。

赵叔回来后向她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他和谭延闿在小院中交手的经过,让方榕卿心中直上直下的。

赵叔笑呵呵的说道:“放心,三公子不会有事的,只是估计他的左手这几天用不上力罢了,过几天便好了。

真是没有想到三公子居然精通内家功夫,若不是赵叔先接下那个花盆,否则贸然上去受伤的可就我了!”方榕卿听后眼中慌乱的神色安定了下来,不过却有些不安的说道:“那他读了那封信还不会恨死我啊!”“都是我多事,不过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听见声音便踢过一个花盆,把我倒是吓了一跳兴起了试探之心……”赵叔有些自责的说道。

方榕卿摆摆手说道:“这也怪不得赵叔,若不是我自作主张,也就不会出现这档子事了。

听爹爹说过,三公子造了戒毒丸后才想着训练侍卫队,恐怕是为了应付江湖黑道上人的骚扰,深夜里突然出现自然是敌非友,他的警觉性倒是挺高的……”说道最后她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凭三公子的功夫,行走江湖都够了,黑道上的人就算敢冒风险来得罪谭督,在三公子的手下也是讨不了好的,等闲七八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人多了也进不去总督府的大门。

三公子那手‘穿云手’可真够霸道的,也不知道是出自哪家的,到现在我的手腕还有点发麻,若是一般人接上了定是个断臂的结果,反应不及落到了要害上,那可是要送命的……”赵叔有些喋喋不休的说道。

方榕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赵叔,这次出来真是麻烦你了,要不是你在身旁护佑着,爹爹是不会放我出来的,这次又连累你受伤了……”赵叔笑呵呵的说道:“若不是当年老爷搭救,老赵这条命早就冤死在大牢里了……三公子的功夫越高自保的能力就越好,这点伤不算伤,过两天就好了……小姐先出来见见三公子是个怎样的人品也好,免得到时候嫁错了郎,那可就追悔莫及了……不过现在老赵倒有些担心了,像三公子这样整天连自己那个院子都很少出去的样子,是不是给憋傻了啊?!……”赵叔什么都好,可惜这张嘴就是唠叨起来没完没了,而且还特别不会察言观色,嘴里面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方榕卿到现在几乎都想在屋中挖个洞钻进去了。

谭延闿并没有把这次深夜受袭的事情说出去,不过他却将自己所带来的侍卫队分成三组,在他的院子中要保证每一时刻都有四个士兵警戒。

由于受到空间的限制,也是因为在长沙府,谭延闿早就命令侍卫队的士兵讲九三式步枪收了起来,盒子炮也是藏在怀中,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盒子炮就足以应付突发事件了,有没有九三式步枪都一样。

自从谭延闿将自己在赐书堂的小院变成了铁桶阵之后,赵叔再也没有敢靠近,他知道侍卫队的士兵可不是好惹的,尽管肩上的洋枪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但是看到士兵的怀中鼓鼓囊囊的,便想到原先别在腰间的盒子炮定然是藏到了怀中。

侍卫队的士兵演练他可是见过的,在他眼中那盒子炮的威力比长筒洋枪要厉害多了,洋枪只是打得远,但是那盒子炮一连二十响,加上侍卫队个个枪法奇准,只要被发现了,在盒子炮的射击范围内,就算他功夫再高也躲不过四个士兵的连续射击。

看到这一幕,赵叔便知道谭延闿已经加强了自己身边的警戒,他也就非常知趣的退下了。

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