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暗流

第一百一十八章 暗流“想来想去这为自己去刺杀政敌的杀手要么自己来培养,要么便是像三流小说中碰到一个穷困潦倒的牛人,自己王霸之气一发让他臣服于自己……不过这也是想想而已,反正自己也并不是迫切的需要杀手,倒是把自己的护卫工作做好也就足够了。

.3ghxw”谭延闿放下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给这个杀手计划定性为“想法是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为什么不用英国人金达?”恭王奕訢有些惊讶的问道。

在谭延闿眼中卢汉铁路的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就算从现在开始运作,要摆平如此多的困难,非要等到明年铁路工程才有可能会开工建设,而他已经算好,只要操作的当,不到五十公里的高碑店至易县的铁路也许只用两三个月就可以修好,搭上慈禧这趟直达列车尽快将卢汉铁路的问题彻底解决。

“因为我们手里有个更好的人选,最重要的他还是一个中国人!王爷,朝廷此时恰逢甲午新败,举国上下都视李中堂为国贼,皆曰可杀,虽然前段时间朝廷处置过很多北洋中一些官员,但并不能够转移朝廷中的一些人继续攻击李中堂,甚至有人劝李中堂连同大学士之职都要辞掉好让某人做个真宰相!朝廷尚且如此民间更是物议沸腾,长此以往晚生恐会生出事端,不仅李中堂有难。

连带朝廷地权威亦会被质疑!”谭延闿说道。

恭王奕訢沉思半晌迟疑的说道:“难道组安想要借一个中国人修建铁路来转移朝廷和民间视线?”谭延闿点头说道:“不错!只有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开,等过段时间自然会平静下来,至少比现在什么都不做要强得多!”“可是本王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中国人在修铁路上可以与外国人相比肩啊?!”“有,这个人就是中国铁路公司的工程师詹天佑,他曾经是曾文正公主持的留美幼童之一,而且是以极其优异的成绩没有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

专攻铁路修建。

在修建天津至唐山地铁路工程中他就是实际上的总工程师,而且只用了八十天的时间竣工通车,只不过李中堂以英人金达之功上奏。

如果说天津到唐山这条铁路地形平坦没有高山大河阻挡困难不大的话,那詹天佑解决河大桥修建的问题就可以看出他的本事了,那可是三国工程师都没有做成的事情……晚生以为卢汉铁路长度超远,所遇到的困难极多,如果说用金达,还不如用詹天佑。

至少詹天佑能够解决金达所做不成地事情……还请王爷三思!”谭延闿说道。

恭王奕訢听后倒是非常意外的问了一句:“合肥不会做事如此昏庸,这修铁路谁的功劳大还看不出来么?怎么会有金达冒领功劳之说?!”谭延闿笑着说道:“李中堂固然是朝廷中流砥柱,但是是人总有犯错误的时候,中堂在这个问题上处理不当也是有原因的,其实这也是晚生心中比较担心的事情……”“有什么隐情?!”“这……”“组安,你尽管说来,否则就是本王今天同意了,日后若是因此出了问题,本王也无法庇护你和詹天佑!”谭延闿有些为难的说道:“王爷应该知道那四批留美幼童为何都没有完成学业便被召唤回国吧?”恭王奕訢点头说道:“当时本王也是知道一些的,随同这批幼童赴美的还有留学生正监督吴子登。

3G华夏网佩佩贡献他对这些留学生的评价非常糟糕,朝廷中当时对于曾文正公地一些做法也是极为反对的,内外交加再加上曾文正公去世,这留美幼童的计划也就中断了,那些学生中只有数个人真正完成了学业,实在是可惜的很……”“这詹天佑就是那完成学业的留美幼童之一。

但是他给李中堂的印象极为不好——他、他没有辫子……事实上导致留美幼童归国中断留学生计划地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当初的小留学生完全是从美国长大,可以说他们已经完全‘西化’了,他们出国的时候都还不满十五岁,也没有机会接受祖宗的儒家教育,这么长时间生活在国外,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行事作风和洋人几乎没有什么不同……这恐怕是曾文正公当年推动留学生计划唯一没有想到的后果,詹天佑就是当初最早剪断辫子的学生之一。

是以李中堂对此评价是‘离经叛道,无父无君’!这恐怕是启用詹天佑来修建卢汉铁路最受人诟病的问题!”谭延闿说道。

其实现在的社会风气自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被洋人轰开国门,尤其是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咸丰皇帝逃亡热河之后。

中国人对于这就已经非常有想法了,直到现在这辫子是否有必要留论地焦点,而是有很多人已经在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看法——剪掉辫子!尤其是在上海、广东、天津这些地方,经济越发达的地方就越是如此,因为当今中国要想挣大钱,做真正的大买卖,那就必须要和洋人来合作,和洋人相处久而久之之后,这些中国人已经认识到自己脑袋后面地辫子不是自己的光荣,相反是自己耻辱的招牌,所以第一批剪掉辫子的中国人大多数都视那些直接或间接与洋人有关系的各种买办、翻译、洋行工作人员等等。

后来的留美幼童剪掉辫子早就不是“先行者”,不过他们却是有着很强的指向性——他们的后来者,大量的后续出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也许不知道他们的前辈的做法,但几乎都做出了同样地选择——剪掉辫子!谭延闿是非常剪掉辫子的。

3G华夏网佩佩贡献但是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绝对不能剪掉辫子——这条辫子对于谭延闿来说已经是立足帝国官场的基本要素,一旦剪掉那也就失去了立足的根本,这比官职从三品直接降为平民还要严重,谭氏一门也绝对不会容忍他的存在。

“还是实力不够啊!”谭延闿在叙说自己对詹天佑担心原因的时候,同样也在考虑这个辫子问题。

心中总是很憋闷地。

恭王奕訢听后沉默了,当年留美幼童归国的原因他是比较清楚的,光绪七年留美幼童归国之时,尽管他受到慈禧太后的严厉压制,但他还掌握了很大的权力,直到三年后他才彻底失去权力开始了隐居生活。

奕訢本就是一个比较开明的满清皇族,虽是皇族但他同样因为是洋务运动的发起人和重要的支持者,在他掌握权力地时代。

每天都要接见各国列强在华的外交官、商人等,他非常清楚那些西装革履的洋人对他脑袋上的这条辫子的看法——那绝对不是上千年来四夷对中原王朝的尊敬,是蔑视!设身处地而言,当年的这些小留学生以不到十五岁的年龄远渡重洋到美国留学,他们生活的环境和国内完全是两个世界。

这些小留学生可不会像自己这样每天只接见数个洋人,他们的生活地环境就是洋人的世界,想想自己见几个洋人碍于自己的贵族身份洋人不敢表露的太明显,而这些学生可能遇到的就不止是白眼的问题了……恭王奕訢沉思一会说道:“这个詹天佑没有留辫子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也要悉心处理,毕竟朝廷中诸如徐桐、翁同龢等人势必会在这辫子问题上做文章……”谭延闿笑着说道:“于此晚生亦是考虑过。

本来是为了修建卢汉铁路扫清障碍所想了一个法子,但现在看来也正好来解决詹天佑地辫子问题……”恭王奕訢有些古怪的看了谭延闿一眼,说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堵住这些人的嘴呢?!”—“晚生打算趁着今年剩下的功夫来修一条小铁路,从高碑店到易县,全程不过四五十公里,造价应该不会高。

估计在六十万两左右,这件事还需要大公主来代为说项……”谭延闿笑着说道。

恭王奕訢嘴角微微一挑笑着说道:“的确是个好办法,妙计!”谭延闿只需要轻轻一点,恭王奕訢就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从高碑店到易县毫无疑问是皇室祭祖,再加上大公主说项,那目标就呼之欲出了——慈禧太后!这不能不让恭王奕訢对谭延闿的政治嗅觉感到非常赞叹,只要讨好了这个老太婆,在中国还有什么事情办不成的?而相比之下詹天佑的“辫子问题”也就不是一个问题了!“攘外必先安内。

只要太后地懿旨一下估计卢汉铁路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剩下来的问题就剩下各国列强了!”谭延闿笑着说道。

不过恭王奕訢却对此并不乐观,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说道:“《字林西报》和《北华捷报》上的那些动静是组安联合杏一起弄出来的吧?这是好事不过也是坏事,各国列强也都视闻风而动。

朝鲜那档子事解决地这么顺利,也是各国列强都紧盯着这条卢汉铁路,最热心的莫过于英国人了,新到任的英国公使窦纳乐已经在我的耳边提到多次了,当然还有他们的死对头俄国人……”朝鲜的经济利益与中国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卢汉铁路的特殊地理位置无疑会让各国列强眼睛一亮——一直以来各国列强争夺中国利益的焦点都集中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当然俄国人也曾经打过新疆的主意,结果被左宗棠给教训了一通之后,反而害怕了——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建初衷就是俄国对中国的顾忌,他们担心地广人稀的俄国土会因为地理问题而被中国人吞掉,那里实在是太广年前俄国的远东外交政策是联日抑华,直到日本军力日益强盛,而俄国人对中国看得越来越透才明白过来中国人对于他们的西伯利亚并不感兴趣,相反日本人越来越大的野心对于俄国地远东致命政策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这远比控制远东海面的英国更加现实。

到目前为止,能够对中国内陆形成影响的也就是俄国和英国,但是他们却从另外一个角度面临中国的“外围”——新疆和西藏,只有英国通过控制长江才能够将触角深入中国内陆,但也仅限于长江流域。

卢汉铁路则不同,铁路对于航运的优势是极为明显地。

要不然英国人对俄国人的那条铁路也不会这么顾忌,而俄国人在朝鲜的收获已经让伦敦感到非常的不安了。

卢汉铁路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铁路将北中国给纵向的连接了起来,相应的也就是将北中国绝大多数的资源借助铁路为纽带重新组合,这对于中国在军事、政治、经济上毫无疑问将会有着巨大地意义,如果再打一场朝鲜战争的话,那从湖北内陆出发的中国士兵和在直隶出发的士兵没有什么区别,鉴于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湖北正在掀起庞大的实业建设,汉阳钢铁厂和汉阳兵工厂联合发挥的效力使得中国的军工生产远比在天津、上海、南京要安全的多——除非英国肯武装干涉。

否则谁也无法阻止大量的军火从汉阳出发源源不断的运往直隶武装中国军队,这和设在天津、上海、南京地大清帝国军工企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这是一个向中国内陆推进的好机会!”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对俄皇如是说。

“……鉴于俄国人在远东的扩张,大英帝国有必要将俄国人从卢汉铁路的餐桌上排除出去,哪怕大英帝国无法承担这次铁路修建工作,也绝对不能让这项庞大的工程落入俄国人手中……”尽管索尔兹伯里首相授意《泰晤士报》公开反对窦纳乐少校接任已经调任俄国地欧格纳来任驻华公使任命,但是窦纳乐依旧非常尽职尽责的将自己对于卢汉铁路的看法以信件的方式郑重的向索尔兹伯里首相汇报。

“……这将意味着一场巨大的争吵……中国人正在修建的那条铁路显然会对大英帝国在远东长江流域的优势构成挑战,其他列强国家也会趁虚而入在远东扩大它们所已经拥有地巨大影响力,这毫无疑问将会威胁到帝国在远东数十年以来所拥有的各种权益……虽然我本人有意引导一些强国将注意力从欧洲转向远东,但帝国在远东的力量能否同时应对两个强国所部署在远东的兵力——尤其是海上力量,我们该在远东保持一个怎样地海军规模以应对日后的挑战?!……亲爱的先生。

我必须修改我的初衷,帝国不能失去远东!……”索尔兹伯里在递交给爱德华七世的信件中表明了他对卢汉铁路的看法。

谭延闿和盛宣怀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为修建卢汉铁路造势的结果会引出来这么大的麻烦,不过这对于盛宣怀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无论是汉阳钢铁厂还是卢汉铁路对他而言肯定的有一点——这巨大的好处肯定都被他的合作者谭延闿给捞去了,自己不过是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弄俩“小钱”花花。

虽说是“小钱”。

这是相对于汉阳钢铁厂和卢汉铁路的价值而言的,若是和他盛宣怀的总资产相比,那绝对是不可想象的比例。

现在盛宣怀还并不清楚各国列强对卢汉铁路的想法,也不知道谭延闿和别的人压根就不同——谭延闿需要的是中国人自己设计、施工、投资、管理卢汉铁路,而不是大家头脑中固有的向外国银行大举借款,由外国工程师设计铁路,然后最重要的重点路段、桥梁还需要外国的施工队来完成,最为极端的便是将整条铁路包给外国公司。

这是一个在这个时代中国人脑海中极为疯狂的想法。

无异于母猪在天上飞——就算他们知道天津到唐山的铁路还有河大桥是詹天佑修建的又能怎样?卢汉铁路不仅有超长的线路,沿途的各种复杂多变的地形,甚至还要跨越黄河建钢铁桥——这一切在没有见识过现代工业文明的中国人眼中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各列强国家紧盯卢汉铁路对盛宣怀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对他谭延闿却是极为致命的。

因此他需要集中所有他所能够看到、想到的外援,仅仅有谭钟麟还是远远不够的,至于张之洞和恭王奕訢这都是他争取的目标。

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