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中的辫子

第一百三十五章心中的辫子“后来刘禹还数次出面为同学解围,还有一次和德国学生在酒馆中不期而遇,双方发生了口角,发展到最后,刘禹就提议用比拼酒量的方法来决绝双方的分歧——他居然喝下了整整一盆的啤酒,令酒馆内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合不上嘴巴……”谭延闿听了这些留德军事生在德国的笑话之后,弹弹烟灰吸了一口说道:“子瑜兄,你们也都是跟随我不短的时间了,至于送你们到德国留学学习军事到底为了什么?!我想你们自己心中应该非常清楚,并非为了头顶上的这条辫子,而是为了国家民族不受外辱!而辫子问题,这是我以前疏忽了……”谭延闿沉默了一会站起来说道:“中国人留辫子不过是最近二百年才开始,时间相对数千年的中国历史而言虽然不长,但是这人都是有惰性的,周围的人都这样,自己拖了一条长辫子也就没有什么不适应了。

可是你们远赴德国留学,周围的人都是外国人,这就显得你们的辫子格外的凸出……欧洲已经经历了上百年的工业发展,据我所知欧洲人以前也是有长发的,这和我们中国清朝以前的历史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留长头发来操作机器,很容易发生事故,这种事故不要说是欧洲,就连天津机器局和上海江南制造局每年都会发生机器工人发辫卷入机器而受伤的事情……”萧轩说道:“大人,属下不失这个意思……”谭延闿摇摇头沉声说道:“我明白你所说地意思。

事实上去年我就曾经碰到过这种事情,他也是个留学生,是属于中国最早的那批留学生中的一员,相信你也听说过曾文正公曾经出资资助一批幼童赴美留学的事情,前后四批,这些当年的留美幼童到现在都已经是人进中年了。

当中就一个曾经在美国就剪掉辫子的留学生,他就是现在主持修建卢汉铁路的总工程师詹天佑……”谭延闿走到萧轩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一摆头将自己地辫子摇到身前用手抓住摆了摆说道:“以前中国都是农业文明。

所以蓄长发在生活中是不妨碍生产地。

但是现在列强国家都已经进入了工业文明。

这长发辫对于日常生活来说是极为不便地,甚至可能会带来生命的危险……洋人取笑我们留的辫子像猪尾巴,哼哼!这辫子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曾经凭借坚船利炮击败过我们,并且成功的迫使我们赔款割地……这是两种文明之间相互角力的延伸!”“我明白你们都像剪掉头上地这根猪尾巴,其实我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们要做大事,要做大事这条辫子就不能剪。

詹天佑就是因为这条辫子的缘故,在主持修建卢汉铁路的过程中我还是花了不少力气来做这个辫子的工作……我现在想要告诉你们的是,重要的不是剪掉头上的这条辫子,而是剪掉心中地这条辫子!”谭延闿说完将自己地辫子抛到一边,然后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只有剪掉这条辫子才能使我们的民族立足于这个弱肉强食地世界!”“心中的辫子?!”萧轩若有所思的说道。

“呵呵,头顶上的这条辫子等我们实力足够的时候,自然是想剪掉就剪掉,不过就是咔嚓一下的问题。”

谭延闿拿着自己的辫子。

另外一只手作成剪刀状比划了一下:“但是这心中的辫子则没有这么简单。

它需要我们去忍辱负重,需要我们去流汗、流血、甚至是牺牲才可以做到……你明白了么?!”萧轩坐在那里沉思了半天后立刻站直身体说道:“先生,属下明白了!”谭延闿看着他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是支持你们心中的想法的。

你们所想的所思考的这些我都明白,不过要做大事就要忍辱负重,至于这条辫子不过是对我们的一点很小的考验而已。

从现实角度出发来想想,你们在德国很容易的就用一把剪刀来剪掉头上的辫子,但是这样做不过是让德国人看到你们的时候想到‘这家伙是日本人么?’,如此而已!国家实力弱小,就算我们剪掉了头上的辫子也是无法剪掉心中的辫子,也无法赢得世界列强国家对我们的尊重,要赢得它们的尊重只能用手中的武器来做到,这些相信你们心中也是明白的。”

“谢谢先生为属下解惑!”萧轩高兴的说道。

谭延闿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借着说道:“你们和当年的留美幼童不一样,他们是官派留学生,也就是因为他们做得有些过分了,不懂得忍辱负重,所以清廷才会终止他们的学费,迫使他们无法完成学业到本事就无法立足,也只有重新回到国内。

你们不我个人资助前往德国留学学习军事的,如果你们剪掉辫子我也不会责怪你们,更不会中断你们的学费迫使你们回国,但是有一样你们和当年的留美幼童是一样的——那就是你们将无法得到朝廷的重用,即便家父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也是一样的。

我最多用你们去干监修炮台这样的活,这不适合你们也不是我当初送你们出国的愿望,我需要你们练出新军,需要你们去领兵作战,但是朝廷是不会给一个剪掉辫子的人予以实权的,也就是说你们无法正大光明的得到相应的军职!”萧轩听后点点头说道:“其实我们当中有很多同学都是想要剪掉辫子的,当时刘禹也是这么像大人劝说大家要先考虑一下先生的意思,所以大家才暂时留着辫子……而这种事情又不好在信中说清楚,怕先生不理解而反对我们这么做。

正好属下回国帮助先生练兵,所以在临行前我们都聚会了一次,他们想要委托属下询问先生的意思……”谭延闿听后弹了弹雪茄地烟灰沉思半晌说道:“子瑜兄,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们,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个人不反对你们剪掉辫子,甚至还有赞成之意,虽然你们这么做可能会给我个人带来不少麻烦。

但是我绝对不会中断供给你们的学费。

当然事情一旦到了这种程度。

我个人是不能明着给你们学费了。

但是我可以通过别的途径继续提供给你们经济上的支持,好让你们完成学业……再有便是你们一旦剪掉辫子,在回国后也是如我所说的那样,我暂时是不可能给予剪掉辫子的同学予以太高地官职,最多是进入我地幕府或是帮助训练新军,但绝对不可能实授官职——这个权力毕竟是要通过家父,他和我地想法是绝对不同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萧轩听后站起来说道:“先生,属下明白你的意思了。

属下代同学们谢谢先生的宽容!”谭延闿笑着说道:“你能明白就好!你现在可以给他们写信了,将我的意思写出来,当然出于我个人的愿望,我自然是希望同学们能够留着这条辫子,好做更多地事情,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强逼你们保留这条辫子……”话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又接着说道:“总有一天。

我们最终会从头上到心里彻底剪掉这条辫子!”萧轩听了后楞了楞。

旋即高兴的说道:“属下和同学们将会全力鼎助先生完成此心愿!”萧轩走后,谭延闿依旧在书房中独自坐着,再一次面对这条辫子。

他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对于辫子这个清王朝祖先留下来的传统本身也无可厚非,在谭延闿看来这就像后世的少数民族一样都有着独特的生活习俗,而满族人留辫子也是为了在捕猎骑射的时候更加方便。

不过满清入关后将这种自己的生活习俗强加到别地民族百姓地头上就错了,但是凭借着滴血的刀锋他们确实做到了,而且还维持了两百多年。

近代西方的入侵,清王朝落后地朝廷挨打是肯定的,最要命的是这个才两百年的朝廷在面对列强挑战的时候做出了一系列非常愚蠢的应对方法,而这些方法如果从历史上来看,怎么看都和一个即将被覆灭的王朝所采取的应对措施相似。

做为这个时代中国人的标志之一,如果放在国内还没有什么,但是在国外就必然会称为嘲笑的对象。

从留美幼童身上他们就已经表现出这种趋向了,再次发生在谭延闿所支持的留德军事留学生身上,这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相反如果他们没有表现出对辫子的厌恶感,那谭延闿才感觉到有些奇怪,甚至是一种挫折感——在某些方面将这些未来的将官送到德国去学习,一方面是让他们掌握现代军事技术,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培养反对清王朝的思想。

而辫子就是引燃他们对清王朝不满的一个重要导火索,至于所产生的后果,谭延闿也早有准备——老头子肯定是对剪辫子这种行为深恶痛绝的,这是谋逆的重要标志,如果说在清代刚取得天下的时候不留辫子是一种对于前朝的念顾,是一种反抗,经过两百多年后太平天国将不留辫子重新拾了起来以此来标榜自己推翻满族政权的重要标志。

好在谭延闿比二十年前的曾国藩更有解决的办法,也许财富上他还比不得打劫了太平天国老窝的曾国藩兄弟,但是他比曾国藩兄弟更知道如何来预测并且避免危机——一旦留学生的辫子给剪掉了,那他肯定第一个站出来表态和这些留学生也剪的关系,但是却会通过别的渠道继续支持留学生完成这样做唯一的后患便是该怎么为这些留学生安排前途问题,这才是谭延闿最为头痛的,对此唯一的办法便只有等待——他记得中国人剪辫子的一个浪潮便是在戌戌变法的时候开始的,康有为等人掀起的剪辫子风潮,虽然他们本人没有剪掉辫子,但是做为他们的政治主张之一,剪辫子也被列为变法中的重要一项。

谭延闿之所以现在还对这个辫子问题感到棘手,也是因为康有为他们地变法内容正是掺进了“剪辫子”这样非常敏感的话题。

所以才会如此遭到守旧派和满清贵族的反对。

谭延闿不想自己就这么因为一条辫子而倒下,唯一的办法也只有等待——戌戌变法虽然没有成功,却极大的动摇了辫子问题的根基,中国人开始大规模剪掉辫子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而现在谭延闿只能够忍耐,这个出头鸟他是绝对不能当的。

“是不是我太狡猾了呢?!”谭延闿坐在书桌前面对着一摞文件,心中不禁有些苦笑地想到。

虽然他地官职也是个正三品了,军务处商办之职。

而现在那个被贬到外地近二十年地昔日红人荣禄。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怀疑他受宠了——前段日子他已经晋升为兵部尚书。

但他在军务处中也不过是一个商办之职,和谭延闿是差不多的。

与红得发紫的荣禄有些相似,谭延闿凭借着他和谭钟麟的父子关系,几乎直隶总督和北洋大臣所能够决定的事情,他都可以一言而决——谭钟麟自从那次在颐和园向慈禧太后敬献汽车,在戏园中给儿子上完最后一堂政治课后,便真的过起了退隐的生活。

所有地事情都交给了谭延闿来解决,这可比他在任闽浙总督和两广总督的时候赋予谭延闿的权力大多了。

荣禄和谭延闿都是凭借着不同的人情关系,来做到与本身官职不相称的事情,当然谭延闿是没有办法和红得发紫的荣禄相提并论的。

尽管两人在军务处是同级,但是谭延闿一直是以晚辈学生的姿态来对待荣禄地,训练新军大小事务每隔一个十天必然会要亲自向荣禄汇报,顺便也请荣禄出面来解决他解决不了地问题——军费,户部还是处于翁同龢的掌握之中。

当年如此声势的李鸿章都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谭钟麟势力不如李鸿章那就更不用说了。

翁同龢在新建陆军军费地问题上做文章,谭延闿对他就更没有什么办法了,但是谭延闿祭起了荣禄这张王牌。

利用慈禧本人在甲午战争中和翁同龢之间日行渐远的关系,再加上荣禄对翁同龢的仇恨,轻易的便从户部筹解到了所有关于新军的费用。

荣禄之所以这么看重谭延闿,首先是看重了谭延闿的老爹谭钟麟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同时也是受到慈禧宠信的老臣;再者就是谭延闿本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少年不吭不响的便训练了六千直隶督标新军,从甲午战争开始胡燏棻练兵起,各地督抚仿照西洋列强练兵的不在少数,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直到现在才有湖广总督张之洞同两江总督初步筹建自强军,可是进度也没有后办新建陆军的谭延闿快。

荣禄投靠了恭亲王奕訢,算起来荣禄和谭氏父子也是恭王奕訢的一脉,两者相互照应也是应该。

最让荣禄感叹的是谭延闿做人八面玲珑,朝廷显贵们从慈禧太后到已经失去权柄的李鸿章,是一人一辆新奇的小轿车。

荣禄那个时候还不是兵部尚书,步军统领只是负责京师防卫的官员,不过是和慈禧太后与恭亲王关系比较近,就这样谭延闿还将五辆汽车中的一辆送给他,这让荣禄都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了。

当荣禄成为兵部尚书,而谭延闿也成为军务处的商办,谭延闿还亲自到荣禄府上前去拜访,还奉上了二十万两银子的封包——按照谭延闿的解释是荣禄高升随时可以见到皇太后,但是也要打发太后身边的那些太监讨要门包,这二十万两银子就当是门包费好了,谦恭的就像是自己的门生一样。

可惜他和李鸿章发出自己若是有个谭延闿这样的儿子该多好差不多,他也感觉如果这个少年能是他的门生该多好,但人家的老爹是疆臣首领,自然是不可能成为自己的门生的。

就因为谭延闿出身显贵还能够如此做人,荣禄才会超出异常的去关照谭延闿——谭钟麟年岁已高,这么年轻有为的青年一定要纳入自己的麾下才是最好!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