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一百五十六章 留学生

第一百五十六章 留学生其实谭延闿知道托尼是个共和党人,而这个时候的美国总统克利夫兰却是个民主党人,后世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大象和驴子的故事他还是知道的,对于美国现在对华人所采取的排华政策也有着相当的了解。

不过这些都并不是发展中美之间关系的障碍,他深知美国的特性——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可以驱动美国,而这个时候的美国还不是那个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发展起来的超级强国,与后世美国称霸全球的野心相比,它还是追随在英法德等列强国家后面的二流列强,比意大利的地位稍微好上一些。

美国终究是美国,由于地处美洲大陆,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都没有烧到美国,而现在就工业水平来看,美国的工业实力早早的超越了俄国,紧追英德之后。

谭延闿明白只要一次世界大战一旦开打之时,也就是美国彻底走上称霸全球之始,而美国的无论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制度也更适合它的存在和发展,令他非常可惜的是给美国拴上个龙套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他看不出有什么机会来制约这个未来的超级大国的发展——即便有他也没有这个实力。

“既然没有办法来战胜对手,那就选择追随胜利者的脚步获得最终胜利的分红……”这就是谭延闿对美国的想法,同时也是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很少听说留学美国的留学生中产生过革命领袖。

历史上这些有留美背景地留学生中绝大多数都成为了近代中国科学、教育和司法方面的精英。

“我是个共和党人!”托尼似乎对他自己的共和党人身份感到非常骄傲。

“我本人对于美国的社会制度非常感兴趣,贵国一直以来都是两党通过竞选来实现轮流执政,尽管这在中国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对于我国而言是具有相当的启示意义的……据我所知我国政府的第一名留学生容闳先生就是留学贵国,而后也相继派出了大量地留美幼童到美国学习,现在主持修建卢汉铁路地詹天佑先生也是那批留美幼童中地一员,对此我个人非常感谢贵国过去曾经给予我国在人才培养方面的帮助……”谭延闿轻轻的弹了弹手中雪茄的烟灰笑着说道。

托尼领事也笑着说道:“我为我国能够为贵国培养出詹天佑先生这样的人才而感到骄傲,可惜贵国政府中断了留美幼童的计划。

而当初那一百多名留美幼童中能够取得美国大学学位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这真是一件非常遗憾地事情……”“这确实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不过令我们非常高兴的是依旧可以看出当年派遣幼童前往美国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这一政策在现在看来仍是一件具有远见卓识的决策,遗憾的是这个决策只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却没有达到人们对此的最终期待……不管怎么说,詹天佑先生现在能够顺利地主持卢汉铁路地修筑,这中间还要拜贵国昔日的培养之功,他不仅是我国的骄傲。

我想同时也应该是美国地骄傲……”“我对我国当年能够培养詹天佑先生这样对贵国有着重要作用的人才而感到由衷的荣幸……亲爱的小总督大人,今天您邀我前来应该不是为了缅怀过去的历史吧?”托尼领事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知道这次会面谭延闿的开胃菜应该算是上来了,他也大致清楚了这次会谈的基本内容,很可能是关于中国将会再次向美国派遣留学生。

对于现在甲午战争战败后的中国局势,托尼领事虽说不上是洞若观火,但作为一个旁观的外国人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清楚的。

说到留学生问题,他也知道自从中国战败之后的这一年当中。

中国对于这场战争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认为日本之所以战胜中国,坚船利炮并不是主要原因,关键决定胜负的是日本的明治维新让日本学习了西方的先进技术。

使用西方的方式训练军队,最终打败了中国。

正是因为这一想法在中国的知识分子当中非常有市场,而且中国各省的主政者们对此大多也是非常赞同,所以中国各省在最近的一年当中开始逐渐向外国输送留学生。

尽管向外派遣留学生的数量并不是很大,但作为一种趋势,托尼领事认为这种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向外国派遣留学生一向是向外国学习的最佳捷径。

由于身处天津,托尼领事也看到了直隶总督府也向国外派遣了很多的留学生,在数量上应该是全国最高的,不过这些留学生的出国学习方向大多都是德国和英国,至于美国和法国等列强国家却非常少。

留学生数量的多寡和国家利益的多法直接挂钩的,不过在刚才的谈话中,托尼领事已经注意到谭延闿拿正在主持修建卢汉铁路的詹天佑来说事,这让他在心中有了一种非常模糊的感觉——中国因为修建卢汉铁路也向外国进口了大量的工程机械设备,作为一项庞大的铁路工程蛋糕,可以说工程机械设备的采购也是不可小觑的一个方面,既然中国人已经决定自筹资金使用自己的技术人才来主持这条铁路的修建,各国列强可以说在这条铁路上根本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若非要挑出一个国家在这条铁路上获得了利益,那只有美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主持修建卢汉铁路的那个中国总工程师曾经就是在留美幼童之一,而且还是为数不多能够拿到美国学位的的幼童!一想到这里,托尼领事的头脑思路立刻清晰了很多——在他的眼中,中国是个才刚刚在现代化道路上学步的婴儿,在这个普遍工农业都处于原始状态地国家。

如果要想自强从而赢得下一场中日战争的胜利,那必然是要效法西方的,而向卢汉铁路这样的大型工程以后也绝对少不了。

“如何在中国谋求进步的过程中获取最大的利益?!”托尼领事心中也在暗自盘算着得到的结果只有两条路——一个就是干脆让中国彻底保持现在的状态,没有西方列强为中国培养留学生,以现在中国地水平自己来完成现代化就缺少相应地人才,毕竟詹天佑这样地人才在中国屈指可数。

不过这条路显然是不切合实际的,美国不接受中国的留学生,其他列强国家呢?所谓列强统一行动的原则因为这次甲午战争俄法德派出各自的远东舰队武力干涉日本已经起了一个非常坏的影响。

可以说这个基础原则已经因为这次行动而变得名存实亡了。

在托尼看来使用列强统一行动原则来拒绝中国向外国派遣留学生更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

在政治、军事和商业利益地驱动下。

拒绝中国留学生这是可能实现么?从最近英国海军部重新接受中国的海军留学生的行为看来,若不是因为中国的一千万两白银的重建北洋海军计划的引诱,很难想象固执的英国佬会这么做!既然不能阻止,那就必须要在顺应潮流的同时让美国获得最大地利益——詹天佑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地榜样了,一个美国培养出来的中国工程师自然会对美国产生好感,这种好感是根深蒂固的!从詹天佑离开美国十多年后地今天主持修建卢汉铁路一事看来,美国就已经获得了回报。

尽管这个回报的时间是有些长了点,但如果詹天佑是个政治家呢?托尼领事想到这里,他的头不禁有些轻微的摆动——他很难想象如果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若是与詹天佑一样拥有美国留学的背景,那将会给美国带来怎样的好处!至于回报时间长,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詹天佑因为成为第一个主持如此规模的铁路工程的中国人而声名鹊起之后,关于詹天佑的一切都给暴露出来了,托尼领事在《字林西报》上还了解到这个当初在美国专攻铁路工程的留学生在归国之后。

居然有长达数年的时间是在干海军!作为前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的英语家庭教师。

托尼非常清楚像詹天佑这样的留美幼童在日后使用上的失误完全是因为中国人自己造成的。

如果当年使用这批留美幼童的人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话,那毫无疑问这场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也就说今后的留美留学生的使用问题上应该不会出现那种张冠李戴的乌龙事件。

“呵呵。

托尼先生,缅怀过去的历史是展望未来的一种方式,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预示了未来的某种走向……”谭延闿向托尼领事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可是我却看不到这种未来的走向,一直以来阁下所派遣的留学生大多都集中在德国,据我所知这些派往德国的留学生所学习的大多都是军事,而科技方面的不是没有,只是相对于军事留学生而言数量实在是很少……”托尼领事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欧洲正在经历着一场变化,这种变化相对于我国而言更趋向于暴力性,当然现在的这种趋势还并不明显,但已经隐隐成型,相信托尼先生对此也应当有所了解……”谭延闿的话得到了托尼领事的赞同,托尼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诚如阁下所言,这种趋势是存在的,就我个人理解而言,将人类文明投入到战争显然是一种愚蠢的行为……这里距离欧洲实在是太过遥远了……”“托尼先生应该对法国的历史有所了解,就我个人看来留学生应该性非常强的一件事,我不希望我国重走法国大革命时路,可以想象如果法国的事情在中国重演的化将会是一个局面,而中国的人口远比法国多出十倍,就破坏力而言那已经就不是十倍的问题了……留学生所肩负的任务是学习各国的先进科学知识,在进一步的延伸可以涉及到法律、政治乃至国家体制的研究……相对于西方文明世界,我更加欣赏贵国。

显然贵国的实力不如有号称日不落帝国大英帝国强盛。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地是贵国的安定是英国难以企及的,现在的欧洲上空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的味道,除了军事留学生之外,我暂时想不出把学习科技和法律等方面的留学生派到那里的用处……你知道这些留学生对我而言是一笔非常宝贵地财富,在战争地威胁下,还有混乱地欧洲思潮影响下,这对他们的学习显然是极为不利的……”谭延闿微微的笑着说道。

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

托尼领事多少也知道一些。

自从甲午战争过后。

这个帝国的人就不断的在发生一些变化。

在托尼地眼中中国在大体上很可能会趋向走日本那样的变法强国之路,但清楚帝国官场的他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像日本那样实现转变将会是极为困难的,毕竟两个国家的人口和疆域有着太大的差别……在这种转变的同时,托尼在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感到一种紧张——他可以看得出来越来越多地长袍马褂地中国人对像他这样的外国人表现出来的麻木、敬畏,而现在是一种说不出来地越来越多的——憎恨?!显然目前的这种情况,对面坐着的年轻人也感觉到了,这种变革到底是变法还是革命?托尼领事心中也没有多少。

不过他更倾向于前者,但后者也不能排除,尤其是后者对于他们这些外国人来说是最糟糕不过的了——当然托尼领事作为一个美国共和党人,他还是非常希望中国能够走上向美国那样的道路,对于现在的皇权独裁他是不屑一顾的,就正如同样的种源美国人看英国人就像英国人看不惯美国人一样。

不过在他心中最关心的不是中国到底发生革命还是变法,他最关心的是作为一个外国人和在华的很多外国人,他们的生命财产将会在这次巨大的变革中面临怎样的考验?!不过在对方的言语中。

显然不希望中国发生革命只需要变革……“无论如何。

他是一个为皇权独裁而服务的官员……同时他也是一个温和主义者……”托尼领事心中在给这个年轻人定位。

“你认为中国会发生法国那样的革命么?”托尼领事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个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不过通过阅读你们西方各国的历史,我也多少明白一些。

要发生革命至少也要有先期的思想运动,只有思想上的变革才会促动革命的发展……现在欧洲各国各种思潮流行,这并不是我所派出的留学生所需要的,相信领事先生也不愿意看到中国留学生接受这些革命思潮吧?”谭延闿笑着说道:“美国的政治环境安定,科学发达昌明,再加上我国先前就曾有过向贵国派遣留学生的历史,并且当时贵国的报纸舆论对这些留学生的评价非常好,我想现在是修订以前错误的时候到了,我应该重新向美国派遣大量的留学生……”托尼领事对此微微笑了笑说道:“伟大的美利坚是非常欢迎贵国的留学生前来的,若是阁下有意的话,我可以从中对此进行沟通……”谭延闿听后却摇了摇头说道:“领事先生,如果单纯的从留学生角度而言,我想你对此问题的看法过于简单了些……应该说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我国与包括贵国在内的很多冲突都是因为双方对彼此的不了解或是某种误会而产生的,应该说留学生是沟通两国之间的一座桥梁,我想贵国应该将此事看得更加长远一些……”看到托尼领事眼中疑惑的神情,谭延闿笑着说道:“领事先生,这一次至少在直隶一省,总督衙门将会通过考试等选拔方式一次性输送六十名左右的合格学生前往美国学习,不仅如此,像这样的选拔每年都会持续下去,而且在数量上也会越来越多……同时也会有昔日的留美幼童那样的学童前往美国学习,两者每年的数量估计肯定要超过一百,年份多了之后数百名也不稀奇……如此数量众多的留学生,托尼先生不认为我们之间应该做一下好好的规划么?!”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