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一百八十三章 回报

第一百八十三章 回报张之洞摇摇头说道:“如果有他相助,办洋务固然是会顺利一些,但他也未必会在我的幕府中待上太长时间,就算合肥那里他也不过才住了几个月而已,帮助合肥渡过难关之后便一走了之……不过现在也不算晚,至少汉阳钢铁厂和湖北织布官局在他的手中总算是发展壮大起来,比在我手中要兴旺多了,不仅不会向里面亏钱,还可以在利于民生之时提供了大量的赋税。

尤其是汉阳钢铁厂,听念礽说旅顺造船所所建造的军舰不仅船体钢材,就连装甲也是由汉阳钢铁厂制造的,原先我只是希望能够造铁轨就好的……”桑治平点点头说道:“念礽也给我来信了,旅顺造船所的军舰即便是在外国人眼中也是非常优秀的军舰,还听闻你有意组建长江舰队……这么多年到现在才看到你练兵建水军,你想开了么?!”张之洞没有回答,而是心不在焉的揪起一根草在手中措捏了半天说道:“走了这么多年,我才感觉到手中如果没有一支兵是不足以将洋务办下去的……不瞒仲子兄,你有没有注意到康有为的《上皇帝书》?前几次也就罢了,自从公车上书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之后,康有为这几年连年上书,这一次已经是第五次了,距离上次不过才四个月而已……无论是康有为还是梁启超,这些人我都接触过,强学会我也捐过银子。

也帮他们办过《时务报》,不过他们却不是办大事的料,几次下来之后我现在已经感觉这倒是一个祸端,局势大乱的情况下我还能安心办洋务么?!”桑治平听后嘴角微微翘起笑着说道:“没有军队地保障,你自然是什么都办不成,几十年前曾文正公、胡文忠公还有李鸿章都是这么做的,试想他们手中如果没有军队的话,他们能够办出多少事来?减少了多少制衡?!我看你现在创建自强军和组建长江舰队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不过中间还是有不少问题,比如说这自强军的督办是又江苏提督兼任。

而督办处的各位督办、协办、各营的管带也不是你一手提拔之人,甚至你连他们的名字都说不全,这样的军队如果虽是你组建的。

但实际上掌控它地人还是在江苏提督手中,不过我看江苏提督也是一个酒囊饭袋,他也没有掌握这支军队的意思……不过这支军队如果不是放在江宁,不放在你身边,你说这支军队和你有什么联系?还不是和那些八旗绿营一般货色?!至于这长江舰队到目前才是草创阶段,不过发展下去也是另外一个自强军而已!”桑治平的过往来历到现在已经是很少人才知道他地底细。

张之洞也是和他交好本着君子原则没有细查,虽然桑治平的话在他的耳中是有些“大逆不道”。

句句诛心,但又字字中肯。

实际上放在辛酉年的时候,比这更大胆的事情桑治平都干过,一晃数十年过去本以为要在平庸中渡过自己余年的桑治平在这几年中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正像谭钟麟曾经为谭延闿评点王闿运和桑治平等人时说得那样,这些站在幕僚巅峰地人其实和其他的幕僚没有太大地区别。

只不过是能力见识高低问题,他们对功名利禄的追求是建立在雇主的身上。

如果雇主没有什么作为,任凭他们本事通天也就一生平庸;但雇主若是心智远大的话。

在配上王闿运或是桑治平这样有本事的幕僚,成就大事也不过是旦夕之事。

桑治平当年选择隐居也是因为他感到张之洞确实已经没有什么作为了,当年从两广调任湖广总督,他还特意将广武军地二百军官士兵带上,结果数年之后就没有看过张之洞下过一点心思,结局便是这写广武军精锐骨干被闲置,几年下来跟绿营的大爷们没有半点区别。

张之洞对军事上的麻木让桑治平彻底死心,也就选择了隐居不出地生活,但现在张之洞居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受到了甲午战败的刺激之后又重新开始重视军队,创建自强军,组建长江舰队,这些都明显的可以看出张之洞想要经营国中之国的念头。

更为难得的便是此时两江总督刘坤一去世了,本来桑治平认为就算张之洞不继任两江,凭他的强势只要不是李鸿章来当这个江督,天下总督中还有谁能够压得住他?这长江舰队和自强军的权力自然是把持在张之洞的手中,而现在张之洞居然能够如愿以偿的得到这个位子,这更出乎桑治平的意料之外,要知道最有可能形成国中之国的环境便是北洋大臣和南洋大臣两个位子,相对而言南洋大臣天高皇帝远地理环境更独厚,曾国藩也是在两江总督的位子上才奠定今后事的。

“现在办自强军比当年的广武军要好的多,自从北洋的新建陆军成军之后,谭组安便向这里送了不少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军事留学生军官,他们的能力非常强,我已经将他们分别提拔到管带甚至是督办的位子上……这些人明显的就是干实事的人,虽然我对自强军用的心思非常少,但自强军中大小事务每隔半个月都会被这些军官写成不同的报告向我汇报,我只要抽出一点时间来看看就可以了……”张之洞非常满意的说道。

对于谭延闿派来协助训练自强军的那八名德国留学归来的军官,张之洞是非常满意的很,人受规矩,也有能力,和那些德国来的军官没有什么两样。

最重要的是他们结合了德国陆军的训练方法,将北洋新建陆军训练方法带到了自强军中,并且很快的看到了效果。

尽管有人向他告状说这些军官异常严厉,士兵多有不服,但张之洞也曾突然检查军营。

在白天的时候看到军营中地训练井然有序,而且这些军官也是跟着士兵同甘共苦;晚上突然检查的时候更是让他非常满意,这些军官来了之后便有自强军夜课的制度,晚上自强军军营中都会上课,有的教习外语,有的教习战法,甚至还有辩论。

最让张之洞感到非常满意的是,这些军官和他幕府中的一些留学归来的幕僚都是中西兼通的人物,视野非常广阔,说话办事井井有条。

而且对国学也是熟知一二。

经过一番问询之后,张之洞才知道这些军官本身就有着功名,甚至在北洋新建陆军中都有举人在学习陆军之后被送到德国学习回国后担任军官的。

这更让他佩服。

“香涛兄,既然你已经成为江督,这南洋海防之事你也要多多思量,我观那个少年虽然没有对北洋海军地原有将领进行多大的撤换变动,但却不断的加强北洋海军地武装,前两个月的那三艘巡洋舰编入北洋之事你清楚吧?念礽写信来听那些海军军官说这样的巡洋舰就算在欧洲也是极为先进的。

而且价格上也不算贵……海军我是不懂的,但我想南洋海军是不能放下来的。

北洋海军最近变动比较大,我在威海卫看到地海军战舰几乎都集中了北洋海军的精华,一直都在加紧训练,仿佛是要面临大战一般……”张之洞点点头说道:“这些我也有所耳闻,谭组安一向以见识长远而闻名。

他现在做地事情也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你看看这新建陆军的组建过程便可以知道此子深谋远虑可见一斑,在谭文卿还是闽浙总督的时候,他便训练了这么一支人数不多的卫队。

后来这些卫队几乎都被他送到了德国去学习军事,等他训练新建陆军地时候,这些军官正好留学归来派上用场,简直就是算定了一般……”“现在长江舰队也有些根底,不过都是一些小舰,在海上称雄还是要以大型战舰为主。

以前不买大型战舰那是因为国内无法生产,国外的战舰价格动辄就是百万两以上,现在旅顺造船所所建造的那三艘战舰据闻不过才七十万两左右……香涛兄,我想你是时候向旅顺再追加订单,不禁小舰要订购,也不妨订购一到两艘大舰,作为将来南洋海军地根底……”“呵呵,仲子兄此言正是我所想得,我已经问过了,这种巡洋舰也可以在长江水道水位比较高的时候驶进长江,我想先购进两艘作为南洋水师的主力舰,平时在南洋训练培养海军人才,有事之时便调入长江……”张之洞笑着说道。

“其实此举也是算对他谭氏父子保举你做这江督的回报,我想与其你在江督的位子上磕磕碰碰,不若和他联合一下,借助他的财力和见识来重立南洋,这样也可做到事倍功半之效……”桑治平出言建议道。

“仲子兄,你说得也是不错的法子,你也见过这少年,少不得要北上劳顿一番,代为沟通一番……谭文卿现在也并不好过,距离京畿重地这么近,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横生变故,我想他们父子应该不会拒绝……”幕僚其实就是春秋战国时代纵横家所演化而来,桑治平的这手连横合纵自然是运用的极为熟练。

晚清官场上能够站在督抚之位的地方大员和枢臣,他们其实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有实力强绝一时的强人有很多,但能够善始善终的却很少,像曾国藩、沈葆等人都是一时翘楚,最后落得也是郁郁而终,就连现在还活着的李鸿章也是历经甲午一战而元气大伤。

在桑治平和张之洞眼钟麟这样已经年高七十六的大臣,现在所想的不是像有何多大作为,更多的是平平安安的致仕退隐。

十年前谭钟麟在陕甘总督任上的时候就不断的上书,希望朝廷能够让他退休,结果慈禧太后一直对他非常顾念,就是御医也派了很多个,直到现在大清帝国风雨飘摇之时,像谭钟麟这样能够镇住一方的大员更是不可能退休了。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不说谭钟麟,就是已经故去的刘坤一在这两江总督南洋大臣地位子上待了很多年。

从甲午战争之前便也开始上书要求退隐,但到现在一直拖到老死任上,这个结局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中央和地方督抚之间的对抗一直就是近几十年来大清政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如果真的要退休,中央朝廷反而不愿意让他们退下去,因为没有这么合适的人能够顶替他们——做官不仅要看能力,其资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像甲午战争中谁也无法统领在朝鲜作战的步军一样,刘铭传一到底下的将领们连声大气都不敢出,这就是威望和资历的作用。

谭钟麟想退退不下来。

为求得平安致仕能够保住自己的一世清明,张之洞主动伸出橄榄枝,他没有必要不接。

尤其是两家很早以前便有过众多合作。

张之洞成为南洋大臣之后,南北洋大臣连手在政治上将会更加强势,也是保全自己地一条重要保障。

更何况谭延闿正处于极速上升阶段,等哪天自己不在的时候,有张之洞扶植帮衬儿子,他也会放心的多。

毕竟这官场险恶无比,尤其是在这乱世初显地时候更是如此。

以前长江舰队的组建和舰船的购买不得不要考虑到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态度。

在这点上张之洞至少是不可能订购大型战舰,毕竟他所管辖的两湖地区能够通行大型战舰的水域和时间都是有着非常严格地限制的,四百吨地鱼雷猎舰自然不在此限制之列,他也只有下这样的订单。

不过现在张之洞既然已经接任了刘坤一当年的角色,那就必须要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来考量战舰订购问题——他不仅要顾全自己心目中的长江舰队。

更要考虑到未来地南洋舰队,所以在财力允许的情况下,购买大型战舰已经是必须要重视的事情。

由于上次陈念礽带领南洋水师军官前往旅顺造船所考察地非常详细。

所以这次桑治平北上就带了订单前往,再次向旅顺造船所订购七艘鱼雷猎舰和两艘龙威级巡洋舰。

而双方的合同也是在天津签订的,在一年之内旅顺造船所将会完成这笔巨额订单,不过在合同上也有所变动——旅顺造船所只建造了两种装甲的龙威级巡洋舰,而下一级别的巡洋舰已经完成设计正在准备建造过程中,也就是说龙威级巡洋舰很可能就不在被建造了。

龙威级巡洋舰采用了两种不同的装甲,一种是延续北洋水师时代的钢面铁甲装甲,另外一种是从德国人手中得来的克虏伯新式装甲。

在天津机器局和上海江南制造局的严密测试下,从国外进口的哈维热德钢装甲并不像谭延闿心中所期待的那样结实,到是克虏伯装甲的优异性能震惊了所有人——150米厚的克虏伯装甲的防护效能可以顶的上的钢面铁甲装甲,而且比哈维热德钢的防护效能还要高出百分之五十。

在得到这样的试验数据之后,谭延闿的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很明显,克虏伯装甲在现在战舰装甲中毫无疑问是最为优秀的,而德国人在这笔交易上栽了一个大跟头,居然将最先进的装甲技术卖给了自己,要知道现在世界上能够生产这种装甲的只有德国和中国的汉阳钢铁厂,而因为当年德国在接受定镇两舰的建造订单之后,英国拒绝向德国出口钢面铁甲事件,使得德国人也拒绝了自己的克虏伯装甲出口到别的国家。

等到很多年之后,关于德国方面为什么会在这笔交易上做出如此之大的让步,这和德国在中国寻求军港是紧密相联系的——胶州湾正是处于北洋海防范围之内,作为北洋海军基地的备选虽然没有得到很好的建设,但是也有常驻陆军还有岸上固定炮台。

因为隔着半个地球的缘故,谨慎精细的德国人不愿意长途远征靠军事力量来拿下这个军港,毕竟炮台火炮的口径不是摆着看的,所以德国人更将希望寄托清朝大臣的攻关活动上,而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谭钟麟更是重中之重。

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