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开战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开战萧轩在拿到迪特里希所提供的文件之后,便立刻让自己的传令兵领一队骑兵快速离开胶州湾,德国方面并没有做出阻拦。

其实对付德国陆军最佳机会便是在他们上岸的时候,那个时候攻击他们将会让德军进退不得,投降的把握是非常大的,可是迪特里希手中这份文件对萧轩来说更为重要——只要有了这份文件,便可以证明德国人是主动进攻胶州湾,而之后所发生的对抗不过是自卫而已。

这份文件将会最大限度的为谭延闿争取机会,不然因为守土之责而丢了官帽甚至是性命就实在是不值得了。

同时也是因为德军陆军实在是太少,也无法兼顾这队骑兵,所以萧轩在看着怀表走过半个钟点之后,便肯定德国人已经无法追上这份文件,才站起来对迪特里希下了逐客令。

“将军阁下,非常遗憾,你有你所肩负的使命,而我也有守土保证国家领土完整的使命,所以注定我们俩人成为对手……我知道贵国的舰炮应该是瞄准了这座总兵衙门,您的士兵也正在抓紧时间开始控制炮台,但是我依然选择对抗……在这里,您的卫兵是不少,但绝对不会比我更多,在我们枪膛中还有子弹之前是绝对不会投降的,当然我不想威胁你,更不会软禁阁下,我只是不希望在这总兵衙门之内爆发短兵相接地事情。

这对你我而言并不公平,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在数分钟之内撤出总兵衙门,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是交战双方……”萧轩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说道。

迪特里希能够到这还由清军控制的总兵衙门内来和萧轩谈判,就是希望能够凭借自己手中掌握的实力来压服萧轩,能够不费一枪一弹得到胶州湾。

不过现在谈判破裂,他身边虽然有不少卫兵,但显然在这总兵衙门里中国卫兵更多,萧轩若是暴起发难,他还真没有办法,现在看来迪特里希倒是有些害怕了。

自己过于低估了这些留着长辫子的军人所拥有的勇气。

迪特里希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海军帽戴好说道:“真是非常遗憾,那我们只有凭借手中的大炮来完成最后的对话了……”在迪特里希转身走出总兵衙门之后,萧轩立刻在前庭大院召集了所有总兵衙门守军,一起抓紧时间进入了事前修筑好的地道,只留下先前准备好地草人来迷惑德军。

与此同时在军营中的留守士兵也都纷纷通过地道离开兵营,现在总兵衙门和兵营都出于德国主力战舰舰炮的射程之内,经过数次海陆联合演习之后,整个武卫右军上下对海军舰炮的威力了解的非常透彻,这不是他们所能够对付的了的,留在原地抵抗对方的陆军简直就是自杀。

半个小时对于通过地道来逃命也算够了。

所有地道的出口都在山中的灌木丛中,这种情况也演练过,所以所有将士并不陌生。

一切都进行地井井有条。

通过地道逃生也不是这么安全,之所以要有半个小时,就怕德国大口径舰炮炮击的时候,也许会将临时构建的地道给震塌,那岂不是被活埋?所以萧轩和迪特里希口头上约定半个小时后正式进入战争状态,出于对德国军人地了解,还有德国人现在也就刚刚抵达炮台山脚下。

攻击炮台解决对战舰最大的威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德国人是不大可能提前炮击的。

在走出地道后,萧轩即刻鸣枪示意炮台和整个埋伏的守军开始进入战争状态,从现在开始可以自由袭击视线内所看到的所有德国人。

就在萧轩鸣枪的同时,德国战舰地炮击也开始了,总兵衙门和兵营立刻腾起了数道烟雾……谭延闿在接到萧轩发来的电报后,立刻向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和直隶总督府发电报,通知了德国无理强占胶州湾的经过,并且一力主张以武力与德国抗争到底的态度。

当然他也向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张之洞、恭王奕訢、兵部尚书兼军机大臣荣禄发电报知会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并且还对整个形势进行了估计,强调只有抵住德国人强占胶州湾。

才能够保证其他列强不会对北洋海防和南洋海防范围内的各战略港口进行攻击强占。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后果将会难以预料。

刘坤一去世张之洞接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之后。

本来朝廷已经接受了谭钟麟的建议让李鸿章来补调任湖广总督王文韶的两广总督的实缺。

不过李鸿章刚刚出访国外归来需要向朝廷全面汇报这次出访地经过,并且还要接受问询,所以一直没有前往广州接任两广总督。

考虑到李鸿章的声望因为这次出访陡然拔高,谭延闿也专门致电给李鸿章,希望李鸿章能够出面来帮助解决此事,并且尽快催动俄国驻华公使喀希尼表明俄国对此次事件地明确态度。

谭延闿自然是不会指望俄国人干些他们不去打旅顺地主意他就要谢天谢地了,不过既然国人签订了《中俄密约》,中俄两国缔结条约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条约的内容却很少有人知道,要知道谭延闿本人也有一个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地身份,就是这样的身份也对此毫不知情,可见中俄两国对此条约内容还是非常保密的。

尽管谭延闿推测李鸿章多半是被俄国人给糊弄了,不过这次胶州湾事件也恰好是一个检验俄国的机会——在一二十年内俄国将会是中国仅次于日本的重要威胁,谭延闿自信如果自己发展顺利能够秉持中国之权柄,俄国人历史上占中国的便宜都能够让它吐出来,但是能够揭穿俄国对中国地野心。

使得现在中国外交不那么靠近俄国,争取和英国缔结联盟来搅乱日本,这个机会谭延闿是不会放过的。

胶州湾的枪声响起之后,守备炮台开始向德国远东舰队开火,以压制其对胶州湾防御圈的压力。

炮台开火显然是德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的立足之本便是在于德国远东舰队的舰炮,没有了海军那陆军势必独木难支,强占胶州湾计划必然会破产,所以德国陆军加快了进攻炮台的脚步。

此时所有暗藏在藏兵洞内的士兵都开始进入指定作战位置,还有众多隐藏在灌木丛中的士兵也开始借助有利地形对视线内地德军进行射击。

因为在战前谭延闿就对萧轩等所有作战参谋坦言。

能不能保住胶州湾不在于打沉对方几艘军舰,击毙多少德国陆军,而是在于他们能够抓住多少德国俘虏。

是以所有的参战陆军士兵都是进行过严格的选拔,他们的枪法都是新军中最为精准的,对他们的要求不是以往的击中敌人头部直接杀伤,而是尽可能的击中敌人的四肢造成敌人受伤失去战斗力。

因为上岸的德军除去占领小鲍岛地一百多德国士兵之外,从栈桥登陆的德国士兵统共加起来不到一千人,还有停留包围总兵衙门和兵营的两百余士兵,攻击炮台地不过才不到八百人。

这样的兵力就算没有萧轩等人事先布下的藏兵洞,仅靠炮台的明暗碉堡就足以让这些人饮恨而归。

不过是因为要多抓俘虏,所以动用的明暗碉堡火力点非常少,有的暗堡甚至就在德国士兵的脚底下。

地面战争从开始地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攻击炮台的德国步兵的命运。

在给攻山的德国步兵很大创伤之后,各地埋伏的新建陆军纷纷暴起和已经没有多少战斗意识的德军混杂在一起短兵相接。

在新建陆军训练之时,除了枪法之外,个人格斗术也是重要的训练科目,从谭延闿训练总督府侍卫队时代开始,为了增强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谭延闿不惜钱财聘请了很多武术名家来训练士兵。

现在正是体现这些银子花的值不值地时候。

能够抓住多少德国陆军俘虏也就在这一段非常凶险的短兵相接阶段。

此时负责指挥步兵攻占炮台地德国军官已经被突然而来地各个方向的冷枪给打惊了,再加上德国人过于轻视中国炮台守备军,是以多路分兵,这样分担下来就算是攻占三座主炮台地德国步兵也不过才一百多人,其余炮台分担的就更少了。

等萧轩和留守步兵从地道中钻出来正好从德军背后发动突袭,很快便俘虏了七百多德国士兵,进展非常顺利。

剩下来包括迪特里希在内的两百多德国陆军还在总兵衙门和兵营的废墟周围,在炮台主炮向德国远东舰队开火后,他们就已经很难再上船回到战舰上了。

不过迪特里希和剩余的德国陆军人数虽少。

但也在舰炮的保护范围之内,周边比较空旷。

加上短距离无线电电报机的联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攻击这些步军显然要遭到德国舰队舰炮的炮击,出现重大伤亡也是明摆着的事。

在收拢好德国俘虏后。

立刻将受伤的俘虏送往后山不远的医疗点去接受治疗,在那里还有马上就要感到的记者来参访这些俘虏。

剩下来的对萧轩而言只有等山头炮台和德国远东舰队互射之后的结果了,不过无论怎么样,德国舰队想要彻底打垮炮台岸炮实在是有些不大可能,只要有一门岸炮存在,迪特里希和残余的德国陆军就不敢上船回舰。

更何况在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山顶炮台就对德军停靠在栈桥码头的小船进行了炮击,将他们来时候所乘坐的登陆小艇全部击毁。

盘算下来想要活捉迪特里希的希望还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在晚上,对方只有四五门小口径步兵行营炮,缺乏马可沁机枪这样的火力组合下,只要靠上去凭借兵力优势德国人是没有半点机会的。

由于德国舰队一直受到胶州湾守军的严密监视,所有的停靠点都被炮台守军炮手标定了射击诸元,在炮战刚刚打响之际,系泊在小鲍的~u|寸炮弹击中,还有数枚六寸炮弹落到了甲板上,造成了很大地伤亡。

至于德皇号、威廉王妃号战舰也遭到了炮击,不过由于距离比较远损失也比较小,阿高纳号和依伦娜号因为在炮击时还在胶州湾外围,所以并没有受到炮击。

由于事先定下对德国战舰炮击方案是逐一打击计划,所以在~受伤之后,只要射程够上的炮台主炮全部瞄准~|号和其周边水域不断激起数米高的水柱和烟火,~甚至连开动转移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失去了战斗力冲上小鲍岛以免彻底沉没。

在~|州湾增援,而德皇号和威廉王妃号则抵近向炮台射击,所有的炮台都击中炮火开始对德国远东舰队的德皇号开始射击。

伤其十指不如断气一指,对德国远东舰队的炮击可不是对其陆军追求俘虏那么温情脉脉,此时萧轩已经到达山顶主炮炮台亲自指挥对德远东舰队的炮击,他的主炮炮口向那艘战舰射击,其余炮台大小火炮只要射程上没有问题就必须跟随射击,不用理会其他战舰射击。

萧轩深知北洋海军能不能最后参战将德国远东舰队一网打尽。

这完全要看自己地炮击成果如何——刚才德舰~岛避免沉没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通过电报发送给了威海卫的谭延闿,同时林泰曾在镇远舰上也接到了相同的电报。

如果不是德国远东舰队司令官迪特里希还困在胶州湾陆地上,也许德国远东舰队在陆军攻占炮台失败之后。

很可能就会立刻撤出,再寻找其他方法来谋取胶州湾,可惜现在不仅陆军几乎全军覆没,就连自己的司令官也困在了陆地上,如果被俘那可真是创下了德国海军的一个纪录——最高指挥官是在陆地上被敌人俘虏或是击毙的笑话。

现在~已经重伤搁浅在小鲍岛上,这使得德国远东舰队更不能向后撤退了,反而还要加强火力试图将胶州湾的炮台全部击毁。

以战舰为平台和以山头为平台的大口径火炮相互射击。

各自都有各自的特长,尤其是德国克虏伯公司在火炮设计制造方面堪称同时代火炮地巅峰之作,其性能自然是没得说。

胶州湾炮台虽然建设的比较晚,但所采用的十二寸火炮除了在射速上与德国产品稍有不足之外,其性能直追他地老师克虏伯公司,可以说论十二寸大口径火炮,胶州湾炮台的装备明显要优于旅顺和威海卫所使用的大口径火炮。

不过德国战舰皮糙肉厚,防卫力量是当时世界海军的一大特色,萧轩也见过以前亚洲最大的战舰镇远舰。

对于与其差不多大小的德皇号,萧轩心中还真没有指望能够将其击沉。

在他看来除非是像日本人那样。

再乱战中用大吨位的战舰高速相撞。

想要靠火炮来打沉这样地战舰无异于天方夜谭。

不过放任这样的战舰在自己面前横行无忌也不是办法,因为它上面的十二寸火炮同样对炮台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先前击伤~号的时候,炮台还在德皇号的射程范围之外,现在抵近射击就由不得萧轩犹豫了。

能够以“德皇”和“威廉王妃”命名的战舰,自然是德国造舰业的巅峰之作,至少也是曾经的巅峰之作,不过失去了舰队司令官地舰队作战效率无疑是降低了很多,尤其是迪特里希绝对不是“花瓶”的情况下,这支舰队显然有些进退两难了。

即便如此,靠上来地德皇号和威廉王妃号上也爆发了巨大地威力,萧轩站在炮台掩体内就能够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因为两艘德国主力战舰地射击而在晃动。

即便今天风平浪静,对舰炮射击极为有利,但炮台射击优势也不是这么容易被弭平的,三门十二寸岸炮从不同的角度对德皇号进行射击,而周边的十几门大小口径火炮亦是集中火力向同一个目标进行射击。

凭借频繁开炮所造成的火力密度,众多六寸炮伤害力没有十二寸这么大,但射速可比三门主炮要快得多,大量的炮弹都倾泻在了德皇号身上,萧轩对浑身冒烟但依旧保持射击的德皇号看得是目瞪口呆……(德皇号和威廉王妃号这两艘战舰的具体性能和建造年代,戒念查了很多资料,除了吨位之外没有其他记载,就连战舰上的舰炮口径也是我根据它们的吨位来假设的,不过以它们的名字而言,这两艘战舰的性能应该不会差到那里。

同时根据吨位,戒念也假设了威廉王妃号和依伦娜号是同级别战舰,请各路老大不要穷追猛打……)北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