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零五章 挖角

第二百零五章挖角劳贝夫的潜艇结构设计已经相当接近谭延心中潜艇的形象了后世初中物理教科书上对潜艇的示意图就是双层艇壳,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不过还没有等谭延赞叹,从美国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说有个美国人莱克已经建好了一艘“亚尔古”号潜艇,这艘潜艇除了采用双层艇壳之外,居然是汽油机驱动,彻底舍去了蒸汽机!“可怕的美国人!可怕的时代!”谭延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中国必须要尽快的行动起来掌握建造自己潜艇的技术,在这场竞赛中占有特殊的地位。

相对于美国人给霍兰研究潜艇的十五万美元的经费而言,这在谭延的眼中不过是小儿科,如果能够造出后世鼎鼎大名的“U”型潜艇,哪怕是花一百五十万美元他也不会眨眼的。

按照谭延的理解,这个时代的潜艇最佳战术还不是主动出击,最适合在军港周围设伏尤其是在闭塞作战中,敌方战舰封锁港口向港内开炮,这个时候敌人的战舰是不会开动的,而这个状态正好是潜艇攻击大型水面战舰最佳时机。

“我的要求不高,第一代潜艇必须是内燃机独立驱动,水下航速能够有五六节,当然能够更快是最好的,作战半径至少要达到四十海里;能够携带三到四枚十八寸鱼雷,这也就要求潜艇里面至少能够装下五个人,还有重要的一点便是这种潜艇要有比较长时间的潜伏能力,能够独立在大海中下潜生存两天的时间……”在最终发展潜艇的问题上,谭延还是在威海卫海军基地与唐博文碰头,目前世界潜艇的发展水平他们心中都有数了,霍兰最终还是没有来中国,但是他的“电气艇公司”却被谭延收入囊中,在美国继续研究潜艇。

谭延还是狠不下心干掉霍兰。

目前霍兰的潜艇除了在双层艇壳上之外,已经具备了他所认知的潜艇所有要素,这样一个人能够为自己在美国服务也不算为过,干掉他实在有些可惜设立在美国地“电气艇公司”也就变相的成为北洋海军在美国的潜艇研发制造公司,它将会走另外一条潜艇设计和制造之路。

唐博文有些苦笑的说道:“你的要求还不高?不过这个指标在霍兰地潜艇上做改进应该不太难达到。

霍兰的新潜艇上用四十五匹马力的汽油机替代了蒸汽机,然后用蓄电池来进行水下航行,水面上的速度是七节,续航能力可以达到一千海里;水下也有五节,可以航行五十海里……不过它只有一个鱼雷管,考虑到我们有五百匹马力的汽油机,带上三四枚鱼雷问题应该不大,关键是设计了,这一切还需要很多改进。

要想得到新潜艇,不等到明年下半年你是不要想了……”谭延点点头说道:“潜艇建造周期比大型水面舰船要短得多,关键就在于设计,这几个月我还等得起,至少我们跑在日本人的前面!需要注意的地方还有造价问题。

当然这是次要的,关键还是看作战性能……另外纪孟兄。

天津机器局的海光寺西局将会彻底分割出来,其船坞将会被分割,至于武器制造以鱼雷、水雷、格鲁森速射炮、哈乞开司速射炮和一部分陆军子弹、手榴弹、迫击炮极其炮弹生产。

对于海光寺机器局。

我地要求是要生产特色武器,为了配合潜艇,我希望你能够加强鱼雷方面的研究和生产,保证鱼雷的质量和威力,十八寸的鱼雷已经可以对目前所有的大型战舰构成相当地威胁了。

鱼雷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潜艇地威慑力。

你应该明白……”“虽然这么匆忙的进行潜艇的研究和制造,但是我相信你地眼光。

至少你到现在在海军上还从来没有错过……看看这些资料也挺令人心动的,现在就是我也非常期待这个潜艇造出来是个什么样子了……对了,你打算放在哪里建造潜艇?海光寺?!”谭延笑着说道:“就是海光寺,不过它的船坞还需要改造并不是因为要建造潜艇,而是纯粹进行商用的需要,潜艇总共也不过就十几米,撑死三十米长,需要的船坞空间不会很大,毕竟我们手中地内燃机在那里摆着……潜艇地研制和建造都会在附近的一个独立开阔地港湾中进行,以便周围可以有良好的视野以防备不相干的人进入,整体防卫是外松内紧……”“没有想到日本人的间谍居然这么多,旅顺港中平时戒备这么森严,还有这么多不怕死的家伙……”唐博文自然知道旅顺军港内的清理间谍行动,平时他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现在看来对岸的老对手可是真勤快。

谭延向后靠在沙发上说道:“日本人是不会这么好打发的,总会有这么几个漏网的,就算全部清理了,日本人也会派来第二批,真是附骨之蛆阴魂不散……对付日本间谍是一件长期的工作,在北洋我已经成立了专门的保密机构来对付这些间谍,同时我们也会向有需要的国家派出间谍……”唐博文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也要朝日本派出间谍?!”“不一定,这件事只是先有个这样的设想,毕竟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防御,这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西方列强国家对自己最先进的科学技术防范越来越严密了,如果以后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话,那为了节约我们的时间和经费,少走些弯路,派间谍是最理想的方式……趁着现在环境还比较宽松,纪孟兄,多紧紧跟踪世界上各个领域内的新发明和新发现,有些时候我们必须未雨绸缪……”谭延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的保密组织,不过却并不介意,无论谁碰上了日本这样的对手都不会束手待毙,除了清理内部之外,反击才是王道。

唐博文可以算是自己的密友,谭延当然不会将自己的保密力量全部暴露给唐博文,但是唐博文是自己军事重工业的大管家。

以后他将会和保密机构打交道的地方多得是,现在先提醒一下也是好的。

“说到海军技术地发展,前几个月法国那边好像出了一种高爆炸药,英国人对那东西似乎很顾忌……组安,我想我们的海军需要这种高爆炸药。

我知道你的目标是对付日本的那两艘战列舰,还有应对以俄国远东舰队中的大型战舰,在我们现在不仅不能建造更大型号地大型水面战舰,甚至还要缩减我们的造舰计划,我想没有什么比采用新式更大威力的炮弹能够提高战舰威力的方法了……”唐博文有些为难的说着,显然他明白要想得到法国海军所采用的高爆弹药,从正规途径的海军拨款走账似乎不大可能。

因为北洋海军自身的造舰款都不够,更不要说去购买法国人的最新炸药专利,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况且法国人能否将这种炸药地专利卖给中国人都无法确定,正如谭延所说的那样,列强国家对最先进的武器技术似乎越来越保守,现在他已经感到这种压力了。

“如你所愿!这件事我会发电报通知上海的伍轩仁,怎么搞到这种新式炸药跟你没有多少关系。

你的任务便是选定新地厂址准备好接收机器尽快的投入生产……对了,这种高爆炸药在陆军上有什么应用没有?另外有没有可能为新建陆军建造大口径攻城炮?或者说像国外那样依托铁路运动地大口径火炮?!”唐博文略微沉思一会说道:“高爆弹药在陆军上的应用效果如何目前不得而知。

像你所说的大口径攻城炮和铁路列车炮不会太困难,不过我们要这东西干什么?”谭延笑着说道:“旅顺、威海卫和将来地胶州湾军港光是靠炮台有很多不足,列车炮有很强的机动性。

在防守上意义更大一些……”谭延对攻城炮和大口径列车炮真实的想法自然不会全部透露给唐博文,这东西目前最重要的作用除了加强军港的防守之外,还可以让他用来造反!这个时代中国很多重要地城市都是有城池地,而在前生的记忆中北京连城墙都给拆了,在武器发展还没有到无视城墙防御能力地时候。

谭延自然不愿意冒险。

就那些旧式军队而言。

就算手中使用的是九三式步枪也不过是“双枪老太婆”而已,根本不是谭延麾下新建陆军的对手。

胶州湾一战武卫右军的名震天下,虽然击沉德舰的荣光都让北洋海军给抢跑了,但是武卫右军摧枯拉朽的击溃德国陆军也让其成为众多中外报纸关注的焦点。

谭延想要列车炮或是攻城炮,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于他不愿意看到太多的流血,想要凭借武器巨大的优越性来迫降对手,如果迫降不成就算正是攻击,大口径火炮所带来的震撼力对于没有见过“多大世面”的旧式陆军恐怕就不是“震撼”的问题了。

唐博文听后点点头说道:“这不成问题,关键你必须将经费落实下来。

听说隆盛机器厂最近开始生产火车头和车厢了?你的动作可真够快的,关于列车炮的问题可以让隆盛机器厂和上海江南制造局那边相互接触一下来协商制造。

就我看来一百五十毫米的列车炮不会有太多的困难,但是一旦炮口直径在六寸以上,达到十寸甚至以上的水平,那对列车而言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是以我建议这列车炮不要一上来就好高骛远,你也不要指望我一下子就拿出十寸的列车炮……”“目前来看六寸列车炮就已经可以满足陆战的需要了,将来把铁路修到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的海军基地,如果有战事发生,像旅顺和威海卫或是胶州湾,在地面上有列车炮配合为新军提供重火力支持,第二年就无法对其形成陆上包围,炮台的安全性将会大大提高……至于十寸列车炮是部署在海军基地内部的,你也知道胶州湾这样的事件说不上什么时候会发生,我可以躲过第一次,但是不可能每次都有这样的准备,所以你就对此多费心吧!”谭延笑着说道。

“这就要看你的隆盛机器厂有多大本事了,只要提供的基座可以承受,一个月之内我就可以交货……”唐博文笑着说道。

海面上三艘线条非常流畅的大型军舰劈开波浪快速前进着。

周边还不时的看到渔船出现,但很快便被这支舰队甩在了身后。

“大人,现在距离广州府还有一百八十里,目前航速为十五节……”邓世昌听后收起望远镜转身说道:“传令给通信舱,让他们再次向威海卫发报。

告知我们地位置!”“正卿,你说这次威海卫那边能够收到我们的发报么?!”李鸿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进入了驾驶舱。

李鸿章在完成中德谈判之后,便要乘船南下前往广州继任两广总督,不过他却拒绝了谭延为其准备的豪华客轮“海晏”,偏偏挑中了龙威舰。

一直以来龙威三舰基本上从来不单独行动,一旦需要检修也是一艘一艘的进入船坞,而另外两艘则在船坞所在的港口附近海域游弋。

李鸿章挑中龙威舰,谭延也不好搏其面子,在中德谈判中李鸿章出力甚多。

不仅与翁同代为周旋,还在慈禧太后面前多加美言,尤其是在胶州湾谈判期间,更是替谭延坐镇北京顶住了压力。

李鸿章要求乘坐龙威舰南下,谭延可以理解这位前北洋大臣地心情。

遂批复北洋海军由邓世昌率领这支舰队南下,除了送李鸿章平安到达广州之外。

还要趁此远航的机会来锻炼水兵模拟作战,再者还担负了特殊使命对最新改进的无线电电报机进行测试,看看无线电电报机的发报距离有多远。

对于李鸿章。

邓世昌的心情颇为复杂,以前李鸿章执掌北洋大臣之时,做为北洋海军主力战舰管带,他没有少见李鸿章,可也是这个老人在甲午战争开战前拒绝了他所提出的设立代理旗舰的建议。

可悲的是战争应证了邓世昌的担心。

在大东沟海战中定远舰信号索被击中无法执行旗舰地功能。

在指挥上北洋海军陷入了混乱之中,这也是那场海战战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人。

末将不知!不过上次的发报地点是在潮州府附近的海面上,根据当初谭大人的设想,这台电报机地发报距离可能有三千公里左右,当时就已经差不多要接近谭大人的设想距离了,而现在恐怕不是很乐观……”邓世昌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铁面邓世昌!”李鸿章对于邓世昌生硬的回答并不在意,在经过了甲午战败到现在重建声名,李鸿章算是经历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况且从他认识邓世昌开始,这位北洋海军将领就是这样,算起来他现在对自己地态度似乎缓和了不少。

从天津到现在这一路上,李鸿章看到邓世昌严格训练北洋海军士卒,遥想当年此人第二次出国接收“致远”四舰的时候已经成为公认的海军专家,据说在归途中不畏风高浪险训练士兵,以致身体发寒热亦在坚持,在此亲眼所见绝非虚传。

李鸿章一生受人恭维赞叹,唯在甲午年大败之后千夫所指,溜须拍马之徒并不新鲜,落井下石者亦不在少数,但像邓世昌这样无论自己地位如何还一如既往者屈指可数。

最让李鸿章感兴趣的是,除了眼前的邓世昌之外,据说谭延第一次一到旅顺,就将从林泰曾至下所有地北洋将领全部关起门来打板子,不过这一路走来他所看到地从将领至士兵对谭延的异常尊崇。

李鸿章人老成精,自然能够分得出真假,想到当年自己苦心创建北洋海军,当年可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即便如此,能够不通过电线在这么远地距离发送电报,放在海军军舰上可以第一时间遇敌请示,这也是非常难得了。

甲午年的时候,谭组安第一次弄出这东西的时候,发电的距离也不过才十几里地的范围,到现在已经千里之遥了,不愧为我大清第一奇才!”李鸿章笑着说道。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