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零八章 遥远

第二百零八章 遥远谭延为了不使荣禄误会,再次强调了自己是“新军的训练者”这一概念,事实上在目前看来谭延手下的军官们随便拔出来一个都是训练军队的好手,但是相对于谭延,他们的缺点就非常明显了他们没有足够的背景和实力来担任负责新军训练的负责官员。

不知道荣禄注意没有自己的表态,谭延还是没有从荣禄的脸上看到任何反应,似乎“这个老白脸”从来就没有过任何表情,或是在他心中看似比较信任的人面前没有表情?!总之荣禄对于谭延而言既是快速达到目标的顺风车,同时也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这家伙实在是太过阴险,连翁同在面对荣禄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要吃瘪的。

新建陆军不能够像以前那样的套上旧军制就算成军了,这里面既有风险也有利益旧军制对军队数量只有一个非常宽泛的限制,大多数“营”都是六百人为标准,但是也可以以“一千人为一营”,谭延要想暗中扩充军队顶着旧军制还是比较方便的。

可惜谭延并没有高兴多久,旧军制所体现出来的麻烦就就显现了它不利于现代战争的指挥调度,有的时候参谋部如果是年轻新进来的参谋的话,连哪支部队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虽说是改进军制,以便向更加有作战效率的西方军制看齐,但是这份军制改革的折子最关键的一点便是促成清廷下旨,在各省精简军制,汰弱留强,精选强兵,用节省下来的银子来练有用之兵以振兴大清戎政谭延不相信新军会和清廷穿一条裤子,至少他所掌握的新军不是这样。

而在原本的历史上,正是南方地新军率先发难。

各省新军响应才使得一夜之间清廷失去了整个南中国的控制,而北中国之所以没有变样还是因为袁大头所缔造地北洋非常团结的缘故。

“按照这份折子,现有新军将会组成两镇和一个混成协,每镇一万两千五百人……组安之意,这两镇外加一个混成协是否编入武卫右军呢?”“卑职以为是否编入武卫右军乃是荣相和朝廷的意思,卑职不敢逾越。

不过武卫右军乃武卫军中一部分,也是唯一全部采用西法练兵和使用新式枪械的军队,武卫军五部之中论人数武卫右军最少,差不多有一镇的兵力。

卑职以为朝廷对新建陆军是否有其他安排,至少武卫右军是不能再削弱了,至少也有一镇的兵力……”荣禄听后微微翘了翘嘴角这就是荣禄典型的笑容,皮笑肉不笑。

在他身边的人时间长了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武卫右军人少地事情我已经向太后禀明过,武卫右军只可增加不可削减,是以现在若是变革军制之后,我则希望这两镇又一混成协的兵力完整的划分到武卫右军不再做分离……至于组安你,太后和我对你都很看好,这新军训练还是由你来主持,就放在济南……朝廷也打算解各省厘金一百万两再次编练新军,训练新军的这一百万两已经解送到户部,你可以以练兵处协办大臣来交接这笔军饷……”荣禄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晚生再回去好好斟酌一番,修改折子。

再由荣相上呈天听?”“重新写一份是肯定的,最好是这两天便能够写成,三日后你随我前往颐和园觐见圣母皇太后。

老佛爷要亲自过问此事……”“新建陆军的事情晚生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有一件事要禀明荣相。”

荣禄将折子递回给谭延,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说道:“组安还有何事需要老夫帮忙?”“荣相,在晚生离开威海卫的时候接到旅顺发来的电报,旅顺造船所的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已经完全建造完工。

现在正在进行试航。

昨日晚生发过电报询问试航情况,回复是一切正常。

基本上都达到了当初的设计目标……下月月初,北洋海军向英国和德国订购的一艘战列舰和一艘装甲巡洋舰将会在林泰曾的带领下抵达威海卫……晚生以为第二批新建陆军成军,北洋海军新添四艘战舰,这些都是盛事,为彰显国威,荣相是不是请朝廷检阅北洋海陆两军?!”“校阅海军乃是朝廷地传统,自北洋海军成军之时,当时醇亲王就曾校阅过北洋海军。

现在北洋海军新添四舰,这的确是一件盛事,自光绪二十一年上谕重建北洋海军,到现在不过才近四年的时间,北洋海军连添七艘军舰,可以说是犹胜往日之北洋海军……”荣禄转过身来说道:“恭请圣母皇太后和皇上检阅海陆两军,这确实是一个不错地主意,某会上达天听,组安你先多做些准备好了……”“荣相,这是江南船坞的股东们一点心意,希望荣相能够笑纳……”谭延将一张十万两的银票奉上,事实上这是一个体制上的问题,在旅顺造船所生产能力有限的情况下,谭延用五万两银子撬动了荣禄,使其同意将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地船体先放到江南船坞中秘密建造,这样可以节约半年到八个月地建造时间。

荣禄看也没有看就接过去了,对于荣禄而言小于一万两的银票他是不屑去接地,而谭延从认识他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求事是五万两起价,事成之后至少也是十万两,可以说是荣禄所认识的人当中出手最为阔绰的行贿者。

“既然这些民用船坞能够建造大型战舰,那以后不妨将造舰的工程拨给他们一些,这样一来旅顺造船所造舰的速度不是可以更快一些了么?”荣禄知道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船体造价是比较高,但也绝对不会到两个船体光是行贿就可以达到十五万两的地步,荣禄知道这十五万两是商人们想要从他这里购买到北洋海军承造船体的承诺。

“荣相开明!其实江南船坞有可以建造万吨级船舶地船坞,像这次承造的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地船体对他们而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像英法等列强国家,这些国家的造船也并不是全部由政府船厂所承造。

很大一部分都是私人企业船厂,在其技术能力许可范围之内承造政府的订单。

这样一来可以更好利用资源,同时也是降低了造舰的成本……”荣禄听后呵呵一笑说道:“组安是某见过最会算账的人!”“不敢当!不过朝廷的造舰费用就这么多,晚生也必须勉为其难多加筹划,否则到时候也拿不出这么多的军舰来,好在荣相多方照拂,不然这造舰可真是不可想象……”荣禄朝前走了两步说道:“想必组安也知道,今年湖北干旱,数县歉收,户部以赈灾为由削减海军军费。

这造舰款是被削减的重中之重,是以明年造舰款项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也仅仅勉强建造一艘这样地装甲巡洋舰,是以明年如何造舰你要早作打算。

两江总督张香涛不是说对龙威级和靖海级巡洋舰都非常有意要购买么?现在谈的怎么样?”谭延回答道:“昨天晚生已经发电报给江宁方面了。

江督张香涛那边对靖海级是有兴趣,估计会派人来亲自看看靖海级装甲巡洋舰性能如何,至于龙威级巡洋舰正好护送老相国南下广东,北洋海军提督邓世昌将会在回程的时候在福建马尾停靠,一是进入马尾的船坞进行检修,另外则是让江督地相关人员对龙威级巡洋舰进行仔细的考察……以前原本拟定的是张香涛会购买龙威级巡洋舰三艘,至于现在更好的靖海级一出,难免有些变动。”

“组安,你对南洋向北洋购舰有何想法?”“荣相,我觉得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在北洋海军像致远、靖远、海天四舰,这几艘战舰中海天四舰还好些,但是致远、靖远两舰建造时间已经是非常老的战舰了。

镇远舰还可以凑合使用,不过也要注意舰龄老化的问题……晚生以为如果张香涛或是老相国那边有需要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将北洋海军中的旧舰低价转让给他们,如果他们愿意订购新舰,则可以稍微提高点价钱卖给他们。

最重要的是旅顺造船所会因为我们北洋这边海军添舰速度放缓面临开工不足地问题。

他们的订单一方面可以弥补北洋海军军费不足,另外也可以让旅顺造船所避免停工的局面……”谭延相信荣禄不会在南北洋相互联手进行战舰交易上进行设障。

因为这样地交易他荣禄也可以从中活得政治好处和现实的经济好处,而这中间涉及交易的大臣也没有荣禄的死敌,荣禄根本没有必要对此阻拦。

至于将老旧战舰卖给南洋,这似乎很困难,张香涛也不是冤大头,像致远和靖远在海上面对外国战舰根本没有多少生存能力,它们已经落伍的太厉害了,实属充数吨位地废战舰,不仅没有多少战斗力,每年还要花银子去维护这几艘战舰,实在是有些不值。

下一步谭延打算让致远和靖远退休,尽管经过两次修造之后,这两艘战舰战斗力还算可观,守个港口什么地还算是升任。

天津水师学堂和威海卫水师学堂正好缺乏训练舰,这两艘战舰都可以充当海军学堂训练舰,在过上七八年这两艘老舰不是要进博物馆,就是可以进船坞拆解了……“七八年之后,呵呵,七八年之后谁能够知道到时候又是一个怎样的局面呢……”谭延一想到老舰退休地问题,脑子走了走神。

荣禄点点头说道:“你把左宗棠的福建马尾船政局整个都搬到了旅顺,中间花的心思可不少,也不能就这么白费了。

当年船政局之所以没落,也不是全因中法战争之故,这船政局就是造舰的,你前段时间送过来的关于英国、德国造舰的情况折子还有照片某都看过了,说到底这造舰是越造越强,一旦停工则前功尽弃……”自从得知海军造舰款项被削减已经是定局,无论谭延怎么争取也是于事无补之后。

他便退而求其次,由龚照援收集西方列强船厂的资料。

最重要的便是拍摄英法德三国造船厂的照片,还有便是三国海军中吨位最大地战舰照片。

尽管现在英国的无畏级战列舰还没有问世,但是这个时代地战舰已经是颇为惊人了,毕竟没有人能够像谭延那样拥有前生的记忆知道未来的战舰是个什么样子。

在远东排水量一万吨以上的战舰就已经被认为是天方夜谭,英国的大舰队在港湾中,十余艘上万吨级的战舰集结的照片看上去非常壮观。

谭延便用这样反应大舰巨炮的照片来糊弄荣禄,以求能够对其产生震撼性的效果。

事实上荣禄由于自诩出身将门,是以对军事极为上心,可惜他肚子里面没有货。

手下除了一个铁良对陆军还算有所了解之外,对海军更是一无所知。

甲午年中日大战,在谭延看来李鸿章唯一做对地事情便是用朝廷的三千万两军费拨出巨款购买了海天四舰,由此也开启了重建北洋海军的开端如果北洋海军精华尽丧。

李鸿章又没有购舰的话,那北洋海军凋零之后诚然朝廷要对海军上心,但绝对不会有后来地大规模重建北洋海军的事情,正是因为海天四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朝廷才会舍得花银子再次紧跟世界先进战舰潮流订造战舰。

谭延上呈给荣禄的折子中,关键的一点便是旅顺造船所绝对不能够停工,如果朝廷的造舰款项拨出有限,反正现在的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如果在旅顺船坞中开工,至少也要一年半的时间才可以完工,这还是日夜赶工的效果既然海军造舰拨款降低。

那就不赶工开造战舰,用两年的经费来建造一艘装甲巡洋舰,在建造地过程中旅顺的造舰技术人员也可以紧跟世界水平提出修改。

在谭延看来两年造舰款项绝对会在二百万两以上。

这么多银子已经足够建造一艘比靖海级装甲巡洋舰更为优秀的战舰了。

虽然旅顺造船所同样是要面临开工不足地问题,但总比完全停产要好的太多,况且现在中国航运发展迅速,民用客货船舶订单也是非常多,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旅顺造船所的不足严冬还未到来。

谭延必须为脆弱的旅顺造船所寻找好过冬的衣服和食物。

否则难免又要坠入福建马尾船政局地老路。

不管是谭延送给荣禄地照片和相关的叙述内容震撼了他,还是其他政治上面与以翁同为首地户部大擂台。

不可否认的是荣禄这个在历史上留下臭名昭著名声的家伙还是颇有眼力的。

他看到了如果光是凭陆军是无法解决像上次胶州湾事件的,而西方列强本土舰队的强大更是让他心中有些不寒而栗,相比之下一个小小的德国远东分舰队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北洋海军的造舰款项某自当会竭力争取,不过组安你也不要有太高的奢望,两年造舰款项差不多也就在三百万两的样子,如果节省一些的话,直隶府库补贴几十万两,两年内旅顺造船所还是可以为北洋海军新添两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当然南洋张香涛他们若是有意购买战舰那是最好不过,他们出手订购一两艘加上我们自己订造的,已经足够旅顺造船所开工之用了……”荣禄继续说道。

谭延拱手说道:“荣相所虑甚是,晚生也是如此考虑的。

南洋比之北洋在财政上丝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

与先前南洋大臣刘岘庄不同,只要张香涛认准的事情,一般都是大手笔,晚生估计南洋采购战舰绝非是一个小数目,到时候就怕旅顺造船所忙活不过来……”荣禄听后微微笑道:“旅顺造船所忙活不过来这不要紧,组安不是可以将战舰分拆开来,让江南船坞等民营船坞来负责建造船体么?关于南洋购舰和旅顺造船所造舰的事情就这么先定下来吧,这件事还是需要你和张香涛他们去讨价还价,如果能够用南洋的银子来给北洋海军添战舰,某家正好求之不得!”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