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二十五章 线路

第二百二十五章 线路“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毫无疑问是看不到的敌人!”谭延在旅顺口的电报后面写下了自己对于潜艇的批示。

想到后世军队,无论陆海空无不做到隐蔽,为了达到隐蔽的效果不惜重金来打造隐性武器,而在这个科技尚不发达的时代,潜艇用不着什么销声瓦、用不着高精密加工的螺旋桨尾叶,在海底发出巨大的噪声也不用害怕因为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根本没有针对潜艇的侦测设备和对付它有效的武器。

也许北洋的四百吨高速鱼雷猎舰或许会对其产生巨大的威胁,但是那也要先找的着潜艇再说。

同样是装备十八寸的鱼雷,四百吨鱼雷猎舰是靠速度来突破大型战舰的火力封锁,近距离使用鱼雷击沉战舰;而潜艇则是坐等战舰上门来让它攻击。

这两种武器各有各的优点,不过相对于中国贫弱的国力,在进攻之前先保证自己的老窝不被别人给占领才是最重要的。

事实胜于雄辩,尽管在现在的世界海军界,尤其是头号海军强国英国非常鄙视潜艇的前提下,北洋海军决定装备潜艇这一作战利器来担负海军基地安全问题。

用潜艇来对付海军作战理论中正在风行的军港闭塞作战模式,可以取得出其不意以小博大的效果。

当然因为北洋海军中还有很多洋员,而旅顺口、威海卫等海军军港都是日本间谍重点关注的对象,潜艇暂时不能服役于北洋海军。

只能在威海卫海军学院和天津海军学院选调优秀毕业生。

他们将会进驻天津的“远洋航运”工厂,谭延这家旗下地工厂将会少量生产潜艇,并且根据海军作战要求和世界科技发展水平进一步的完善潜艇建造。

这两艘第一代潜艇的代号也被命名为“J1”和“K1”,两个潜艇的英文字母合并起来便是“荆轲”的首写字母。

后来随着技术的发展,“K”型潜艇虽然是全电动驱动,噪音小。

但因为作战方式已经不符合中国海军地需要而被淘汰,剩下来的“J”型潜艇经过不断地发展终于成为世界顶尖级潜艇。

这倒是后话了。

这段时间谭延讨好慈禧太后的唯一成果便是追加海军造舰款,并且进一步提高北洋海军的军费,使得旅顺造船所每年可以获得二百四十万两的造舰款项,比以前要多出四十万两。

实际上相对于上海江南机器局和天津机器局每年一百多万两地经费而言。

担负造舰这样高端武器生产地旅顺造船所二百多万两的经费算是极为紧张了。

而谭延在北洋造舰体系中采用市场化管理手段。

旅顺造船所都是用真金白银从两大机器局和汉阳钢铁厂来购进造舰所需组件,不过都是采用成本价购进而已,这样也可以避免造舰体系中所涉及的其他工厂无偿向旅顺造船所输血而造成自身发展停顿的局面。

唐博文在接到谭延的电报之后,立刻派出魏源等数名工程专家前往京师,带着旅顺造船所根据龙旗号战列舰的修改版本面见谭延虽然他并不份属主管旅顺造船所,但是谭延对北洋造舰体系有着绝对的发言权,旅顺造船所开工建造什么样的战舰都必须要得到谭延的支持才能够具体实施。

谭延明白唐博文此举是在催促他尽快地上马中国自造战列舰计划,旅顺这边已经拿出了设计图纸,就等着银子到位谭延一声令下便开始开造战列舰了。

魏源等人带来的战列舰设计图纸所体现出来的新型战列舰也不禁让谭延怦然心动。

林雷在海防日益紧张,列强环伺的现在,如果中国能够装备足够多的先进战列舰,那对于威慑列强不能轻易插手中国事务有着非常重要地意义。

对于以魏源为代表地旅顺造船所设计团体所拿出的这两份战列舰设计方案,谭延以前在威海卫地时候也多少有些了解。

这一次魏源他们带来了完整的设计方案。

所有的战列舰指标已经得到了进一步具体的量化他们的两种战列舰设计方案都是一万七千吨级的,航速都保持在二十节。

唯一不同的是一种使用六门十二寸主炮,另外一种则是八门十一寸主炮。

无论采用哪种主炮设计,它们的射程和威力都要比日本的富士和八岛两艘战列舰上的三十倍口径舰炮要大的多。

根据可靠情报,日本在英国正在建造中的“三笠”级战列舰因为经费的缘故所采用的主炮倍径依然还是三十倍口径,这对北洋海军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魏大人,这两份战列舰设计方案我个人是非常满意的,不过你也知道我手里只有一个女儿不可能同时嫁两夫……呵呵,北洋的造舰经费有限,必然会淘汰一种设计方案,你们这些造舰专家正好都在这里,你们更倾向于哪种?我相信曾大人也有自己的意见,北洋海军那边是怎么看的?!”魏源已经年过五十,在谭延的眼中是一幅标准的教授形象严肃、冷静,还有那么一点点懦弱的感觉。

面对权利者,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心中有种本能的惧怕,尽管谭延以前在旅顺的时候经常和他们接触,从内心中谭延也算是个知识分子,只是环境逼迫无奈,才走上了权力的道路。

本质上谭延也希望做一个潜心研究的知识分子,他也希望能够将胸中的医药学知识发挥出来。

就像他曾经和沉静与唐博文发过的感慨一样:“我们生在这个时代,没有太多的选择……”走上权力道路他心中并不后悔,也正是因为他心中的知识分子本质所致,他对于权力虽然渴求。

但权力在手中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还不致于让他像慈禧太后那样沉迷于其中。

“谭大人,对于龙旗级战列舰的改进设计,无论我们旅顺造船所内部还是北洋海军地内部都有着不同的看法。

两种设计方案在航速和装甲防护方面都差不多,我们在当初设计的时候对一些指标都进行了保守估算,比如航速方面等到试航的时候满功率运载可能会超过二十节……它们的区别就在主炮。

卑职对军事可以说是知之甚少,大人翻译的外国海军著作卑职也看了不少。

可是总不得其中要领,恕卑职无法从中决断……”魏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造舰是知识分子的事情,而怎么使用战舰是军人和政治家地事情,谭延对此也是颇为理解。

他问这个问题不过是想活跃一下他们之间的谈话氛围而已。

并非需要这些造舰专家给他提供一个准确的答案。

只是看魏源的样子,谭延知道自己说个笑话来调节谈话气氛地努力算是白费了。

谭延说道:“魏大人应该知道战舰,尤其是先进战舰在现在世界海军界而言最容易过时,由于技术地突飞猛进,会使得有些战舰还停留在造船台上的时候便会面临过时的危险……你们的努力我都看到了,不过我还是想要向魏大人咨询一下,这两种设计方案在设计的时候都留有改进的余地了么?比如说上海江南制造局可能会研制同口径更大倍径的舰炮,还有你也知道在济南正在建设的火电厂使用的蒸汽轮机,也许有一天蒸汽轮机做到一定程度上地小型化后可以安装在战列舰上……”魏源调整了一下坐姿正色说道:“这些预留升级也是归为战舰设计当中。

不过谭大人有所不知,舰炮和动力系统可能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降低其分量,当然这种革新都是非常重大的,至少舰炮想要让它变轻非常难,但是从旅顺造船所和隆盛机器厂对动力系统的革新方面可知。

大功率蒸汽机未必是和其功率增长而体积变大……因为这两个方案是根据龙旗级战列舰改进而来。

所以我们在按照海军要求增强其火力的同时也考虑到日后改进所需,是以将其排水量定为一万七千吨。

就是存着这种打算……”“这样一艘战列舰耗资多少?”谭延站起来拍拍图纸问道。

魏源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十二寸主炮设计方案地造价差不多在五百八十万两白银左右,十一寸主炮设计方案的造价在五百五十万两左右,中间地差价主要是因为十二寸主炮单门造价要比十一寸高约三成,再加上副炮的配置两者相差并不多……”谭延听后点点头问道:“如果一次性造两艘同样设计的战列舰,这成本能够降多少?!”魏源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说道:“如果两艘同造,单艘战舰成本或许可以降下来十来万两银子……谭大人,你……”谭延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旅顺造船所的船坞不能满足一万五千吨以上的战舰建造,况且现在船坞中还有两艘靖海级的装甲巡洋舰正在建造中,就算要建造你们改进的龙旗号战列舰,这相应的船坞的改造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甚至必须要建造更大的船坞来满足战舰的建造……”魏源神色有些黯淡的说道:“大人说的正是,就算能够给旅顺造船所足够的造舰款,这船坞改造也是一笔巨款,甚至不如再重新建造一个船坞,从长远来看现代战舰越造越大,旅顺造船所的那两个一万五千吨级干船坞根本无法满足我们以后的需要……”谭延微微一笑说道:“还是我说的那句老话,你们这些造舰专家只需要设计和督建出最好、最优质的战舰,至于经费问题不劳你们来操心,这是我的事情……魏大人,以我们的技术力量,建造一个三万吨级的干船坞有这个能力么?这个问题很重要,你要如实回答,能就能,不能我可以想办法从美国、英国、法国甚至德国得到相应的技术,我听说国外已经有使用浮动船坞来建造大型战舰的技术,当然这种技术不能用在我们建造龙旗级改进战列舰。

这种战舰我们必须是要秘密建造地,我们可以用来建造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如果说谭延这几年来在北洋海军系统中威望最高的部门也许并不是林泰曾和邓世昌所领导的战斗部门,而是旅顺造船所的技术部门,一方面建造战舰所必须的优质装甲都是汉阳钢铁厂的产品,而且售价都是以成本价供应,动力部分也必须依赖于谭延麾下地隆盛机器厂;另外便是谭延对待这些技术官员的态度。

两者之间合作愉快也是基于谭延地“外行干外行的事情。

内行干内行的事情”,两者井水不犯河水。

甚少干预他们,并且给予他们足够的空间和舞台来发挥自己地才智。

就像龙旗级战列舰改进型设计一样,旅顺造船所内部自己先起了内讧,这才会有两种设计。

而谭延不管采用哪个设计。

先给予他们充足地经费,让他们展开竞争。

正是这种宽松的环境,对技术官员的尊重和优厚的福利待遇,使得旅顺造船所的战舰设计团体一直保持着充足的活力,加上这些老福建船政局挖过来的技术人才当年的胆子就不小,在他们那个时代敢提出建造平远舰,不仅是出于对自身技术的自信,同时更多地出于爱国自强之心。

“三万吨级的船坞?!”“不错,正是三万吨级!魏大人。

您是战舰设计专家,您教出来的徒孙都在旅顺造船所中都可以占有一席之地,这证明了您的水平。

不过我们搞海军必须要有长远的眼光,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地如此之快,也许今天地万吨级战舰已经非常了不起。

但是放到将来先不说其航速、装甲、火力如何。

单就是这排水量也是极为惊人的。

谭某不才,但根据现在各国海军发展地水平。

我敢说未来的十年之内必然会出现三万吨级的大型战列舰,而我们现在还停留在图纸上的一万七千吨级的战列舰说不得早就成了三流战舰。

是以谭某以为我们不能被船坞捆住手脚,我想在旅顺造船所兴建两座三万吨级的干船坞,以满足未来十年我们造舰所需……”魏源听后点点头,谭延的话之所以有分量并不是因为他的官衔高,而是做为远东首屈一指的海军专家的建议,对此魏源深以为然。

从魏源那个时代走来,最近二十年的战舰建造技术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各种不同作战用途的战舰不断涌现,战舰所搭载的火力系统还有强大的防护能力,高速的机动能力,这些都不是当年魏源他们可以想象的。

魏源和他的同事们心中都认为谭延是他们所能够碰到的最好的领导者和保护伞,可以预见只要谭延能够在位一天,旅顺造船所绝对不可能称为福建马尾船政局第二。

一想到福建马尾船政局,魏源等人心中就是一阵心酸现在的船政局除了有一个一万五千吨级的船坞,依靠北洋战舰的定期检修半死不活的存在着,张之洞已经将其变成了铸币厂,他对铜元的热情远高于造舰。

张之洞也是现在朝廷大臣中最能干的了,就是这样的大臣尚且如此,他人又当如何?!只要旅顺造船所一天不关门,谭延一天还掌控权力,那迟早有一天中国建造两万吨级、三万吨级甚至更大吨位的战舰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谭延今天既然跟他谈到了要兴建三万吨级干船坞的事情,相比之下龙旗级战列舰改进型的建造就属于次要地位了人靠希望而活着,只要有希望人就能够创造奇迹,谭延就是他们心中的奇迹,来保障他们一展胸中抱负的保护伞,在他的护翼下只要自身能力足够就可以造出更好的战舰!一想到这些,魏源的心中热了起来,不过谭延问到旅顺造船所能否建造三万吨级的干船坞,他的心就凉了半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卑职对于干船坞建造并不熟悉,至于国外的浮动船坞也略有耳闻,不甚清楚。

不过大人既然有心,容卑职返回旅顺和同僚相互参详一番,只是……只是大人要做好万全之策,毕竟这么大的船坞以我们的能力而言尚且有所不足……”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