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二十九章 雄兵

第二百二十九章 雄兵 在这个时代的官场上,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慈禧太后心中的信任更重要?只要慈禧太后心中有这么一个人,再加上银子的配合就没有做不到的奇迹,其实谭延本身就是大清政坛上的一个奇迹,不过有了慈禧太后的信任和手中掌握着强力的武力,他在政治上更加所向无敌。

不过不管政治上的敌人有多强大,谭延已经决定采取更加强硬的政治路线因为他调集了巨额资金准备要大力扩充军备,海军的扩张是对外,而陆军的扩张则是对内。

巨额资金数量巨大这并不是问题,毕竟只是账面上的问题,就改动的数字不合理,也不用担心会捅出什么篓子,但是问题在于造出来的战舰是藏不住的,迟早会被人给揭出来,尤其是他打算造的龙旗号改进型,个头可比龙旗号要大上不少,以至于北洋造舰系统的船坞都要进行重新建设。

在和美国人谈判关岛交易的期间,上海江南船坞开始破土动工兴建四个三万吨级的干船坞这个数量远比计划中的多出一倍,因为日本的战列舰已经在英国开造,谭延不希望落后日本太多时间,以致中间发生什么变故。

同时谭延也不希望在战列舰数量上比日本差距太多,龙旗号战列舰固然要远比富士和八岛两艘日本在役战列舰要优秀,可是一艘战列舰在现代海军中像北洋这么大的防御海疆是绝对不能满足需要地。

日本向英国订购了三艘战列舰。

将会分成两批建造,现在开工的那艘是“三笠”号战列舰。

谭延地战列舰计划本身就比日本慢了好几个月。

他已经无法像建造靖海级装甲巡洋舰那样分成两批建造了他要一次性建造至少三艘“北洋级”战列舰,以对日本形成压倒性优势,同时也要向全世界的海军强国显示中国的自造战舰能力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因为要先建造船坞然后才可以开工建造大型战列舰,无论再怎么赶工程进度,北洋海军终究还是在一段时间内要面临三比一这样的战列舰数量对比,唯一可以做些文章的地方就是在装甲巡洋舰上保持某种程度上的平衡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可以横扫日本除了战列舰之外的所有战舰,若是数量上再上一个新台阶,就算在三比一的落后情况下,由靖海级装甲巡洋舰所组成的战舰编队也足以在某种程度上让日本不敢轻举妄动。

旅顺造船所早就开始设计下一代的装甲巡洋舰了,而第二批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将会在年底内完工。

除了卖给南洋当旗舰地一艘之外,北洋将会拥有三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

按照谭延的计划,在建造船坞的这段时间,上海江南船坞将会建造三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船体,两艘运抵旅顺造船所继续建造,另外一艘留给上海江南船坞来完整建造,以后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将会保留六艘成两个编队。

今后不再建造这一等级的装甲巡洋舰,转而建造下一级的新型装甲巡洋舰。

有人说一条铁路造就了石家庄,而谭延大力发展造舰工程的时候也不知不觉地培养了一大批的产业工人上海江南船坞成为上海最大的工业企业,随着承接旅顺造船所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船体建造后,整个船厂就开始大规模的扩张,到现在为止上海江南船坞的工人已经在一万人左右,而谭延控股或是独资的其他两家在天津的船厂规模亦是庞大,也是除了天津机器局之外最大的两家私营企业。

当然如果这样算来,抵羊纺织厂、汉阳钢铁厂还有京汉铁路公司等几家他控股的大型企业,仅直接为这些企业服务地产业工人就是不在北洋军数量之下。

而间接为这些大型企业服务,或是依附于这些大型企业生存的小工厂更是不计其数。

当谭延回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因为自己的缘故使得整个产业链极大的丰富,还造就了数以十万计的产业工人,究竟有多少工人依靠自己的产业直接或是间接的生活更是难以计数。

现在上海江南船坞又要开工建设四座三万吨级的大型船坞,可以预见未来几个月船坞建成后开始建造战列舰,那需要的工人将会更多。

一想到这些谭延心中多少有些发凉,现在中国工业尚且不发达地时代,集中力量创办大型工业是一种快速强大的途径,不过这也是一个危险的怪圈北洋的造舰系统相关产业必须持续发展下去。

就像朝廷削减造舰经费迫使他也不得不减少甚至停止建造大型战舰,那势必会造成产业萎缩,这些转化为产业工人的农民或是城市人口,他们地生活该怎么办?!也许是谭延这个时候有些多虑了,他已经利用自己地资本向北洋输血。

短期内不仅不会有工人失业的情况出现。

反而对于工人和各种技术人才地需求非常迫。

上海江南船坞将会建造四个三万吨级的船坞用以建造大型战舰,而相应的旅顺造船所更是至少要兴建两个大型船坞才行。

一旦这些船坞建成,不仅工人不会失业,反而还需要扩大招收工人,甚至现在就必须要招收工人进行必要的培训。

也是出于对战列舰的迫切需要,谭延可以想象到日后对于战舰建造上,北洋是不能再停下脚步了,一旦停下来影响的不仅仅只是北洋海军,甚至对于刚刚有所起色的中国军事重工业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不过令他欣慰的也是这个时代的世界并不太平,战舰必须越造越大,数量也必须是越来越多。

古老的中国在被人家用坚船利炮敲开国门之后。

它地生存环境已经变得极为恶化,发展海军建设一支强力的海军不仅是东边地恶邻日本所施加给中国的压力。

同时也是其他列强国家给中国施加压力。

可以预见,今后数年乃至十几年,中国的军事造舰工业将会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蓬勃发展时期,根据战略的需要,中国要用自己的战舰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安全,凭借自己的大舰巨炮让列强国家将它们在中国的特殊权力吐出来。

虽然现在还是满清政权统治中国,不过随着关岛的到手还有北洋造舰体系地逐渐完善和不断的引进技术进行升级,谭延相信中国走向海洋的时间不会太遥远。

尤其是这个时代的美国还没有后世的霸气,虽说是美西战争使得它成为新进的列强国家,但是论海军水准。

北洋舰队和美国海军之间的水平差距还没有到不可弥合地地步。

一想到自己的实力居然有可能和美国拼上一拼,这怎能不让他心中感到热血沸腾?相对于日本不过是中间的跳梁小丑罢了。

由于上海的江南船坞是民营船坞,虽说谭延要向北洋输血,但是能被晚发现一天就会少一天的麻烦,所以上海江南船坞的四个三万吨级的船坞大规模扩建计划并没有引起朝廷的注意,反倒是很多国外报纸对此报道了一番。

结合中国飞快发展的造舰技术,国外也很是注意上海江南船坞在修建好这四座大型船坞后的动向。

不过江南船坞除了继续不慢不快地建造三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船体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时间稍长这种热情也就降温了。

时间很快便到了十月份,谭延开始利用电报局建设无线电电报网,此时的无线电电报机技术经过严密的测试后,传输距离已经达到了五千公里的范围,这已经完全可以满足商业运营的条件了。

以往电报和铁路一样,在中国都引起了很多麻烦有线电报和铁路都差不多,要立线杆途中经过的路线很可能会碰上谁家的祖坟,或是一些风气比较保守的地区。

电报线路和铁路在没有给当地人带来明显利益地时候。

会受到当地人的蓄意破坏,尤其是电报线路的破坏比铁路要严重的多,也更加隐蔽。

现在有了无线电电报装置,就可以避免以前架设电报线的麻烦,而且成本更加低廉,这使得北洋电报局地利润飞快增长当然这中间还是需要商业操作地,电报机的价格昂贵,而电报局也不是谭延开地,所以这中间的改造工程是北洋做保有工商银行提供贷款建设。

无线电电报网的建设使得中国在运用现代化技术方面第一次走到了世界的前列,到目前为止只有法国和英国在使用第一代无线电技术运营跨越英吉利海峡的无线电电报业务。

像中国这样这么大规模的开始上马无线电电报业务,还是世界头一遭。

到目前为止,谭延手中的无线电电报技术是世界最先进的,也是唯一一种可以投入商业运营的无线电电报技术,所有的专利都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

尽管中国的国力衰弱。

世界列强可能不把谭延放在心上。

可是谭延在各国抢注的各种无线电专利足以让无线电同行发狂。

此时法国、英国和德国都在得知中国电报升级换代的消息之后,紧随其上从谭延麾下的隆盛机器厂下属的无线电分厂购买电报机。

而这一次单台交易的价格是一万英镑,即便价格比英吉利海峡的那套要贵上三倍,三国还是从隆盛机器厂订购了七十多台。

而谭延也没有想到现在无线电电报技术就已经给他创造如此丰厚的利润了,怎么看那电报机都像是一堆英镑再向他招手。

不过此时谭延已经对金钱没有什么感觉了,他需要的是中国强盛而非个人的富有国家太弱,个人太强又有什么用处,到头来不过是人家桌上的一盘菜而已!谭延是有钱,不过这些资金却非常可笑的被挡在了体制之外,以至于谭延要向北洋输血还要挖空心思想着怎么来做账以应付户部,还有天下人的眼睛。

谭延向北洋输血最先见效地并不是北洋海军或是旅顺造船所。

而是北洋陆军,相对于漫长的造舰周期和昂贵地造舰成本。

他在向北洋输血之后,陆军得到了充足的发展直隶、河南、山东三省各绿营、河防等旧式军队已经初步完成了新军的整编工作,开始分批集中进行军事训练;北洋下属海防军,旅顺、威海卫、胶州湾三大海军基地的守军最先完成新军训练;而武卫右军三镇又一混成协完成训练后正式归入武卫右军作战序列……此时北洋的武卫右军新建陆军规模已经达到了七镇之多,而直隶督标、山东、河南抚标新军加起来为两万新军,挂着警察的名义已经完成训练的也有五千余人,正在训练的还有五千……所有完成新军训练的“北洋军”都是留德士官系为高级将领,他们虽然在官制体系内受不同人的节制,但是真正能够给他们发号施令地却还是谭延。

新建陆军的数量在1899年底已经达到了十四万之多,这还不算上三省的林林总总正在接受训练和已经完成训练的绿营、河防、海防等各这些在谭延眼中还不能真正算是新式陆军的军队虽然战斗力差,装备差,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他们总共加起足有十五万人以上,更何况如果局势需要,他可以迅速用更好的武器来武装这些军队,在短时间内提升通过提升武器性能来提升战斗力。

谭延身为兵部尚书兼步兵统领。

他直接指挥武卫军,虽然武卫军中的董祥福、聂士成等人也许并不服从他地命令,但是仅仅武卫右军将近十万新军就足以让他傲视中国所有的军队他们都是杂牌,只有我的北洋新军才是最强的,不说你们分布在天南海北,就算统统绑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在这世纪之交,谭延终于完成了他的实力底线十万陆军的建设,其中将近五万人还因为他的缘故驻扎在京师内外,这个分量实在是太重了。

对于十万雄兵在手的谭延而言,他也不愿意再仰人鼻息过着低三下四的生活。

剩下来地便是一边再扩大手中的军队实力,另外一边则是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掀翻这个腐朽到极点的王朝了……如果说有人对军队不满意的话,那第一个还要数前身为禁卫军的那一镇满人新军的镇统长麟了,尽管距离训练结束还有半年的时间,在外人眼中满人新军还是挺有卖相的,可是长期泡在军营中的长麟心中却是非常有数满人新军和以前地禁卫军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同样是训练新军,谭延也没有糊弄这个昔日的“同事”,为他派来了最好的教官团,这个团体可是谭延当初训练新军起家的教官团体。

当初长麟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萧轩是北洋新军第一镇的镇统。

以他在新军中地资格来说,在谭延手下谋一个更好地出身易如反掌,可是却被派到这里来帮助训练满人新军,这不能不说是屈才。

可惜长麟心中的愧疚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发现萧轩不是不卖力。

而是这些官老爷出身地满人军人实在是不争气。

打骂训斥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而萧轩也在长麟的眼中看起来越来越不是个东西,经常的和新军中的满人军官出去吃喝。

他们的感情是不错,满人军官也都接受了萧轩的存在,可是这军队的训练却垮了,反倒是他这个满人的镇统在这支军队中遭到了排斥。

虽说长麟是将门世家出身,可是他的骨子里面还是一个文人,根本没有他先祖那份征战沙场统兵作战的精力,相对于朝廷中的那些脑袋中只有秀逗文章的大臣而言,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对训练新军有所了解,对现代军事有一些认知罢了。

当初谭延推动老头子推荐长麟来做满人新军镇统,其中也不乏看重了这小子的文人气这些人看上去有风骨,但是实际做起事来却是一塌糊涂,而长麟也确实证明了谭延的“识人之能”,他确实不是萧轩的对手,同时更不是谭延这个奸诈的小政客的对手。

如果不是翁同三番五次的劝解长麟一定要在新军镇统的位子上待下去,长麟造就受够了这些丘八大爷的兵痞气,挂冠而去了。

而翁同也正是看到了在谭延手上的北洋如日中天,比当年的李鸿章还要难对付,长麟手中的这一镇满人新军再怎说也是京师遏制谭延的最后一张底牌了,说什么也不能让长麟打退堂鼓。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