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选择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选择聂士成听后继续沉默,眼中的神色变得非常复杂,最后等沈静身前冒着热气的茶杯已经变得冰凉,他终于开口说道:“真不忍见骨肉同胞相残!不知谭大人起义之后如何对待清室……”沈静心中暗赞一声:“成了!”聂士成开口称谭延为“起义”而不是“造反”,这就代表了他已经转向了北洋这一方。

虽说这三十营的“半旧不新”的军队是由董祥福和聂士成共管,但聂士成在军中的威望和权力明显要比董祥福高得多,这支军队不是北洋吃不下它,而是作为北方最后一支有能力和北洋陆军一战的清军,能不动枪动炮就免掉,不要让本来就显得兵力不足的北洋还要在聂士成身上再做无谓的牺牲。

“将军明鉴!至于对清室的待遇问题,我家先生认为自满人入关主宰国器二百余年以来,犹如中国身上的寄生虫,而清室则为首恶……不过我家先生并不打算以行铁血手段来清算过往的历史,毕竟满族也为我中华民族之一员,清室固然罪无可恕,但出于对几百万满人考虑,我家先生初步打算软禁满清皇室和贵族,将之集中在某地看管,不会砍任何一个人的脑袋……当然满族所有特权全部取消,他们的财产也必须全部没收充入国库……这些做法可能在某些人眼里是不妥,但是保证清室和满清贵族的生命安全,这已经是我家先生最大的让步,与当年的扬州八日,嘉定十屠相比,这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不知将军对此有何看法。

我可以代为转告……”聂士成摇摇头说道:“我是个粗人,只懂得带兵打仗,这些历史上的恩怨我是不懂的……不过我还是希望谭大人能够信守承诺……”沈静点点头说道:“清廷二百余年统治早就无边杀孽,满汉之间地恩怨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相信将军也看见过满人横行霸道。

欺压百姓的事情,满汉之间极为不平等,我家先生不主张杀戮流血。

也不希望国家为此有太大的内耗。

当然取消满人种种特权地过程必然会引起满人的种种不满,若是满人兴风作浪,我汉家儿郎也绝非妇人之仁!”聂士成点点头说道:“今日得见先生实乃聂某荣幸,这把军刀是德国友人所赠,今日转赠先生,也算是我聂某人交出这三十营军权……这些兄弟都是在甲午一战之后编练的,虽比不上名震天下地北洋陆军精锐,但在现在来看能够与之比肩的军队并不多,希望谭大人日后能够善待这些兄弟……”沈静笑了笑。

接过聂士成手中的指挥刀,一把拔出,顿时屋内寒光四射,确实是一把好刀。

沈静收刀入鞘又将指挥刀抵还给聂士成笑着说道:“我家先生曾言,将军若能受民族大义之感召,必是有为之人,现在国家草创,一切都是百废待兴,最为难得的便是人才。

像将军这样的军事人才是国家最为急需的。

先生诚邀将军共商盛举……”聂士成摇摇头说道:“这还是算了吧,老夫已经六十四岁,戎马一生也不想再这么颠簸下去了……士诚虽顺应潮流不欲与谭大人为难,但终归是亏欠了清室,等这边的事情一了,老夫就回安徽老家去渡过晚年……”沈静看聂士成脸上略微有些伤感,这个淮军老将虽然看得清时事指导顺应天下潮流。

但中国传统的忠孝还是让聂士成左右为难。

他选择退隐也算是对自己不抵抗的一个交代,如果强留下来反倒不美:“将军不欲再从军我想我家先生是不会强人所难。

将军可速速整军接受来人整编这三十营军队,若可能地话望将军能够前往京师与我家先生一会……”聂士成嘴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是当然,请沈大人放心,这三十营军队都是我部多年亲信,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反对的,还请沈先生能够赶快做出安排,老夫也好卸去这身负担……”作为聂士成和董祥福军队的常驻地点,长辛店自然有联络的电报线路,沈静将聂士成愿意交出兵权接受投降的消息赶快传递了回去,在长辛店三十里之外的直隶督标新军即刻全速前往长辛店兵营,在下午三点解除了武卫左军的武装——直隶三省之内最有战斗力的清军接受了投降,至少再也没有军队可以在谭延自己的地盘上敢发动反扑。

聂士成肯接受投降这对谭延而言是一个不大不小地惊喜,这三十营合计一万五千人地旧军多少也是个麻烦,至少直隶督标新军想要击败它不是很难,但要想困住它不造成太大的混乱,那只有等第二镇出马才可以做到。

现在三十营的军队在长辛店接受直隶督标新军的整编,虽然短时间不能派上用场,但经过分化组合之后,用不了两三个月就可以初具战斗力,再编练出一支新军出来,为此谭延从自己的亲卫营中拨出二百人,并且从直隶省已经开始改编数月的绿营中抽调两万士兵和教官与之混合。

新组成的军队开始进行速成训练,部队地番号定为北洋陆军第八、第九镇。

这是北洋陆军正规军中第一支完全在旧式军队地基础上编练的新式陆军,其中蕴含地意义自然非常——中国未来的国防军陆军系统在谭延的想象中至少要有六十万人,四十个镇,每个镇每月军费十二万元合计白银不到九万两的样子,一年陆军常备军费在四千万两出头。

全国所有陆军捆绑在一起,谭延心中估算的数字恐怕要超过一百万,也就是说新中国建立之后,至少要裁减五六十万的陆军,其中的可以堪用的自然要转变成新式军队成为国防军的组成部分。

现在北洋正规军加上可以控制的整编军总数在十五万左右,还有两三万连整编都没有来得及的旧式军队,即便如此重建国防军地缺口至少也要有四十多万。

作为第一支正式转变成正轨北洋嫡系的军队,聂士成这三十各营其中的重要性和示范性不可忽视。

谭延为了保证顺利完成这次整编,连自己的亲卫营都拿出来参与整编工作。

作为北洋陆军系统中极为特殊地存在,谭延的亲卫营任何一名普通的战士下放到军队中将自动成为班长、排长这样地基层军官,有他们帮助整编军队。

这样的把握会更大。

整编聂士成三十营训练新军第八、九镇,这个过程肯定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不过聂士成的精锐部队在谭延起义的第一天便选择了投降新政府。

这无论如何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下午四点这三十营的军队将武器全部交给了直隶督标新军,全军就在长辛店暂住,按照北洋陆军参谋部的要求,明天其中的十五营士兵将会前往北洋陆军地“发祥地”小站兵营。

前往小站兵营接受整编的军队将会成为第八镇,长辛店为第九镇,他们将会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整编。

三个月是谭延给北洋陆军的时间,在他的记忆中历史上的辛亥革命从爆发到各省争相响应,这中间也持续了数月之久,中间并没有发生外国列强干涉的事件。

不过谭延生性小心谨慎。

历史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不能肯定外国列强对中国革命地态度——日本虽然没有资格在这个局面中浑水摸鱼,但俄国却成为各国列强中对中国最为贪婪地国家,它可是在庚子事变中趁乱占领东北的,历史上更是因为东北和日本打了一场,难保俄国人不会趁机南下占领东北。

谭延严令北洋陆军参谋部将扩军和占领精华地盘放到同等的位置——中国目前经济发达的地区用一只手便可以输出来,而中部的湖北有铁路,四川有留德士官系的旁支并且还是自己的老丈人为四川总督,除了广东谭延占领地把握并不大之外。

其余精华地区都在北洋掌控之下。

可以说在一个星期之内谭延心中必须被占领地地盘肯定会落到北洋的手里,但这并不能掩饰北洋内部兵力匮乏地问题。

北洋扩军不仅是现实的需要,更是政治的需要——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自保能力,这不是对内,而是对外!国内各省的军队不是谭延瞧不起他们,再强也不过是十年前淮军的水平,而自己编练的新式军队完全可以以摧枯拉朽的态势横扫它们。

甚至谭延根本用不着采用暴力的手段——这个时期的中国旧式军队当兵不是为了国家利益。

而更偏向于一个糊口的饭碗,从上到下皆是如此。

没有足够的军饷不要说正面交锋,就连军队集合出兵都是一个问题,甚至还会闹出兵变的戏码。

谭延需要在未来的三个月中至少再训练四个镇的兵力,正因为对于聂士成的重视,才会将这由三十营的旧式军队混编的两个镇排名先定下来——成为正规北洋陆军的待遇要比那些北洋系统内的“杂牌”陆军要高出不少,这对于普通士兵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也是出于安定军心的需要。

另外的第十、第十一镇也会在最近几天在济南、胶州湾陆军训练营展开训练——因为有铁路的连通,在这里训练的士兵可以在必要时刻乘坐火车前往威海卫、天津直到目前修建中关东铁路的最北端金厂堡,这里距离锦州府不超过五十公里。

“正卿兄,这是北洋海军参谋部发来的电报……”靖海号装甲巡洋舰舰长蓝建枢将电报递给正站立在舰首遥望大海的邓世昌。

蓝建枢字季北,他是福建船政学堂第三期驾驶班的优秀毕业生,二十五年前他毕业后在扬武舰上实习,在结束南洋至日本的考察后,便投身北洋水师效力。

他不是留英海军军官,也不像邓世昌这样际遇好,在甲午大战之时,他不过是“镇”字号炮舰的管带,大战之后,北洋海军高级将领陨落殆尽,而北洋海军不断增添主力战舰,他终于成为第一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舰长。

此时邓世昌舰队在今天中午的时候通过电报联系聚拢在一起会合,因为俘虏的日本客船、货轮航速比较低。

所以在早上接到海军参谋本部电报的时候,光是集合就折腾到了中午。

虽然慢些,但是整个舰队的精神状态都非常不错,各舰都知道北洋海军地大脑袋谭延造反已经将他们昔日效力的帝国首脑一举成擒。

在第二次和宿敌日本联合舰队交战大获全胜的北洋海军上下心情都非常放松。

而这几天在朝鲜和日本之间的海域活动,收获更是丰厚——大小客船、货轮加起来三十多艘。

本来可以更多地,但是在海上中国和日本双方的仇恨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

不光是大多数日本船只不肯投降,就是邓世昌舰队上下对日本船只稍有反抗地时候,便在第一时间予以击沉——数天以来,光是被他们击沉的日本各种船只已经不下五六十艘,其中最大的收获便是击沉了日本陆军第三师团船队。

开始的时候邓世昌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日本紧急向朝鲜调运的第三师团船队,不过这支船队在海琛号靠上去准备俘虏它的时候,居然有大批日本陆军在甲板上用步枪列队抵抗射击。

面对这一景象,邓世昌舰队上下几乎是“喜出望外”,他们在执行谭延的封锁命令同时就得到了“一旦遇到日本陆军运兵船可不问缘由即刻击沉”的命令。

在大海上就算世界上最勇猛的陆军面对大舰巨炮武装起来地海军也是有心无力的。

日本陆军的“嚣张”举动让邓世昌舰队有了更加充分的理由来终结这支船队。

海琛和同行的靖海、靖湖三舰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击沉了这支船队所有的船只,从被捞上来的个别俘虏的口中得知这是日本陆军第三师团,也是从他们地口中才得知日本政府对第二次中日大海战采取了隐瞒地政策,这些日本陆军第三师团从上到下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前往朝鲜的航线上很可能会遇到北洋海军的拦截。

邓世昌伏下身趴在栏杆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说道:“季北,各舰官兵如何看待此事?!”蓝建枢无所谓的说道:“还能有什么反应?支持推翻这个朝廷的官兵占了绝大多数,可以说反对者寥寥数人而已,中层军官都是毕业于天津和威海卫水师学堂的,他们对谭大人自然是信服地很。

底层地官兵不在乎这些。

只是他们的家人可都在天津、威海卫、旅顺或是胶州湾,相对于这种复杂地局面,谁能够给他们家人足够的保障,他们自然就拥护谁……”“那各舰舰长又当如何?”邓世昌的头连动都没有动,仿佛视线的前方是一片金子的海洋,丝毫没有在意蓝建枢的语气。

“司令官!我们各舰舰长虽然都吃过谭大人的板子,不过思前想后当年我们都为什么这么做?浑浑噩噩的活着哪里还像个海军?我没有出过洋。

不过从上船政学堂到现在我接触的洋人教官。

像顾问英格纳先生那样从世界上第一流海军中出来的海军军官,他们也是一个脑袋两只手。

我们身为学生学习再刻苦,水平提高的再快,甚至比我们的教官也相差无几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们还是比英格纳先生他们缺了什么……”蓝建枢也没有看邓世昌,而是抬起头朝着战舰航行的正前方看着说道。

邓世昌听后眉毛一挑问道:“你认为我们缺了什么?”蓝建枢此时反倒是摇摇头有些苦恼的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和那些洋人海军军官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但我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种差别……他们的身上总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傲气,这不是洋人那种普通的傲气,是一种自信,哪怕他们用比我们稍差一些的战舰和我们来打仗,他们也绝对不会有一丝畏色,哪怕我们有一天我们用的战舰比他们的好,他们也有充足的自信把我们打败……正卿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