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二百六十八章 更新换代

第二百六十八章 更新换代“这属于钢铁厂规模的问题还是铁矿石供应的问题?今后数年全国对钢铁制品,尤其是战舰建造所需要的装甲钢、铁路用钢和普通钢材需求量很大,钢铁生产将会直接关系到国防和经济发展……”谭延问道。

“是钢厂规模的问题,铁矿场也需要扩建,现在汉阳钢铁厂的生产能力已经是以前所不能想象的,自从三座新平炉运行之后,每日产钢六千余吨,含磷量不过百分之一左右,属于优质钢材。

不过现在铁路、建筑、造舰等方面用钢量很大,如果不继续扩大钢铁厂的规模,以后就很难说了……”蔡锡勇如实回答道。

“这个好办,你可以放心,钢铁厂将会得到足够的资金来扩大生产规模,不过汉阳钢铁厂的厂址本来就是先天不足,我想如果继续扩建将会面临极大的浪费,还不如更换一处厂址建立新厂……天津北洋大学的地质系师生在马鞍山进行地质实习的时候,在那里发现了铁矿藏,我已经拨出专款去支持他们的地质考察,返回来的效果很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应该有一个储量相对比较丰富的铁矿。

我想你应该去北洋大学联系一下,了解一下马鞍山铁矿的实际情况,看看有没有开采的价值和供应一个大型钢铁厂运营所需的铁矿储量。

如果比较顺利的话,你可以题写报告交由董事会来协商讨论,在马鞍山建立钢铁分厂……当然这些都还是一个设想,一切都要由你的报告来决定,建立钢铁分厂事关重大,千万不要再犯以前的错误,一切要从生产和经营的角度出发,作为董事我无条件的支持你的决定。

自然你也必须要进行科学和缜密的调查……”谭延说道。

在前生地记忆中,谭延知道马鞍山有钢铁集团,另外还有内蒙古、四川都有大型的钢铁厂,可是现在动内蒙古和四川的主意还不是最佳时机。

钢铁是这个时代衡量一个国家工业水平和军事水平的重要标准,中国目前缺乏世界级的大铁矿,要采用进口铁矿石的办法一来成本上很难说,而来依靠进口铁矿石来运作的钢铁厂,选址必然在上海或是其他沿海城市,现在国家才刚刚建国,内部还没有做到完全统一。

各国列强虽然有回缩欧洲的倾向,但在军事上对还没有建立起一支强大海军的中国而言,显然在沿海城市大规模的投资是非常危险地。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谭延先让地质科技人员前往马鞍山这样很可能存在大型铁矿的地方去考察,不出意外的话,马鞍山钢铁厂建立是势在必行的。

只是谭延没有想到马鞍山钢铁厂的计划还只是停留在幻想当中。

汉阳钢铁厂这边就已经开始告急了,由此也推动了马鞍山钢铁厂加快实现地脚步。

谭延说的“科学和缜密的调查”,蔡锡勇心中非常清楚,看来总统是绝对不会在汉阳钢铁厂的问题上一错再错下去了,张之洞在汉阳这个有没有煤矿,更没有铁矿的地方建设中国甚至是亚洲目前最大的钢铁厂,风光是风光了。

但留给后人的麻烦也是同样空前。

和张之洞相比谭延是一个极为重实利地人,至少在建设钢铁厂的问题上,谭延不会学习张之洞为了彰显自己的政绩在北京弄个大型钢铁厂出来。

虽然谭延没有点名,但谁都知道这话对应的是张之洞,只是谭延和张之洞的关系也非比寻常。

蔡锡勇更是张之洞提拔起来地,没有明说也是照顾到他们的面子。

“如果没有什么极为要紧的事情,我在会后会直接去北洋大学联系一下。

马鞍山这个地方如果真地适合建设钢铁厂的话,那自然选择一个靠着铁矿场的地方最好不过了……”蔡锡勇回答道。

“魏总工程师,如果钢铁厂这边的供货没有问题的话,我想很可能会给旅顺造船所下达至少六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的订单,你们旅顺造船所要做好这个准备……我不管你们面对怎样的困难,我一定要在零四年地时候见到天津级装甲巡洋舰服役于我们地海军,这对我们新生的中国政权而言非常重要。

我希望旅顺造船所上下都能够明白这个重要性!”谭延严肃地说道。

谭延得到中国驻俄国公使许景澄的密报。

俄国在上一轮的外交风波中失利之后,在财政大臣维特的强力支持下。

在新一年的财政预算中增加了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拨款,打算以更快的速度来建设这条铁路,并且俄国莫洛维耶夫向许景澄提出《中俄密约》的有效性,尤其是对中国应对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建继续履行密约内容。

谭延给予许景澄的回复是对俄国强调《中俄密约》的意义,同时提出修改《中俄密约》文本条款,因为日本的军事力量已经被中国所瓦解,而条约的签字也是李鸿章代表清帝国签订的。

现在中华共和国建立取代了清帝国,那密约也必须随之改变,而两国结盟所针对的第三方也要因为日本的战败而转向新的目标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利益,尤其是在中国的利益必须得到遏制。

许景澄所拥有的权限是支持俄国修建铁路,也支持俄国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从中国的东北经过,并且就这段铁路的经营权可以做适当的让步,甚至可以提出由俄国出资中国自己来修建这条铁路,连同旅顺至盛京再连通西伯利亚大铁路也可以按照同样的办法来处理。

不过就中国劳工进入西伯利亚修建铁路的问题予以回避,在没有得到对中国劳工人身安全和福利待遇的切实保证之下,中国绝对不会派一个劳工去西伯利亚帮助俄国修建铁路!作为交换,俄国必须对中国收回关税主权问题予以大力支持这是最起码的支持,沙皇尼古拉二世应该对这个问题公开发表言论,而莫洛维耶夫和巴甫洛夫等外交重量级人物也必须要强调这一观点。

俄国人急着修铁路自然是不会安什么好心,俄国人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占领东北侵吞蒙古。

在谭延的眼中。

俄国人有些像狗熊掰棒子一样,仿佛俄国的统治者看着偌大的地盘会显示自己国家地强盛。

等过上两年谭延将自己的地盘上的事情理顺了,自然不怕俄国人前来添麻烦,甚至他还希望俄国人这么做,本质上他和俄皇尼古拉二世有着相同的“癖好”热衷于开疆拓土。

不过他害怕俄国财政大臣维特的那套“铁路加投资”的那套“软刀子”,好在现在的中国至少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自保能力。

谭延要做好对俄国开战的准备,陆军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相信如果自己手里真的有五十万到六十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地陆军,通过国内的铁路系统会让俄国人大吃一惊,而战争的关键就看海军。

俄国人的海军情况他并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俄国军方对维特的反对有很大方面是建立在“海军法案”的基础上地俄国没有能力来生产满足建造大型战舰所需要的高张力的钢板,但是海军法案却明确规定了俄国的海军战舰建造必须购买俄国国产的钢铁或是其他组件。

中国的工业水平尽管看上去也很弱,只有像谭延直接控制的几个超级企业才拿得出手,这个国家综合工业水平与其他列强国家相比是算落后地。

不过谭延通过种种手段和技术交换使得为生产战舰的工业配套体系做的非常漂亮,而俄国的工业体系让它还无法做到像中国这样一艘战舰百分之九十以上全部是国产的水平!谭延给许景澄地授权无疑是针对英国的,但是他给中国驻英公使龚照援的授权却是向英国政府示好。

提出了一个结盟计划,这个结盟所针对地则是俄国,英国的代价便是要支持中国收回海关权力。

不仅是对俄、对英,谭延也给予了中国驻世界各国列强的外交官们更大的自主权力,对美、对德和对法都提出了相应的外交政策,提出了各自的结盟计划,全部的矛头都指向了英国英国在华地利益是最大地。

同时也是最保守的,它不允许其他地列强国家涉足它所把持富余的长江中下游流域,而这一保守政策也是其他列强国家最为痛恨的。

虽然是大面积撒网,但是谭延也有自知之明,他也不期待所有的国家都能够和中国成为“盟国”。

“所谓一纸条约。

比上厕所的手纸还便宜!”这是谭延给他的外交部长寇青对他混乱的外交政策质疑的回应。

除了俄国因为其《中俄密约》的利益牵制之外,法国没有给予任何回应,英国和美国正在考虑当中。

而德国却给予了最积极的回应。

德国亨利亲王正准备他的第二次访华之旅,同时还破天荒的向中国订购了一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通过大青岛海战之后,对各国列强海军专家们非常震撼,除了龙旗号强大的攻守能力之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的身上,对于它的平衡能力深感惊讶。

德国因为帮助中国承建了以靖海级为蓝本的海石号装甲巡洋舰,不过那是在削弱了相当的防御能力之后排水量仅为七千多吨的产品。

在海战中也正是因为其防御能力比较差才会成为唯一一艘沉没的中国战舰。

“下面要说的便是验证舰计划。

先前根据总统的指示,我们设计所开展了一系列的涉及工作。

准备建造一艘以蒸汽轮机驱动的小型巡洋舰,排水量在三千吨……不过因为三连装主炮塔的定型设计问题,我们造船所也产生了两种分歧……”魏源略微显得有些为难的说道。

“总统先生!”一直充当魏源助手角色的年轻人站起来说道:“根据总统先生提出的蒸汽轮机方案验证舰,我们觉得非常浪费,所以产生了两种方案……”“这位是……”谭延问道。

旁边的唐博文说道:“组安,这位是魏成勋工程师,曾经在福建马尾船政学堂毕业,毕业后就到天津水师学堂当船舶设计的教员,后被派往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深造,专门学习舰船设计……你还记得北洋级那个十一寸主炮的设计方案没有?就是他带领一些年轻工程师的作品……哦。

对了,他还是魏总工程师的大公子!”谭延笑着对魏源说道:“魏总工程师,虎父无犬子啊!你们旅顺造船所真是人才济济,那个十一寸主炮设计方案我先前十分满意,如果不是因为江南制造局地新产品,我想采用他们那个设计方案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们的分歧在哪里?说出来听听,这里在座都是造舰工业体系的专家,还有威海卫海军参谋部的海军代表,你们的意见正好在这里可以做一个决策!”魏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犬子年轻气盛。

总统莫要怪罪!”谭延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你看我不一样很年轻么?年轻好,虽然在经验上有所不足,但是却敢想敢做,这点在战舰设计方面显得非常重要,正因为年轻才会更为大胆的运用最新的科学技术。

海军是一个高技术兵种。

你们设计的战舰必须紧跟世界先进技术潮流,这样才会保证我们政府投资在海军上地经费有效的利用,要知道干你们这一行应该明白,当战舰还停留在船台上正在建造的时候,它们很可能因为技术进步的原因已经过时了!”魏源点点头说道:“总统教训的是,其实也没有什么重大分歧,在大青岛海战之后。

设计院便全体深入到旅顺造船所的船坞中,一方面结合海军方面对海战地描述,另外也是对战舰在战斗过程中所凸显出来的故障进行总结分析……虽然靖海装甲巡洋舰分队还在外面执行任务,但是从所返回船坞中的各舰情况看来,问题很多。

也很严重……”“哦?我们战舰有什么问题?!”谭延在获得获胜的消息之后,便很少关心海军战舰的情况,在他看来被日本人的炮弹击伤的龙威级装甲巡洋舰可能会有很大地麻烦。

不过是进船坞修理罢了。

“主要问题还是出在动力系统上,龙旗号战列舰的问题最为严重,虽然在海试中它跑出了十八节设计航速,经过我们的检验它的最高航速甚至可以达到十九节,这已经是目前世界各国海军战列舰在航速方面创造的最高航速了。

不过在大青岛海战中,龙旗号和镇远号长时间地保持在十八节的航速上,在战斗过程中便已经出现主轴过热的情况。

在海战中轮机兵地压力非常大……事实上龙旗号战列舰的巡航速度一般都在十节左右。

而在战斗中长时间都要保持在十五节以上,虽说设计航速是没有问题。

但在十五节以上的航速上行驶,一旦时间超过了八个小时,这对于复杂的蒸汽动力系统而言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魏成勋说道。

谭延点点头说道:“这些情况我也有所了解,不过战争就是如此,旅顺造船所的每一个级别的战舰都是经过我地批准地,设计方案和要求也都是我亲自过目的,为了追求更高地航速,也是为了追求胜利,在蒸汽机的利用上来说,我下达的命令是强人所难的,所有的战舰在历次军事演习之后其动力系统都出现过类似的问题……”三涨式蒸汽机的技术到现在为止在谭延的眼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这就使得战舰的动力系统陷入了一个怪圈为了搭载更强大的火炮和获得更加夸张的防御对动力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蒸汽机和锅炉本身也是占据战舰体积和分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获得的动力越大,就需要更多的空间,这些空间都是战舰的防御核心部位,同弹药仓的地位等同,这也就意味着战舰要不想重演海石号沉没的悲剧就必须获得更加夸张的装甲防护……连载中|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