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零五章 转机

第三百零五章转机[1/1页] 虽然潜艇部队对于这三天的行动成果多少有些沮丧,但是他们却给俄国海军带来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每天晚上对俄军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哪怕是采取这么严密的防范措施,还是经不住有损失的出现。

在最后的两天攻击当中,俄军被击沉的战舰是四艘吨位并不大的鱼雷艇和一艘补给舰,但是每次潜艇突击都会有成果,潜艇给俄军带来的心理压力已经超乎中国海军参谋团体的预料之外。

小小的潜艇已经搅得海参崴军港内的俄国太平洋舰队“舰舰自危”,俄国海军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由于中国潜艇所采用的式鱼雷拥有强大的破坏力,被命中的四艘小型舰艇几乎都是直接被炸的断裂开来,而海参崴军港大体上呈一个狭长的倒“”形状,里面可供战舰回旋的余地很有限,更可怕的是太平洋舰队几十艘战舰都挤到这么一个军港中,闯进来的潜艇只要将鱼雷发射出去,基本上就不愁没有进账在危急时刻,俄国海军的小型舰艇会冲上去替大型主力战舰挡住鱼雷的攻击。

八月三日当天,俄国海军上将、远东总督阿列克赛耶夫举行海军将领高级会议,并且圣彼得堡发来了新的命令,所有与会高级海军将领对这份命令进行讨论,会议形成的文件将会通过电报发送回圣彼得堡。

在中国海军接二连三的发动潜艇攻击后,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对太平洋舰队司令官斯达尔克夫中将抱怨连连,因为庞大的太平洋舰队从战争爆发到现在居然窝在港口里无所事事毫无作为,即便如此还频频遭遇对方地潜艇攻击造成不断地损失。

圣彼得堡的命令主要是针对太平洋舰队地。

命令太平洋舰队抓紧时间修复受损战舰。

同时打捞沉在港口中战舰的火炮,用于完善二号海岸炮垒。

并且对于撒佩尼半岛的“俄罗斯堡垒”、四号要塞群和与之呈斜线并列的一至三号要塞及其附属堡垒加装火力更加强劲的大口径舰炮;采取一切可能阻止中国在撒佩尼半岛的二道沟登陆点继续运载中国陆军登陆;派出舰队在阿穆尔斯基湾进行布雷行动,并且针对图们江口和旅顺抵达阿穆尔斯基湾的航线进行破交作战……应该说圣彼得堡的命令似乎有些让太平洋舰队很为难,现在俄国已经发现海参崴地西侧出海口被中国海军布雷,并且有一支由两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和数艘小型快速战舰守卫这个出口。

做为远东最大的潜在对手,尽管在战前斯达尔克夫中将和他的海军将领们并不认为中国有勇气挑起战争,但是他们对于中国的战舰也是有相当程度的了解,靖海级装甲巡洋舰中国去年刚刚停产,现在只有两艘在船台上为阿根廷和希腊建造地未完成战舰。

但是即便这样一个属于淘汰型号的装甲巡洋舰,严格说来俄国太平洋舰队还真没有一艘能够与之力敌的战舰它地航速、装甲、火炮方面的数据让所有的海军专家都感到头痛。

如果说以前中国采用的背负式炮塔曾经有海军专家指出有很大的缺陷,在命中率上饱受诟病,但是随着两年前新一代的火炮控制系统的投入使用,中国海军已经相对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并且在三连装主炮塔的散射控制和火控方面取得了相当惊人地成绩做为中国地国防工业高级军事机密,俄国和其他列强海军并没有意识到中国在火控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尽管中国还是没有能力制造出火炮射击指挥仪。

但是一个非常粗糙地系统已经可以实现某些部分功能。

中国海军一直致力于提高自己的炮术水平,为此花在训练上的经费一直是居高不下,除此之外便是寻求科技方面的支持。

不过根据情报英国海军似乎已经有了自己比较先进的射击指挥仪,中国在这方面的底子实在是太过薄弱,在购买相关技术被英国拒绝之后,中国不得不倚靠自己的科技力量来寻求突破。

在蒙古级战列舰的相关科技攻关中,射击指挥仪成了一个重要的课题,现在中国战舰上所采用的粗陋系统就是相关技术进步的产品,总算是先解决了“有无”的问题。

至于能不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这还需要继续努力。

事实上就海军舰队使用情况来看,这套系统对于提高命中率的效果是极为有限的。

综合各国目前海军状况。

海军情报部门得出的结论是在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下,想要倚靠射击指挥仪来大幅度的提高命中率是不太可能的,即便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类似产品,命中率也是低的惊人七公里左右距离发动攻击,命中率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之根据五年前的大青岛中日海战经验,提高命中率的办法无非有两个,在战舰射击平台上布置更多的火炮,另外便是拉近双方的交战距离,在近距离的交战中火炮的命中率将会大幅提高。

中国海军和其造舰系统都进行了尝试,包括天津级装甲巡洋舰的三连装炮塔设计,更强有力的火炮,更新穿甲弹类型等等方面。

可以说在最近的五年当中,中国在海军方面取得的成就是世界其他各国都无法想象的,当然谭延做为总统和中国最富有的人在这方面始终如一的贯彻了他的意志,无论在政策上还是在财力上都毫无保留的给予最大限度的支持,甚至这种支持的力度在某些时候会使得谭延庞大的产业也会出现周转不灵的情况。

年谭延对外出售了大约百分之二十的抵羊纺织集团的股份;除了东北地产投资之外五年来没有任何地产方面的投资……抵羊纺织集团是毫无疑问地东亚纺织霸主,论规模它即便不是世界第一,但也绝对可以在世界纺织行业中排名前三位,由于市场地独占性。

$抵羊纺织厂的股东都死死地攥住手中的股票。

每年的红利也足以让他们在睡梦中笑醒,就是这样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谭延换来了至少两千一百万两白银的收入。

几乎前手得钱后手便打入了海军特别账户……谭延对海军的投入如此之大,也难怪嫡系出身的陆军为此极为看不惯,从而演化出海陆矛盾了。

相对于中国的努力,俄国在海军方面地投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以至于现在中国的北洋时代的顶尖装甲巡洋舰来把守一个狭长的出海口都会让俄国的指挥官门头痛不已,这固然是地理上地不利,但同时在海军战舰技术上的落后因素也同样不可忽视如非顾忌到东侧出海口的强大中国主力舰队,俄国太平洋舰队大可以直接走东侧出口。

俄国海军指挥官们虽然饱食兵血。

甚至连平时海军训练费用都大加克扣,更不要说是维修费用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愚蠢,中国人仅在西侧出海口布下了庞大地雷网,在东侧却没有任何布雷行动。

这固然有二号炮台的功劳,不过一号炮台的威慑力远远大于二号炮台,这种反差还是让人嗅到了危险的感觉如果中国人对自己的战舰没有这么高的自信。

至少布上一部分水雷还是应该做的!圣彼得堡的命令摆在海参崴太平洋舰队将领面前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毫无疑问这次会议地结论会影响到在座地绝大部分将领的终生命运,甚至是他们地生命。

会议从上午一直开到下午,在晚上八点又开始会议,结果会议开到半夜便传来港口内爆炸声这是三日夜间第一波潜艇攻击,两艘潜艇在匆忙发射了三枚鱼雷之后下潜逃走,三枚鱼雷有两枚命中了一艘布雷舰和一艘雷击舰,一枚鱼雷打空。

也许正是这两艘潜艇在会议期间的严重挑衅行为终于激怒了脾气暴躁的阿列克赛耶夫,他要求明天无论如何太平洋舰队都必须出港作战。

哪怕是一次试探性质的作战。

俄国的太平洋舰队不能在海参崴军港里面等死,被“狡猾的、残忍的”潜艇发射的鱼雷一艘艘的干掉而毫无作为。

会议就这么被潜艇攻击给打断了。

在海底下暴怒不已为自己第三次出击居然又打到了雷击舰上的潜艇艇长不知道这次攻击来的是多么的及时,正是他的鱼雷让阿列克赛耶夫失去了冷静,做出了一次愚蠢的决定,同时也是将俄国太平洋舰队推向最终灭亡的决定。

不过这次海军会议也并非全无成果,至少在战舰修理的问题上,阿列克赛耶夫决定扩建修理厂,而在“”日潜艇作战中因为留里克号巡洋舰惊慌失措将皇太子号战列舰的尾舵给蹭烂,因为想要维修皇太子号战列舰的尾舵和舰体上的隐伤,就必须需要干船坞。

诺维克号巡洋舰上校舰长萨哈洛夫提出用围堰的方法来解决干船坞的问题,至少对付皇太子号并不算严重的损伤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很明显,即便用这样简易方法来修理皇太子号战列舰,再快也无法赶上明天的出海作战了。

事实上中俄双方海军将领都没有意识到明天他们会在港口外面上演一次狭路相逢的戏码俄国远东太平洋舰队迫于圣彼得堡的压力和维护自己的尊严不再愿意生活在潜艇的威胁之下而铤而走险的出海作战,而中国舰队则根据上个月制订的作战计划,打算在明天给予二号炮台致命一击,彻底摧毁这个东侧出海口巨大的麻烦。

八月四日凌晨第二波潜艇突击没有取得任何战果,两艘潜艇在倒“”的海湾中冒头观察给自己定位的时候被探照灯发现,这一次不知道俄国太平洋舰队吃了什么枪药,巡逻艇立刻发出了信号,然后数艘巡逻艇像潜艇逼近,一边靠近一边用巡逻艇上的小口径火炮射击。

两艘潜艇立刻选择了下潜,坐到军港底部,等俄国巡逻艇折腾到快凌晨五点的时候,两艘潜艇才敢掉头撤退这是六次潜艇攻击中唯一一次连发射鱼雷的机会都没有的攻击。

也证明了在严密地防守下。

潜艇也不是万能地。

尤其是在环境比较复杂的军港中,定位问题是首先要解决地问题。

如果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可以凭借丰富的经验减少上浮次数尽可能的逼近目标甚至是守株待兔等敌人自己撞到自己的枪口上,而主动突袭敌方军港,一次两次还可以,多了就不灵光了。

在得到潜艇攻击无果的消息之后,邓世昌决定取消让潜艇潜入海参崴展开袭击的行动。

次数频繁的潜艇攻击已经让敌人摸到了自己地行动规律,暂时搁置潜艇攻击等这阵风头过去,敌人的警惕心放松之后再放潜艇进港骚扰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日作战突袭的潜艇被敌方巡逻艇撞伤的事情并不是偶然地,像今天这种情况。

敌人如果下了狠心派出吃水更大的大型战舰反复在水道上航行,潜艇总有吃不住的时候被迫上浮,就是用战舰撞潜艇也不是大型战舰地对手。

不过邓世昌并没有完全搁置潜艇这张王牌,潜入海参崴军港固然因为敌军的警惕大涨而变得困难重重,但是海参崴军港也就两个出海口。

潜艇论航速追不上大型战舰,但是守株待兔的本事还是有的,将潜艇部署在二号炮台的射程范围之内。

如果太平洋舰队敢出来在二号炮台射程范围内他们的警惕心必然会下降,这就是潜艇攻击的最佳时机。

邓世昌将手中的四艘潜艇再次分出了一艘型潜艇去帮助加强西侧出海口的防卫力量,自己手中留下三艘型潜艇,在补充鱼雷之后部署在原来地三号炮台和二号炮台之间地水域。

这片水域距离西侧出海口最狭窄地段不到三公里,左右两侧布置加上鱼雷的射程足以封锁出海口,当然由于鱼雷地射程和航速问题,如果在距离比较远的情况下,想要命中敌舰也是要看运气的。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邓世昌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击沉敌舰的机会。

八月四日上午十点。

中国海军第一舰队以旗舰北洋号战列舰为先导。

缓缓的向海参崴军港东侧出海口前进,正当舰队快要接近炮击二号炮台的最大射程时。

突然旗舰北洋号战列舰向后面的各舰发出旗语转向!取消原定作战计划!让北洋号战列舰改变作战意图的原因是望台上的水手发现了俄国太平洋舰队,为首的是俄国波尔塔瓦级战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太平洋舰队居然在中国海军主力苦等不出的情况下自己跑了出来!这实在是让邓世昌太意外了,他立刻下令取消炮轰二号炮台的命令,让舰队在东侧出海口处进行“”形转弯他用电报通知最后两艘战列舰北京号和广东号不必跟随大舰队转弯,而是就地转弯远离战场,并且电告正在向这里赶来的第二舰队司令官蓝建枢,让第二舰队停止前进,向勒富岛的东北方航行。

邓世昌只带了四艘战列舰和四艘平阳级驱逐舰便开始在俄国太平洋舰队的面前大摇大摆的进行转弯,居然摆出了炮击阵形,就等着俄国舰队往他的枪口上撞海参崴军港狭窄的出海口和中国舰队强大的舰炮火力就注定了如果太平洋舰队想要出港就必须要过邓世昌这一关。

虽然战列舰数量少了些,但是两艘北洋级战列舰和两艘贵州级战列舰(原日本三笠级战列舰)依旧可以一次投放二十枚三百零五毫米的主炮炮弹。

若是按照中国海军平常训练的命中率百分之二强一点的水平,则每次齐射必有一枚命中目标,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数字,不过地理环境也同时加大了这种可能性狭窄的航道能够给俄国海军提供的机动范围实在是太小了,更要命的是俄国人还不知道今天凌晨一弹未发的那两艘潜艇正如同恶狼一般就守候在它们的身侧。

这两艘潜艇的艇长今天凌晨被俄国的巡逻艇“通缉”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也幸亏俄国人的性子太着急,没有下定决心跟潜艇耗下去,这才给了它们的逃生的机会,不过这两个艇长现在可是摩拳擦掌,鱼雷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就等着对手上钩了。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