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一十三章 胜利

第三百一十三章 胜利[1/1页]在博罗第诺号、亚历山大三世号、波尔塔瓦号被击沉,旗舰佩列维斯特号、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被打成重伤之后,俄**舰首先想到的不是拼死抵抗,而是四散而逃。

俄国人从来没有使用过蒸汽铁甲舰来进行如此高烈度的海战,在邓世昌等中国将领眼中,俄国海军今天的表现实在是与其披着的“海军强国”虎皮不太相符,这些俄国将领无论在海战战术意识上还是决战所需要的一往无前决一死战的信念上都差得实在是太多了,甚至五年前的日本海军也远比眼前这些俄国太平洋舰队要强得多。

如果对手换作是五年前东乡平八郎那支日本海军来操纵这支舰队的话,就算能够将其从海参崴的乌龟壳里面引出来,想要聚歼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至少不会像现在损失那么小在战前海军总参谋部递交给谭延的报告中曾经非常不乐观的指出,一旦俄国太平洋海军处于最佳完整状态的情况下和中国海军进行海上决战,那中国海军将要冒着丧失至少三条战列舰和至少六艘以上装甲巡洋舰损失的风险。

显然海军部门对太平洋舰队的实力高估了,同时这也是他们对情报部门反应上来的情况并不信任的结果,即便海军的军官在情报部门的包装掩护下亲自去了海参崴实地考察了俄国海军的状况后,这种不信任也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这种不信任建立在谭延想要在战后削减海军军费的大背景下,海军参谋部对于情报部门“贬低传统海军强国海上力量”表示不满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俄国太平洋舰队在战斗中的表现彻底暴其虚弱的本质,同时也应证了情报部门工作的效率,不过邓世昌作为海军的最高将领,现在想的不是和情报部门“打官司”,而是乘胜追击将俄国舰队彻底埋葬在这片海域。

现在地俄国舰队分裂成三个部分一个部分主要是以受到重创的佩列维斯特号等战舰连同一些航速缓慢的后勤类舰只,它们被自己的同僚给抛弃了;其余两个部分其中之一是在右转之后朝海参崴奔去,另外一个部分则是向库页岛的港口逃逸。

意图在库页岛获得必要的补给之后或是逃亡日本,或是选择冒险长途航行奔向俄国的盟友法国在西贡的殖民地。

受到重创地俄国战舰航速普遍降至仅仅六七节的航速,在激烈的战斗中它们的动力系统出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再加上火灾和海水侵入,在中国海军的包围下它们沉没不过是早晚地事情。

而随着俄国舰队四散奔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受创战舰距离逃逸战舰也被拉开了三四公里左右整个战场用不着中国海军战舰进行冲锋切割,俄国舰队就已经四分五裂各自逃命。

邓世昌的四艘战列舰在会合蓝建枢舰队之后,云南号虽然控制了战舰的伤势不在恶化。

但是出于稳妥起见,邓世昌还是命令云南号返航前往旅顺,并且将云南号受损情况用电报通报了旅顺,希望旅顺能够做好修理准备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云南号恢复战力。

同时邓世昌也给吉林的海陆联合参谋部致电,他希望谭延能够派镇远号前往海参崴目前俄国海军败局已定。

镇远号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希望镇远号能够顶替云南号的空缺,毕竟在后面海军还有对海参崴俄军包括炮台在内的军事设施进行炮击的任务,镇远号上地四门十二寸大炮对完成任务很重要。

\{邓世昌虽然为海军最高将领,但是镇远号对中国海军意义特殊,这些年来镇远号已经很少出任务,大多数时间都是承担了天津海军学院地教练舰,即便是出海也是非常熟悉的航路,免得遇到搁浅等事故。

镇远号是谭延手中的一个宝贝。

想要调动镇远号没有谭延的亲自首肯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在战争状态下更是如此。

为此邓世昌在电报中特意强调了现在海上决战非常顺利,能够威胁到镇远号的俄国战舰基本上已经不复存在。

电报是发出去了,至于镇远号能不能重新披挂再上战场,这就不是他所能够左右地,毕竟按照现在的战局发展来看,估计除了云南号受伤比较重需要修理之外。

其他主力战舰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这片海域上的中国主力战舰,即便是天津级装甲巡洋舰也绝非是剩下来的这些俄国战舰所能够对付的了的,从刚才的战斗情况来看,天津级装甲巡洋舰上的九门八寸主炮拥有极高的作战效率,蓝建枢肯定是对它们下达了击伤对手迫使其投降地命令,不然以那九门八寸主炮地威力在这个距离上,狠狠的撕下俄国舰队一大块肉是不成问题地。

就在邓世昌觉得是不是该转变策略,满足蓝建枢尽可能的多俘虏俄国战舰的设想之时,熊熊燃烧的俄国旗舰佩列维斯特号上居然将它的军旗半降。

还挂上了万国信号()。

并且还向周围的受伤战舰打出了旗号“寡不敌众,只好投降”。

“这个无能地将军……”邓世昌指着已经奄奄一息地佩列维斯特号笑着对司令塔上地军官说道:“发出旗号。

命令投降俄**舰立刻停止航行。

否则向任何方向航行者即视为敌人将遭受我方无情摧毁!”在旗号打出后。

佩列维斯特号、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波尔塔瓦号、西索依?维力基号四艘战列舰和巡洋舰莫诺马赫号。

连同运煤舰勘察加号等五六艘后勤类舰只停止航行。

中国海军并没有对其继续炮击。

邓世昌电令四艘驱逐舰分别到各投降俄舰准备接收俄国海军地投降。

云南号正好留下来整顿战舰。

而贵州号受伤也比较重。

杨用霖留下来和那个懦夫将军谈判邓世昌是海军上将。

杨用霖地军衔和乌赫托姆斯基相等。

留下来谈判是最合适不过地。

况且俄国战舰都没有跑远。

中国海军完全可以追得上彻底歼灭它们。

邓世昌也没有心思和那个少将打交道。

跟随乌赫托姆斯基投降地俄国战舰全都是在刚才地战斗中被中国海军重创地战舰。

唯一稍好一些地是西索依?维力基号战列舰。

它是被三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命中了八发八寸炮弹。

其中两发将它地舵机彻底打烂。

还有一发炮弹穿透装甲后炸断了其两根重要地蒸汽管路。

这艘排水量一万吨出头地战列舰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如果不是蓝建枢看在它左舷进水严重舰体左倾主炮无法射击。

早就将它击沉了。

西索依?维力基号战列舰在这几艘投降地战舰中还算是“卖相”比较不错地。

像佩列维斯特号战列舰几乎舰上建筑全部被大火烧地一塌糊涂。

看那架势随时好像都会沉没一样。

虽然和中国海军那些“俘虏派”地想象大相径**。

不过能够在海上决战中俘虏对方战舰。

也是相当有面子地事情。

只要对方不沉。

就算拖回去拆了卖废铁也是好地!在观察到残余俄国舰队地走向之后。

邓世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打算北上逃亡库页岛地俄国舰队。

这股残余舰队中有胜利号和塞瓦斯托波尔号这两艘俄国太平洋舰队最后地战列舰。

至于以装甲巡洋舰巴扬号和阿斯科特号带领地逃亡海参崴地舰队。

邓世昌根本不予考虑等它们辛辛苦苦返回海参崴地时候。

不知道这些怯战地俄国海军将领看到由八艘靖海级装甲巡洋舰组成地编队在等待它们地时候是什么样地表情。

更不要说在进港必经之路上还有两条已经饿得发慌地潜艇在等着它们继续往里冲……俄国在远东地港口就这么几个。

库页岛上普隆霭就是俄国舰队北逃地最终目地地。

事实上普隆霭根本不适合战舰入港。

那里没有船坞。

也没有修理战舰地必要设备。

只是一个小渔村而已。

不过俄国舰队也许可以从那里获得燃煤补给虽然北逃战舰上都有燃煤。

但是它们地补给船有数艘都落到了中国海军手里。

如果得不到充足地燃煤。

它们是跑不了多远地。

尤其是俄国和日本之间地关系非常微妙。

以中国地强势日本未必能够庇护地了这支残余地舰队……谭延将电报纸放在桌子上。

轻轻的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对对面坐着的的沈静说道:“我的总理大人,这并非是冒险,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来实现我们的意图……现在你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对骄傲地英国佬说拜拜了,至于那个傲慢地喀希尼,更是烂泥扶不上墙,根据我们的需要来做好战后地一些准备工作,比如我们需要得到什么,或是我们要利用这场胜利干些什么……”沈静是昨天晚上乘坐运送军事物资的专列从北京出发来吉林的,而昨天经过了一场为时四个小时的大海战。

俄国太平洋舰队主力灰飞烟灭。

十三艘战列舰和八艘大型巡洋舰几乎全军覆没,或是被俘或是被击沉。

如此强大的舰队在一天之中飞灰湮灭。

第一个将消息发往欧洲的是英国《泰晤士报》记者乔厄?莫里循,是谭延授意海陆联合参谋部将电报发往旅顺,在不涉及战斗细节的情况下,中国海军顾问英格纳,是英格纳向莫里循做了简短的介绍。

莫里循的电报让整个欧洲都震动了,英国《泰晤士报》半夜将已经印好的报纸全部撤销,在头版头条的位置上用大大的黑体字发出了一篇不足三百个单词的新闻战斗的细节实在是太少了,英格纳将他所收到的消息尽管一个字都没有保留的告诉莫里循,但是这涉及到太多的军事秘密,而中国人似乎非常清楚这些秘密的价值,半个字都没有透。

当蒸汽铁甲舰成为现代海军的主力之时,能够称得上是大型战斗的也就是中日甲午大海战、中日大青岛海战和现在发生的中俄海参崴大海战,至于美国和西班牙的战斗,无论在烈度还是技术方面在这三场海战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中日、中俄的这三场海战都是棋逢对手,实力非常接近,尤其是海参崴的海战,参战的战舰几乎都是最近十年服役地战舰,其主力战斗舰基本上服役都不到五年。

如果弄清楚战斗细节。

并且有机会参观幸存战舰,这将会对以后的战舰设计带来莫大的好处中国海军发展如此迅速,不仅仅是大力投资的结果,中国的战舰设计师们面对的是异常丰富的资料,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先前战舰的设计缺陷,通过这些资料他们可以设计出更加完美地战舰,这绝非是技术和资金丰富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中国海军爆发式的崛起,除了谭延殚精竭虑毫无保留的支持之外。

也和中国海军频频参与大型海上战斗所积累的丰富经验有着很深的关系,而谭延几乎无限地支持使得中国海军在每次战斗之后都可以迅速的恢复元气,积极总结经验犹如他们的军旗一样每次烈火重生之后实力总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相比之下日本人也不乏进取之心,但是联合舰队却缺少一个像谭延这样有着雄厚实力的支持者,作为一个岛国却缺乏谭延那样近乎偏执狂那样发展海权的觉悟,正是这样近乎疯狂的固执。

使得昨天的中俄海上决战几乎是一边倒的状况,中国海军用他们的强有力地主炮将俄国海军这个花瓶无情地给打碎了。

沈静坐在谭延的对面,细细的品着茶,谭延在生活方面处处透着令人难以理解的细致,除了这个年轻总统个人的喜好之外,那个温婉可人的总统夫人也不无关系。

不过沈静可不这么看,除了中国地老百姓和那些只能从报纸的照片上了解情况的外国人之外,只要和总统夫人接触过的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无法将“温婉”和那个有着强硬手腕的总统夫人联系在一起现在方榕卿正抱着她和谭延不满一岁的第二个孩子在上海的谈判桌上向那些不道德的奸商们做着“友好而热烈”的交谈。

之所以说是“友好而热烈”,是因为这些奸商们在一些地方政客地怂恿下居然在国家正面临国运之战地时候操纵国内物价。

方榕卿说话的声音一向都很耐听。

温和地声音中带有微微的湖南口音。

但是这个声音的背后站着从不显山水但又杀气腾腾的中国内务部门的时候,在谈判桌上平时跺跺脚就可以让地方上抖三抖的奸商们只是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他们多少都听说过北方的商界朋友谈及当年谭延曾经毫不留情的将京津地区违逆他的富商将其整个家族连根拔起的故事。

对于自从中俄战争开始之后就忙得焦头烂额的沈静而言,他并不反对谭延将内务部门的权力交给方榕卿来对付发国难财的奸商,整整五年来谭延的家族产业没有丝毫寸进,甚至一直都处于萎缩状态。

这么长时间后,繁荣发展的中国商界似乎已经慢慢忘却了“谭氏字号”的经济力量。

谭延并非是迂腐之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介意使用暴力措施来解决所有的问题,而让内务部门来配合方榕卿解决这种问题,已经是他相对而言摆出来的最温和的一面了。

方榕卿是最能够理解谭延经济方面意图的人,而且谭延的产业绝大多数都是由方榕卿来打理的,这几年方榕卿更多的是在家相夫教子,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当年在上海滩威风八面的“女皇帝”,由她出面就算摆个态度也足够让上海的权力人物思量半天。

沈静是国家总理,但是他总感觉到自己已经时常跟不上谭延的脚步了。

这倒不是沈静对谭延的做法有什么异议。

事实上谭延一旦对某件事做出决定后,沈静不管心中反对还是支持都会尽力去超这个目标去做。

作为总统的副手。

沈静是非常合格的,他做起事来从来不打折扣,更不用怕了谁,他心中的疲惫是因为他跟不上谭延的思路,一直都很自豪的眼光在谭延这里总是受到“打击”。

“仲卿来电,说今天早上英国公使朱尔典在外交部和他会面,英国政府希望能够派出军事考察团对此次中俄海战的参战舰只进行考察……以此来增进两**事方面的合作,并且可以通过汇丰银行向中国提供一千五百万元的无息贷款,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沈静从冒着热气的茶碗上收起自己的视线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