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二十一章 无言的教育

第三百二十一章 无言的教育[1/1页]毫无疑问,这种热情的邀请是在欧洲受到“冷遇”的爱因斯坦所不能拒绝的,在许景澄和龚照援的帮助下,爱因斯坦登上了十月前往中国的客轮,同行的还有回国述职的龚照援,一路享受与龚照援相同的待遇。

同时他也辞去了在伯尔尼专利局的工作,因为这次前往中国的学术交流费用为三万英镑,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成为北洋大学、山东大学、北京大学等五六家大学的教师接到电报的龚照援和许景澄都将中国对爱因斯坦的待遇说的非常明白,他不用担心失去工作。

当然在K机关的眼中,爱因斯坦肯来中国这就已经接近成功了,尤其是他辞去了伯尔尼的工作,这更让K机关感到非常的意外。

当然随着爱因斯坦登上了前往中国的客轮,谭延也开始有计划的对他名下的学校进行改组增添物理学研究室,紧跟欧洲物理学最前沿动向,并且划拨巨资从欧洲和美国订购了最新的实验设施,在山东大学和天津大学建立了两个设备非常完善的实验室,提高对报考相关学科学生的奖学金数量,并且提供更多的留学机会。

事实上随着谭延执掌北洋到现在近十年的时间,对于教育的推动几乎是不遗余力。

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名下的轻重工业产业的巨额利润,对教育的投资几乎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仅他名下地校产就多得令人眼花缭乱十四所大学。

一百二十多所中学和近五百所小学,还有他名下每个资本超过两百万元的企业必须要开办一所职业学校,每年花在教育上的开支就达到了近一千万元,还要投入至少一千一百万元的奖学金。

至于各地政府在他的授意下对教育的倾斜,中国的教育发展速度非常快,尤其是美国教育界的支持,使得中国教育事业获得了跳跃性地发展。

十年教育投入到现在开始进入“摘果子”的阶段,每年大量的各级学生进入社会。

这极大的缓解了中国对于人才的需求。

新式教育的蓬勃发展速度很快就将旧式科举制度给淘汰掉,就在去年中国彻底结束了科举考试的历史,人才选拔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纪元。

从爱因斯坦这件事上,谭延和他的政府教育部门开始利用对资源地倾斜来获得一些急需的人才,以往为了冲破旧式教育的封锁,新式教育几乎从上到下没有收费,甚至还要以奖学金的形式来倒贴补助学生。

现在新式教育已经站住了脚跟,招生不在是主要问题,各级学校也开始了收费。

当然教育收费的水平在谭延的控制下严格的联系城市中工人收入地多少来计算,保证一个家庭里面有一个工人便可以轻松供养一个中学生,大学生一年的学费不得高于一名普通工人年收入的百分之三十。

当然也有很多社会名流开始关注教育,天津、上海、广州和汉口等地的富商名流也开始办学,私立大学的收费不在政府控制之下,它们的收费相对而言要比公立大学要贵上不少公立大学每年的收费基本上是在一百三十元到一百八十元不等,私立大学年收费普遍高于三百元。

当然以私立大学地收费数额来说。

一个四口之家只有一个工人的话是供养不起一个大学生的,不过也有一些例外,因为私立大学的奖学金是非常丰厚的,覆盖面虽然不广,但真正极为优秀的学生获得的奖学金不仅可以满足学业的需要,甚至还可以补贴家用。

一些有着长远办学眼光的私立大学在招生上也有着非常灵活地方法,对于一些在考试中非常出色的学生干脆就全部或大部分减免学费。

这对贫家子弟也是有很大的吸引力。

因为共和国建立刚刚五年,科举考试虽然被淘汰掉,但是新式教育也没有形成一个类似于科举考试和后世全国统一高考的这样性质的统考标准。

目前中国教育部对于中学升大学放得是很宽的,不过教育部对私立大学的资格要求比较严格,为了保证大学生的质量,每隔三年将会有一次认证考核,当然现在私立大学兴起不过才两三年的时间,教育部也只能在目前阶段每年都考核一次大学地资格。

中学升大学基本上是学校自主招生地模式,公立大学可以在全省范围内实行统一试卷招考。

也可以根据外省学生报考本校成绩来进行二次考试来决定录取,相对而言私立大学在招生上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因为影响小,私立大学基本上都以一个城市或数个城市为基地进行自出试卷考试,当然也有借着公立大学试卷的时候,影响比较大地私立大学甚至可以允许学生来到学校所在城市进行考试。

最牛的是私立大学对考生成绩的研判,甚至出现过文史零蛋,数理化满分入学或是数理化零蛋,文史满分入学这种极端例子。

谭延名下的学校自然是属于私立学校,不过他名下的校产实力雄厚。

即便不算上奖学金学生只要考进这些学校每年的学费不过才八十到一百元左右。

若是有奖学金那就更厉害了。

那个数理化满分文史零蛋的学生就是出自谭延名下的山东大学,其实这两个极端的例子都是误传。

根本没有零蛋这个说法,不过这两个学生不擅长科目的成绩实在是惨不忍睹,都是个位数字,只不过他们的另外几科成绩实在是太过优秀确实都达到了满分,在经过校方面试之后被破格录取,而那个数学、物理皆为满分的学生在今年结束山东大学的学业后便被保送到美国名校继续深造去了。

教育为一国之本,也许别的政府官员和军界要人认为谭延在教育上的投资远不如拿出来办工厂或是扩充军队要值得,但真地值不值当谭延心中自然有杆秤国民教育水平越高。

国家未来实力就越强,同时在政治上避免出现新一代的“皇帝”的可能性也就越低,当然对他这个目前中国的独裁者而言也是给自己的统治方式来挖坑。

对此谭延并不在乎,在未来肯定会爆发的“反独裁”声音到来之前,他完全有把握将中国弄上正常国家的轨道。

而目前教育制度的不完善在他眼中看起来也挺“可爱”地,虽说教育资源同样稀缺,但其质量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政府所要做的事情无非是在审核学校资历的时候严格把关。

保证学校的质量就是保证学生的质量。

不合格的大学将会进行为期一到两年的时间来整改,否则国家教育部是不会给其学校的毕业生以国家承认的毕业证地。

爱因斯坦前往中国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温基岩,他最终避免了远走瑞士的命运,不过他还是必须要留在学习班中学习数学,而K机关内也选拔了几个优秀人才去学习。

在谭延的建议下,温基岩和老K都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不会按照老K原本的要求前往上海做K机关的负责人,他将会成为K机关新成立地“白泽”机构的负责人。

受到战前K机关搞定俄国密电码的鼓舞,谭延建议K机关要加强在无线电方面的技术力量。

做到真正能够破译别国密电的能力俄国密电码被破译属于“人力破译”,K机关派出高手在温基岩的安排下制造了几次无头案才搞定了大部分的密码,剩下来地经过猜测补齐。

“白泽”将会成为K机关对于密电码的专门破译机构,这里将会集中一批数学方面的人才开始着手针对密电码的破译和反破译进行研究,短时间内虽然很难取得什么成果,但是谭延却坚信这个机构会物有所值的,毕竟现在似乎世界上还没有哪个情报组织想到会试图使用数学工具来破译密电码。

在回到北京后。

谭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和各国公使的求见,只是以身体不适为由安心的处理一些公务,同时也要对未来进行冷静的思考。

这场中俄之战地影响非常大,中国军队的表现令世界各国列强极为吃惊,在海参崴的俄国最高长官远东总督阿列克赛耶夫拒绝投降之后,杨超下达了对海参崴的全面进攻再有命令,这一次重炮被用来对付唯一幸存但是已经快要变成废墟的一号岸防炮台。

而巷战中主要以迫击炮为主进行短兵相接的战斗。

在优势火力下,海参崴战斗不过持续了十五个小时便全部结束了,虽然城市受到激战的影响损毁了许多建筑物,但是大体上保存了这座城市。

随着远东总督阿列克赛耶夫在其司令部和一众高官被捕之后,“符拉迪沃斯托克”终于随着升起的中国国旗而扔到了历史的垃圾箱中,沙皇地“征服远东”之梦到此为止,中国出版地地图上,再也不用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后面打上一个“(海参崴)”,当然伯利和海兰泡也是如此。

海参崴被攻克标志着整个战役地结束。

剩下来的不过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两天后中国海军第二舰队和陆军再次连手进攻库页岛。

相对于海参崴战役,库页岛没有丝毫难度,只是因为库页岛上的俄国军务知事兼库页岛守军司令利并普诺夫中将得到中俄之战开始的消息后便严防战火蔓延到库页岛上来,先将岛上的栈桥铺设炸弹和燃烧物,在看到中国海军舰队之后,俄军破坏掉了栈桥。

海军舰炮的火力可比陆军强悍的多,在参加完炮击海参崴炮台后的,镇远号战舰性能良好。

便被派到了库页岛。

其余战列舰全部返回各地军港进入船坞维修。

在海军舰炮的掩护下,中国军队从容的登陆海参崴。

在进行了并不是很激烈的战斗后,利并普诺夫中将率领三千守岛俄军投降,中国轻松的占领了整个库页岛。

整个海参崴战役基本结束,国内陆军库存弹药被消耗掉接近六成,尤其是海军的大口径炮弹消耗的比例更多。

不过如果刨除弹药消耗之外,如果将战争经费平摊地话,每天支出在六十万美元左右,这和中国建国后便积极准备战争有着相当大的关系,而谭延的特别战争账户每年用于完善陆海军战争装备制造和弹药生产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海战结束后,中国海军按照战舰受损程度进行了评估,然后按照受创轻重程度依次进入旅顺、天津、威海卫、上海、广州的船坞进行修理。

这些船坞早就做好了战舰维修工作的准备,虽然在战争开始的时候俄国内部叫嚣要向远东派出强大的舰队以惩罚中国。

但随后海战地结果传来后,还有中国潜艇部队的公开海上军事演习都让俄国人打消了这种想法,但尽快的恢复战舰最佳使用状态对中国国防有着特别的意义,同时这也是中国重工业实力的一种体现。

随着战争的结束,十余万参战部队中的八万参战部队将会陆续南下出关,他们在北京火车站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欢迎,而谭延则在天安门检阅了这支得胜归来的军队。

在接受检阅之后,八万陆军将会乘坐火车先到张家口修整,然后屯兵乌得谭延和陆军总参谋部一点也没有隐瞒这一军事调动。

报纸传地满天飞,这给蒙古王爷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中俄战争的迅速推进让蒙古王爷们没有一点反应的时间,昨天在他们眼中还无比强大的俄国人,今天却被打得稀里哗啦,连俄国皇帝的私生子都做了俘虏,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中国军队从蒙古的东北角闯进车臣汗部大肆掠夺地消息也传遍了草原,对此他们更担心在乌得的数万中国军队如果真的进入草原。

那后果将会是什么?一想到这里,蒙古王公们心中就不寒而栗,车臣汗部数百年的积累在别人的枪口下一点不打折扣的被掠走,草场被中国军队大方的分给了那些穷鬼,这显然是他们明天地下场。

在恐惧之下,蒙古王爷们来不及聚会,便纷纷向北京输诚。

而使者还没有走出草原,中国陆军便从乌得涌进了广袤的蒙古,兵锋直指蒙古的中心库伦。

其实中国陆军参谋部早就做好了进入蒙古的计划,长久以来蒙古依赖内地输入的砖茶等物资,长期跑商道的商家自然成了中国陆军最好的向导,还有那些被分散到各个工矿、铁路施工的昔日马贼也被集中起来,他们是最了解草原的人,为了每天八个馒头以填饱肚子地待遇,他们甘愿为陆军参谋部制订作战计划充当参谋。

甚至成为向导。

尽管蒙古王爷的使者们都来到乌得打算乘坐火车快速进入北京好平息内地政权对他们背信弃义的愤怒,陆军参谋部却一直不怎么担心,各路部队准备好马匹骡子载着各种物资按照各自的原定计划进入蒙古。

一路上他们只干两件事掠夺蒙古贵族的财产,将草场平分给贫苦牧民。

谭延打算彻底将蒙古贵族从草原上连根拔起,为此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心软这片土地几乎是中原王朝数千年来的梦魇,世界上最古老的战争策源地,其影响力甚至能够拓展到欧洲大陆。

蒙古贵族绝对不能够保留,谭延仗着自己的军事实力也不会向旧有地封建贵族做任何妥协,很多人都在指着他骂。

因为他将所有地满清贵族全部投入集中营进行劳动改造。

说他是忘恩负义,连他已经去世的父亲谭钟麟也在这个问题上颇有微辞。

“皇帝都没有了。

还要贵族干什么?!”谭延如是说。

反正这些朝三暮四地吸血虫是国家的毒瘤,再加上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山高皇帝远,就算关起门来当土皇帝,中央政权在相对虚弱的时候也那他们不能怎么样。

谭延不会留下这个毒瘤,而铲除蒙古王公将他们都统一的变成牧民,必须要趁着这个机会来干净利索的完成中国干净利落的击败了俄国震动世界,但更受震动的还是莫过于国内,战争的胜利给谭延和他的政权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内务部门甚至已经撕掉了在谈判桌上的面具,直接将他们掌握证据或是有所怀疑的投机商全部投入监狱。

在这个大好环境下,以前有所顾虑的事情,不轻易改变的局面,谭延打算都一一进行清算,光是靠和风细雨恐怕等他的“独裁时期”过去了,也未必能够解决。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