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五十二章 爆料

“两三年?!”谭延心中慢慢的思量着,现在历史变动虽然比较厉害,但是中国对欧洲的影响力还远未达到影响世界大战爆发的程度,也就是说未来六年当中中国还会要建造更先进的战列舰,从更加强大的战列舰身上谋取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好处---中国已经从海军装备出售的交易上食髓知味,谋取的好处可不是一点半点。~~.~~

谭延明白战列舰终究会被航空母舰所淘汰的,中国虽然也跟风造了几架飞机,但是飞机并非是中国的主要发展方向----现在的飞机只能够装备到陆军充当侦察机和对火炮射击进行校定,飞机还远未到左右战争进程和结果的地步,所以中国只发展内燃机技术,却对制造飞机没有多少兴趣,制造的飞机只是装备到陆军,当然也正在谋求水上飞机的制造。

对战列舰的发展谭延心中还是有个大致的路线的,十二寸火炮显然没有多少发展前途了,要想在海军装备市场继续保证自己的份额,那势必要开发更加强大的战列舰,而占一艘战列舰成本近三分之一的舰炮更是重中之重。

作为**级的接班人,在**级战列舰开工后,东云级战列舰也开始进入舰船设计和技术难点攻关进程。按照中国战列舰的命名规则,战列舰都是以省名来命名的,东云省是中国从来没有过的省,它是中俄战争后。中国收回中俄不平等条约中强行被划走地土地,外加中国在海参崴战役之后进行的几次军事行动将疆域扩展到黑龙江以北,西到赤塔。北至巡逻鄂博以乌第河为界、东至库页岛的广大区域,相当于黑龙江省和吉林省面积总和还要多。

除了朝鲜在年归并为中国地一个行省之后,年成立的东云省就是中国最年轻的省份,如果正在商议中的唐努乌梁海不归并为蒙古省的话,那东云省将会是面积最大地省份。并且在谭延未来的战略中。东云省向北还有广阔的开拓空间----乌第河的北岸直至北极地区还有向东地堪察加半岛。这都是重要的战略位置和资源空间,只要时机成熟不管是出于对领土的贪婪还是最大限度的削弱北极熊的威胁,谭延都会对这片区域下手----就算弄不到西伯利亚也绝对不能放过乌第河北岸的广袤土地。

为了纪念东云省地成立,同时也是因为东云省的面积为中国行省之最。谭延将本来命名为“新疆级战列舰”的计划更名为“东云级战列舰”。这也是谭延在世界大战爆发之前中国建造的最后一级战列舰,以后就真的要更加谨慎的造舰时代了---“海军假期”这个词他还是有些印象的,在这个“假期”的时间内,飞机技术突飞猛进也可以担任海上作战任务了,那将会是海军另外一个新的时代。如果不出谭延地意料之外,东云级战列舰虽说不上是中国最后一级战列舰。但也不会有几艘“晚辈”。

“相对于蒙古级战列舰地研发时间,两三年的时间我们等得起,你们舰船设计部门可以现在就开始启动东云级地研制设计计划,先期拨款你去联系总理,这一次拨款不会从工商银行的渠道,中央银行可能会通过金城银行拨付总统特别经费,你们需要多少我就供应多少!”谭延痛快地说道。

“不知总统对东云级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谭延笑着说道:“海军对东云级的技术性能已经有了明确的说明,而这份报告也是我当初亲自参与审定的,我的要求也写到了里面……我想要说的是。原计划东云级是要用十四寸主炮的。既然现在的发展趋势如此紧迫,看来东云级是要推翻前期的工作重新再来了……”

“也许这样推倒重来会耽误很多时间。但是这总比要搞一个过渡型号要好的多,可以节约大量的资源。只是**级和蒙古级战列舰将会在一段时间内肩负起海防重任,很可能要面对十四寸级战列舰的严峻挑战……”魏成勋有些担忧的说道。

谭延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中间有一两年的空挡是可以接受的。虽然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大陆国家,但是当今世界因为科技的发展地域的限制已经越来越小,可以说我们的国防安全有八成的危险是来自海上。我们并非要建立英国那样世界范围内的海上霸权,这与我们的国力不相称,但必须要有一支强大精干的海上力量以维护国家利益……以往战列舰主炮口径主流标准都是十二寸,现在这个标准很可能会被打破,日后就是超级战列舰的时代了!”

虽然战列舰注定会被淘汰,但是谭延相信每个登上在大海巨浪中穿行的战列舰的人都会有种难以割舍的心情,至于航空母舰没有飞机的支持什么都不是,而现在的飞机性能只让谭延摇头。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受困于国家实力和战略需要,中国海军不能装备太多的战列舰,但是谭延却希望在现有技术情况下推高战列舰的水平----德国的第一级无畏舰拿骚级四舰虽然是蒙古级战列舰的翻版,但是德国人在第二级无畏舰的设计建造上就会直接采用十二寸主炮和蒸汽轮机。

在中国的刺激下,年的各个海洋强国的战舰无论在设计上还是开工建造数量上都要超过原本的历史水平,中国向战列舰里面投入一块钱就要拖着英美德等国至少向里面投五块钱,看看今年美国海军预算已经创造历史最高水平,就可以知道现在海军竞赛有多激烈了----谭延就是要靠和德国的暧昧关系紧紧的将世界各强国地资源都拖在海军上。

按照谭延的推算,如果东云级战列舰能够在年之前出现。并且是世界上第一艘装备十六寸主炮的超级战列舰,那还有机会创造一轮新地海军竞赛。不过有一样注定中国不可能成为第一个装备超十二寸火炮的超级战列舰国家,而且随着东云级服役的延迟。也就注定中国要在**级战列舰上的数目上多下下功夫----要保证中国海军的“话语权”,中国海军就必须要在年东云级战列舰服役前除了装备两艘蒙古级战列舰之外,至少要装备两艘**级战列舰。

按照中国海军以精品对抗数量地策略,如果一旦有事遇到英法美德任何一国海军入侵的时候,敌国必须要派出本国大舰队而不是一支舰队投入战争----事实上美国人猜错了。中国海军的假想敌一直都是地球另外一端的英国。中国必须要保证对手要有稳胜本国海军地把握就必须要动摇敌国海防根本,除了这个原则之外,唯一能够对中国海军造成足够威胁的也只有英国---一艘无畏号外加五艘柏勒罗丰级战列舰考虑到长途远征的因素之后才有把握干掉吃定中国的两艘蒙古级战列舰,当然英国是不可能派出如此阵容的。这就是谭延的“战列舰外交”地一部分。

事实上作为海军战略的基础,中国海军高层的建议实际上是和谭延的想法相左的----他们的假想敌在彻底打败日本击溃俄国之后,就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太平洋的对岸美国海军身上。美国总统罗斯福已经被中国海军总参谋部的排名在英国第一海务大臣费舍尔之上,虽然还有一年罗斯福就要卸任,但是他的海军政策有很大可能性会被塔夫脱继承下来。

罗斯福之所以被中国海军高层所忌讳,主要还是他在对美国华人态度上地暧昧关系。本质上他不是一个地美国总统,但是在中国击败俄国之后他主导了一轮并不是很严重的排华风波,再加上他拒绝了中国提出地两国在太平洋上限制海军装备竞赛的提议,在中国缩减海军开支地大前提下,中国海军高层将怨愤转移到他的头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随着塔夫脱两次访华,中美关系在中国有意示弱的情况下有所缓和,但中国最终拒绝了塔夫脱第二次访华要求参观“一号船坞”,尤其是两艘**级战列舰在三号和四号船坞秘密开工后,中美关系再度蒙上了阴影。这之间的玄妙之处明里是在于美国现在正开工建造的特拉华级战列舰拥有对现在已经完工和再建无畏舰的火力优势之外。也是美国对中国海军发展速度的一种忌惮。

也正因为中国海军的“精品路线”决定了中国战列舰向防护能力一边倒的局面。在战争中战列舰只要能够修复,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选择再建造新舰。毕竟战列舰的价格真的是昂贵。**级战列舰超强的防护能力将会让现在已经完工或正在建造的战列舰束手无策,加上储备浮力充裕。现有战列舰若是一对一的炮战想要击沉它是不大可能的。除非是像海参崴大海战那样的十几艘战列舰混战的情况下,凭借空中的巨弹和水下的鱼雷乱拳干沉,不过除了中国在十余年间发生过三次大海战之外,其它国家都没有这样的经验,除了英国之外,其它国家似乎还没有这个实力。

谭延并非想要力保**级战列舰在建造过程中完全处于保密状态,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厂区虽然很难让外人混进去,但是各种造舰组件和巨大的设备会曝光这艘战列舰的基本情况。船坞固然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持外界对里面战舰的神秘,但在海军专家的眼中可以通过蛛丝马迹来进行推算,事实上中国的间谍也是这么干的,只是中国的大型船坞相对本国海军实力来说比较多,其它海军强国多选择在大型船台上造舰,这降低了中国情报人员观察外国战舰的难度。

好奇心能够杀死猫,中国新型战列舰越是神秘就对外国海军来说诱惑力越大,反之则对外国舰船设计师们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会尽可能的在现有基础上不断提高本国战舰地各方面性能,尤其是英国、美国和法国的舰船设计师更是如此。不过就现有技术水平来说,舰船设计师的发挥余地并不大。这就促使设计师在舰船设计环节应用一些不是很成熟地技术,也逼着他们走上和魏成勋等负责“东云级”战列舰设计的中国工程师一样的道路----在十六寸主炮还没有出来之前,预留设计空间,甚至于一边建造一边等待成熟的主炮出现。

这种压力已经在沈静八月抵达旧金山的时候体现出来了---在新闻记者会上,美国记者就中国建造新型战列舰地传闻向中国总理提问求证。沈静明确的给出了回答,但是在记者提问涉及一些具体问题上的时候,他却沉默不语。只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就中美两国太平洋海军装备限制条约沈静做了宣传,并且在话中隐晦的提出是由于美国方面地问题导致这个条约付之东流。在沈静的回答中。美国记者们似乎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直接将炮弹打在了作陪的美国国务卿身上,弄得场面极其尴尬。

尴尬的人还在后面,罗斯福即将面临一场巨大的麻烦,甚至都牵连到塔夫脱地身上。关于中美两国协商太平洋海军装备限制性条约消息一出,美国舆论一片哗然。因为美国去年年末建造了三艘特拉华级战列舰是使美国海军军费创造新高的“罪魁祸首”。大多数美国人可对海军竞赛没有多少兴趣,在看到欧洲大陆英德海军竞赛的场面后,甚至是反感的,这也是罗斯福总统在说服国会通过第三艘特拉华级战列舰建造费用时如此费劲的原因----太平洋和大西洋为美国的国防提供了巨大的安全保证,美国人在这种和平的氛围下孤立思想占据主流。

美国的各大报纸都将注意力转移到到访地中国总理身上,关于中美两国在太平洋海军装备限制性条约地问题也是越来越多,由于年美国海军军费开支庞大,早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不满,就是共和党内部对罗斯福地海军主义都存在很大的怀疑。更不要说共和党地死对头民主党了。对于中美两国太平洋海军装备限制性条约。美国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欢迎的,因为十年前的美西战争西班牙海军的实力太弱了。而这十年当中中国和周边国家打的几场海战都不是美西战争所能够匹敌的,加上中国海军恐怖的发展速度。在得知这样一个倡议后自然希望能够通过这份条约将中国海军上个套子以保障美国的自身安全。

现在的美国对于国内舆论的控制能力显然还达不到一百年之后的水平,加上专门和共和党唱反调的民主党也有强大的舆论工具,一时间本身就存在怀疑态度的共和党在于民主党在这场海军论战中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如果和中国能够达成这项协议的话,美国不仅可以变得更安全,同时也可以节省大量的海军军费,同时也是可以进行其它政府公益业或是减税。

民主党的论调是挺吸引人的,在这个经济并不景气的时代,如果没有爆发战争的可能,缩减军费是必然的选择,更何况中国总理这次进行环球访问,除了带着庞大的代表团之外,中国国内的知名地方财团也都派出了代表----政经不分家,目前和中国走得近的国家中,除了德国之外,美国也毫不逊色,只是在巴西的那三艘战列舰采购上,英国将美国给卖了联合中国平分了两艘战列舰,这是政治交易美国纵有不满也不可能和如日中天的英国对着干,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明确放弃了巴西的第三艘战列舰竞标。

明年就是美国大选之年,共和党在罗斯福的两届任期内声名还是很高的,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届美国总统还是共和党的,而中国总理在旧金山新闻招待会上的爆料让民主党看到了“意外”,焉能放过这次造势的机会?精选总统是一回事,国家政策是另外一回事,美国虽然对欧洲局势有着巨大的担忧,发展海军实力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从党派政治上而言,如果民主党上台照样也可以发展海军,眼前的机会不过是属于党派竞争,想方设法给对方上眼药拉拢选民罢了。

美国人为中美太平洋限制性海军条约吵得沸沸扬扬,这是美国人自己的家事,罗斯福的麻烦事还需要他自己来摆平,这是用不着沈静替他操心的。原本提出区域性海军装备限制条约以达到中美两事互信这个事情极少有人知道,尤其罗斯福是一个狂热的海军派总统,谭延想要抛出这个绣球人家还视为是用心险恶的圈套,罗斯福自然不会理会,这也就造成了塔夫脱两次访华使得双方都没有什么太多的收获----美国希望中国能够放慢海军建设速度,而中国希望美国佬在条约上签字以避免单方面套牢。

不过美国在年底建造三艘特拉华级战列舰,中国便在六个月后上马两艘神秘的战列舰建造,加上已有的一艘未知型号的战舰,中国和美国在大型主力战舰建造方面是无分轩轾----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中美这样的造舰规模虽然没有英德两国那样一次开工至少建造四五艘战列舰这么夸张,但平均每年三艘的建造速度已是极为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