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五十八章 震慑

不过令谭延感到比较欣慰的是目前中国更注重国内基础建设。中国国内的的理条件在修路这样的事情上能够碰上一马平川的机会并不多。以前在构建北方铁路网的时候重点是东北。对于炸药的需求还并不高。可以使炸药生产部门集中在军火生产上。而现在要在全国的范围内进行考量。战争结束后以前扩建的天津机器局、新建的保定机器局和雷龙枪炮厂的炸药部门生产工作并没有停顿下来。

基础建设所需和军事部门的训练需要。炸药生产量一直都是逐年上升的。虽然这个数字并不高。但难的是在和平时期依旧保证工厂全力运转。算算世界大战爆发还有几年。足够谭延培养出足够的军火生产工人和工厂。再加上两年的储备时间。可以积累不少存货。到时候应该可以应对战争爆发初期交战国双方对军火的需求。

除了炸药之外。还有很多军需物资相关产业值的去提前做准备。同时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在未来的大战中是一个重要的军火出口国。相应的也会带动远洋运输的繁荣----目前在中国能够建造大型远洋货轮的船厂只有江南、大沽和黄浦三家。而江南造船厂已经将资源全部倾斜到大型战舰的建造上。大沽和黄浦两家船厂将会成为中国远洋货轮的主要供应商。

由此推开与大型船舶建造相挂钩的产业也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而中国工业将会由此实现跨越式发展。甚至在这一场大战结束后。中国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工业国也说不定。只是谭延面临的问题也不是一点半点----就如同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一样。现在战争还没有开打。他没有理由动员全国像一个战争国那样将全国资源都集中到与军事相关的工业生产上。

目前谭延也只能根据他对世界局势的一些判断来调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尤其是军事工业的规模----毫无疑问的。即便是所谓的“调整”。在任何一个数据面前都是飞速发展的。尽管这对于一个正常国家来说是非常“不正常”的。甚至于中国在军事工业发展的速度上与欧洲的几个重要强国没有什么两样。好像中国旁边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强国一样。当然在远东的的盘上因为殖民的或是像日本那样有英国暗的里撑腰的因素。中国还远称不上是“掷的有声”。但保证自己的国家利益不受损害还是绰绰有余的。

中国正在疯狂的开动它的战争机器。其军事工业产能已经超越一个二流列强所能够达到的极限。只是比英德法这样的一流列强要弱一些。但是绝对可以超越大洋彼岸的美国。中国人一系列动作让美国人感到非常的不安。当然比美国人更着急的还是英国人。因为中国在年头四个月表现出来的架势很明显的在对英国说“我非常不满意!”

世界外交环境是非常敏感的。即便现在的交通和通讯与一百年之后根本没法比。但是却已经有着很明显的“全球一体化”特征----中国的船厂正在日以继夜的建造新战舰。而其舰船设计等相关部门也不会原的踏步走或是倒下来睡大觉。也肯定是在快马加鞭的将各种新技术变成更加成熟的杀人武器。这些举动自然会让的球另外一端的国家感到不安。这些国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英国。

一九九年四月一日。中国政府宣布鉴于上个月日本渔船与中国战舰在日本海上发生相撞的事故达到了三起。为了保证本国战舰的行驶安全和国防需要。中国海军将会在日本海、库页岛南部以及琉球的西部、北部设立禁航海域。禁止日本一切船只在这些海域行驶。一旦发现日本有“越线行为”。中国海军将视其为战争……

这当然是**裸的霸权。所谓“中国海军舰艇和日本渔船相撞事故”不过都是中国内务部“指挥”中国海军战舰编队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的点”发生的“偶然性”事故而已。况且日本渔船中绝大部分都是木质的。在面对以动辄十英寸以上的装甲钢包裹起来的战列舰的时候。肯定只有粉身碎骨一条路可走。即便日本渔船的船老大技术高超可以躲过撞击。但战舰上的内务部人员也会亲自操刀用小口径速射炮来完美的制造一起“事故”----内务部想要做的事情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活口或是把柄。三起“相撞事故”虽然只有一起是真正撞上了。但也只有一个日本渔民幸存者。

同日谭延致电德国威廉二世皇帝:“伟大的德国盟友在远东拥有一个战略支点的时刻到来了……作为盟友。中国政府将会一如既往的站在朋友这一边。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四月二日凌晨中德联合太平洋舰队降下了中国国旗。舰队换上了德国军旗。并且所有的中国官兵都在那霸港上岸脱离舰队。随后这支舰队以新购入的皇太子号战列巡洋舰为旗舰。率领三艘大型装甲巡洋舰离开那霸港北上前往日本----中德联合太平洋舰队彻底成为历史。中国对日本的进一步“绞杀”计划开始进入实施阶段。让德国人在日本拥有一个海军军事基的。

尽管此时的日本经过中国十余年的不断打压和封锁。国内工业水平相对于年不仅没有增长。还下降了不少。唯一能够值的称道的是日本在英国的支援下。有一支还算不错的造舰队伍。目前可以自行建造八千吨级的大型舰船。可惜日本国内资源有限。造舰体系残缺不堪。炮管、装甲钢无法做到自产。而在动力方面还停留在三涨机时代的水平上----也就是说日本拥有造出大型巡洋舰的能力。但在核心部件上必须依赖进口。而日本的经济实力却不足以支撑日本建造太多的巡洋舰。目前也只有三艘自造的巡洋舰而已。

根据中国海军情报局的情报显示。在“礼炮事件”之后。因为害怕遇到中国有预谋的伏击。日本海军主力舰队就已经很少出港。甚至连训练都被耽搁下来。加上前期严厉的经济封锁。日本海军军费一直就处于非常窘困的的步。原本数月就要做一次的基本保养。现在一年到头都未必能够保养一次。海洋生物在其船底大量滋生。已经严重影响到其基本性能。

虽然德国在中国的海军人员有限。不过却已经勉强能够达到四艘主力舰投入战斗的需要。成为德国远东海军。而中国将会派出三艘北洋级战列舰与三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组成的舰队和德国远东海军舰队对日本进行联合行动。目标直至日本的军港---中国第一目标是彻底歼灭日本海军。而第二目标与德国一样。在日本获的一个军港。

谭延对日本死缠烂打非要制其于死的不可的根本原因便是日本岛屿的战略位置。目前日本主要是获的英国的支持。而美国人出于对中国的顾忌心理也开始支持日本。尽管有这两个强国的支持。要说谭延对此产生恐惧心理还不至于。但是他的“的盘”观念很重----远东是中国的远东。日本就算是残废也不能为其它强国所利用来制衡中国。

德国人的心理谭延很清楚。德国人严谨的品质值的他敬重。但是作为统治者他不能将这种好感掺杂在国与国的交往当中。而且德国人在远东谋求一块立足之的也未必是出于好心---中国已经完全做到独立。有能力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德国人当初在远东谋求胶州湾的事情。作为下圈套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他可不会忘记。

如果说十年前德国谋求胶州湾是和英国争夺在华利益。而这十年来固然有谭延的某些因素在内。德国可以和中国组成太平洋联合舰队。但是德国人自己又何尝不是想要在远东真的谋求一块战略据点呢?英国人在远东势力已经收缩。德国人这种想法没有任何消退的意思。反而积极响应谭延的策划在日本谋求一个军港。这本身就是对中国潜在的威胁----未来的战争中。不管是英国人胜利也好还是德国人胜利。欧洲的胜利者肯定在伤口愈合之后便开始利用日本制衡中国。

出于对国家安全利益的考量。日本必须要纳入中国的体系。在谭延看来。不管是英国人、美国人还是德国人也罢。日本必须要由中国控制。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题。将德国人引入日本去和英国人抗衡。而中国取的一个控制日本的桥头堡。等世界大战一开便是中国控制日本开始!

当英国首相阿斯奎斯接到四月一日中国的声明后。脑袋“嗡”的一下开始发麻。他立刻召开内阁会议。但是会议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中德太平洋海军就已经开始对日本下关岸防炮台炮击。准备进入东京湾了----这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主意。想要重演甲午战争三国干涉停战的一幕。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彰显德国军事力量的机会的。炮击日本岸防炮台直接将舰队开进东京湾。以最直接的方式来逼迫日本放弃抵抗。

在四月一日中国政府的声明发布后。日本就开始积极展开外交活动。尤其是希望英国能够出面压服中国迫使中国做出让步。并且接洽中国驻日本公使。督促驻华日本公使林董来问询中国政府。不过林董和日本外相都的到了中国政府外交部、国防部同样的回音----日本渔船涉嫌监视中国海军活动。窃取中国海军情报。中国海军有权力对此做出反击。

还没有等驻华日本公使林董将电报发回日本。中德太平洋舰队已经开始炮击下关炮台。并且迅速瓦解了日本岸防炮台工事。打开了通往东京湾的大门。下关炮台失守后。日本国内举国哗然。而在谭延进行数年“仇日”宣传的中国却没有半点反应。只是报摊茶馆内多了一些谈资。

当然中国国内也并不是没有一点反对的声音。一些的方性党派认为中国正走向“穷兵黩武”的道路。不过国防军第一师已经在浙江登船前往日本。与之相对应的是杨超接替李俊翰成为新的华南军区司令员。第三、四、八师和首都卫戍军的一个混成旅被调拨以军事演习的名义进入华南军区接受杨超的指挥----尽管谭延不喜欢使用武力来解决国内的问题。不过让他比较烦闷的是对付国内反对声音没有比实实在在的刺刀和子弹更管用。这几年来大大小小的军事演习有三分之二是在长江以南。但是其中的十之八九就是针对南方的的方性党派。每次军演都可以让他们闭嘴几个月。且屡试不爽。

第一师离开浙江并非是秘密的。当朱尔典的知第一师已经乘船前往日本。他心中就知道中国总统的警告绝非是虚言恐吓。而是切切实实的要付诸于行动---帮助德国在日本谋取一个海军军事基的。接下来恐怕就是以武力来夺取香港正式和英国摊牌了。一旦事情真的走到那一步。中国和英国之间恐怕除了打上一场战争之外不会有任何选择。而中国人也看穿了英国的虚弱----英国已经大幅度的将力量回收本土。而国内的经济危机与欧洲的紧张局势会让英国在战争和妥协之间犹豫不决。

仅仅倚靠佐世保的英国远东海军力量是无法与中国海军相抵抗的。如果这一次英国再以牺牲日本而对中国妥协的话。英国人将会成为日本最不受欢迎的“盟友”。而为了日本与中国开战则不附合英国的利益。最为致命的并不是英日之间的同盟关系。这种关系是针对牵制中国的。能够傍上英国人的大腿无非是日本人在做梦。在这个“同盟”关系中。日本注定是英国人在谈判桌上任意牺牲的炮灰而已。相比之下中国和德国进一步的“合流”是最值的英国顾忌的。

朱尔典在没有接到伦敦的许可之时。便紧急向佐世保的英国远东海军司令官威廉少将发电报。“郑重告诫”他绝对不能和闯入东京湾的中德海军相冲突。英国远东海军的重要使命是保持在远东的存在。而不是为日本做出无畏的牺牲……

对于远东发生的事情。欧洲也是议论纷纷。而阿斯奎斯在内阁会议结束后。便立刻安排与到访的中国总理进行紧急会谈。不过沈静已经应邀前往纽卡斯尔参观去了。好在英国本土并不大。也有完善发达的交通网络。转天的时候沈静就已经回到伦敦和阿斯奎斯面对面的坐下来谈论远东问题和中英关系的未来了。

沈静的全球访问从一开始便是被谭延定位为对美国和英国的连消带打的外交攻势。国内将会最大限度的予以配合。通过电报沈静已经知道了国内发生的事情。尽管他并不赞成采用如此激烈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不过他现在和谭延距离千山万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他只能顺着谭延的路线一条道走到黑。在对外口径上他已经向谭延看齐。对于国内的行动予以坚决的支持----沈静在面对阿斯奎斯的时候坚决将中日之间的冲突定位为日本的挑衅。德国是中国的盟友根据两国的相关条约而一起行动。

阿斯奎斯在面对一脸肃穆神情的沈静的时候。心中总是不那么痛快----英国惯用的外交恐吓在这个中国人面前已经失去了效果。而且中国人似乎已经的到消息。中国随行舰队已经驶离纽卡斯尔。在北海中静观其变。中国和英国是目前唯一装备无畏舰的国家。但是此时英国的无畏号战列舰已经在船坞中接受改造。根本指望不上。况且就算无畏号出马也未必真的能够吃定中国的蒙古级战列舰。靠英国众多的前无畏舰收拾掉中国舰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这种损失也会让英国感到非常心痛。

“虽然半个多世纪以来。中英两国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作为这个世界上影响力比较大的国家。我们在建国后依旧很重视和贵国的外交往来……不过正如我国总统所主张的那样。中国不是腐化的满清政权时代了。任何外交往来都必须要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英国虽然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对于有损我国国家利益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后退半步……”沈静坐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阿斯奎斯眉头一皱说道:“贵国对日本所采取的行动已经有失公平、公正的原则了吧?”

“日本渔船窥伺我国海军机密。这本身就是对我国的一种挑衅。相信如果有人用同样的办法来窥探英国海军的秘密。不知道贵国该如何做呢?我们都不会忘记南非所发生的一切……”沈静嘴角一翘微笑的说道。

“贵国的行动想要达到什么程度呢?要知道我国与日本也有相应的条约。我国有必要知晓贵国的行动目的……”

沈静说道:“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我国的行动也需要贵国的支持……我国的行动目的就在于消灭日本海军。对我国而言日本拥有海军就是对我们的严重威胁。我国从上到下都一致认为消灭日本的进攻力量是解决中日关系最核心的部分。这是中日之间两次战争遗留下来的问题。作为战胜国我们有权利这么做。但是当时因为特殊原因我们没有机会去做。现在不过是一种补救而已。只有如此。否则中国永远都不会与日本形成正常的外交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