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六十六章 迷雾重重

三百六十六章

可以说在抛开枪炮等热武器之外,荷兰部署在印尼的殖民军显然战斗力基本上可以说是全无,优裕的殖民地生活将这些人养成了大爷,看到他们就知道十几年前满清政权时期满街遛鸟的八旗兵是个什么样子。这些殖民军欺负一下土著或是手无寸铁的华人还可以耀武扬威一下,但是上了战场之后就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泗水城外有两道防线,**军的二十四门速射炮发射的炮弹落到他们头上的时候,整个防线都扎窝了,逃跑的逃跑,竖白旗的竖白旗,只有零星的枪响但立刻被后续跟进的迫击炮弹给端掉了。

中国政府否认了和南洋华人**军的关系,而中国海军舰队之所以还停留在泗水港外,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给出的解释是保证当地华人的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犯,任何有损华人利益,危及其生命的行为都会被视作对中国政府的武力挑衅,中国有权力在第一时间予以反击。

泗水城内基本上看不到华人的身影了,往日热闹非凡商业发达的泗水城现在如同一座死城一般,街头上也同样看不到趾高气昂的殖民警司,更看不到带着椰皮帽嘴里嚼着槟榔的土著。离开了华人,这座繁荣的南洋城市立刻陷入一片死寂,没有华人这里的商业架构立刻崩塌,先前在这里采购木材、香料的外国商人也都在中国出兵婆罗洲之后卷起铺盖走人——中国海军对泗水港并没有完全封锁,不过各地的客商为了争抢离开的客轮愣是将往常低廉的船票炒高了十倍,在中国舰队炮击泗水港之后,外国商人更是走得一个不剩。

欧洲殖民者包括刚刚占据菲律宾的后进美国在东南亚不管是时间长短,在这个位子上总是不得安宁,早期的时候各种起义如同家常便饭,就是现在美国占据菲律宾也是走得这条路。这里面除了殖民者采取的残酷镇压和压榨之外,还和东南亚复杂的地理条件、人文环境,尤其是宗教信仰有很大的关系——谭延?不愿意在东南亚太过深入就是他很清楚这些还停留在巴冷刀水平上的土著,在宗教信仰的笼罩下会是多么的疯狂。

在这个时代,谭延?不介意使用武力工具来解决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问题,事实上在新疆、蒙古、青海、陕西等地,在他的暗中授意下,军队内部有专门的部门来做这些事情。前世谭延?不过是一介书生,对于这类在他看来只是处于传说中的事情根本就是虚无缥缈,只能用来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但是现在他牢牢的控制着远远超过前世中国所能拥有的国家强力机关,在处理涉及国家分裂势力的事务上,真的是用实际行动来为“屠夫”这个阴暗的词汇做出了丰富的注解。

从满清时代开始,中国边疆不宁就成了老大难,有清一代几乎从来就没有说牢牢控制边疆的时候,这从清朝皇帝对****和班禅的待遇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越是隆重尊重,其背后就越显得内心的顾忌。说实话谭延?到现在也不能说对**达到控制,毕竟中央在**的驻军还不超过一个师的编制,在中国政坛表现一向极为强势的致公党在**也仅仅有一个“省党部”挂衔。

不过在这个国际关系尚处于丛林法则的时代,中国本身的强势就意味着任何国家想要在中国边疆问题上做手脚都要想想要承担的代价——中国边疆问题无非是英俄为主导,法国为二流。自从中国的第二代无畏舰命名为“**号”之后,联想到中国在香港问题上不惜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大英帝国在战争的边缘上走钢丝,包括英国在内在处理中国边疆事务时候更多的谨慎,而谭延?也打算在一战之前将中国的边界与英法俄三国列强进行谈判——国际形势越紧张,对中国确定边疆谈判也就越有利,尤其是像东云省这样从来没有出现在中国边疆的省份,更是要与俄国人敲定下来,这也算是蚕食俄国的一部分,当然至少那个后世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是绝对不会出现了。

事实上中国海军主力战列舰的级别名称除了有谭延?的影响之外,也是希望借此隐晦的向列强强调中国的领土不可侵犯的味道,蒙古级战列舰是中俄战后对俄国的示威,**级战列舰是敲打英国人,而后续的东云级战列舰则是强调“东云省”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民族这么多,领土地形如此复杂,人文差别更大,谭延?目前也只是做到了震慑欧洲列强对中国领土的贪欲,在对付地区民族矛盾的问题上尚为有什么好的方法——这些也是列强自鸦片战争之后不断对中国边疆渗透所遗留下来的一份“遗产”。

除了以强硬的军事手段镇压之外,谭延?也继承了其父谭钟麟对少数民族的平等政策

钟麟二十四年前出任陕甘总督时候。严令汉民不得仇]7除严禁回民出城地禁令等等措施。使得回民感动地痛哭流涕发誓永不犯法……谭钟麟地做法是典型地怀柔手段。在建国后谭钟麟也是回过一次陕西并且受到了当地回民地夹道欢迎。算是暂时缓和了中部地区地民族矛盾——就和中国地整体地形一样。中国政府地民族政策越往西就越是严厉。除非铁路通行后当地驻军和移民达到一定程度。否则武力镇压永远超过怀柔手段。

重病需要下重药。就算谭延?本意上更愿意采取怀柔地手段。但是边疆不靖是他最难以忍受地。而且那些部落也好、教派也罢。他们地背后一旦被内务部查出有外国列强地身影。等待他们地多半是冷森森地枪口——仅过去地1908年一年。在新疆、蒙古被谭延?亲手从地图上抹去人口超两百人地村落就超过八十七个。编制极为特殊地“重劳改教导营”数量增加十五个。“政策**换”移民数量高达一百三十万之多……。从这些数据上来看。也许在中国沿海地区一个两百人地村子算是“小不点”。但是在西北边疆那就是一个比较大地村落了。列强也明白在边疆问题上根本没法和中国坐在谈判桌上公平地较量。而中国自然也明白不动用武力威慑也很难让列强坐在谈判桌上。

造成目前这样地状况。谭延?是难辞其咎地。不过在他看来他宁可做手上沾满鲜血地屠夫。也要在他这一代人彻底将边疆分裂势力予以沉重地打击。一直以来他可都是以温文儒雅地形象展示在外界。但是深知内情地周边人。就是总理沈静等人在看谭延?地时候难免眼神怪怪地。

南洋子弟兵迅速地占领了泗水城。并且于同日宣布建立南华共和国。成立军政府。中国虽然没有对“南华共和国”地合法地位予以承认。但是泗水港外地那支舰队地态度明显就是这个“南华共和国”地保镖——在南洋包括英国人在内还没有任何一支海军力量是这支舰队地对手。不过中国政府倒是将三个师地力量投放在婆罗洲之后。便开始和英国展开接触——婆罗洲也不是荷兰一家说了算。当初这里是荷兰和英国地一个妥协地分界岭。英国人在婆罗洲地东北部还是有权力地。从而演变成马来西亚地一部分。

按照中国政府发出地声音。中国政府将会购买婆罗洲地英国领地以达到完全将婆罗洲(加里曼丹岛)归入中国领土地目地——婆罗洲谭延?是绝对不会交给南洋华人地。就算这里距离本土比较远一些。但是地处南洋腹地。依据周围地环境而言只要有上四五艘装甲巡洋舰就可以完全控制南洋。南洋华人可以算是谭延?心底一根隐性地刺。使得他不会采取一边倒地措施——谭延?承认“原则政治”。但是“利益政治”几乎是国与国政治交往地主题。华人一旦建国那就意味着有游离本土政权控制之外地危险。就如同欧洲和美国地关系差不多。

在婆罗洲地问题上。英国人似乎并不想给中国设置障碍。英国国内虽有一些争论。但是主导方向还是倾向对中国有利地一面。这也是英国想要从经济衰退地泥潭中走出来地缘故。当然德国人地配合是少不了地——德国政府继续保持紧跟英国地政策。在下一年度批准建造四艘战列舰计划。这几乎让英国犹如一只被踩了尾巴地猫。加上摩洛哥问题一只留着尾巴。欧洲大有一触即发地味道。

从1900年中国开始建国一来,所有>;|国的贸易待遇最好,尤其是中国收回关税自主权之后,这种差距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要不然中英贸易在中国外贸比例由当之无愧的老大迅速跌落到二流阵营。当然由于德国和中国特殊的关系,德国在外贸上更胜美国一筹,尤其是中德专利技术交易和大型海军装备交易捆绑后,有很多交易都是秘密的,若是算上这些虽不至于说现在的中德贸易份额取代了几十年前的中英贸易地位,但是现在中国贸易总量巨大,中德双边贸易额一年就可以超过中英贸易数年累积总和。

德国可以从中国跨越式发展中分享一大块蛋糕,而英国却因为纠缠于鸦片、关税和香港问题错失良机。德国可以从中德贸易中获得巨大的好处,并且用其中产生的效益反过来促进其军备建设,尤其是海军建设,但是英国失去中国市场后,在经过布尔战争之后元气大伤,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浪潮中,英德之间的实力差距又进一步缩小。

现在中英关系虽然因为没有严重的冲突而迅速恢复双边贸易,但是德国已经占领了中国市场,英国货想要挤进来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英国对南洋事件袖手旁观的最大缘由也是希望中国能够在婆罗洲收购问题上做出

并且对英国货进入中国市场予以倾斜——中国政府现)E了相对比较完备的政府采购机制,只要中国政府在大宗政府采购问题上稍微抬抬手,对于提高中英贸易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最重要的便是出售婆罗洲的英国领地可以让英国政府立刻获得一笔可观的资金,让原本绷紧的英国财政稍微喘口气——去年英国一口气建造了包括战列巡洋舰在内八艘大型战舰,这对还没有走出经济低迷的英国财政来说是一项极大的负担,只要中国能够拿得出足够令英国心动的价钱,对于婆罗洲岛上的那片不大的领地,英国还是可以出售的。

况且英国已经感觉到就算婆罗洲是世界第三大岛,但要是和中国做邻居怎么也不是一个安全的选择,那个喜欢体验战争感觉的年轻总统,也许会千方百计的找事来让英国退出婆罗洲。

当然英国和中国关于婆罗洲的领地交易问题一切都还处于初步阶段,并且对外是极为秘密的,中国外交部长已经结束了在土耳其的访问,正在前往英国的途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笔交易基本上可以达成。到时候中国将会坐拥婆罗洲,在南洋钉下一颗钉子,这样一来也可以算是控制了马六甲这个咽喉要道。

一直以来谭延?心中都存有很大的顾虑,因为日本还没有窜起便被自己给打趴下了,一战当中日本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的,但是二战日本可是肆虐东亚、东南亚,美国佬甚至还吃了日本的大亏。可是现在历史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不仅中国的历史被改变了,谭延?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东南亚的历史是绝对会有变动的——问题是列强在东南亚的殖民体系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插手而在战后保留下来呢?!

在占领婆罗洲之后,谭延?这种担心也就没有了——南洋子弟兵在中国的保护下是不可能在军事上失败的,除非他们内部出了问题,那昙花一现也就怪不得别人了。想着以后南洋华人肯定会被鼓动起来,也许英国殖民地内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但荷兰占领的印度尼西亚就足够目前折腾几年了,以后还会有土著的民族觉醒等等,只是中国在南洋这块地盘上无论如何都会占据一个先手。

现在看来由于南洋子弟兵都是“师出同门”,先天上就有团结的优势——他们这批最早接受军事训练的南洋子弟大都是基于华人不受欺负的理想而走在一起的,就算他们再不团结也是打得荷兰殖民军没脾气的时候才会窝里反。按照谭延?的经验,他们的团结态势至少可以维持十年以上,从国内“留德士官系”的状态上来说,国内军事领域也有不少派系存在,但留德士官系始终都是紧紧抱成一团的,其中杨超、刘禹等那六个领袖人物确实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留德士官系”固然是谭延?手中包打天下的利剑,但他也没有亏待了以曹为首的前清将领系,当然能够入曹这个***的基本上都是以前在满清时代还算过硬的将领,还包括一部分从保定军校出来的士官生。表面上看留德士官系在中国陆军基本上是一家独大,但是谭延?将全国九大军区中最为显赫的北京军区始终都是放在曹这个派系手中。

这并不是偏袒,曹军事才能自然比不上留德士官系,但是在谭延?手中这颗棋子还有另外一项重要的用途,现在不过是处于预备阶段而已——按照他的授意,国防部已经制订了下个五年计划,其中北京军区辖下四个三万人大编制陆军师一个炮兵师会在未来的五年当中一直扩编,目标是扩编到十个大编制陆军师三个炮兵师,还有一个神秘的实验师的空头编制。

对于这份计划国防部和中国陆军高层将领心中都很清楚,北京军区将会成为中国发展速度最快,装备最为精良的陆军部队——除了敏感地区之外,九大军区基本上是不可能被扩编一倍以上的!对此留德士官系意见比较大,但也服从了谭延?的意志——杨超成为第一任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刘禹为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李俊翰为陆军总参谋长,至于国防部长依旧是一个文人出任。

在军事人事任命上,外界多猜测谭延?延续了历史上独裁者们的制衡的通用手法,不过只有牵扯其中的重要人物才明白这绝非是制衡,而是有着特殊的用意。至于总理沈静等重要的政府部门高官虽然也有一点明白,但是更多的是疑惑,好在谭延?在国务院等政府部门没有搞这一套令人难以猜测的手法,不然沈静可就真的要抓狂了。

最近因为私事出远门,今天刚赶回来写出一章,明天就要去河北上班了,真是对不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