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八十二章 远虑

沈静听后哑然,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对于谭延他一向都是很信服的,虽然他在国家政策走向上与其相左,但总体上来说俩人密切配合近二十年,彼此了解的都很透彻。在中国政坛除了以寇青为首态度温和立场中立的逍遥派之外,最为强大的一支便是以沈静为首的“经院派”,这倒不是说他们的脑袋一根筋,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年轻人,有学识、出过国、见识广。

在谭延眼中“经院派”多少有些西方化的感觉,对于西方的经济体系研究比较透彻,思考方式和治国理念更类似西方的那一套,是所谓的“民主政治”的积极推进者。经院派下面也分成数个流派,甚至激进者对谭延的独裁统治很是不满,这些激进派在四五年前谭延一力推进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后,更加不满,最后干脆与经院派决裂**门户去了。

这些原本属于经院派中的激进政治人物分裂出去之后,渐渐的便被谭延给边缘化了,在谭延看来这些人在大学里面教书更合适,不适合残酷的政治斗争——尽管在他的压制下中国的政治斗争总体上是趋于温和的,沈静门生遍天下,虽然这些激进派被分裂出去,终归是太过理想化。

事实上谭延心中很清楚这些“民主激进派”的出现是必然的,同时也是自己有意识造成的——当年他执掌北洋权柄之初在对外关系上对英法是排斥的,执行的是亲美国和德国,在工业技术引进上德国偏重,而在人才培养上则偏重美国,很多人才都被他公费送往美国学习深造,而“民主激进派”中领袖人物都是有着留美背景。

如果说是容开创了中国留学西方学习现代科学的先河,曾国藩在容的建议下开始了晚清时代最大规模派遣留学生行动,后起起伏伏终归被强大的中国传统政治势力所淹没,而谭延执掌北洋时期则是发展到晚清派遣留学生的鼎盛时期。向西方派遣留学生先后持续了近十五年,直到最近几年才慢慢降温,这中间除了中美关系因为海军装备竞赛的缘故而使得两国渡过了蜜月阶段,也是因为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地教育体系,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还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好用,这也是国家安全的需要。

谭延为了对付政治对手曾经用过暗杀的手段,像荣禄这样只是显现出对他的威胁后,谭延就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直接消灭掉。

如果不时荣禄对谭延和北洋系的威胁太大,他也不会采用这种激烈的手段,对“民主激进派”他还是采取非常宽容的方式,只是将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边缘化而已。

事实上“民主激进派”自己都不知道,在他们背后给予资金支持的几个资本家都是谭延亲自安排地,出身都是“K”机关的老人。“K”机关虽然摇身一变成为内务部的主力,但是其精华部分还是被留下一部分,这些精华被分别打入一些政治主张有前途的党派,只要这些党派不变质,谭延就会一直支持他们,而“民主激进派”则是他所看好的。

说起来谭延并非有着“自我毁灭”的情结来专门培养自己的对手,而是采取顺应历史潮流地做法—随着中国慢慢恢复元气,国家越来越向趋于稳定的方向发展,个人独裁对这个国家只能在早期创立的时候最适合,越稳定个人独裁对这个国家的损害就越大。别的不说,现在就是谭延对他培养的几个超大型财阀就已经开始心存顾忌了,这些财阀都是顺应谭系资本发展起来的,在晚清时代他们也就算是国内二流的财阀罢了,但是跟随着谭延使得这些财阀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便完成了上百年才能发展出来地势力,而这些财阀多少让谭延感觉到有些像日本、美国、德国的一些财阀,一旦自己失去对这个国家的控制,很难说在这些财阀的联手动作下,整个国家无可扼制的走向对外扩张的道路,致使中国走向覆灭——无论在什么时候,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穷兵黩武者永远没有好下场”这一真理。

“堵不如疏”。谭延将目光转向了党外培养一些势力。以此根据自己地需要最大限度地控制着整个国家政治生活地走向。而所选择地力量还是自己一手发展起来地“K”机关——这个中国目前最强大地情报机关拥有官方和非官方地种种身份。K机关地首脑正在从老董向温基岩手中进行权力交接。事实上温基岩已经成为新一代地老“K”。而老“K”就是谭延着装上最锋利地佩剑。

毫无问。以现在中国地影响力来说。谭延在后台策动地一些行动无疑是本世纪最大地政治行动。无论成功与否对中国政治地走向无都产生了极为深远地影响。而通过中国本身地影响力。这一政治行动或是

阴谋”地也会影响到全世界。

当然谭延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而是一种手段——他并不是聪明绝顶、纵横捭阖地政治家。说实在地面对这么一个地域庞大、情况复杂地大国。想要让这个庞然大物在一个正常轨道上稳稳当当地运行下去并且渐渐地走向兴盛。这绝非是一件易事。在万般无奈地情况下。谭延只能先后布置了数个后手。然后根据不同地情况来做出选择。

谭延现在还不到四十岁。如果身体没有问题地话。他还可以稳稳当当地执掌这个国家至少二十年地时间——对于自己退休地问题他早就想好了。他并非是留恋权力地人。也不认为一个七老八十地老头子能够有充足地精力保持清醒地头脑来执掌这个国家。六十岁以前他必须要从第一线上退下来。然后只对国家重大走向进行操纵。

正因为布下地眼线多且广。中国政坛地情况谭延把握地非常清楚。所以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按照预想布下种种后手。一旦要出了问题他也可以迅速启动后续备用方案来解决困境。“中国最大地敌人永远是自己”。他对此深信不。以中国目前地实力已经拥有参与争霸地资格。以国家为棋子以地球为棋盘来玩这个游戏。但是他却不走称霸地路线而是专心夯实国家基础。就是在于他不认为有哪个国家或是集团能够动摇中国地安全。数千年地中国史从来都是一部内乱导致外辱地历史。

在欧洲,德国以摧枯拉朽的态势一路高歌猛进抵达巴黎附近的马恩河一带,法国政府决定迁都波尔多,但是退却中的法军却决定冒险反击,德国人越是向马恩河挺进遭到的抵抗也就越来越强大,最终在十月十五日这一天,在法国一动长达两百公里地“马恩河防线”英法联军发起了转守为攻的马恩河战役。

这次战役一开始便打得极为惨烈,法军也应用了从英国运来的毒气弹—中国化工产业规模远远不能满足欧战这种烈度的毒气弹消耗,所存储的毒气弹全部被德国买走。不过中国手里还有毒气弹的技术可买,所以英法则得到了毒气弹的成熟技术,绕过了研发期直接投入生产,并且从中国进口了大量地防毒面具,数量虽然不足以满足英法联军的需要,但十几万套防毒面具已经将中国的库存全部掏空。而中国还掌握着大量的橡胶资源,在橡胶国际期货市场上,中国更是几乎垄断了橡胶的买卖,橡胶的国际市场价格从两年前的最低点后一直低位运行到现在却诡异的画出了一道笔直的上升线。

欧洲战场尚为抵达最火热地阶段,中国便凭借掌握先机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在一个月之内中国的化工生产基地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财阀的鼎立支持,全面开工建设——中国的产能无法消化掉手中的橡胶资源,只能将橡胶从巴西、南洋运往美国和英国。

十五日英法联军正式开始马恩河战役,双方参战的军队多达一百五十万之多,这是开战以来协约**队第一次展开如此强有力的抵抗。在十天前英法军队一直饱受炮弹供应不足地苦恼,但是中国却通报手中的一支船队运载了六十万枚各式炮弹,正准备通过苏伊士运河为此询价,这批如同救命的炮弹被英法以高出往常国际市价三成的价格吃下来。

六十万枚炮弹在这样的百万人大型战役当中根本不够消耗,但是在德军逼近巴黎地情况下,法国人就算当掉内裤也要硬着头皮被中国宰一刀,同时也是更加痛快的推进归还中国文物地进程而不敢在这个问题上有任何小动作——中国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相当于法国十分之一炮弹战略储备地炮弹,本身就说明其强大的战争能力。在中国动向不明地情况下,在文物归还的问题上搞小动作惹恼了中国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马恩河战役在头三天的战斗中对英法联军来说是极为有利的,德军防线出现了重大漏洞,这被英法联军敏锐的抓住。正当英法联军扩大战果撕裂德军防线逼迫德军后撤,法国霞飞将军在十八日宣布“马恩河之战确定无的胜利”的转天,让英法联军吐血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德国人投入了一直没有使用的装甲车,数量仅仅不过五十七辆但却有效的遏制了防线漏洞的扩大。第一次见到装甲车的英法联军士兵被噪音巨大不断喷射机枪子弹和小口径炮弹的大怪物给吓坏了,表现好的士兵掉头就跑,但大部分第一次见到这种钢铁怪物的士兵不是麻木的被子弹和炮弹射杀,便是幸运的栽倒到战场上被蜂拥而来的德军俘虏。

战场上出现的装甲车给英法联军带来的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尽管英法情报部门得到了德国投入新陆战武器的情报,但是德国方面对此保密极为严格,英法的情报人员根本没有见过新式武器的样子,

打听到了这种新式武器和中国有关系。现在装甲车在短时间内稳定了德国濒临崩溃的战线,也让英国人和法国人明白过来为什么中国在没有卖出那支舰队的情况下还能够得到德国在太平洋上所有的殖民地的原因。

装甲车的出现虽然让德军稳定了战线,但在投入战斗后的三个小时内,装甲车无一都在烂泥里面趴窝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充当固定火力点。不过这三个小时对于德国陆军已经足够稳定战线调集兵力填补缺口了,这关键地三个小时更挽救了地位岌岌可危的德国陆军总参谋长小毛奇将军,虽然德军在前三天遭到了很大的损失,但一旦战线崩溃遭到的损失会更大,小毛奇将军即便和威廉二世的关系再好也不能保证他被撤职。

不过这三个小时对霞飞将军和英法联军来说就是一场噩梦了,几个小时之前霞飞将军还宣称战役取得了胜利,但是转眼间德国人居然凭借几十个会行走的“铁皮盒子”稳定了战线,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所有装甲车集体趴窝后,便暴露了装甲车的缺点——在恶劣的战场环境下它地可靠性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战争双方都意识到了这点,小毛奇将军非常明智的收拢军队有序的将战线退过马恩河,向北方的埃纳河一线撤退。

在装甲车失去行动后,其威力也就丧失了十之**,很快便被法国人使用各种办法干掉了,在德国的装甲车工厂尚为投产之时,一下子损失了近五分之一的装甲车战力,这对德国装甲部队而言不能不说是一次极大的打击。即便如此小毛奇将军还是非常庆幸自己及时地将装甲车投入到岌岌可危的战场,如果不是因为及时投入装甲车,那德军现在恐怕不可能据守马恩河北岸,而是埃纳河的北岸了,并且还会损失大量的宝贵陆军士兵生命。正如同第一次尝到毒气弹带来的甜头一样,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将所有的装甲车都装上军列,以最快的速度运往前线,准备用来做突破敌方前线所用——德国老将兴登堡元帅在坦能堡有力的阻击了俄军,但是俄**队战斗力虽弱但数量绝对不是德军所能够相敌的,装甲车同样也是东线最需要地武器。

德军虽然撤退了,但是却没有给法国人和英国人留下一个装甲车的螺丝钉,即便是残骸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德国人不会让对手洞悉装甲车的秘密,就算英国人和法国人想要买也需要等几个月,几个月之后在德国人眼中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事实上英国人和法国人在装甲车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就开始同中国联系了,因为仅仅通过士兵的简单描述并没有获得实物的情况下,研发周期会让前线地将领抓狂的。

“告诉史密斯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用英法在环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地来换装甲车的图纸;第二个便是我们的一支船队已经快抵达爪哇共和国了,上面装载了二百辆装甲车,请两国拿出足够地诚意……”谭延冷笑的对寇青说道。

当寇青不咸不淡地向英法两国驻华大使一字不差的传述谭延地价码后,两国大使只能将中国的意见通过电报转述给两国政府——他们是没有这个权限地,谭延所谓两个选择第一项足以让任何政府败退,英法两国不认为他们守不住海外殖民地自然不会像德国那样出血,而第二项选择想来这个年轻总统嘴中的所谓的“诚意”会让他们去跳楼。

“日本政府发来外交照会,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其收回种子岛的主权……”寇青问道。

谭延放下手中的文件用手指轻敲桌面:“种子岛?!”

对于日本提出收回种子岛主权早在谭延的意料之中,在中国的钳制之下,日本没有对英法提出邀请日本加入协约国做出回应,而英法两国对此也没有再提——现在日本被中国牢牢卡住咽喉,一旦日本宣布加入协约国,对于协约国未必是一件好事,如果中国总统再次发疯对日本实施军事行动,那日本的利益该如何保护?这算不算是中国对协约国宣战?!

德国虽然在种子岛的军事部署虽然远离本土,但日本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收回主权,那付出的代价恐怕会让日本政府抓狂——此时驻守在种子岛的德国太平洋海军规模绝对不是那靖海级装甲巡洋舰当旗舰的日本海军所能够承受的。德国太平洋舰队虽然没有战列舰,但是却有两艘中国产的战列巡洋舰,还有四艘大型装甲巡洋舰和十艘小型舰只,可以说除了两艘装甲巡洋舰之外,其余战舰都是德国从中国采购的,尤其是那两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就不是日本海军能够对付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