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八十七章 对峙

对于中国在太平洋上的膨胀趋势,英国也是颇为忧虑的,不过现在欧战进行到现在已经让英国无暇他顾,英国迫切的需要来自美国和中国的各种战略物资和巨额贷款——这些都是英国将战争进行到最后的根本,在没有打赢战争之前,为了稳住中国不参加同盟国就必须要对一些国际事务对中国让步。

中德政府在施佩舰队的问题上是一致的,这毕竟是对双方都很有利的事情——德国可以破坏协约国的太平洋海上交通线,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中国的庇护,而中国可以得到施佩舰队拦截商船上的货物,两者各取所需。不过现在施佩舰队的锋芒越来越盛招来了更为强大的英国舰队围剿,虽说谭延不认为英国目前的太平洋舰队在不动用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的情况下能够剿灭施佩舰队,但是英国绝对不会坐视太平洋地区航线局势恶化,剿灭施佩舰队的英国海军势必会越来越强,当然英国人最为担心的便是施佩舰队会骚扰大西洋上的商船,加上德国潜艇的配合,那才是灭顶之灾。

五月施佩舰队和前来围剿的两艘英国战列巡洋舰在澳大利亚附近海域有过三次短暂的海战,双方基本上都是一触即走,谁也没能奈何得了对方。不过在六月份太平洋的海上战斗发生了一次决定性的战斗——施佩舰队在澳大利亚东北部的珊瑚海海域爆发了一次比较大的战斗,这个时候施佩舰队合而为一在集合了两艘战列巡洋舰和四艘装甲巡洋舰之后与英国海军和前来配合的澳大利亚海军进行了三个小时地激烈战斗。

这场战斗在施佩中将的老练指挥下局势从一开战便向德国舰队倾斜,虽然损失了一艘装甲巡洋舰,但是却击沉对方的不屈号战列巡洋舰、两艘装甲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英国舰队的无敌号战列巡洋舰被击伤。这一战使得英国海军的威名扫地,同时更让英国战列巡洋舰的名誉扫地—这场海战完全是在双方的战列巡洋舰地主导下进行的,德国德累斯顿号装甲巡洋舰固然战沉,但是这远比英国战列巡洋舰战沉要令人震撼的多,这也证明了英国传统地部炮塔设置在战斗中比沿舰体纵轴炮塔设置处于更加恶劣的地位。

在战斗中施佩中将完美的将侧舷火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十六门十二寸主炮快速而又准确的射击有力的压制了对方火力,每一轮齐射德国舰队的战列巡洋舰都要比对方多发射四发大口径炮弹,而装甲巡洋舰舰队中因为有两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地存在,一次投射弹药数量相差更加悬殊。英国海军中将多弗顿斯顿迪海军中将阵亡,而施佩中将的一个儿子奥托也在德累斯顿号上服役经此一战也战死殉国。

珊瑚海战之后,施佩舰队留下两艘天津级装甲巡洋舰前往南美海域进行破交作战,而两艘战列巡洋舰则驶往属于中国势力范围内的北太平洋区域——谭延要履行他对施佩中将的承诺,在塞班岛的船坞中,施佩舰队的这两艘主力战舰将会得到简单的维修和保养,而为了履行这个承诺中国政府已经在年初便将塞班岛变成一个纯粹的军事基地,内务部来负责驻守塞班岛人员地政治审查。由内务部和中国海军参谋部直接安排施佩舰队的航线,最大限度的做到保密。

1915年对于整个战争来说都是比较沉闷的一年,只有太平洋上的英德海军在围绕航线安全上地反复战斗比较精彩,而在数次战斗过程中,英国已经意识到如果不派出伊丽莎白女王号这样的战列舰,是很难剿灭施佩舰队地。由于中国从中作梗,英国当局认识到如果不付出足够的代价,英国舰队休想安心地将这支德国舰队歼灭,当然若是付出的代价足够多,中国甚至从中帮助出手也是很有可能地事情,不过让英国人感到疑惑的是,中国人还想要让英国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够换取英国主力舰队进入太平洋剿灭施佩舰队的权力。

英国一边调集刚刚服役几个月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的二号舰厌战号战列舰驶进印度洋,另外一边则是跟中国政府进行谈判。不过显然谭延现在的视线被欧洲另外一个关于战争的事件所吸引——德国政府在布鲁塞尔逮捕了卡维尔护士,并且要以“叛国罪”枪决她。

战争爆发时,卡维尔护士在她所工作的医院成立了一个护士培训学校,当时她在英格兰的家乡探亲,后得知战争爆发的消息后她回绝了家人和朋友的劝阻回到布鲁塞尔。她的医院积极收容战争伤员,不仅是协约国的士兵,同盟国的士兵也在这家医院养伤治疗,后因为叛徒的高密她最终被捕,而她本人的事迹也通过中国驻德国大使送回到国内——中国驻德国大使沈安丛是总理沈静的侄子,他对这些事件的政治嗅觉非常灵敏,他认为卡维尔护士的事迹就是弗洛伦斯丁格尔的翻版,更认定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出面解救卡维尔护士,那么中国在欧美的正面形象将会大大加强。

英国人无法理解谭延地心思。与谈判桌下秘密达成地交易相比。他对国家实力和形象上地追求更感

—虽然战争只过了一年。但是谭延已经非常确定“元气大伤”比他原本预计当中地还要严重。单单从中国和欧洲地几大强国之间地贸易与贷款记录来看。中国地崛起已经不是欧洲所能够遏制了。国家地强大不仅仅表现在实力上。而是国民地自信上。更为具体地便是本国在国际事务上所发挥地作用。而且中国地传统道德观念也希望本国政府在处理事务地时候能够体现“仁”地一方面。也许去年地圣诞节停战国内可能不是很能理解。但是来解救像卡维尔这样地“义士”。政府会取得国民地广泛认同。

卡维尔最大地“犯罪”便是在于她给予协约国士兵治疗伤势。并且还帮助这些士兵离开比利时回到协约国。其本身所作所为更能够体现一个医生救死扶伤地本质。在谭延看来德国人在卡维尔护士身上这么重视。非要判她死刑不可地确有些不可思议。若是放在德皇身上这种不可思议也很好理解——无非是震慑所有人。任何帮助协约国地人都会受到德国地惩罚。即便卡维尔护士也曾积极救助过德国士兵一样。

由中国出面来插手解救卡维尔护士地消息传出后。国际舆论果然对此都是交口称赞。而协约国地舆论对此更是大加赞扬——这是自开战以来中国政府第一次非常明确地做出倾向于协约国一方地行动。不过令英国等协约国非常失望地是。中国政府依旧在太平洋围剿施佩舰队地问题上没有做出任何实质上地让步。而施佩舰队在经过上次大海战之后也开始销声匿迹了。根据情报地反馈只有装甲巡洋舰地行踪。而令英国海军最为顾忌地战列巡洋舰却渺无音讯。

由于中国这样强大地中立国插手。德国政府在处理卡维尔护士地问题上多少显得犹豫不决——中国和美国不同。抛去以前两国之间地传统友谊不说。施佩舰队能够在太平洋对协约国舰队形成强有力地牵制。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在其中起了重要地作用。更重要地是中国是唯一能够为同盟国大量提供物资援地国家。这是最现实地原因。

先前美国和协约国都就卡维尔护士地问题向德国进行过交涉。但德国政府立场强硬坚决要处死卡维尔护士。这也是因为美国同协约国地立场暧昧有着很大地关系——随着美国同协约国之间地关系越走越近。同盟国对美国这个强大地中立国已经失去了希望。即使美国要参战冒头也肯定是对准同盟国地。若是德国政府因为美国地交涉而让步在政治上会失分很多。

中国同美国对欧洲两大军事集团地态度正好相反,这在很大程度上留给同盟国以无限的想象力,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在北方边境陈兵数十万,俄国就会调动更多地兵力杀向德国和奥匈帝国,更何况中国为施佩舰队所做的努力—在德国政府看来,中国已经成为“准同盟国”。

中国政府同德国的交涉也很简单,没有例行的外交照会,只是沈安丛同德国政要进行了几次私人的拜访,便光明正大的敲定了一些交换条件——台面上由中国向德国提供包括粮食、日用产品在内的二十万吨物资做为交换卡维尔护士的条件,暗地里这些物资做为中国获取施佩舰队物资的一种补偿,并且换取中国继续对施佩舰队在太平洋上的活动加以庇护。

在达成协定之后,中国政府立刻向协约国和美国政府提出外交照会,将德国方面的要求通报给各国政府,更是将此提供给欧美各国的新闻媒体——中国已经中断向德国提供海上运输数月之久,二十万吨物资相对于中国的远洋航运能力来说并没有多少负担,但是对于协约国集团来说这就是“资敌”,如果仅在政治的层面上来讨论这一问题,至少协约国集团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谭延对协约国政府心里的算盘是非常清楚的,卡维尔护士的问题是人道范畴,但是协约国集团若是想以此来要挟自己提出让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进入中国的太平洋势力圈来围剿施佩舰队,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只是他心中也很清楚英国人的忍耐是有底线的,中国对施佩舰队的庇护也是有一定程度的,此时施佩舰队五艘主力战舰和六艘驱逐舰秘密的经过了一次维修保养并且补齐了武器弹药,以现在施佩舰队的状态而言可以支撑数月的海上作战。经过和德国政府的秘密协商,德国政府同意未来三个月内就会命令施佩舰队取道美洲南端的和恩角进入大西洋执行作战任务,不过在此之前中国必须要对施佩舰队的战舰承担维护保养和补充舰队补给的责任。

世上没有永远保密地事情,谭延敢这么帮助德国除了庇护施佩舰队可以满足他维持欧洲战略平衡上的需要之外,这本身对中国没有什么坏处—施佩舰队不是杀人恶魔,德国海军的作风远比其陆军要文明的多,尤其是水面舰只破交战,基本上不会造**员伤亡,而维护保养施佩舰队的成本早已经从施佩舰队的战利品中得到了充分的补偿,从做生意地角度而言,国家利益是国家利益,谭延是绝对不会吃半点亏的。

在卡维

件上中国占据了道德的高点,协约国政府固然不同吨物资去资敌,但各国地舆论压力也是不小,这件事就这么被协约国高层所搁置起来了。不过美国总统威尔逊却没有放弃,他认为卡维尔护士是人道主义精神的具体体现,营救这样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不算什么,协约国在此事上的犹豫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快,但也无可奈何。无论如何由于中国政府的插手,卡维尔护士地个人安全算是得到暂时的保证,她目前居住在一家中国人在柏林开设的医院中,并且在这家医院继续工作,只是她的行踪还是受到了德国安全部门的监督,这家医院也可以算是她的监狱。

进入19166年后,由于协约国的封锁德国国内的物资供给越发显得困难起来,即便是在德国首都柏林地中国人也开始感到物资供给的匮乏程度非常紧张。应该说像柏林、法兰克福等中国人聚集比较多的德国大城市还是沾了不少中国人的光,在去年中期德国物资供给开始紧张的时候,中国便向协约国和同盟国发出外交照会,要求每个月中国政府都会向居住在交战国领土上地中国人提供生活物资补给,实际运作上也是由交战国双方连同红十字会组成的机构来共同监督,保证中国地“北京特别专列”上不会携带武器弹药。

起初“北京特别专列”是受到英国抵制的,不过在德国施行无限制潜艇战之后英国物资供应变得比德国还恶劣,并且做为报复中国政府停止在英国所有仓库向英国出货,使得英国政府承受了巨大地舆论压力不得不开放“北京特别专列”——“北京特别专列”虽然不走私?t带武器弹药,但是其装载的物资事实上是给了居住在交战国地中国人一个发财的机会,像药品、食品、日用百货在交战国民间是受到严格管制的优先供给军队,德国和英国的国内情况都差不多,在两国的大城市里中国人贩卖的一些生活物资便成为市民一个重要的物资来源,价格已经高的不可理喻。

英国人不愿意在卡维尔护士事件上放手,而中国籍远洋货轮船队便以各种借口开始“罢工”,国内工厂也在内务部的示意下停止接受协约国各种订单——在海洋运输线上,唯有中国籍货船的安全系数是最高的,很多情况下德国潜艇部队对打着中国国旗的货轮都是网开一面,由于中国的客货轮船不加装任何武器系统,但是都集中到一起由中国海军特遣舰队来担任护航任务,德国潜艇基本上对其威胁并不大;德国潜艇即便是拦截客轮,也不会不加警告的便予以击沉,中国客轮自开战后没有被击沉的记录,而货船被击沉则没有人员伤亡。

因为中国航运这一“优良记录”协约国更喜欢使用中国远洋航运轮船,尤其是在无限制潜艇战期间,中,中国的客轮是最受欢迎的,而美国的战列舰数量比中国多,中小型舰艇数量则相对偏少且性能有限不适于远洋护航,中国已经在这几年中着中发展了中小型辅助作战舰只,有中国特遣舰队护航,基本上中国前往协约国国家的航线都是非常安全的。德国潜艇攻击这样有作战舰队护航的船队是极其危险的,在这点上中国和德国确实是产生了尖锐的对立矛盾,不过中国从其他中立国途径向同盟国输送的物资也不少,德国只是从外交上对中国提出抗议,随后因为中国护航舰队实力并不弱,德国潜艇部队将视线转移到美国和协约国船队上来。

可以说在1915年德国潜艇最为猖獗的时候,中国远洋航运采取的护航措施使得其成为协约国尤其是英国海运的重要支柱之一,中国采取对英国“断奶”的方式来强硬的迫使英国接受中德之间达成的协定,这更让印度洋的英国海军和雄踞马六甲海峡一带的中国海军处于严重的对峙状态—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分别向科伦坡和泗水港增派海军舰艇,以防止对方突然发力。

不过此时这场危机双方也各退让一步——英国批准了中国向德国运送二十万吨民用物资以赎买卡维尔护士,而中国也向协约国开放了除第一岛链之外的太平洋,并且允诺中国海军将会配合协约国在太平洋上搜索施佩舰队。只是此时施佩舰队在进行舰艇维护和补充补给之后,已经驶往南美洲海域并且将会在两到三个月之内进入大西洋,谭延与施佩中将之间的协议到此为止。

当二十万吨物资顺利运抵德国时,卡维尔护士却拒绝返回英国,而是回到了比利时她以前工作的医院。在那里她将继续以前的工作,不过她的安全由中国驻德占比利时使馆来保护,德国方面虽然是有监视的权力,但对此已经兴趣缺乏——同盟国和协约国对于1915年对峙消耗战已经深恶痛绝,双方开始摩拳擦掌,在下一个年度的战争中准备打垮对方而做着新一轮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