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九十四章 沙皇

19177年十月,中国政府向俄罗斯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提出外交照会——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二月革命后退位时曾向英国的乔治五世国王提出政治避难,但是这一请求被英王所拒绝,尼古拉二世虽然没有向中国提出避难申请,但是中国政府表示如果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愿意将沙皇交给中国避难,那中国政府愿意提供价值两千万华元的十年无息贷款做为交换。

此时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全部被安置在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特,虽然失去了往日的荣耀,但是安全上还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谭延却知道辉煌了三百多年的罗曼诺夫王朝肯定是撑不过后面的十月革命的,而中国主动提出为沙皇一家庇护,只是在表面上让英国难堪而已,但已经失去荣耀的沙皇一家在谭延眼中还是“奇货可居”——德国人肯定是撑不过去这场战争的,到时候德国的皇室同样也要完蛋,把德皇威廉二世接到中国来就成为势在必行的事情,沙皇只是一个先例而已,而在以后中国对俄国发动战争才是重中之重。

根据内务部的一份绝密报告,英国人似乎更愿意看到尼古拉二世一家被俄国的革命连根拔起,因为沙皇一家在英国的几个大银行中拥有数量不菲的存款,当然这是放不到台面上的一种说法,同时也是谭延相信的一种说法,公开的解释多半是英国害怕俄国退出战争,所以拒绝了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请求。不仅在英国,在法国、荷兰、瑞士、甚至是美国和中国都有,只是英国最多而已,俄国皇室在海外的存款自然是无法与其在国内的财产相比的,但是做为一个延续三百多年的著名皇室,即便身上的一根汗毛也是不可小视这点上谭延自己可是深有体会——他现在距离清朝皇室还差得远是自己家族到底有多少资产连他自己都无法计算,这绝大多数都是最近二十多年间积累下来的,并且还在飞速提升中,可以说谭延家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几个家族之一。

谭延解救沙皇一家并非是图财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为日后的对俄宣战提供必要的借口,当然让英国佬丢些面子也是他所乐意看到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在谭延眼中远比财富更重要,而隐藏在他心底的更多的是一种快意——这个尼古拉二世还有他的父亲可没少给中国找麻烦罗曼诺夫王朝这三百年一直窥伺中国,能够将尼古拉二世弄到中国来看看这荣耀家族今天的落魄像,多少也让谭延心中的怨气舒缓了些。

对于中国来说俄国和美国不同,只要中国内部不出现内战美国人最多沾沾小便宜但绝对无法威胁到中国;但是俄国不同中俄之间没有广阔的太平洋做缓冲地带,在清室时代俄国占领了中国大量的领土,而在现在中国反过来占领俄国更多的领土。吃到嘴里的肉是不可能再吐出来的,像东云省在地图上就像一个哑铃,以1840年的清朝领土为准,那就是中国“侵占”俄国两到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实际上若是按照历史沿袭上来说,这些领土在三百年前都是中国领土的范围——以俄国人的贪婪论是俄国还是苏联只要强大起来之后绝对会有个说法,就冲东云省中俄之间还会有一场战争非原子弹这样的逆天级武器出现使得双方都不敢有所动作。

对于原子弹这种武器,中国毫无疑问是走在世界最前列的因为其他国家对这种威力只存在传说中的武器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只有中国才会针对此方向进行研究。

当然以现有科技水平原子弹只能进行理论上的研究,甚至其理论基础都尚未完善,只是中国在高能物理方面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开始赶上西方,这也多谢世界大战使得欧洲鸡飞狗跳,中国从而能够用高薪和良好的基础环境来吸引欧洲的物理学家来到中国,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居里夫人。

想要请动居里夫人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战前欧洲的物理研究领域无是氛围最好的,而居里夫人在19111年末第二次获得诺贝尔奖,这在无形中就更增加了中国邀请居里夫人到中国的难度,同样也是因为谭延认为有爱因斯坦在手不能得陇望蜀——说白了爱因斯坦多少还可以用物质来打动他,但是这一招在居里夫人身上就比较难办。

不过战争的到来使得这一切都有了转机,因为法国可是西线主战场,而德国人对巴黎的威胁也是从来没有放弃过,战争使得法国资源匮乏,除了与战争相关的科学研究之外,其他方面的拨款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像居里夫人这样以高能物理为研究方向的科学项目是不可能得到拨款的。这种状况让在一旁窥伺欧洲科学家的内务部看到了希望,一方面暗中操作在国内给相关大学加大了拨款创造物质条件,另外一方面则广泛邀请欧

是交战国地科学家来中国讲学。只要请到中国来地科都能够被他们给留住。是以在中国几乎聚集全世界最多也是最顶尖地高能物理方面地学者。

居里夫人最终下定决心来中国。最为关键地一点便是在19115年二月居里夫人来到中国后谭延接见了她。并且对居里夫人做出了承诺——中国将会尽最大力量促成波兰重新获得**。就算不能达成此事也会让居里夫人满意。这中间什么样地标准才是让居里夫人满意?虽然谭延没有明确地说明。但是在他看来以中国地实力而言一边倒地支持波兰**是绝对没有问题地。因为为了居里夫人他可以让波兰**问题成为西方交换中国出兵俄国地唯一条件。

当然也不会真地那么夸张。毕竟在干涉俄国革命地问题上。西方远比中国更紧张。而论实力再也没有比中国更合适地国家了——欧洲几个强国都在战争中元气大伤。也唯有美国和中国这样强大地中立国有能力来做这件事。其中与俄国接壤地中国更比美国有着天然地优势。对俄国发动战争是势在必行。但是谭延会利用西方对俄国革命地恐惧进行敲诈果不能得到他满意地条件就双方坐下来看谁地耐性更好了。至于对居里夫人地承诺在谭延看来确实是小菜一碟。

不管怎么说。在谭延眼中人才远比黄金更重要。而这次欧洲战争中国收获之多实在是超乎谭延想象之外——财富和人才缺一不可仅是财富地增多是可以增强国力。但这需要走很长一段路。而单单有人才地收获缺乏物质基础也是一样地后果得通过这次大战使得中国聚集了如此多地财富和广泛地人才。谭延可以非常乐观地想象中国若是平稳地再发展上二十年。那整个国家实力将会多么强悍?!以中国地疆域、人口、经济互相结合。可以确信若是未来地世界必须要有几个高峰地话中国毫无问将会是其中地一个。

正如德皇威廉二世将列宁送回俄国一样。现在布尔什维克正在鼓动前线地俄军回国退出一次世界大战。谭延并不知道列宁和威廉二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有没有交易对于谭延来说并不重要。重要地是俄国虽然经过了“二月革命”。但国内地情况依然不乐观。坦率地来说以俄国目前地状况退出战争也许对俄国来说是正确地是前提必须是德国不能穷追猛打。并且俄国也失去了战后参与分蛋糕地资格。

谭延不知道列宁等人是如何打算地宁主张俄国退出战争。并且布尔什维克以实际行动在让俄国退出这场战争是对于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来说这是绝对不行地——退出战争俄国并不能保证德国也会采取对等地行动。更致命地是退出战争那俄国以前所有地努力和牺牲都打了水漂克伦斯基政府该如何向国内地支持派交代?

谭延就是看准了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此时外交上的窘迫,只要付出一定的经济利益代价就足以让对方屈服,当然所谓“两千万华元的十年无息贷款”事实上其中还是要从中国购买各种物资,毕竟现在的俄国是需要各种物资胜过对黄金的需求。若不是因为要等到恰当的时机,中国用不着开出这样的价码,只是二月革命后俄国民众对新政府的期待还是非常高的,认为新的俄国将会以很快的速度进行脱变,俄国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会强大起来。

俄国在革命后的这几个月里因为战争如何能够表现的好?国内的局势进一步恶化,而二月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也是因为国内的苏维埃政权做出了让步——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意见并不统一。

在这样由各方势力生硬撮合在一起执政的国家如何能够面对现在的局势?二月革命后国家不仅没有强大反而还在极速衰退中,俄国民众更加不满也就不足为奇了,若不是谭延害怕布尔什维克再次革命发难,他还可以稳坐钓鱼台继续等下去——现在俄国是由资产阶级和大地主为代表的人物掌权,他们对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最多是流放或是软禁不会有威胁沙皇一家生命的危险,但布尔什维克一旦掌权,尼古拉二世一家就可以宣判死刑了。

谭延知道这次世界大战后带来的是欧洲众多显赫的皇室彻底崩溃,德国、奥匈帝国、土耳其、俄罗斯这四国的皇室肯定是要灰飞烟灭的,但是对于这些皇室最终面临的结局他只知道威廉二世好像是跑到荷兰去了,其他的皇室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谭延就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虽然没有生活在那个意识形态极为对立的时代,但克格勃的赫赫威名可是久闻大名,克格勃的前身契卡可是在十月革命后不久就诞生了,以克格勃的作风他不相信俄国皇室还能安然无恙——谭延一手建立了“K机关”,最强调的便是“机关的传统”,

格勃一定也是延续了契卡的“传统”,算算时间若|尼古拉二世一家来不了中国那等待他们的就是人间蒸发。

尼古拉二世从1898年继位成为俄国沙皇后,在他近二十年的统治中,谭延无疑是他心中的一根挥之去的隐痛——正是因为谭延推翻满清政权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中国,才使得俄国原本在远东比较顺利的扩张一头撞在了铁板上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俄国在战后一直都没有恢复元气便遇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罗曼诺夫王朝的倒塌追根溯源中国至少要承担二分之一的责任,算起来谭延应该是他的“不共戴天的仇人”。

不过尼古拉二世现在应该感谢这位远东的仇人,更应该感谢他那伟大的发明——无线电电报。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在接到中国的外交照会后本上没有经过太多的犹豫便同意了——无论是出于现实的考虑还是自身的利益,俄国资产阶级政权都不会让尼古拉二世或是罗曼诺夫王朝的嫡系子孙重新复辟,尼古拉二世在他们手中没有任何用处是能够用他们换来俄国急需的各种物资和金钱渡过眼前的难关,俄国临时政府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

尼古拉二世感谢无线电电报技术也是因为他在十月二十五日从囚禁之地坐上火车出发,一路走走停停,当火车抵达在俄国的最后一站伊尔库茨克之时已经是十一月四日一天前俄国又一次爆发了革命——十月革命。伊尔库茨克的俄国官员在接到革命的消息之后立刻产生了不同的意见,他们中间既有履行原有义务将沙皇一家送往中国的官员,也有反对者,这一情况被派往伊尔库茨克执行迎接沙皇一家的中国官员得知后,这名中国官员事实上就是内务部的特派员,利用电台将消息发往国内。

在十一月七日这天在得到总统授权的情况下,驻守在库伦的蒙古军区司令员刘禹向伊尔库茨克的驻军和官员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在九日零点时中俄边境火车站没有看到沙皇一家古军区三个陆军师将会在第一时刻向伊尔库茨克发动进攻。事实上在刘禹发出最后通牒的时候,库伦的一个陆军师已经紧急集合只携带必要的作战装备直接上车火速前往伊尔库茨克了。

刘禹的最后通牒让伊尔库茨克的官员乱作一团莫斯科发电报却无法得到回应,因为莫斯科此时也是乱作一团当初克伦斯基临时政府答应条件也是对布尔什维克有所隐瞒的,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沙皇一家坐上火车走了几天还没有到中国的情况。莫斯科苏维埃政府此时根本无暇顾及远东的伊尔库茨克,而中国蒙古军区的司令官语气如此坚决也令伊尔库茨克心惊胆战—刘禹的名头早就被伊尔库茨克的俄国驻军所熟知,刘禹虽然不是海参崴战役的指挥者,但却是重要的参与者,正是刘禹指挥了世界大战前规最为庞大的炮击行动。

俄国在库伦有临时的代办处,刘禹的军事调动根本就没有想着对外隐瞒,若是这个代办处的俄国人没有看到他集结军队,那他就会直接请俄国人到火车站来看看他的决心——事实上正是在刘禹的警卫员枪口的威胁下,代办处的俄国官员战战兢兢的向伊尔库茨克发报,告诉他们中**队已经登上火车向中俄边境出发了。刘禹的这招让伊尔库茨克陷入更加慌乱之中,而俄国的最高中枢又短时间陷入了混乱当中根本不知道沙皇已经到了边境,在这种情况下伊尔库茨克的军政官员决定放行不能激怒对面的“刘大炮”,尽管那个赫赫有名的十八师不在这里……

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就这样在19177年的十一月九日上午八点踏上了中国的领土,他不知道在前几天发生的十月革命对俄国意味着什么,但是在以后的岁月中,他便得到自己的弟弟米哈伊尔大公被秘密处决,而在十月革命爆发的前两天那个克伦斯基也秘密化妆潜逃,辗转从芬兰前往法国巴黎。当得到中国政府的这些相关通报后,尼古拉二世对谭延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看,可以想象自己若是没有在最后时刻离开俄国,那等待自己的结局一定是绞刑架或是一颗子弹。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尼古拉二世在中国的这段日子算起来还是非常配合中国政府的,沙皇一家在中国就这样暂时安定下来。后来除了尼古拉二世八年后前往美国、英国、法国和荷兰短暂的进行了一次旅行之外,他们再也没有离开中国,当然更没有回过俄罗斯。尼古拉二世的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当中,有两个女儿嫁给了中国人,沙皇夫妇分别在三八年和四一年去世,五个子女在八十年代相继去世,至此沙皇一家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