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九十六章 急转直下

中国决定开始研制下一代主力战列舰的消息是极为惊人的,而中国政府不需要任何解释—太平洋对面的美国人正在开工建造的南达科他级战列舰已经超过了东云级战列舰,出于“保证国家海防安全”的需要,中国必须要开始研制更加强大的湖南级战列舰以满足未来海疆防御的需要。

去年因为中国海军强力派人物对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建造更加强大的战列舰是因为中国“无此需要”,而现在美国人给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当中国政府正式向中美太平洋海军安全委员会提交文件之时,也同时拒绝了美国的“劝告”,答复是美国的要求对中国政府而言是极为“无礼”的。不过当威尔逊总统提出减少美国南达科他级战列舰的建造数量来换取中国不建造湖南级战列舰,这理所当然的被谭延所拒绝了。

现在外界对中国政府的最新造舰计划最为关心的不是造不造而是造几艘,当然以中国拒绝美国的两项提议而言,普遍认为中国在湖南级战列舰的建造数量上很可能是至少六艘——谭延表现的一向是“人畜无害”,但若是真的心狠起来还真没有人能够受得了,去年谭延为了打压过于强大的中国海军不惜大换血,今年美国就新开建如此多的主力舰这对中国海防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为了保证太平洋的势力平衡以预见谭延至少会开工建造六艘同样类型的主力舰。

以中国的条件来建造和南达科他级相当的战列舰相对美国来说有着更多的优势——中国已经有四艘东云级战列舰在手,就算全部开工也不过是七艘,在财政和军事上远比美国负担要轻的多。况且中国造船系统分工极为明确,建造大型舰只的厂家无非就有三个,无论是船坞还是船台都是现成的,都可以满足这种大型战舰建造的需要,国内配套资源也都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工作,而不用像美国那样为了建造更强大的战舰而挤占其他方面的资源。

虽然中国对美国的战略欺骗起到了很不错的效果,至少美国人想要到东边的大西洋上捡便宜参与战争是不可能——尽管中国已经非常努力的在协约国和同盟国之间搞平衡以拖延这场战争,并且还成功的让美国无法参与战争是根据内务部的情报显示继俄国单方面退出战争之后匈帝国、土耳其帝国甚至是德国也都有体面的结束战争的想法,可以预见今年年内战争就会要结束,美国就算想要参战也来不及了。

尽管对中国参加同盟国有着巨大的虑,英法的外交官们还是做出最后的努力,当然德国外交官也是如此——欧洲战场上的局面已经陷入了一个大泥潭方都是在勉力维持,协约国需要美国提供充足的“炮灰”而同盟国需要中国断绝协约国的海外资源通道,只不过在这方面德国的外交官远比协约国的同行们差得多。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协约国外交官选择在美国纽约进行会谈,同时也邀请了中国驻美大使,希望能够一举解决目前的困境——每一天都有上万的协约国士兵伤亡、失踪,战争开始到现在欧洲流的鲜血已经足够多约国已经无法再等下去必须要终结这场战争。

促成这次会谈的最重要原因便是德国在三月开始了对协约国的新一轮地面攻击,协约国虽然再一次挫败了德国的战略意图是双方损失惨重——德国陆军在经历了战争初期的顺利再到马恩河、索姆河两次受挫之后已经变得更加成熟,法国人已经很难抓住像马恩河那样的好机会来对德军迎头痛击了。不过德国陆军受挫的情况下国公海舰队在同时也进行了一次出海作战,这一次作战对于英德双方来说都是比较公平的因为他们谁也无法再像上次那样通过无线电技术来侦破对方的动向。

这一次英德海军还是在斯卡格拉克海峡附近交战,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相对于上次双方大战数个小时相比,这一次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算是非常“快捷”了,但是这一次“短暂”的交锋却没有像上次那样有诱饵舰队来伏击,而是双方大舰队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北海的天气情况非常糟糕,在没有雷达的时代,在恶浪滔天的北海英德舰队发现对方的时候相距不过才十几公里,正是因为如此这次海战比先前的日德兰海战更为险恶、残酷。

在这次不到两个小时的海战中,双方居然都出现了战列舰被击沉——上次日德兰海战英国有战列舰被击沉是因为参战的阿金库尔号战列舰是英国的外销战舰,基于“传统”英国的外销战舰装甲普遍都很薄弱,而阿金库尔号更是其中的“经典之作”,为了装下七座双连装炮塔,其主装甲带仅有二百二十八毫米厚,甚至英国海军怕船体结构难以支撑不敢使用阿金库尔号进行齐射,这样的战列舰一旦碰上胶着战事基本上都是难逃一死。

在这次海战中英国地白羊座号、征服者号、百人队长号和复仇号四艘战列舰被击沉

国公海舰队中地拿骚号、波森号和皇后号被击沉。战列巡洋舰也在被击沉地行列之中。这成为第一艘被击沉地中国造主力战舰。双方还各损失了装甲巡洋舰和驱逐舰数艘。这场海战地惨烈程度远超出日德兰海战。双方海军指挥官事实上都没有足够地战斗**。在开战之初便想着捞一把走人地心思。结果没有想到却打成了这个局面。最终因为海面天气突变使得早已经无心迎战地双方都算找到一个不错地借口脱离战斗。

不过这次海战给双方都造成了极大地创伤。尤其是英国四艘被击沉地战列舰居然都是超无畏战列舰国皇家海军司令官贝蒂也走上了其前任同样地道路。非常不光彩地离开了这个位子。对于德国来说这场海战地创伤将其士气打压到了最低点。好不容易在日德兰海战之后取得地一些小胜利激发起来地士气荡然无存。自此德国公海舰队真正成为一支存在舰队窝在基尔港中生锈——德国已经无力再对这些战舰进行维修。只能草草地应付了事。

德国政府算是彻底放弃了公海舰队来遏制英国地路线。转而将极为有限地资源转移到潜艇上来。相对于战舰高昂而又漫长地造舰周期而言。潜艇算是极为低廉高效地破坏性武器。尤其是在当前陆海局面都无法取得寸进地情况下。潜艇成为德国唯一能够让英国屈服地武器。而现在德国也变得极为疯狂始肆无忌惮地击沉任何一艘出现在它面前地水面船只这个局面下英法在纽约联合美国和中国开启合作会议已经没有任何障碍——因为德国人居然连中国地“北京特快专列”也给击沉了。这让英法看到了希望。

德国潜艇击沉了“北京特快专列”给中德关系蒙上了一层浓重地阴影。好在因为是悬挂中国国旗地船只。德国潜艇只是浮出水面后勒令停船检查。将船员集中到一艘救生艇上幸而为造**员伤亡。德国政府虽然表示了道歉过中国政府还是做出了撤侨地决定——英法等协约国生活地中国人至少还可以得到足够地补给。在德国各方面地资源全面匮乏下德国生活地中国人已经开始没有战争初期时那么从容了。至少要撤侨一半左右。中国政府提供地补给才能够让剩余在德国地中国人生活无忧。

事实上德国潜艇击沉“北京特快专列”也让谭延下定了最后地决心——战争打到这个份上欧洲战场是必须要有一个输家地。而且今年战争就会结束。中国此时已经没有必要再支持德国继续打下去了。趁此机会切断中德之间地关系也算是名正言顺各方面都可以交代得过去。虽然谭延并不指望以此来换取协约国地善意是他很清楚无论在什么时代。只要手中地力量够强内部够稳定。是不会有什么太大地威胁地。

谭延不仅在德国开始了撤侨任务大量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人暂时安居在中立国,当然也可以通过中立国通过海运回国且还加大了护航力度,通过护航将“北京特快专列”船队护送到英国。三月四国外交人员在纽约开始就“中立国援协约国战争”的问题展开谈判,显然谈判地点的安排和谈判的议题是协约国连同美国向中国施加外交压力,当然如果没有德国潜艇击沉中国人道主义运输船的契机,这次会议恐怕就会变成美国和协约国之间的一场谈判了。

在纽约已经成为左右世界力量的一个焦点——谈判桌上很可能会达成对欧洲战场有着决定性作用的协定,而谈判桌下纽约的外汇市场已经成为一锅被煮沸的汤。自欧洲战争开始之后,各国的各种金融市场都显得非常的不平静,从农产品、金属期货到各国的股票、外汇市场一直都是处于很少见的剧烈波动状态——谭系资本率领着麾下的大小金融马仔,在方榕卿的幕后指挥下化整为零千方百计的隐藏身份在世界割地的金融市场上频繁出手,因为中国在世界大战中的微妙地位,可以提前根据中国要采取的各种行动有针对性的进行短期金融投机,大肆聚敛财富,甚至中国财政部可以根据他们的需要来调整国家货币政策,这就使得他们手握作弊器大杀四方。

这个肆虐世界各地恐怖的金融巨鳄在得到谭延关于世界大战即将在今年结束的判断后,更是将这次纽约三方会议视为最后的晚餐。

先是借中国才美国参加协约国参战的问题上大肆沽空美元波及美国股票市场大跌,暗中购进美国企业股票后,再借中国撤侨的激烈举动推升美元打压强势华元将获利美股抛出—中国和美国在对同盟国和协约国的支持上有着非常明显的不同,中国只向双方提供物资以华元、贵重金属或是技术专利等进行最后交割不购买双方政府发行的债券,更不会主动向对方提供巨额担保贷款,美国则是大小通吃,迅速成为协约国成员国的最大债权国。

正因为欧洲各国货币因为战争,在对美元和华元外汇比例上急剧下跌,而尤以美国掌握着协约国大量的债券,使得协

美国之间的金融矛盾不断攀高,在这个时候协约国对汇市场美元下跌是非常乐观其成的。在战争初期华元攀升的速度是最快的,而因为中国政府不接受欧洲各国发行的债券,使得美元后来者居上最终稳定在美元对华元为09:1的水平上国在站到协约国一边后对于战争结果的期待也就不言而喻掌握着数亿美元协约国债券的美国若是在同盟国获得胜利的情况下将会产生大量的呆账或坏账,这将会引起美国金融界的崩塌。

这种利害关系让美国不得在金融市场上不全力以赴来保证美元的外汇比例,更要瞪大眼睛观察欧洲战场的局势。不过国际外汇市场上欧洲货币普遍是一直走低,而华元最为稳定,美元忽高忽低则让美国商界头痛不已虽然美国商界已经最大限度的团结在一起,但是商人趋利避害的本性使得这种团结远不如中国的金融巨鳄们的同盟牢靠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对金融的干预力度不够,造成了美元今天的局面。最值得一提的便是美元汇率的不稳定还造成了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美国当今最受瞩目的投资,那同时开工的十一艘超无畏战列舰的造价也是不断的攀升中,美国的纽波特船厂和福雷河船厂资金上都面临很大的困境,使得这两家船厂不得不放缓工期,至于其他承建战列舰的三家海军船厂则因为开支屡次突破预算而备受国会诟病。

美国的这十一艘战列舰到底最后能够建成几艘也许人们并不清楚是摆在面前的事实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中国总理沈静的那句断言确实是要变成现实了——如果美国还要在这种情况下一意孤行的继续保证施工进度来建造这些威力巨大的战列舰,那么威尔逊总统将会面临非常不光彩的结局国参众两院已经开始酝酿缩减海军军费开支的决意,并且已经确定今年任何的海军扩充法案将都不会得到通过。

这十一艘战列舰已经成为中国总理和美国总统名誉较量竞技台尔逊总统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战舰来改变美国在太平洋上对中国的劣势,能够有足够的资本来通过参与欧洲战争为美国谋取足够的利益过这一举动适得其反,反而让中国原本停滞下来的海军扩充再次萌发——根据太平洋海军安全委员会美国驻中国的官员汇报,中国已经在上海江南造船厂的三号船坞正式开工建造一艘大型战舰,虽然仅仅是铺下了龙骨正在建造船体,估计这艘巨大的战舰很可能便是中国政府对外宣称的湖南级战列舰。

就在会议开始的当天四月二十五日,从中国传来的消息是威海卫造船所和上海江南造船厂的一号和四号船坞同时开工建造三艘排水量不详的大型战舰。这些消息很快便从美国政府释放到整个社会,这使得刚刚开始的会议蒙上了一层阴影,而早就做好准备的各路投机商们则趁机沽空美元,不过除了真正的“明白人”之外,很快其他跟风的投机者们便接受了一次难以忘怀的教训——中国谈判代表在会议上和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支持协约国的战争,愿意加强对协约国集团的物资运输补给,同时也表示在美国政府的同意下中国的护航舰队将会承担从美国本土出发前往欧洲船队的安全,就这样在昨天还极速下跌的美元立刻表现的极为坚挺,美元汇率眨眼间便收复了失地并且向着对华元1:1的关口逼近,这让所有的跟风者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纽约会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商谈的极为顺利,原本认为因为德国潜艇击沉中国人道主义船只创造了会谈的机遇,但没有想到中国几乎对协约国提出的所有会议议案都表示了谅解或是可以接受,最重要的是中国同美国之间也达成了一系列谅解性备忘录,其中最要紧的莫过于双方将会在太平洋海军安全委员会的框架下在六月份于上海展开谈判。虽然中国驻美大使邹少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不会放弃湖南级战列舰的建造,但是他也表示中美两国寻求的是太平洋军事的相互平衡而非不稳定的非对称平衡,双方愿意展开谈判本身就是解决问题的开始。

也许是老天都要帮助协约国,就在纽约会议的第四天,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传来——一艘悬挂美国外交旗帜的客轮露西塔尼亚号在四个小时前在大西洋上被德国潜艇击沉。这个消息让美国陷入了举国愤怒当中,而参加会议的协约国外交官们则在严肃的面孔背后笑翻了天,至于中国会议代表团则陷入了沉默当中——这个消息对于中国来说也是无所谓,如果再早几天中国在会议上的表态无非是有了更加强有力的借口,若是放到现在也不过是让自己更加相信德国是不可救药了。

最近半个月戒念状态极为不好,每天都要睡上十个小时以上,但还是提不起精神来,脾气也是越来越焦躁不安,我也是正在努力调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