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二十八章 林父用心

本以为像这种特别高级的住宅区里,屋子的装饰也会是顶级的豪华,但是走了进来,绝爱才觉得,这里清新而绝不庸俗,带着一种很是宁静的肃穆,墙上挂着的装饰,竟然除了军队的合影,就是几幅特别的勋章图案。

那些就是军人最渴望得到的荣耀,林向荣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从小他的教育,就是把林媚当成了一个堂堂男儿,什么军队纪律,什么帝国荣耀,什么军人的职责,什么率先士卒,如铁般的传统,全部由这娇滴滴的女儿继承。

或者这就是女儿一直没有女孩子样的原因吧,林向荣其实已经后悔了,看着那些老朋友的子女,嫁的嫁,娶的娶,儿孙满堂,而他住着最宽敞的小楼,却孤身形离,每日除了老伴,就只有那些没有办法说心里话的佣人了。

绝爱随着林母的牵依,走入了客厅,那里布置很是简单,几乎发现不了什么女性化的东西,让人根本感受不到,这个家,是二个女人而一个男人的家。

在那唯一一套现化精致皮软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相当严肃的花甲年纪的老人,一脸的绷紧,不苟言笑,那整齐的头发简直是根根顺挺,让绝爱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对生活相当克制的人。

“绝爱,这是我们家的老头子,你不要怕他,他啊,天生就长着一副扑克脸,看着看着就会习惯的。”与林向荣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伴,当然无视他的一脸肃穆,慈爱的表情,融入对绝爱的照顾,这可是女儿第一次带男孩子回来,她这个做母亲的盼了好多年了,当然不能把他吓倒。

“爸,这就是我说的男朋友,你看还行不?”面对着老爸,林媚都正经了许多,贪玩的个性,也不敢在老爸面前放纵,要不然在家里,他都可以关自己这个女儿禁闭的。

林向荣抬起头,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嗯”了一声,这小伙子长得还是有模有样,一表人才,只是似乎俊过了头,有种看起来被纳入绣花枕头般的特征,做父母的,有些时候,总是比孩子想得多点。

男朋友?

绝爱脸上还真是有些羞红,啥时候变成了男朋友?不是说凑凑数么?

难怪这教官会帮他买衣服啊,又理发的全程照顾,原来就是回家来当她的男朋友,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

“林伯父好,我是绝爱,你们不要误会,我只是媚姐的普通朋友,现在还在北林学院读书的一名学生。”绝爱可不想让自己陷入那种漩涡,忙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就是不想让二老误会,他与这教官可是清清白白的。

“北林学院,那学校可真是不错,很出名的,绝爱,你真是有出息,难怪小媚能把你带回来了。”但是这林母根本忽略了绝爱真正要表达的东西,反而抓住了他无意中泄露的东西。

“要做我女儿的男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那林向荣也开口,他才不管绝爱说的是一般朋友还是亲密朋友,反正老伴都已经证实,他们都已经住在一起了,所以作为一个老军人,他不想问过程,只要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绝爱的这份人才,林向荣当然很是看中,这种俊气而充盈着活力的少年,已经很少见了,只要不是无用的小白脸,这个少年当他的女婿,还真没有丢他的面子,至于年纪,他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大几岁就大几岁,只要成年了就行。

“老头子,你还想干什么?”林母见老头子似乎想为难这未来的女婿,她当然有些担心。

“没事,我只是印证一下小媚说的话,看是不是真的,绝爱,你随我来。”绝爱才被林母按在沙发上坐下来,那林向荣就已经站了起来,很是沉声的叫道,出于礼貌,他也不得不马上站了起来。

“老头子”林母正待阻拦,一旁的林媚却笑着拉住了她,很是大方的说道:“妈,你放心,我带回来的朋友,怎么会是绣花枕头,让老爸印证,等下看他有什么话说,走,咱们去做饭,绝爱可是连早餐都没有吃过呢?”

“你给我悠着点,要是为难他我就跟你急。”狠狠的瞪了林向荣一眼,林母才在林媚的拉扯下离开。

“绝爱,你与我爸好好的聊聊,等下吃饭叫你。”林媚看着绝爱一脸的疑惑,就是没有给他问出的机会,这场戏已经开演,根本已经没有办法停止了,一切等落幕再说吧!

绝爱倒是很想冲上去问个明白,这教官究竟安的是什么心,但是一旁林向荣已经开口了:“小伙子,随我来吧,听小媚说,你身手不错,来,展示给我看看。”

二人一起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小楼的后院,这里皆是遍铺碧绿青草,卵石铺成的小道横纵其中,带着一丝不苟的整齐与清洁。

在那草地之间,有一处沙场,大概也只有百来平方,沙场上装着军中的一种训练器械,像高低杠,吊环什么的体能训练,这里都有,而此刻在那沙场之上,有四个赤祼上身的精悍狂妄身影,掀起的沙砾满天,拳击飞腿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飞鹰,你们过来。”林向荣只是轻轻的招呼了一声,四人就已经急速的飞奔过来,其中一个看起来,身材魁梧高大的壮汉似乎就是其他三人的头头,而且就是飞鹰,他笔直的立正之后,已经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是军人,这种气势,这种仪态,没有数年的沉淀是没有办法拥有的,特别四人身上不经意散发出的血戮之息,更是让绝爱感受到一股暴力的战意,这就是铁血军人身上才会拥有的气质。

“将军,有任务么?”飞鹰放下了手,很是冷声的问道,他们四人飞鹰、飞豹、飞雕、飞鹤,堪称将军的四大贴身保镖,也是四大家将,将军的召见,一般都有特别的任务,所以四人身上的战意更浓,每日大量的体能训练,不就是为这一刻么?

“这是小媚带回来的朋友,听说身手不错,你们与他试几招让我看看,绝爱,你不会怪我唐突吧!”看到绝爱脸上的为难,林向荣有些失望,在军队,这种表情就是害怕与退却。

越是如此,林向荣就越是不会让绝爱推托,女儿的男朋友,他们未来的女婿,他当然要看清楚,这可是关系女儿一生幸福的,他不能让女儿被骗。

“伯父,这不太好吧!”其实绝爱倒不是怕,只是觉得这不太好,第一次上教官家,就要动粗,他乍想,乍就觉得怪异。

“没事,他们会点到为止,小媚可是说你身手不凡,让我老头子见识一下,你不会不愿意吧!”林向荣说这话的时候,四个战士已经伫立一旁,眼里有些鄙视的意味,作为军人,敢作敢当,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人,长得倒是挺水灵,天生的小白脸,只是想与他们较量,简直就是找死了。

“你不必担心,将军发话,我们会点到为止的。”那飞鹰上前越了二步,盯着绝爱的眼睛,很是大方的出口。

看着这伙人的模样,今天还真不动手不会罢休了,绝爱无奈的一笑,从与这林媚教官出来,今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他似乎都是身不由已,说实在话,绝爱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既然林伯父想看看,那也无妨,如果小子一时失手,那还请四位见谅了。”不可必免,绝爱也懒得再多废口舌,这种情况下,四人的轻视也会让他这个慈眉善目的和尚,变成怒目金刚了。

“好,请!”飞鹰冷冷的一哼,就已经作出了请的模样,接着向后一转,说道:“飞雕,你来与小兄弟试几招,记得点到为止!”

“不必这么麻烦,四位大哥一起上,免得浪费时间。”绝爱眼睛里的神光慢慢的变了,带着一种如寒星般的深邃,气质也在这一瞬间,变得飘缈虚无,没有人能看到他真正隐藏在身体内的情绪。

飞鹰正想发怒,但是林向荣却已经心里有了些警觉,看不透一个少年,这已经不是一个好现象,这年青人先前的平淡与此刻的成熟内蕴相融,林向荣才知道,他真的轻看了这个少年。

“你们一起上!”林向荣已经开口,他觉得这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