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三十一章 绝爱的怒

第二天是周日,绝爱安静了一天,本来去找找清姐的,但是郭强与齐中常非得拉着他去打篮球,说是正好缺了一人,绝爱身材高挺,绝对是唯一的种子选手。

在中学的时候,绝爱对篮球并不陌生,而且打得相当的顺手,所以实力超群的他,根本少有上场的机会,一般的时候,同学们都拉他当裁判的,因为他一上场,比分基本上是一面倒。

不要说技术的高低,就是人气,也全向他那边倒去,女生本来就是火热的动物,看到绝爱上场,才不管是对手还是朋友,只为他一人欢呼。

下午的时候,几个闲下的舍友去看演唱会,说是帝国一位很出名的歌星在京都演艺馆开巡演,其实时间是晚上,但是听说票难买,所在下午就先走了,看他们兴奋的样子,绝爱只是莫名的摇头,他才没有兴趣去凑这种热闹。

“绝爱不去也好,这小子,专盖咱们的风头,各位,走啦!”色狼也回来了,这种看美女的机会他是如何也不能放过,而且这几个舍友家境似乎都很不错,因为门票还真是不便宜,听说要一个月的生活费呢?

“绝爱,去吧,反正宿舍里也只有睡觉,没意思。”郭强又开口劝道:“门票我请你了。”还挺够义气。

“你们去吧,我这些天累了,想安静的休息一下,不过回来,记得说给我听一下,演唱会,是不是很精彩!”绝爱从来没有这种概念,不就是一个舞台,一个人在上面又疯又颠的扭上几个小时么?这有什么好看的。

“算了,咱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刘若欣,美人,我来了。”刘茫看着绝爱无动于衷的样子,差点昏倒,大呼一声,懒得再说的冲了出去。

刘若欣,就是这个芳名远播的帝国巨星,祟拜的热情浪潮,遍布整个世界。

齐中常与郭强见绝爱坚持不去,二人道别之后,也随着刘茫跟了上去,宿舍里只留下绝爱一个人。

没有人打扰,静静的绝爱开始盘腿运功,进入内脉的修习中,一股超强的浪潮,在身体里流动,绝爱惊喜的发现,昨天与四大护卫高手比试之后,他的力能似乎又进一步提升了,看样子师傅说的没有错,易筋经的功力,是可以随着实践而层层递进的。

大喜之力,绝爱把这股力量,纳入丹田,蕴藏内核之中,就如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一样,绝爱的身体,经过十八年的磨练,武者内功的核点,早就已经形成,现在只需在一步一步的涨大而已。

晚上,一个人,还是没有看到清姐的身影,许芊柔也没有过来,晚饭吃得有些郁闷,心里像是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隐隐的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

可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当绝爱走进教室的时候,吴情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告诉他,张清出事了。

医院里,绝爱看到了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的清姐,此刻正躺在病**,孤零零的有着可怕的安静,而她的一条腿,缠着密密的绷带,半吊在床头,一脸的疲惫,带着几许落寂的悲凉,正苍白的闭着秀眸休眠。

手在颤抖,这是绝爱第一次看到清姐的软弱,在他面前的清姐,一向的强势,从不低头,在他的心中,清姐可以为他挡风遮雨的,但是此刻的娇软,却如在黑暗风雨中,无声颤粟的小女孩,没有一丝的安全感。

是谁?是谁让清姐变成这么一副模样?

眼睛湿润了,绝爱在心痛如撕裂,原来他一直都忘记,清姐,也只一个充盈着青春的女孩子,已经不是当初的野丫头。

慢慢的蹲了下来,绝爱悲痛压抑的声音,终于沉重的脱口而出:“清姐”

张清感受到异样的睁开眼睛,显得相当的吃力,身形一动,脸上的痛苦表情更甚,但是一看到绝爱,她的表情瞬间的改变,一副甜笑的模样,掩饰着身体剧烈的创伤。

“小和尚,你、你怎么来了?”这件事,她真的不想告诉他,生活的苦,她愿意一个人忍受与品尝,所以,即使躺到医院里,她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学院都没有通知。

绝爱根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都已经伤成这个样子,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有多难过,他压抑着心里的怒意,看着那装假平和的清姐,只是轻轻的问道:“清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是谁这么狠毒?”

“没、没事,真的,清姐没事,只是、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你看,清姐还能动呢?”张清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是这种掩饰,却泄露出得更多。

眼睛盯着张清,一动也不动,这个习惯,张清当然知道,这个小和尚已经很生气了,这是前兆,小的时候,张清就受不了这种眼神,所以从来没有什么事,可以躲过这种眼神的瞪视。

脸上的笑意很快的散去,三秒钟的宁静,张清眼角的泪水已经闪现,突然,身子一下子扑到了绝爱的怀里,再也忍受不住的哭声,已经凄惨的响起,悲凉与恐慌的心,在这一刻,再也隐瞒不住了。

“小和尚,我好害怕。”就如一个无助的孩子,颤抖的在绝爱的怀里,寻求着温暖的依靠。

张清的这种模样,绝爱第一次感受到心都快碎了,任何语言也没有办法形容他深深的痛,半个小时之后,他走出了病房,不顾身后张清大声的叫唤,他知道,没有人可以在伤害他最亲爱的清姐之后,仍然逍遥的活着。

他一向信佛,但是他不信命,所以他也是有底线的。

二年多来,张清的生活都是这么辛苦的走过来的,暑期长假打长工,周日周末打短工,在完成学业之后,她除了要赚自己的生活费与学费,还在畅想着未来,从走入北林的那一天,她就在等着小和尚,所以她从来不觉得苦。

上个星期,张清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差事,那就是都市很时尚的走台,不仅工资高,而且最主要的是不担搁学习,一周,只有周日周末才有工作,或者别人休闲的时候,就是走台最好展示的时候。

张清本就是美女,身材高挑,充满着一种丰盈的青春诱惑,所以被寻取了。

龙云集团是帝国十大集团之一,声誉一向良好,集团下的各大产业,都是各大行业的翘楚,也是京都所有毕业生就业的头选之一,张清很珍惜这个机会,只求好好的表现,为自己,为小和尚,多赚取些生活费,累点苦点,她不怕。

美丽是一种风景,风景是给人欣赏,但是世上偏偏有些人,就有着一种阴暗与邪恶,总想把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龙云集团一名专管走台部的经理,就在这群花样的走台模特中,把眼睛瞄准了张清。

纯朴,性感,气质淡雅,就如一道最可口的菜色,刺激着那个男经理的欲望。

“姐从二楼跳下来,所以腿摔骨折了,就算是死,姐也要死得清清白白,小和尚,你不要生气,姐姐没事。”或者那名经理也没有想到,这从乡下僻壤走出来的大学生,性格竟然如此的恶劣,软硬不吃,还敢跳楼。

最后还是几个好心的姐妹,把她送到了医院,为她垫付了医院的费用,她们也都是受过搔扰的美女,对张清的遭遇感同身受,所以格外的义气。

或者能逃过这场大难,张清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不要说摔伤腿,就算是腿断了也值,不然此刻,她真的没有办法面对绝爱的眼睛,没有办法面对心里的那片真情,她只属于小和尚的,身心皆属。

张清可以忍受,绝爱却没有办法忍受。

“你好,我找你们的黄风经理。”绝爱单身一人,已经走入了云龙集装的服装公司分部,脸上恨意已散,一抹邪意的笑意,已经融合在他的脸庞,似乎在酝酿着一种无底的风暴。

躺在病**无力起身的张清,心慌不已,看着绝爱的愤意,她知道这小和尚这一次真的生气了,不得已,他拨通了学院的电话:“喂,你好,我有要紧的事,请帮我接下吴情导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