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四十一章 记者来访

书画比赛很简单,一级审核当然是学生会的干事,在北林学院师生众多的作品里,挑选二百多幅,送交学院的专职评委,作最后的判定,这判定也并不是名次,而是决定参加评比的作品。

然后在学校的大礼堂,对这一百多副作品进行展示,优胜劣汰,全都在学院的局限网里进行,而每个的学生学院证件标码就是一张票,一个学生一张,绝对没有办法作假,这绝对显示评比的公平公正性。

绝爱的山水泼墨图,从送到柳芷然的手里,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直到判定展示,到校园网上的投票,都是遥遥领先,根本不作第二人之想,甚至连一些校外的人士,都进学院,把这副字画拍摄下来,想打听作者而有购买的意向。

学院的每一处,都可以听到关于字画还有帅帅小子绝爱的谈论,女生当然花痴的很多,帅气的绝爱早就是她们梦幻中的白马王子,祟拜也没有什么,但是那些不服气的男生,也在见到那幅气势磅礴的字画时,也为之震撼,心悦臣服。

这一天,一件更惊动全校的事发生了。

京都最畅销的都市晚报一辆采访车开入了学院,打听关于字画与绝爱的下落,而北林学院的校长也对此事格外看中,急忙吩咐下去招待,记者一张嘴,说好就好,说坏就坏,他当然知道这些特别的人员,如果处理好就能为学院作一次免费的广告,这种事,平时求也求不来的。

吴情喜出望外的找到了绝爱,笑道:“绝爱,都市晚报的来了记者要采访你,还有关于你的那张字画,你一定要小心应付,给人留下好印象,不可损坏北林的面子,知道么?”

绝爱这几天还真是烦,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交朋友的,攀交情的,还有不少的女生,含羞默默的送到了情书,与那种香甜的巧克力,来表达少女爱意的,真是什么人都有,学习都快要被打乱了。

当下脸色一震,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导师,能不能不去,我不太习惯面对太多的人,会说错话的。”

“不行,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去,绝爱,你不知道,你现在在学院里,是很有名气,但是都市晚报这一登,你以后毕业了,就会不愁铁饭碗了,导师作主,这一次,不论如何,你一定要去。”

吴情才不愿绝爱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个世界,想出名的人太多,不论是丑名还是恶名,就想在众人面前留下一个熟影,而绝爱却还是记者找上门来,如此良机,正是为以后发展创造更好的机遇,岂能不去?

见着绝爱一脸的为难,吴情才不管班里众学生的眼光,硬扯着把绝爱从座位上拉出了教室,绝爱来自农村,无父无母,家庭贫困,这些她都知道,所以就更要让他抓住每一个可以出人头地的机会。

校长办公室,那北林学院的校长,六十出头了,在都市也算是很是名望的人,但是此刻还是温和的笑着介绍学院里的情况,希望记者能为北林多写一笔,也可以让明年的入学率更高,让政府投入的资金更多。

真正的记者只有二名,一男一女,男的中年,戴着一副很大的眼镜,与那校长很是亲热的闲聊着,而在这男记者的旁边,坐着一个文雅的年青知识型女性,二十多岁,容貌娇美,气质典雅,一袭长衬托,干净利落,长长的秀发,在后脑系成了一个马尾,显得精湛与成熟。

“校长,那绝爱同学什么时候可以过来,这一次,我们编辑姚主任可是亲自出马,想看看那副传言意境相当之高的作品,还有那个学生。”男记者看着静静等待的女人,向着校长很是急切的催促道。

“姚主任稍等,字画我已经让人去取,那学生我也让班导师带来了,很快就到。”校长讨好的说着,但是那女人只是轻轻的笑着点了一下头。

其实这种新闻还不需要她亲自参于,只是听传闻,北林出现了一个书法天才,堪称一绝,而她本生也是一个书法爱好者,对此种说法,当然觉得有夸大其词了,说是来采访,还不如说是想来拆穿这咱神话般的传闻罢了。

“校长,你好,绝爱来了。”看着绝爱的抗拒,吴情没有办法,只有亲自出马,压着他过来。

“哦,好,好,绝爱,过来,这二位就是都市晚报的记者,他们想采访采访你,你可一定好好的配合。”比任何人都热情,但是绝爱很是尴尬,这个老校长,他倒是见过二次,只是他这般的热情,不知道认不认得他这个小小的学生呢?

那姚姓的记者,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沉静的表情,马上跟着飞扬起来,这就是记者的习惯,采访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好动而活泼,而编稿的时候,则是沉静如雪夜,这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情态,却在一种工作里体现。

显得相当的礼貌,她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是都市晚报的记者姚如水,你就是那幅山水泼墨画的作者么?”

而这一刻,一名书画协会的导师已经把那幅字画拿了进来,展示在这间办公室的会客台上,正是那晚,绝爱在宿舍里完成的山水泼墨图。

“果然是高手!”姚如水低头在那幅自字画上看了至少有五分钟,没有人去打扰,直到她抬起头来,秀眸已经散发出神光,的确,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生机勃勃的作品了,根本就是一种全新的风格,独特而锋芒毕露。

“这就是绝爱完成的作品,山水泼墨图,二位记者有什么需要问的,现在可以发问了。”看着绝爱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吴情只得开口,协调着这种气氛。

“来,来,二位记者先生小姐,吴导师,绝爱,大家都坐下来,慢慢的聊。”校长也开始招呼大家一起,在那沙发上坐了下来。

“绝爱同学,这幅作品,你是独自完成的么?”那名男记者第一个问题,就让吴情与绝爱有些不爽,刚才都已经说过了,这幅作品就是绝爱完全的,他还问,而且好像很是怀疑的样子。

“作为记者,应该不会问这些无聊的问题,现在正在上课,二位还是问些有用的。”绝爱没有吭声,吴情不悦的开口,对自己的学生,作为导师,她当然要护着,边一旁校长的眼色,她都自动的给忽略了。

“吴导师不要误会,这幅作品的意境实在太高,据我的估计,这幅山水泼墨图如果在市场上出售,至少在五万帝币之上,而绝爱同学实在太年轻,所以我有些疑惑,你也应该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姚如水一开口,语意锋利,吴情没有话说,其实不仅是眼前的记者,第一次看到这幅山水字画图,她也有着同样的怀疑。

“那是,那是,姚主编说的是,没有关系,大家聊清楚就可以了。”校长也开口,打着哈哈,化解着这无形的对阵之势。

“导师,没事,这位记者小姐,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就请尽管问吧,这副字画是我为了参加学院的书画比赛而作,实在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都喜欢,记者小姐能领悟意境,那你也应该看到了,这幅字画还有很多的缺点,就从笔锋上来说,我的落款与正文,都不是很协调,实在还算不得是上上之作。”

众人一惊,校长对书画并不太懂,只觉得绝爱有几份读书人的傲气,而那姚如水却知道绝爱说的是真的,那正体与落款不是一气呵成,的确是这里最大的一抹败笔,她正想把这个毛病给挑出来,没有想到,这个学生竟然先说了。

“那请问一下绝爱同学,你认为上上之字画图是如何一种意境?”姚如水还真是有了兴致,这一趟跑得不冤,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个北林学院,竟然真的有这种绝世的字画奇才,她真得好好发掘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