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六十七章 绝不后悔

“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姐也是不想让你担心,云家有我撑着,小妹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开心就好。”云清雅深情的话,让云艳雪都忍不住落泪,还以为这二姐不再爱她了,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泪水终于感动的流落,娇声的叫了一声:“姐……”人已经投入云清雅的怀里,原来这深爱着她的姐姐从未失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哭泣停止,但是泪水却挂满着脸上,如晨曦最晶莹剔透的珍珠一般,抬起那张漂亮的小脸来。

“姐姐,对不起,绝爱,你真的爱我二姐么?”这一番的劝解与倾诉,云清雅心中的艰辛,她一一的感受到了,即使这二人在她看来,在怎么不相配,作为小妹,她依然要祝福,因为她知道,两个姐姐姐,都不是随便轻易说爱的女人。

“以前不懂爱,但是从今天开始,对雅姐,我绝对会用真心来呵护,你不需要担心。”情潮翻涌,这一刻的绝爱已经不再是男孩,而是真正的男人了,他知道要负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像我二姐这样的大美女,能喜欢你,是你的福分,如果你敢对我二姐不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告诉你,你枪里的子弹,就是专门打负心人的。”她不能再让二姐伤心,也绝对不能让大姐的事重演,那语气十分的严肃。

云清雅倒没有开口,只是体会着这小妹的关心,但是接下来云艳雪的这句话,却让她差点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只见她对着绝爱很是正经的说道:“我告诉你,就算我姐姐与你结婚,也不要想让我叫你姐夫,哼,小不点,装大人,算你走运。”

绝爱也哭笑不得,不过看着云清雅对他深情的眼神,似乎担心他生气,他也不好意思与这脾气刁蛮的小女人斗嘴,拥有这种默默的柔情,就已经是一种心里的满足了。

其实这小女人说的也没有错,他今年才十八岁,比这云艳雪都小了二岁,此刻与人家的二姐成了情侣,难怪这小丫头心里很是不爽的。

肚子饿了,撒娇的要云清雅帮她做吃的,而她就开始不厌其烦的对绝爱说教,什么不准花心,什么欺负她的二姐,什么不准在学院里骗小女生,看她这样子,似乎对他很没有信心。

“你不用看,我就是对你没有信心,谁让你长这么一副桃花脸,哼,长这种脸的男人,一般都是当小白脸的。”虽然心里真的很不愿意,但是谁让二姐喜欢,在祝福二姐的同时,她觉得自己有责任,监督这个男人。

最后说得绝爱实在有些受不了,很是狼狈的向云清雅告辞,今天出来还没有请假呢?

云清雅当然不舍,她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还没有很多芳心深情,没有表达,只是看着那贼头贼脑的小妹,硬是没有走的意思,她也只无奈的摇头。

“好吧,你路上小心点,到了学院,记得给我来一个电话,不要让我担心,好么?”那神情,已经不是当初的姐姐关心,而是情人之间,那种不愿一刻分离的留恋。

“快走,快走,识趣点,不要打扰我与我姐聊天。”留恋这种短暂的温馨,都没有彻底的享受,那云艳雪已经破口大声的叫了起来,根本不给二人这种机会。

绝爱走了,回到学院还是给云清雅打了一个电话,那绵柔的轻语,都有种不想关断电话的渴望,但是最后电话里传来那云艳雪的吼声:“你们有完没完!”云清雅才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绝爱的心充盈着一种牵挂,这与对清姐的关心截然不同,那种肌肤相亲的爱恋,已经渗入到他的身心,紧紧密密的缠绕,再也分不开了。

但是他还没有到教室,就被云素梅看到了,不由分说的,就把他拉到了教室旁的休息间。

里面还有一个吴情,此刻被这开门声惊了跳,抬起头,从那秀丽的脸上,取下了无框眼镜,欣然的问道:“绝爱,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旷课?”

绝爱的学习优秀当然就不必讲了,与他相处了这么久,吴情很是了解,并不是责怪,而是关心的询问。

但是云素梅却是把那门用力一关,很是不悦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是严厉的问道:“绝爱,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三妹告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小雅睡在一起,还没有穿衣服?”

“什么,睡在一起,绝爱,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吴情也是一惊跟着追问道。

绝爱知道,那个啥也没有弄明白的云艳雪,已经把他与清雅在黑手分部里发生的事,无头无尾的告诉这大姐了。

“梅姐,早上我接到雅姐秘书的电话,知道雅姐被劫,所以我们想到一定是曲翔所为,而且知道曲翔背后有强大的黑帮势力黑手在撑腰,正好有个朋友知道黑手的这个地点,那一刻我担心曲翔伤害雅姐,所以没有时间告诉你们。”

“只是艳雪看到的确是不假,我到了黑手,那曲翔竟然给雅姐喂了烈性的**,所以、所以……”

“所以你们就有了肌肤之亲,有了欢爱之实,对不对?”吴情看着绝爱的吞吐,已经替他把事实说了出来。

“天啊!”云素梅有种欲哭无泪的表情,上天惩罚了她一个还不够,现在竟然连二姐也惨遭噩运,云家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错事,这种天大的惨事,都一一的发生在她们姐妹身上。

吴情也没有想到,事实竟然是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本来她都答应了许芊柔,要帮她一回,此刻看着绝爱,看着云素梅,她什么话也开不了口,发生这种事,她又能说什么。

“有些事,发生就发生了,改变不了,我也没有想过推却这份责任,所以,雅姐已经答应做我的女人,我会一辈子都对她好。”这种惊世骇俗的话,也只有初涉情爱的绝爱,才可以坦荡的说出来。

连吴情也有种昏厥的惊吓,不抑的惊问道:“绝爱,你们相差多大,你们怎么可以……”

“我与雅姐都不在乎,其实今天我才知道,雅姐一直都喜欢我,而我也喜欢雅姐,这又有什么不可以,至少我们两心相悦,这就够了。”绝爱说的是实话,也是自己的心声。

二女苦笑,喜欢你的人又岂是只有云清雅一个人而已?

还是云素梅冷静了下来,有些不信的问道:“绝爱,我二妹真的答应做你的女人,是她亲口说的?”她有些不信,二妹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她哪道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种情感的禁忌么?

“是的,其实我也不敢相信,但是就像雅姐说,爱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理由的,这一生注定了,我与雅姐必将邂逅相逢,爱意相融。”绝爱的脸上有了一种坠入情爱的幸福,那是少年最纯情的心,吴情与云素梅虽然诧异,但是都可以感受得到。

“好了,好了,这事我不管了,绝爱,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要记得你今天说的话,一辈子对清雅好,好么?”这已经不是质问,而是一种乞求,为了二个妹妹,就算是这一生,她要孤独而终,她都甘之如怡。

“梅姐,你、你真的……”吴情很想说什么,但是却说不出口,一个二十四的成熟都市女强人,爱上一个青涩帅气的大一学生,这种爱情,还真是惊世骇俗了。

“唉,二妹比我们都勇敢,或者她做的是对的,凭良心说,吴情,我们的心又岂不是如她一样的,只是都压抑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罢了。”云素梅终于第一次承认,在那伤意覆盖的心灵中,已经有了一种朦胧萌发的爱意,只是她不敢让它发芽而已。

“爱自己想爱真爱的人,我不觉得这是一种错误,活着,也并不是为了给别人,只要自己幸福,怎么过都可以。”这一刻的绝爱,变得潇脱,变得开朗,那情爱的幻化,已经比任何人都彻切。

他知道,这一生,有了雅姐,他已经很满足,爱她,关心她,呵护她,这都已经随着人生第一次情爱狂欢的相缠,全部融入他的心海,无法再回头,也无再割舍。

只是与云清雅一样,他们都不后悔。

对未来,都充满着幸福的憧憬。

绝爱对自己说,他已经是男人,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