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八十章 玉佩订情

女人对逛街情有独钟,男人却恨之切切,只是可惜,此刻的绝爱有苦难言。

三个女人一台戏,连张清到了这里,都变得有些痴迷狂动,每看到心仪的商品,就会左看右看,欣赏个够,可是当绝爱说要帮她买下来时,她却瞪了一眼说道:“这么贵,还是不要了。”

所以在三女之中,张清看的东西最多,但是买的东西最少。

许芊柔生活很是拮据,每当徐盈看中了一样,绝爱就在张清的暗示下,也帮她买了一样,弄得这小女生心情雀跃不已。

其实也没有买什么贵重的东西,唯一一套夏天的清凉短裙,却已经让许芊柔心喜激动的拉着绝爱的手,都有些不敢接受。

“芊柔,怕什么,女人本就是靠男人养活,不然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徐盈算是风光了一把,上次打工的奖金还真是不少,零用已经足够了。

心爱男生送的东西,每一种都是心中的最爱,但是贫苦的日子,让许芊柔心动之下,又有些愧疚,虽然这徐盈的话没有错,但是想想自己,什么也不能给他,接受绝爱送的东西之余,又有些伤意。

“绝爱,明天我跟清雅姐说一声,以后我也要与你们一样,去打短工,好不好?”虽然爱一个男人,把一生寄托在他的身上,但是许芊柔却并没有想把生活的压力,全部放在绝爱一个人的身上。

“芊柔,你的身子看起来很虚弱,还是不用了,打工很辛苦的。”张清一片好意。

“可是人家这样一点用也没有,我担心绝爱会讨厌我的。”喜悦的心,还没有品味完这种幸福的滋味,却已经被无形的担扰所掩盖。

“不用担心,我不会的,如果以后我没有本事,就辛苦点罢了,你受不受得住?”绝爱有些感动,其实像许芊柔这样娇滴滴的小女生,本就需要男人最全部的呵护,喜欢上他这个惹中无边桃色*情缘的男人,也许是她的一种无奈吧!

生活就像一杯酒,酸甜苦辣可是样样俱全的。

许芊柔拼命的点头,一脸的肯定。

“绝爱,不管多辛苦,我都会陪你一起的,在这个世上,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了。”父母为了躲避高利贷,已经藏身乡下,此刻却也没有回来看她一眼,除了失望,更有着几分凄然,也只有在绝爱的身边,她才能感受到活着的快乐。

一旁的二女都有些被气氛感染,徐盈受不住的一拉许芊柔说道:“别管他,谁叫他花心,以后累死了活该。”

徐盈本就是一个高傲的女生,以前在镇里,任何人在她的眼中都矮了几分,此刻却要与别的女生一起共享一个男朋友,虽然没有办法的接受,但是心里的气,一直难平,当然更可恨的是这小和尚,似乎有着无尽头的桃花运,昨天章云露的事,她还气着呢?

不过许芊柔有了心疼之意,不敢再要别的东西,与张清一样,对绝爱充满了关爱之情,不希望他真的为生活而承受太多的压力。

很是无趣的徐盈,有些气恼的说道:“唉,看着你们,好像我是败家女一样,行了,今天就买这么多了,绝爱,请吃饭。”不愤之余,也想好好的吃他一顿了。

不过还是抵不过张清与许芊柔的体贴,四人在一家比较干净的大排挡找到了位置,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吃得倒也开心不已,其实徐盈也并不是非得让绝爱请吃大餐,只是看着二女如此的向着绝爱,心里不爽而已,此刻吃来,她的笑声反而最多。

“绝爱,你小子心真是太偏心了,帮芊柔买了裙子,为什么不给清姐也买一条,你看清姐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如果多几套新潮的衣服,绝对会更艳绝无边的。”徐盈一边吃,一边打*炮不平。

“人家情侣之间都送东送西,你连花也没有送一朵,真是一点也不自觉。”徐盈的话,反倒让许芊柔有些不好意思。

“清姐,要不等下,让绝爱再帮你买一件衣服。”

张清明白这小和尚的心,但是一个女人,在心爱男人面前,就算是一张纸的礼物,她也会感受到幸福的,其实刚才,她就有些心动了,只是却没好开口,没有想到徐盈倒是眼尖,发现了张清那不经意失落的眼神。

绝爱一愣,心里还真是没有回过神来,虽然情爱初开,对男女之情懂得也不算多,但是在张清、许芊柔还有雅姐之间,他只想一样的对待,毕竟,她们对自己的爱,是同样的纯真深情的。

慢慢的从衣领间探手进去,那枚纯白的麒麟玉佩已经拿了出来,此刻对绝爱来说,这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灿灿的霞光,闪烁着几许冷冰的气息,这玉佩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它的意义,更胜于它本身的价值。

“清姐,这玉佩送给你,这也是我唯一的东西了。”

张清一惊,或者在这个世上,也只有她才知道,这枚玉佩,对绝爱的重要性,这可是唯一一枚,他父母留给他的东西了。

“不,不能,我不能要……”

徐盈却已经一把夺了过来,笑道:“什么不能要,清姐,来,我帮你戴上,既然是绝爱送的,而且还是第一次送你的东西,你可不能拒绝的。”说着,在张清惊呆的时候,那玉佩已经套在她的玉脖间。

温温的体气,还在漫漫的散发。

张清正待取下来,绝爱却已经阻止了。

“清姐,收下吧,我相信,你会好好的保管它,对么?”深情的眼神,带着一种倾心的诉说,有些话,却已经渗入她的心扉,让张清抬起的手,又慢慢的放了下来。

“放心吧,清姐一定会把它当作生命一样的保护着。”这是她真心而发。

徐盈一乐,脸上有着受不了的表情,说道:“行了,你们这样郎心妾意的,真是让人受不了,不就是一块玉佩么,心意虽浓,但是也用不着用生命来比较,绝爱可是不希望他的清姐离开他的。”

绝爱与张清二人会心一笑,话终没有说出来,这可以算是二人之间的小秘密了。

有了这玉佩,就算没有衣服,张清的心也飞扬起来,她知道,就算是用天下所有的东西,她也会选择这块玉佩,而且一生一世的珍藏。

气氛融洽,徐盈也顺口的向绝爱索求礼物,笑言间,似乎对绝爱送的东西,有无限的向往,绝爱一拍胸口,很是自嘲的笑道:“不好意思,下次吧,现在我身上除了套破衣服,啥也没有了,要不,我把内裤脱了送给你?”

羞得俏脸扉红,徐盈娇骂:“你这死人,害不害燥啊!行啊,行啊,你脱啊,你脱了我就收下了。”

一时之间,欢声笑语,在这张木桌边,荡漾开来,幸福也就在无形之中,充盈着几女情动的心房。

“叮叮叮……”

绝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云清雅也太急了,我们不是才出来一会儿么?又打电话来催了。”徐盈有些不太高兴,大伙儿正乐着呢,不想被别人打扰。

号码很是陌生。

“喂,什么,章学姐,好,我马上就来。”是章云露的电话,这些天,绝爱一直担心的铁英,终于有消息了。

“喂,喂,绝爱,你这王八蛋,说你呢?”听到章云露的名字,徐盈更气,冲着绝爱就吼道:“你不是说了与她没有什么关系,她是怎么知道你电话的,还约你,告诉她,没时间。”

每多一个女生在绝爱的身边,那就表示着她的机会,就少了一些,徐盈虽然有着张清的承诺,她又岂能不急。

张清却是淡淡一笑,开口说道:“绝爱,有急事,你就先走吧,我们自己回去,你小心些,知道么?”

“嗯!”绝爱看了三女一眼,露出一抹歉意的眼神,转身飞奔离去。

“真是气死我了,这臭坏蛋,又去勾引女生了,清姐,你怎么能放纵他呢?”徐盈有些不愤的向着张清叫道。

张清并没有解释,既然绝爱都不想她们知道,她又何必说出来。

“放心吧徐盈,我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即使我在绝爱的心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位置,那十分之一,也有一半是你的。”

徐盈俏丽的脸上,荡漾如潮的羞色,嗫嗫的说道:“人家,人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不想、不想绝爱与别的女生太靠近了嘛!”

只是那神态艳动,那芳心可可的模样,分明就已经泄露了她内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