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一十三章 欢喜禅功

绝爱被师傅这话弄得汗流满面,这武功还说不是邪功,分明就是采补术嘛!

却没有想到,那恋尘亦感受到了绝爱的心思,戏谑的笑道:“你不用担心,欢喜禅功虽然采纯阴之息,但是并不会造成女体的损害,相反如果你异功大成,不仅可以提高她们的体质,更可以替她们洗髓伐脉,让她们容颜永驻,真是有着莫大好处的。”

看着恋尘把欢喜禅功吹嘘得如此厉害,绝爱心里有些蠢蠢欲动,反正现在都已经有了雅姐与若欣姐,不如回去试一试。

“对了,张清那小丫头呢?是不是也在北林?”

恋尘的问话让绝爱愣一愣,回答道:“是啊师傅,有事么?”

“张清那丫头体质相当的不错,对你练欢喜禅功很有帮助,何况师傅当年就已经与她父母说过了,让她当你老婆的,所以,你就不用客气了,以她对你的好,估计是不会拒绝的。”

真是没有想到,师傅根本很早就已经在算计他了。

不过师傅可能不会想到,清姐早就已经答应做他的女人,这与父母之命没有一丝的关系,他与清姐,纯然的心意相融,爱意交加。

“好了,师傅现在把龙形万变的招式与口诀都教给你,以你现在的功力,应该很快就能学会,以后遇到魔,你也不需要这么丢脸了。。,16.n。”恋尘说完,就已经在这里演练起来。二人相处了十八年,彼此性格是了解得透彻,所以如何传授,二人也心意相通了。

绝爱对武有着天生的领悟,龙形万变。其中也只五式,只是五式可以环环相扣,招招相随,密不透风。让人很难分辨得出,究竟有多少招,只是感觉无穷无尽,浩瀚千里之势。

只是这二个时辰地传授,让恋尘无意中发现,在绝爱的体内,根本就已经有了欢喜禅功的气息存在,他前天还在怀疑,这徒弟在魔重创之下,竟然能留有一丝生机。难道真的是上天庇护,此刻看来,还是那抹气劲起了作用。

当下也没有点破,只是很满意的笑道:“徒弟,你好好努力,人家是牡丹花下死,你却是牡丹花下生了,既然那些女人一个个地对你情根深种,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们。最起码,你得有能力保护她们,你知道么?”

“师傅教诲,弟子莫敢遗忘。”

“行了,师傅还有私事要办,希望下一次见面,你不会又躺在**等我救你。”这恋尘身为师傅,竟然没有一丝师尊的模样,竟然连分别在即。也没有一句好言,真是亏了这十八年,绝爱的承受了。

看着师傅身形远去,绝爱却从那最后一句话里,感受到师傅地关心,师傅是一个**不羁的男人。1--6---小-说-网或者在他的心中。也隐藏着无尽的往事,所有的关心。他都是用反话来表达的。

把龙形五式,又重新的演练了一遍,只到心中已经默记于胸,这才提劲飞腾,重新返回了刘若欣的别院,而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又是三天过去了,那黑衣人似乎如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云艳雪被调了回去,这里只留下了京都卫队,而因为合约在身,刘若欣国外巡回演出的时间,也已经到了。

这些天,绝爱除了练习龙形万变,再就是偷偷的在这个美若天仙地巨星身上,采纳纯阴之息,果然发现,那种异样的阴柔气息,凝聚在丹田某一处,再经欢喜禅功的口诀,练化成无上的真气,循环在他的筋脉内,波动如潮。

这种情形,真是让绝爱欣喜若狂,没有想到,师傅说的是真的,这看似邪恶的武功,竟然真的可以产生如此庞大地力量。

只是那刘若欣可就有些惨了。

对绝爱的索取,她可真是来者不拒,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卧房,厅堂,似乎只要绝爱稍稍的挑逗,她就无力阻止,哀怨的声音叫骂后,往往是蚀骨销魂的春啼呻吟声,让章云露与刘若兮几女,平日里都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看到长针眼的**荡画面。

采阴的结果,就是刘若欣每每幸福的昏死过去,有时一连二天,都是在**,无力起身了,可是稍稍好一些,她又受不住的,把自己再一次地彻底奉献给这个小男人,真是让她又喜又爱又怕。。,16.n。

“绝爱,若欣姐可是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你要是晚上睡不着,就找小兮与云露她们吧,她们啊,可是每天晚上都等着你呢?”

飞机场前,恋恋不舍的倾诉中,刘若欣也喜悦不已,终于可以暂时离开这小色男了,这些天虽然爱得如火如潮,但是她似乎都没有清醒过,全身都软散了,或者在心里,她真的有些承受不住这小男人的索取。

她的话,让几女羞成一片,纷纷的叫骂声,在这里不绝地响起,在一旁目呆地眼光中,刘若欣在数个保镖的保护下,给绝爱送来了一记飞吻,就不舍地离去,她已经说过,这是最后一趟世界巡回演出,回来后,就守在他的身上,再也不分开了。

“唉,护花使者的任务还真是不好做,现在若欣小妹走了,我也终于放下心,我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刘家姐妹,还有云露与林媚,四人已经变成了最好的姐妹,而四人中,以林媚最大,其实她与若欣是一年的,只是她月份了些。

章云露一搂刘若兮的腰说道:“好了,不要看了,我领你去咱们的新家。”先前她们就已经商量好了,等若欣走后,刘若兮就搬到云清雅的别院里,与她们住在一起。

绝爱其实还是有些担心,这刘若兮与姐姐长得如此相像,他还怕那魔一时弄错了对象,对这小女人伤害,但是这一个星期过去了,魔却什么动静也没有,想来他已经知道刘若欣的玄阴处子之身,已经不复存在的事实了。

都市的某一处,有着春光明媚的气息,花团锦簇,清香四溢,但是在这里豪华宽大的庄园里,有一个建在地下的秘穴,此刻,魔就在这里。

黑衣已经除去,中年男人,一身简单的儒雅唐装,衬着他枯瘦冷寒的脸,有着说不出的邪恶,坐在那角落的沙发上,没有光线,只是昏暗的气息,在这里静静的酝酿不寻常的戾气。

“师尊,你不要生气,天下间,玄阴女也不一定只有她一人,我已经吩咐所有魔众,开始为师尊打探新的人选,一有消息,立刻通知。”

唯一的一抹光线,就照在来人的身上,倩丽而柔美,浑身带着妩媚飘然的青春艳色,让那魔浓浓的散去了心中的闷气,看着这个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美丽少女笑道:“凤菲,你可是越长越漂亮了。”

“谢师尊夸奖,如果师尊没有别的吩咐,凤菲就先出去了。”说实在话,北凤菲并不想到这里来,这里给人的气息,就如地狱一般的喘不过气来,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掌握着北家所有的命脉,他的一句话,北家就会沦亡。

身形一动,这男人就已经挡在了北凤菲的面前。

“你们魔域三娇,就数你出落得娇美动人,师尊养你这么大,凤菲,你是不是应该听师尊的话。”一股异样的眼神,让北凤菲有种绷紧的恐惧,这师尊的眼光,已经对她露出了邪恶的污秽,这种眼光,**裸的让人害怕。

北凤菲不经意的退了三步,很是恭敬的说道:“师尊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凤菲一向视师傅为父,当然会用心孝敬的。”

那魔一听,正待身形上前,只听那地穴入口,又传来了脚步声,一个硬朗的身形出现了。

“爸,你来了。”北凤菲赶忙逃到了他的身后,这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正是魔宗里,魔灭三绝的一脉,北家的家主北欲天。

北欲天似乎没有看到女儿,径向走到这中年男人魔面前,笑道:“魔尊大人,今天是老朽五十生辰,不如魔尊大人,也上去喝二杯如何?”

魔慢慢的坐了下来,气息平静,双手合而为一,步入了练劲的虚境,开口说道:“不用了,本尊不想让别人看到,以免引起误会,你们都出去吧!”

“是,魔尊大人。”北欲天躬身一礼,领着女儿慢慢的离开了地穴。

门关起,黑暗漫无边际,那一双**欲四溢的神光,却如莹火一般,撼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