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一十七章 重逢相聚

又回到生活了二十年的土院子,张清二年未归的心,真有些激动了。

在那土房门口,破旧的木板凳上,兰婶憔悴的脸容没有一丝的神彩,只是专心致致的整理着家里的干货,这些全都是张叔在山上猎的采的干货,可以换取一些钱,满足日常的开销。

张清却有些心碎的流泪,父母就是这般的劳作,含辛茹苦的把她抚养长大。

“妈!”身形已经到了院门口,绝爱随后,提着二个大箱子,张清终于抑不住狂情的叫了出来。

兰婶子身体很是明显的一愣,那有些老花的眼睛里,闪动着疑惑的神光,细声的出口问道:“谁啊!”

张清手里的东西,一下子都散落在地上,冲到了母亲的面前,让她看得清楚,娇声的叫道:“妈,是小清啊,小清回来看你了。”

“啊,小清,小清,真是小清,你这孩子,终于舍得回来看妈了。”手下的活计都丢下,兰婶站了起来,也是喜不自禁,虽然没有激动的流泪,但是脸上动容的表情,倒是让绝爱看得分明。

“婶,小爱也回来了,回来看你,赵叔人呢?”绝爱把箱子与张清散落的东西,都一一的拿了起来,也走到了兰婶的面前,那亲热的笑脸,那温暖的关怀,却还是依然的熟悉。

“好,好,我就说这几天喜鹊在窗台上叫,原来真的有喜事了。一路看中文网首发.16.你叔采药去了,前些时候,镇里有专门采购药材地商人高价收购药材,你叔也想为你们多存些钱,所以都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这话一说。绝爱都有些心酸,这贫苦的兰婶与张叔,似乎天生就还债来了。

天色黄昏的时候,绝爱与张清都已经把里屋收拾干净。住处也都安排好了,与小时候一样,绝爱就睡在张清的门外,只是那张床,现在显得小了很多。

“不要紧,等凑够了钱,婶帮你买张大的,保证让小爱睡得又软又暖。”小小地一张床,似乎都是兰婶的幸福,说出来的话。还是如童年时对绝爱的语气一模一样,这么多年,这种疼爱,就没有改变过。

母女二年多再次重逢,话当然是说得没完没了。

夜色降临,天地笼罩黑暗地时候,还好三人都担心的张叔奇迹般的回来了,一身破旧的衣物,裂出了很些口子。挂在身上,凌乱不堪,但是他的脸上却十分的喜气。

当然一看到绝爱与张清,那更是难得笑的脸上,出现了惊喜不抑的温情,这平凡而善良的老人,真是对这一双儿女,有着太多的疼爱,只是不太会言说。一切只是用默默地关心来表示。你们看,这是野参,我可是找了三天,终于找到了,没有想到,咱们这密林里。还真的有野参。16小 说网这些可是能买好几百块呢?”牙齿都高兴的裂了开来,对着绝爱说道:“正好小爱他们回来了。可以拿去当生活费了。”

这话让张清与绝爱都有种想哭的感觉。

“张叔,兰婶,你们不要这么操心,我与清姐现在都一边读书,一边工作,学费与生活都无忧的,你们养了我们二十年,现在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绝爱也只能这般的开口,因为任何语言都没有办法表达他内心的感激。

那张叔却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张叔现在还爬得动,养得活自己,只要你们有出息,张叔就很高兴了,这一次能回来,你们没有看那老太婆比我还高兴么?”

高兴就是此刻这破旧小屋里的温馨气氛,或者就算是居在高楼大厦里,也不一定有这种家地感觉,张清与母亲在厨间里精心的做饭,小声的聊天,而绝爱就与张叔在院子里谈天说地,真是幸福一家人。

新鲜的蔬菜,味道极佳的风味小吃,还有那风干贮存的兔子肉,这里别的野兽并不太多,像野猪野兔倒是不少,所以野味从小绝爱就没有少吃。

久别的滋味,又回到了心头,这一次张叔破例的拿出了珍藏地水酒,在兰婶的叫骂声中,与绝爱畅饮欢聚,倒是张清,帮二人添菜添饭,如贤淑的妻子一般,只是默默的守在绝爱的身边,这一切,皆看在她母亲的眼里,一种期盼以久地日子,似乎已经来临了。1 6 小说网.手机站.16 .n

菜是好菜,酒更是好酒,张叔醉了,或者那不是醉,而是幸福地入梦。

“这老头子,今天真是太高兴了,不要管他,明天醒了就没事了,绝爱,你们也各自早些睡吧!”把醉酒的张叔扶到**,兰婶就开口对二人说道。

二人离开,这才有些尴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虽然情爱生融,已是非君不嫁,但这一刻地亲密,与几年前的时候,已经太不相同,一个俊帅飘然,一个花色娇艳,郎有心妾有意,分明就遮掩不住这爱意的波潮。

“清姐,早些睡吧,今天也累了,明天咱们到处走走。”绝爱轻声的说道。

“嗯,睡吧!”羞绝艳美的脸庞如红霞一般的充盈着诱惑,这一刻,张清连头也不敢抬起,当日开口让绝爱要了她,是爱到了极致,此刻,这种话,是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春潮澎湃中,二人爱意早就已经形成了最温柔的关怀,只是谁也没有打开那层纸,隔着一道土墙,两人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听得到,张清感受到拥有,感受到爱人的心跳,甜美的入梦。

天色未明,二个老人却已经起身了。

“老头子,你轻点,不要把他们吵醒了,坐了几天的车,他们一定很累的。”兰婶小心的叮嘱着张叔。

“我要把这参整理晒干,赶紧换钱,你有没有问这一次回来,他们可以留多久,我怕赶不上。”张叔问道。

兰婶说道:“还没问呢?不过绝爱这孩子真有孝心,拿了那么多东西回来,怕不是用了不少钱吧,唉,不知道这些东西学能不能再卖出去,我可舍得不吃舍不得用。”

“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你就不要拒绝了,老婆子,小清的事,你看要不要与绝爱说说。”声音已经放得很低,但是房中的绝爱却听得一清二楚。

兰婶也静了一会儿,有些叹气的说道:“也不知道小爱这孩子喜不喜欢小清,我今天倒是看出来了,小清对小爱倒是喜欢得不得了了,如果他们都愿意,不如先把亲订了,我可不想小爱这孩子离开我们,唉,这房子也得修补修补了,不然他们结婚了住哪里啊!”

老人想的东西就是多,就是远,只是绝爱也没有想到,这两老人还有这等心事,想把他与清姐配对,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北林学院里,他们早就已经心意相随,情爱相融了。

不过老人的这番话,绝爱倒是很欣喜,云清雅给的钱,他一直不敢拿出来,这一次,他终于找到理由了。

张清起床了,也没有把绝爱吵醒,就已经开始洗衣做饭,绝爱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也听到外面母女俩的闲聊,张叔已经去镇里了,说是去多买些菜回来,孩子们难得回来一次,他们得想着要多买些好吃的。

绝爱起床的时候,已近中午了,其实他也并不贪睡,只是趁空运行真气,在体里修练了三周,而且为了让两个老人接受这笔钱,他更是把要说的话,仔细的想了又想。

只是饭菜准备妥当的时候,这小小的旧居里,竟然来了客人。

“绝爱,清姐,你们在不在?”徐盈来了,打听了半天,来到这土室三居的破房院前,她都不敢相信,这就是绝爱从小生活的地方,只到看着张清走出来迎接她,她才接受这个事实。

这两个老实巴交的老人还真是有些惊讶,这个穿得花枝招展,打扮得漂亮青春的女孩子,竟然是绝爱在北林的同学,而且她对绝爱的亲腻,更让他们有些担心,绝爱不会被拐跑了吧!

饭桌上多了一个人,气氛也显得热闹了许多。

正好徐盈开口对绝爱说:“绝爱,你看两位老人家住这旧房子,既漏雨,又漏风,你这一次不是赚了不少钱,还不给修修,要不盖个新的吧!”

“不用,不用,我们还住得惯,没事,没事。”盖房子的事,他们可不敢想,那又不是一千块可以做成的事,兰婶急忙开

但是绝爱却已经笑了,装着无意的说道:“嗯,我也正在考虑呢?如果以后结婚生子,这里可就住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