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灵相依

北凤菲的故事,的确很精彩。

“魔并不是一种传说,而是确实存着,数百年之前,魔是一个组织,而我们家族,也是属于其中一员,魔有三大绝技,魔灭三式,魔影功与魔欲,此刻都已经现世,这表示着魔劫已经来临,因为在我们的家族祖训里,有这一说法,魔生众灭,劫数临生。”

“我们北家就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而我就是家主北欲天的女儿,在我还是二岁的时候,魔见我根基优秀,而且天生媚骨,所以收养了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被我视为尊父一般的人,竟然对我动了邪念,或者魔的戾性,就是如此,我本应该早就习惯的。”

北凤菲的话,显得越来越是伤绪。

“我进来北林,并不是因为北林的名气,而是这里有一个女导师,是魔宿命对手的女儿,魔一直很忌惮,想借之把对手除去,这女导师就是吴情,她的父亲应该就是目前世上堪称第一神秘高手神龙。”

这话让绝爱与张清她们惊吓了一跳,没有想到,无父无母,一身孤单的吴情,竟然会有亲人存在,这还真是料想不到。

“黑虎盟,黑手,都属于魔的势力,我属于魔域的圣女,身上修练魔灭三绝,而黑手就是魔欲功,还有一个魔无影,她们都是北林的学生,其实北林,暗中隐藏的实力,比我们想象地都要庞大。因为不仅有魔的势力,还有政府的势力,这二者百年来,是不断的斗争繁衍的。。,16.n。”

徐盈却是一愣,禁不住地问道:“你说北林里还有魔的人。那魔欲功与魔无影究竟是哪个一个,我们认识么?”

北凤菲抬头看了绝爱一眼,见他没有说话,便轻轻说道:“她们都是很漂亮的女生。只是不好意思,我不能把她们的名字说出来,我相信有一天,绝爱自然会知道地。”

这种阴谋与实力的较量,已经不是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事,关系到国运,绝爱倒不担心魔会对他们不利,必竟与魔的长远目标来说,他也只是一个插曲罢了。

但是北凤菲的话,却让张清二女胆颤心惊。这种浑水,她们还真是没有想到深到如此程度。

“好了,你们不要担心,自古就是邪不胜正,就算那魔再有势力,最终也会功败垂成,这是天命,如此世道,也容不下这等丧心病狂的歹人。梦醒无踪,我现在只想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像那魔无影一样,做一个有情有爱的小女人。”

看到三人一脸的凝重,北凤菲却出奇的放松了心情,这短短几天地死亡挣扎,还有死而复生的喜悦,她把一切都已经看开,只想做个傻傻的小女人。要比张清更傻。

“北凤菲,我暂且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如果你想留在绝爱的身边,一定要让所有的姐妹都接受你,因为喜欢绝爱的人。://WWW.16已经不止我一个。”

张清很少有这般不客气的语气说话。但是这个魔的女人,让她心里余悸。她也只是不想让绝爱不再受到伤害而已,而且更心疼地是,原来在她们未知的时候,这个小和尚,竟然又经历了一次生死。

“嗯,我知道,我会珍惜。”一向高傲无比的北凤菲,却显得如此的温和,对张清的肃厉,也只是柔顺的应从。

找不到理由,徐盈有些急了,这个狐狸精可不是好人,她才不要与她做姐妹呢?

但是张清已感受到徐盈的心情,轻笑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坏人,上天都会给她一个机会,北凤菲就算以前做错了什么,我们也不能拒绝她重新来过的真心,说实在话,我相信她。”

徐盈没有话讲了,北凤菲却已经感动得落泪,这个从来没有低三下四求过别人地女人,第一次为了张清的宽融而感动,心里发誓,一定要死死的抓住,人生重新来过的机会,把自己的一切,都融合进这些善良的心意中。

“清姐,你倒真是好人,又把我送人了,张叔与兰婶还等着咱们结婚生子呢?”有这样丽冠群芳地美女做女人,绝爱当然不会拒绝,就算是不愿意,他体内地欲望欢喜禅功,也让他没有办法拒绝。一路看小说网

张清瞥了绝爱一眼,叹了下说道:“算了吧,反正又不多她一个,雅姐的别院里,都快住满了,我也不在乎凤菲这一个人,再说她这会儿,也地确需要有人的关怀,我只好大方一点了。”

她的话,总是让绝爱有种舒心的感觉。

手一伸已经把张清拉了过来,唇角滑过,已经在她嫣红的青春娇唇上,吻了一口,让那张清羞得玉脸俏紫,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这还是绝爱,第一次主动的与她亲近。

只是张清这羞不可耐的表情,让二女有些忍俊不禁的意味,徐盈笑了,连那北凤菲也笑了,三人间,再也没有嫉妒,对张清,她们皆有着同样的心思,由衷的敬佩,她们的爱意,都由她宽融的搓和,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让她们感动呢?

从这一天的谈话开始,北凤菲与张清的关系,变得很好很好,徐盈心中虽有介蒂,但是看着北凤菲真的在改变,心里的抗拒,也在慢慢的发生改变,看到这一切,绝爱心里暗暗的有种欣喜。

二十天的时候,房子终于盖好了,没有特别的装饰,只是简单的铺了点地板砖,外墙砖什么的,而且搬家的那一天,鞭炮阵阵,乡里领居都来庆贺,兰婶与张叔,二人整天都没有合拢嘴,招呼着感谢着众人。

那头野猪终于用到了实处,再加上了徐盈买来的其它菜,弄了十桌,尽饮畅欢,笑声连连,只是让绝爱好笑的事,那北凤菲对野猪特别有感情,躲在厨房里,明为当助手,实在偷吃,最后连徐盈与张清也被她的吃像激起了食欲,一起参于了这场美人贪嘴图。

四五十个人,连干了二十天,一幢三层的小楼房,再加上前后的围院,都已经整整齐齐,让三女都有些惊讶的是,这种工程,才用了八万块。

最后还是兰婶说,许多帮忙的乡邻,都没有要工钱,这种赤诚的无私,对北凤菲来说,是一种心灵的震撼,在她人生中,有利才有动力,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而纯朴的乡里人,给她上了最有用的一课,人与人原来也可以这样相处的。

一直吃到日落黄昏,这一家人忙得团团转转,但是有新居,明亮清爽,众人还是欣喜不已,连饭都没有吃,却都神情兴奋,那徐盈与北凤菲也是如此,好像这就是她们自己家一样的。

这虽然是新楼,但是与都市里的别墅相差又何止千里,只是这二女的喜悦,却是在这房子里,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收拾完所有的杂乱东西以后,天已经黑了,兰婶亲自下厨,做了十多个小菜,各式都有,顺便还把一支大野参炖了出来,把汤端给了三女,说是这几天累坏她们,要补补,而绝爱与张叔开始解决饥渴,风卷残云,酒也是灌过不停。

家有喜气,就压抑不住的兴奋,那从来没有尝过酒味的三女,竟然有了这等兴致,开始与张叔与绝爱碰杯,喝完野参之后,红润娇丽的秀靥,根本就是春意盎然,鲜红的嫣唇,连说出的话,都带着酒气的芬芳。

醉了,都醉了,三女软绵的身体,似乎都有了火热。

而绝爱醉了,被眼前三美醉酒图,吸引了所有的心神,他把这抹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想用意境之笔,把这副美景画下来,一生珍藏。

“唉,这些孩子真是的,就算是高兴,也不能喝这么多啊!”兰婶过来,看着这酒桌上乱套了,而老头却还是笑意不止,碰到这么高兴的事,他也随着这些年青人闹了。

“没事,没事,年青人喜欢就随他们吧。”张叔吃完,与兰婶一起进房了,把这里留给了绝爱她们。

一个一个的倒了,绝爱只得无奈的摇头,把三女一一的抱进了二楼她们自己的房间。

现在房子多了,三女都不需要挤在一起。

只是绝家正准备进浴房去冲洗一下休息的时候,一卧房里,传来了难过的呕吐声。

是北凤菲,凤眸春光,荡漾情潮,上身爬在床外,那胸前灵润饱满的雪峰,都已经荡成了巨浪,但是无力的身体,却如何也站不起来,她真的快忍不住要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