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开艳散

这大小姐的声音立刻在屋里响起。

“妈,妈,快去开门,有客人来了。”迫不急待的徐盈还真怕绝爱找不到她,而匆忙离去,一下子从房里冲了出来,却不好意思自己前去,让她的妈妈都吓了一跳。

女儿出去半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却又去了同学家,这回来三天,都没有出过房门,他们两口子可是急死了。

“小盈,慢点,慢点,是什么客人,看你激动成啥样了,好了,我这就去,你不要拉我。”把妈咪从厨房里拉了出来,徐盈根都没有时间解释,只是要她快去开门。

看着妈咪急步去开门,徐盈却羞喜不已,躲在大门边,看着绝爱走进来,这才转身,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看到绝爱的身影,就知道清姐说的计策生效了,这个臭和尚还是在意她的,想到这点,徐盈心里就幸福不已。

徐盈妈咪也弄不懂女儿乍了,只是看着女儿这般的急燥,也不敢怠慢,只是看着门前站着一个挺身而立的少年,帅气的俊雅,带着一种风靡万千的阳光气息,真是有着说不出的精神,心里都明白大半了。

毕竟她曾经也年青过,女儿这几天不开心,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小伙子吧。

唉,女儿也长大了,也到了谈恋爱的时候了。

绝爱正在门口徘徊,他还没有想好。进去要如何向徐盈开口,向她道歉呢,却看到一个中年的妇人,已经向门口走来,而且似乎已经看到了他。1 6 小说网.电脑站.16.n

“这位阿姨。请问徐盈是住在这里么?”果然妇人猜地没有错,这帅气的小伙子,还真是为了女儿而来,估计是二人闹意见了。不过一见这少年,徐妈就有了好感,美女是一种通行证,这美少男也是。

徐妈应道:“小伙子,徐盈是我女儿,你是什么人,找她有事么?”心里已经知道,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关心女儿,当然得小心翼翼。多问一下。

绝爱有些尴尬,没有想到这中年妇人正是徐盈的母亲,顿时脸上起了红潮,轻轻的说道:“阿姨,我叫绝爱,是徐盈的朋友,请问她在么?我想找她说一声,准备回校地事情,我们后天就要走了。”

“哦。原来是小盈的同学,来,快进来,她在呢?不过这几天身体不舒服,现在正在休息,你先坐,我去叫她。”早就收到女儿的心意,对这少年,她也不敢怠慢。不然让女儿知道,她这个妈咪可是要被责怪了。

听说徐盈病了,绝爱心里更是内疚,这十多天来,徐盈帮着张清她们家盖房出力不少,而且每天在工地上风吹日晒。也没有见休息。这皆因为对自己的一份爱意,可是他却在北凤菲地出现。而忽略了对她的关心。

“阿姨,徐盈病了,不要叫她了,我能跟你上去看看她么?”绝爱有些心痛,女孩子,身体都比较娇弱,这一病可是很辛苦的。://WW.

这妇人点头,女儿看到这少年时的激动,此刻却又不出来,相信一定是羞喜,这种美好的时刻,还是留给他们年青人吧,女儿这么大了,这种事,做父母的也管不了了。

再说了,眼前的少年实在不错,人品长相,还真是没有话说,听到女儿病了,他脸上的关心,并不像是假的。

领着绝家了进了房来,徐母一指二楼说道:“绝爱同学,徐盈就在卧房里,二楼第一个房间就是,你自己先上去吧,我帮你倒杯茶。”

绝爱也没有时间再客套,转身就冲了上去,却没有发现,楼下的徐母,正在眉开眼笑,唉,如果真地有这么关心女儿的男孩子,他与老头也没有什么盼头,就算是再不舍,却已经就够了。

女儿这一次回来,已经与以前大不相同,竟然还知道打工赚钱,而且嘴里说得最多的名字,就是绝爱,绝爱,就是这个小伙子吧!

绝爱冲到了二楼,二楼的第一个房间,还是虚掩着。

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在**,躺着一个闭眸休息的少女,正是离别三日未见的徐盈,静寂的脸容,与以前每天见到的辣性形成了天差之别,真是没有想到,他这一疏忽,还真的伤到她了。1^6^^小^说^网

“徐盈,徐盈,醒醒,你现在怎么样了,很不舒服么?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手轻轻地带过,在徐盈的头上抚了一会儿,并没有特别的异状,绝爱很不放心的,低声的叫着徐盈。

徐盈此刻真是如喝了蜜一般,甜到了心坎里,清姐的话说的没有错,不试一试,她又如何能知道,这个小和尚,其实已经把她留在了心里,她的付出并没有白费。

“绝爱,你来了,你还来干什么?找你的北凤菲去。”她哪里有病,只是心里不舒服,醋意太浓。

心里喜意充盈,但是脸上却装着很伤心地样子,徐盈天生是一个直肠子,这种装腔作势,她也很辛苦的。

绝爱心里一急,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忙说道:“徐盈,对不起,这几天害你伤心了,你不要生气,以后我会很用心的对你与清姐,我也知道,这几天是我不对。”

真诚的心,只是为了向这已然让他感动的小女人表白,他真地真地已经喜欢上她了。

不可否认,以前的徐盈刁蛮,任性,还很高傲,总认为有钱人就高人一等,这让绝爱很不喜欢,但是北林学院一起生活了半年多,徐盈地改变,就算是最讨厌她的清姐,也都接受了。

“你骗我,我那么喜欢你,你有了云清雅,有了刘若欣,就没有想到我,哼,北凤菲是比我漂亮,我比不过她,我活该。”

她已经接受了绝爱的道歉,她又如何能怪这个自己一生最爱的男人,只是她也知道,这是她唯一一次可以强硬的机会,以后,她再也硬不下心来,所以她要好好的享受一回。

“没有,没有,徐盈,真的,我没有这么想,你也很漂亮,这些事,不是你想象的,我已经与清姐解释过了,与北凤菲的事,是因为我练了欢喜禅功,真的,不骗你,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以后也不会。”

接着绝爱把与张清说的事,一五一十的再重说一遍给徐盈听。

“真的,你不会骗我,一生都不会?”

“不会,真的,我发誓。”绝爱立马答应。

“那你要喜欢你,爱我,也要一生一世。”这一刻不要求多点,徐盈知道自己就没有这种好机会了。

“好,好,我对你与清姐是一样的,清姐都已经跟我说了,你愿意和她一起,陪在我的身边,谢谢你,徐盈,这些日子,我其实已经对你动心了。”

徐盈芳心彻底的放开,她已经没有别的渴求,就算未来的日子给这个男人做一辈子的牛马,她也无怨无悔了,她真的被绝爱这些深情的话感动了。

“傻瓜,那你还不亲我。”被子掀开了一旁,鲜红的睡衣都已经泄出了嫩白的肌肤,对着绝爱一笑,徐盈嫣红嫩泽的二瓣唇舌已经迎了上来。

春意果然有着情浓的溢动,绝爱发现这也是一种诱惑,徐盈这个刁蛮的小女人,其实也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唇在紧紧相贴,这却还是徐盈的初吻,等待了十八年的青春美丽,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奉献的爱人。

绝爱享受着这种少女清爽的滋味,手却已经不老实,不经意的从她的腰身攀升,慢慢的爬上了少女日益饱涨的酥胸,那软绵的滋味,已经在那轻轻的揉捏中,从那睡衣中渗透出来,涌入绝爱狂动的心灵。

热情如火的爱意,已经如火在烧,虽然明知道这很危险,但是徐盈这个爱到痴迷的小女人,根本就像是个贪吃的小孩,放任着绝爱的侵占,其实当清姐告诉她,让绝爱晚上来她房间的时候,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准备。

虽然羞涩,但是她愿意真正的献出自己,做绝爱的女人。

当绝爱受不住那少女酥胸清香圆润的滑腻滋味诱惑,手从衣领间伸进去,沿着那雪白如玉的肌肤,慢慢的亲密接触到那甜美的果实时,二人舒畅的爱意,已经受不住的起了阵阵的涟漪。

少女最悦耳的情欲呻吟,不抑而生。

但是,一声惊叫,端着托盘,拿着水果与茶水进来的许母,却已经被眼前的景像吓到了。

“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