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二十七章 痛苦思念

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许芊柔那柔媚的模样,就算是绝代风娆的北凤菲,也都有一种要怜爱她的冲动。

“唉,芊柔,你随在他身边这么久,连他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么?放心吧,他不会丢下你,也不敢丢下你。”轻轻的上前,把那悲喜交集的许芊柔扶起来,这个小妹,几乎是爱得不知所措了。

感动,此刻的许芊柔心里只一种亲热的感动,这个一向敌对的女人,竟然为她说话,那宽融的心,真的已经与往昔不堪同语了。

“真的么,绝爱,你不会离开我对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真的害怕,这身份又不是她想要的,爱上这个意外闯入的男生,她也是没有想到的。

绝爱很是温情的点头,这一点,他当然非常的肯定,他又怎么会把这般娇美动人的小女人从身边分开呢?

“绝爱,你真好。”玉唇扫过,在绝爱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这一刻的许芊柔,如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娇气的模样,有种让人忍俊不禁的笑意。

女人,都是这般的让人好笑。

小的时候,期盼着长大,所以七八岁的小女孩会装成大人,有了一种淡淡的愁绪,但是一旦长大,却偏偏回归本性,那种撒娇的意味,却是更浓了。

“我能原谅凤菲,为什么不能原谅你,我知道。你们是世上最关心我的人,真地,拥有你们,我幸福的心情,几乎在飞起来。HT://W.芊柔,凤菲,让这份情永恒吧,我相信你们。也请你们相信我,好么?”

一人一边拥入怀中,没有醋意,没有争吵,只有无尽的爱意,在三人之间缓缓的悸动,这就是人生的幸福,拥有这份温馨,北凤菲与许芊柔,已经没有别地乞求了。

三人出来的时候。一脸的笑意,北凤菲与许芊柔竟然还拉着手,还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了。

“唉,真是没有意思,我还以为有好戏看呢?”徐盈有些失望地说道。

但是章云露却已经走过去,伸出双手,把二女的手握了起来,笑道:“这样才对嘛,大家能聚到这里。就是缘份,我们皆因为一份真爱,而相融,就应该相亲相爱,团结一致才对,不然争争吵吵,那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对不对?”

看着二女想开,众女皆是开心不已。那云清雅围着围裙,从厨间里走出来,大声的叫道:“还是我们的情圣有本事,你们也不要偷懒,赶快准备吃饭了,大家一起帮忙。谁偷懒。明天的衣服谁洗了。”

也许这一个月来,众女养成这默契成惯的生活。章云露与刘若兮她们都笑嘻嘻的冲了过去,娇声的笑道:“我才不洗那么多衣服,我来帮忙,我来帮忙。”

其实这些娇娇女,哪里有洗衣做饭的经历,只是在这里,大家情爱融融,就算是不会,凑凑热闹也是一种幸福了。.16. n

张清轻轻一笑,对着北凤菲与许芊柔说道:“走吧,咱们也去帮忙,小和尚,你就去等吃的,这里不是你呆地地方。”

厨房春色怡人,众女能挤的都已经挤了进去,不能挤进去的,也在门口转菜,知道绝爱回来,云清雅可是准备了相当的菜品,此刻排在长长的桌子上,都有二三十个了。

菜出自云素梅与吴情之手,当然可口至极,只是在众女里还有一个新厨师,那就是柳芷然。

“绝爱,芷然煮的菜不错,很好吃的,不如你也加把劲,把情姐与芷然都泡上,这样,以后就不愁吃了。”能说出这种话来的,当然只有这越活越年青的云清雅了。

有了情爱,她地身心皆已经放松,就算是商业上繁重的事务,也皆有两姐妹共同分担,比之前的工作,要轻松了不止三倍,更何有了情之依托,她精神焕发,娇美的情态,真是有着更娇艳的青春之美。

“雅姐,你可不要调笑我,我这个又不会武功,可是一个人也打不过的,要是以后与你闹意见,还不被欺负死。”柳芷然俏脸上有了羞喜的笑意,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反驳着云清雅的戏谑之词。

一旁的刘若兮却又开口说道:“这有什么怕地,你没有听到小盈刚才说的么?脱了衣服打驾,谁怕谁啊!”

这话一出,真是群芳激动,笑声,吵闹声,已经把这里填满,只是绝爱也充满了绮丽的幻想,嗯,脱了衣服,来个群芳争妍,嘿嘿……那真是快活似神仙了。1--6--小说网

在这里所有的美丽清纯的女人中,有个人心里却是充满着惆怅。

唐婉儿,这个从来不相信爱情的清水芙蓉,就是最失落地人。

她心里孤独,朋友不多,能走到这里,皆因为徐盈对爱情地勇敢,让她很是好奇,两个女人,真的可以分享一分爱情,她不相信,真地不相信。

但是这些欢声笑语,这些情爱融融,却已经让她十八年的坚持,有一种逆转的认知,原来情爱到了极致,就是宽融,这些的相处快乐,与幸福温馨,岂不是比那些一双双情侣间,貌合神离的勉强幸福许多么?

没有欺骗,没有嫉妒,在这里,唯一的就是宽融,而且付出一分,就得到十倍的补偿,这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是,她能么?

不,她不能,因为她在刚一出生时,就已经有了一生的宿命。

“婉儿,就算你要谈情说爱,也要等到二十岁,在这之前,你不能对任何人动情,因为唐家拥有今天的一切,皆因为紫青阿姨,紫青阿姨说过,要你做她家媳妇的。”

紫青这个名字,就是唐婉儿小时最深刻的记忆,但是说句实在话,她却连这个人最起码的模样都不记得了,只是桌上一张照片,却显示着这个阿姨无与绝伦的美丽。

爸对妈咪其实已经很好,但是正因为紫青阿姨的遭遇,让婉儿的妈咪有了一种男人皆薄情的认知,时常如此的交待女儿,让十八岁的唐婉儿,也对男人的看法,有了恨世嫉俗的偏见。

她根本就不属于自己,唐婉有些想笑,就算是碰到心动的男生,她也不敢把这份心意表现出来,反而要彻底的克制,因为她怕自己受到伤害。

兴奋的气氛,终于来到了漏*点的夜,一月的情欲煎熬,让云清雅身心都带着如春泥般的渴望,以前一人独处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如今情欲被这可恶的小男人开发,没有他的日子,她真是度日如年。

缠绵翻转的情潮,几乎是一波又一波的悸动,如痴如醉的拼力抵缠,更是让这种喘息的呻吟声,带着春风的轻拂,悄悄的送到两旁隔壁的卧房中。

云素梅失眠了。春潮在这一刻,也在她的身体里泛滥成灾,那花蕊的浅流,根本已经有种不抑之势,先前那胸前霸然玉峰的被袭,那种酥麻的感觉,似乎此刻还没有消散。

“这王八蛋,真是害死我了。”情欲本就是人体最难以控制的冲动,为爱而创伤的心,一直保持着平和与宁静,但这个小男人,却如梦中的王子一般,搔扰着她凌乱不堪的心绪,她那火热的勃**情,让她不得不承认,那属于女人都有爱的欲望,原来从来没有离开过。

紧紧的夹着双腿,手不知觉的抚上了自己最傲然的酥胸,脑里尽是绝爱那邪邪**意的笑意。

另一边的吴情也没有睡意。

情潮的波动,只能算是一种原因,但是内心的失落,却是让她有种痛苦的嚼咀。

她的身世,从来没有与别人说过。

每一年,她都会出去一趟,其实并不是为了游玩,而是为了寻找这人世间,唯一的亲情牵挂,她一直相信,父亲没有死,一定没有。

她要告诉父亲,她从来没有怪过他,真的没有,小时候的恨,只是因为她不懂,母亲的死,她很悲痛,但是父亲那种自责而痛苦的神情,却在每个深夜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小时候,她不明白,但是现在,她知道,母亲到死,也是幸福的。可是,父亲走了,整整二十年了,没有任何的消息,没有任何的行踪,期待了一天又一天,等了一夜又一夜,总梦着每一觉醒来,父亲就在她的身边,可是每一次,她都在失望。

父亲从来没有回来过,他已经忘记,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女儿,在殷勤的对他充满着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