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三十九章 莲花艳色

这一下午的时候,众女都只是在这大庄园里转,风景秀丽,春色怡人,一向宁静而孤独的苗紫青也被众女热闹的簇着,给她们讲这里庄园里的建筑功用,当然顺便介绍庄园里的女佣,给她们认识,以后这里就全交给她们管理了。

龙渊情因为事务烦忙,吃过饭就走了,看着苗紫青对他态度缓和,他当然要趁热打铁,在儿子的帮助下,把失去的情感,重新追回来,所以吃晚饭的时候,他又准时出现了,身后的贴身卫队,也在这里紧张的布防,总统到的地方,就是帝国的中心,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哼,又来干什么?这里不是福利院,不养白吃白喝的人。”儿子回来,作为母亲,当然爱到了心坎里,所以晚饭,都是有这为伟大的商业女皇母亲亲自下厨,在这个世上,能这种福份的人还真是不多。

只是一看到龙渊情,这笑了一下午的热情脸庞,一下子冷了下来,翘着的嘴巴,很是生气,就如一个花季的少女对情人撒娇一般,这妇人也有种这表情,让她们这些作子女作儿媳的,想笑也不敢笑。

好在龙渊情并不在意,相反的还很高兴,只是与绝爱打招呼,聊得不亦热乎,但是对老婆的骂声,只当成耳边风,以一脸乐呵呵的笑意对待,让苗紫青没有办法,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十八年不见。脸皮倒是长见识了。

玩了一天,大伙都有些累了,早早就分开,众女相聚在绝爱的楼房,床位皆已经分妥。1^6^^小^说^网此刻各人冲洗完毕后,都带着沐浴地清香,坐在一起,嘻聊笑闹。反正除了绝爱,也没有外人,性感的内衣,雪白有肌肤,都一一的不经意外泄,让身处其中的绝爱,欲望腾升。

看着北凤菲与云清雅、刘若欣她们三女的神情,他已经有了一种火苗渐起地欲望,这一点,众女都已经感受到了。

只是当夜深大家都回房睡觉的时候。绝爱在三女的房前吃了闭门羹。

“去找别的姐妹吧,今晚我累了,不想理你这个坏蛋。”三人地话,相差不多,但就是不开门,不许他使坏。

不对,这很不对,三女不是这样的,特别是那刘若欣。性感的身体被他开发后,已经是如春盈的少*妇一般,对情爱欢纵的依赖,根本就不受控制的,今夜,竟然舍得把他拒之门外,绝家心中觉得有些不对。

他的卧房是单独的,也是最大的,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安排。不管多少房间,一定都有主次之分,而绝爱地卧房都是众女不约而同认定的。

无趣的回房,这一刻,气氛温暖,内心对今天幸福的憧憬。已经有种勃发的欲望。但是没有想到,三女竟然不理他。真是岂有此理。

压抑了欢喜禅功的气劲,绝爱正准备入眠,而他的房门竟然传来轻轻的敲击声。.16.n

绝爱大喜,从**一跃而起,心里想到,这些女人装着还挺矜持,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吧。

门一下子就打开了,兴奋的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散去,就已经被门口地玉人惊了一跳。

不是北凤菲,也不是刘若欣与云清雅,而是与绝爱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张清姐。

一闪而入,随手就已经把门关上了,好像生怕被别人看到,等她抬头的时候,一脸俏丽的娇艳,已经带着妩媚生香的羞意,深情相许的看着绝爱,双手有些不安的搓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袭低领的睡衣,玉洁冰倩的酥胸肌肤,胜雪凝脂般地泄出,绵绵凹凸分明的雪峰,都几乎看得到半截波浪,媚眸柳眉,秋波暗送,不经意羞喜之间,张清那最美的风情,在这一刻,尽展无疑。

腰间系着一条松松的布带,把她的睡衣束成了一团,显示出灵美玉腰间的曲线,煞是秀美精致,玉臀在睡衣地掩衬下,并不清楚,但是那春意地香息,却已经如狂风暴雨般的向绝爱侵来,本就不堪承受地欢喜欲望,在这一刻,遭遇到不堪的诱惑。

“清姐!”绝爱轻轻的叫了一声,都有种手足无措的惊喜,没有想到,三个女人拒绝之后,清姐竟然自送上门,这抹情,也的确到了该补偿的时候了。.l6.N

张清头没有抬起来,却轻轻的开口:“小和尚,她们、她们非要让我过来位陪你,你、你不会生气吧!”

原来这是众女约好了的,把今夜这种特别的时候,留给对绝爱来说,最爱的清姐,正是因为她十八年的相伴相随,才有今天绝爱与他父母的相见,这一份情爱,可以让所有这里的女人都感动。

“你现在父母都如此的显赫,你会不会不要清姐了,清姐配不上你。”从前,云清雅对她来说,都已经是天,但是她眼中的天,在遇到苗紫青的时候,竟然也要臣服,就可以知道苗家的势力如何的庞大。

但是更让张清汗颜的是绝爱的爸爸,竟然是帝国的总统,那可是帝国的皇帝,嫁给皇帝的儿子,这可是张清从来没有奢望过的,在她的生命中,最大的期盼,就是嫁给绝爱,一生平平安安的过日子,生两个孩子,这就是最幸福的生活了。

但是一切都超乎了她的想象,今天所发生的,她都没有回过神来,却没有想到,众女都已经商量好,把今夜绝爱让给她一个人。

伤心的表情,有着怜柔的美态,这对绝爱心目中,一直坚强的清姐来说,真是不同寻常的,身份的转变,不仅张清没有回过神来,就是绝爱自己,也恍若梦中,他竟然是帝国的天之娇子。

“不会,当然不会,我还是我,我还是你心目中的小和尚,我们不是说过,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抱入怀中,抚平她心中的那抹伤意,清姐对他来说,是生命最重要的,他只想让她贤慧的心,得到该来的幸福,远离悲伤。

绝爱托起了张清的灵美的下巴,那如雨雾朦胧的秀眸,一份惊喜,一份少女特有的羞涩,脉脉的深情,皆隐含其中,脸上清纯如雪莲般的美丽,谁会不留恋,谁会抛弃这种美人。

吻轻轻的,沾到了她的嘴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次,感觉有些不同,张清的配合,带着狂动,玉臂终于把绝爱紧紧的抱住。

“小和尚,让清姐做你的女人吧,清姐永远都不离开你。”这一天,她等得太久太久。

腰间的缠带已经松开,睡衣渐渐的下滑,削瘦的玉肩,渐起的酥胸,嫣红的风中红豆,窄纤的蛮腰,还有那掩藏一直未见的雪臀,第一次呈现在绝爱的眼前。

“清姐,你的这里大了很多。”很早很早的时候,绝爱就已经看过张清的屁股,那也只是因为师傅告诉他,让他想想男人与女人有什么不同,而在绝爱的生命里,也只有清姐可以对比。

手已经摸到了玉臀,滑腻舒软,肥美间,带着圆满的激潮,阵阵的颤动。

“坏人,坏人!”不依的手已经挡住了绝爱的戏谑,虽然准备把身体交给这个小男人,但是这种抚弄,却还是情花初绽的小女人所无法承受的。

当睡衣落地的时候,她挣脱了绝爱的抚弄与揉搓,躲到了**,用那薄薄的被单掩住了淡淡的春色,但是脸上的绝艳风情,却是如何也掩饰不掉的。

爱的灵境就是爱与欲的结合,这种情爱才算是完美的,此刻对绝爱,对张清来说,都是他们生命中最期盼的光景,春宵一刻值千金,绝爱上床之后,张清知道一切都已经成了事实,玉手紧紧握拳,脸色羞红,而身体却放弃了任何的反抗与挣扎,只是全情倾爱的配合着绝爱的索求。

那一抹最神秘的花蕊之处,绽放出娇丽的春潮,诞生爱的花蕾,刺激、欲望、爱,三者融合,当绝爱剑达圣地,揭开那道面纱的时候,痛苦的惨叫,开始了一场妙漫无边的旅程。

嫣红溅落,染成梅印,如雕琢的图案,醒目的出现在被单上,但是这一刻,没有人去注意,绝爱与张清二人,灵欲相融,彼此彻底的开放心田,让孤独的寂漠,形成了快乐的海洋,在绝爱的提示下,张清缓缓的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幻化。

花样的娇美少女,成了春意融生的性感少*妇,爱终于有了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