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六十五章 诡异军营

绝爱还没有开口,那军人就已经开口自我介绍。

“在下第六军区总参谋王子明,欢迎少将的到来,独孤总司令正在总部等你,请你随我来。”这个中年的军人,有着绝爱熟悉的气势,当初在京都卫队里实习了半个月,这种铁血的气息,他在某些精锐士兵身上也感受到过。

“有劳参谋将军,请。”身后的总统卫队并不需要绝爱吩咐,早就已经列队,组成了以绝爱为中心的防护,不管是军营还是闹市,作为总统卫队,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首领的安全,而此刻,绝爱就是他们的首领。

绝爱有些怀疑,像王子明这种在军中度过了大半生的军人,应该不会有叛逆之心,因为他们军人,对帝国对士兵,都有着爱若亲子般的感情,背叛将是一生都无法洗刷干净的耻辱,除非那人心里疯狂。

第六军区的总指挥室,光是岗哨,都有三道,一道一个检查,如果不是有王子明带路,就算是绝爱是京中来人,也不能随意走过,上管不如现管,在第六军区里,只有孤独浩,才是他们的老大,这点,绝爱并不奇怪。

绝爱随着王子明走了进去。

“报告司令,京都龙少将到。”王子明军衔已经不低,但是对着孤独浩,却也有着绝对的恭恭敬敬。一个中年,年过已经半百,这一点。从龙渊情带来的资料里,绝爱已经熟记于胸,是帝国最出名地八大悍将之一,听龙渊情说,独孤浩。://WWW.当年还是他最好的战友,他们有着过命的交情。

满目的精光,气势凌然,从那桌子后面站起来的时候。一股郁重地压力,就已经涌向绝爱。

这就是气势,军人与铁血将军的气势,无形孕育的,现在却已经成了独孤浩的本原,这样地军人,不管在哪里,都是高傲不可侵犯的。

“总统已经来电说过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贤侄如此的年轻。当年你刚出生时,我还见过你呢,一别就是十八年,还真是岁月如梭啊!”冷俊的脸上,在看到绝爱的时候,已经有了几抹慈爱的老人情怀。

“独孤大伯好,家父一直有向我提起,当年你们浴血奋战,是过命的交情。我一直也很仰慕,没有想到,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大伯气势非凡,如此年纪,依然是霸气雄涌,气度傲然,实在让小侄折服。”

如果在以前,这一番话绝爱一定说不出来。但是找到了亲人,有了那疼爱他疼爱得过度的母亲的教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对这种人为处事,也懂得不少。这话彬彬有礼。很是得体,让孤独浩一脸的笑意。“好。英雄出少年,贤侄能代总统巡查,当真是有本事,来,大家坐下来说,我给你讲讲关于林少校地事情。”林媚以前是中尉,这一次行动之前,连升二级,提为少校军衔,与绝爱的少将,当然相差了不少。。1 6小说网,手机站,16.N。

但是谁叫绝爱是龙渊情的儿子,当个少校,那出去,还不被人嘲笑死。

“正是,正是,老头子正担心着呢,大伯,终究发生了什么事?”绝爱走近,在那皮椅上坐了下来。

“这两个月来,林少校一直在军营里,也平安无事,但是前些日子,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是海边岩那座石屏山上,有神秘人的形踪,要去探一探,我已经极力阻止了,让她不要单独行动,但是没有想到,她趁着夜晚,带着突击大队就走了,连声招呼也没有打。”

“她一走,第二天也没有回来,我很是着急,就下令大军三万士兵,把银屏山彻底的搜索,连每个石头都翻开看过了,却连个人影也没有找到,这不,搜索刚刚才完,我这准备上报给总统呢?”

“这件事,家父已经全权交由我处理,这样吧,大伯,我明天领人再去看看,这一千多号人,也不会无声无影的失踪,却连一丝蛛丝马迹也不留下的。”绝爱很肯定,这么多人,就算是脚印,也会留下很多踪迹,就是被打死,这一千多号尸体也不会如此容易处理,再说尸体处理了,那流血是如何也不会一下子消失的。

独孤浩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说道:“那好吧,等贤侄明天去银屏山看过之后,咱们再来研究下一步的计划,你如此遥远地赶来,一定累了。1 6 小说网.电脑站.16 .N”说着朝门口大叫:“卫兵!”

卫兵没有过来,倒是候在门口的参谋王子明快步的冲了进来。

“司令,有事么?”

“把龙少将与他的属下安排在突击队的住处,还有,准备多些人,交予少将指挥,明天去堪探银屏山。”

独孤浩一说完,王子明就已经抬头行礼,很清朗的说了是字。

这里有空荡荡的军用宿舍,而这里还有不少突击队留下的物件,像两面军旗,一把匕首,看着这里被子凌乱,似乎走得很是匆促。

王子明看着这里乱成一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龙少将,我先让人把这里整理一下,这里太乱了。”

绝爱笑道:“不要了,我们自己处理一下就好,军人嘛,就是要随遇而安地。”

王子明说:“那好吧,如果龙少将有什么需要,那就尽管找我,我就不打扰龙少将休息了。”

绝爱还不错,在宿舍旁,有一间相当雅致的房间,装饰也高级了许多,空调冰箱,现代化的电器,一有尽有,连那墙壁上挂着的电视,都是最时尚的品牌,四十二寸的液晶屏幕。

淡淡地清香,传到了绝爱地鼻子里,没有错,这是林媚的味道。

如果没有料错,这就是当日林媚在军中住地房间。

房间很清洁,也很安静,但是绝爱一走进来,就感觉到一种很不协调的异样,不错,就是光线,房间虽然装饰豪华,但是方位似乎不太正确,连房间的门,都开得有些不对劲,这建军营宿舍的人,真是一点日常感觉都没有。

当绝爱一躺在**,闭眸养神般的平和心劲,一种若有若无的窥测视线,就已经被他截获,他知道,他已经被临视了。

在军营里,竟然也可以被监视,这第六军区,果然有些诡奇,只是可惜,不论绝爱如何的追踪,那视线,却没有任何的身影,那根本就不是人的眼睛,而是隐藏在房中的摄像头。

关于军中的摄像密谍,绝爱在林媚的教导下,也学习了不少,只是林媚没有他这般的强大功力,可以感受被监视的影子,不过如果林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也一定有所觉察的。

脱衣服,洗澡,然后睡觉,一切都很随然,一直到夜半时分,那监视的人依然没有离开过注视。

在第六号军区的一座下密室里,所有的监视系统屏幕都是这里。

除了这里闪烁的红绿灯,一点灯光都没有,这里所有的人员,都看不到彼此的脸,大家平时的称呼,都是以号对位。

“十七号,房间里的人有没有什么异象?”在十七号监控的屏幕上,显示的正是绝爱住的房间。

而在十七号的身后,却站着一个相当诡异的男人,一身军服,一尘不染,但是那冷血的气质,却散发着冰寒之气,就算只是他靠近,这监视的士兵,就已经知道来的人就是这密室的最高长官零号了。

“报告零号长官,没有异样,他似乎已经睡着了。”在这密室里,有零、壹、贰三个长官,而零是最冷酷无情的一个。

曾经就有一个士兵因为失误,被他活活的打死。

“很好,马上换班,要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不然就不要怪我军法无情。”这已经不是军法了,但是在这里,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权力,唯有遵命执行。

绝爱已经睡了,但是并没有睡在那个属于他的房间,刚才在冲凉的时候,他已经找个与自己身材相似的士兵换掉了,反正那摄像头,只能照顾到自已的背部,他吩咐士兵,进了房,千万不要回头,躺在**就睡觉,而且脸一定要朝着窗户的那一方。

他自己,却躲在士兵的人群里,静静的躺在了宿舍的一张**。

他已经想好了,一进军营就已经被监探,那就说明这里的确很危险,他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他的那个所谓的大伯,谁也不能保证,在他正直热情的慈笑下,有没有另外的一副面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