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攻略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终灭魔尊

这一掌,当然没有留情。

绝爱凌空的身形,都可以听到魔胸口骨碎的声音,一口鲜血,已经在他的嘴间喷涌而去,接着那吸入的气劲,如堀堤的洪水一般,肆意的泄出,全部的散尽。

那喷涌之力,把绝爱击退了数丈之外,落在那围院上,“哗”的一声,那围墙已经整个倒了下来。

恋尘没有给魔任何停息的机会,手掌如刀,龙形万变的剑气,已经蕴藏全身,嘴里更是大喝一声:“龙剑气!”气化剑,剑化万变,这就已经是他龙形万变中最厉害的一记杀着了。

魔身体已经摇摇欲碎,哪里还能躲得开,“哧哧”的数道剑气,全部涌入他的身体,衣服尽碎,满目狰狞,那伸出的手臂,已经齐肩而断,鲜血喷涌。

一抹剑气更是割破了他的咽喉,此刻鲜血如注,“卡卡”之声不绝于耳,那魔怒意的双眸,终于转为灰暗,接着仰身而倒,“扑通”的一声,含恨而亡。

龙渊情大惊,一下子冲了过去,把绝爱扶了起来,只见他脸色苍白,扶住的手都不停的打颤,那一下子被魔吸去了太多真劲,如泄功一般的内脉空虚,疲惫不堪,但是看着魔倒地而亡,总算是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小子,你伤势如何了?”恋尘也转了过来,顾不上理会那魔的尸体,就已经急切的对着绝爱问道。。,16.n。

绝爱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只是感受很累。”

“你小子,真是吓死我了,那种拼命之招,你如何能冒险使用,如果魔地化功大法。练到了完满,你就算是拼了内力被他吸光,也与尽于事,以后不要这么莽撞了。”既关心。又责备,这也是恋尘难得一抹温情之意了。

这个时候,魔一死,魔众就已经没有了战意,而大队的京都卫队已经赶到,战事不仅没有停下来,反正更激烈,但是这也只是单方面的屠杀,魔众的惨忍让龙渊情已经没有留情之念,下令大军全力的压抑。格杀勿论。

不过对绝爱所受地伤,恋尘察脉探试了一会儿,笑道:“无碍,你只是内脉受损,失功过多,记得休息几日,就可以在你女人身上找回来了。”这百无禁忌的话,连龙渊情也不堪入耳。

但是恋尘这个和尚,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妥。不过他是世外高人,神龙,所以众人虽然觉得刺耳,也没有人开口责备。

绝爱被龙渊情扶到了大厅里,众女担心得要命,没有了魔,大战结束得很快,绝爱坐下来,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卫队的指挥官,就已经进来报告战状了,五千魔兵部队,已经溃不成军,击毙四千余人,数百人投降。

龙渊情吩咐几员大将清理战场。://W.马上要去总统府发表告公民书。同时吩咐绝爱好好休息,这一战。这个儿子地名声,已经震响了军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有更高的成就。

而这一刻,从内屋里涌出了更多的年青少女,夹在其中的吴情,只是盯着那有些玩世不恭笑意连连的恋尘,滚落出激动的泪水。

“师傅,这是我的吴情导师,你认识么?”绝爱也知道,此刻已经到了他们父女该相认的时候了。

“不认识,不认识,你小子没事,我要走了,咱们以后再见。”但是恋尘一惊,顾不上苗紫青的热情招呼,一下子准备,就要离开。

“爸,你真地不要女儿了吗?”

一声娇苦惨然的呼唤声,已经在恋尘的身后响起,他那身形一下子定了下来,微微的有些颤动,二十年了,他以为他已经将尘世的一切都已经忘记,但是一声爸的呼唤,就已经让他清泪横流了。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吴情流泪,激动欣喜的眼泪,似乎不抑的狂流,接着一个急跑,就已经冲到了恋尘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细声哀怜的乞求道:“爸,不要丢下我,小情一个人的日子真的好辛苦啊!”

恋尘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虽然身处空门,但是亲情血脉,岂能说扔就扔,一转身,就把吴情抱紧,痛苦的叫道:“小情!”泪水早就已掩盖了他一向滑稽的脸,倒让绝爱与众女,跟着一起哭了出来。://W.

整屋就沉淀在这种喜极而泣的气氛中,这比绝爱当初与父母团圆,更让人感动,这父女俩,可是整整分离了二十年。

“原来你这酒肉和尚,是吴情姐的爹啊,世上还真是难测,绝爱就成了总统的儿子,而老和尚,成了情姐地爹。”一旁的徐盈,很是感叹的开口,诉说着这种关系的天命安排,红尘中,似乎有些事,的确早就已经注定了。

恋尘把泪一抹,感慨的笑了笑说道:“好了,小情,不要再哭了,没有想到,二十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对了,嫁人了没有?老公哪一个,有没有我这小徒弟帅?快带来给老头子看看。”

汗了,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众女泪水朦胧之中,又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那云素梅终是成熟一些,上前去,拉住了吴情地手说道:“大叔,你以后不要再叫徒弟了,该改口叫女婿了。”

“什么?臭小子,你连我的女儿也敢泡!”恋尘大惊,冲着绝爱就已经破口而出,这话说得,还真是没有一点长辈地样子,或者大家都已经明白,吴情的老爹,那被武者称为神龙的高手,就是这么一副玩世不恭的真性情。

苗紫青也上了前来,冲着那峦尘一瞪,说道:“老和尚,怎么?我儿子配不上你女儿,你这话说得,乍就不能泡你女儿了?”

老和尚就算太放肆,也不敢对苗紫青这样风韵十足的美丽妇人动嘴,很是尴尬的笑了笑道:“大妹子,也不是这么说,只是我教这徒弟泡妞,却把自己的女儿给弄丢了,心里不爽而已。”

这话一出,众女再也忍不住的大声的笑起来,就算是羞涩不已的吴情,也忍不住的悲喜交集,掩着嘴,不堪的有了满脸的笑意。

“放心了,我会好好的对待她们的,你也算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我也没有机会与儿子团聚,你的女儿,我又怎么能亏待呢?”苗紫青也忍俊不禁的开口,这也算是给这父女俩一个承诺了。

吴情看着绝爱,一脸的羞意,但是云家两姐妹却没有放过她,一左一右的把她搂住,笑道:“老大叔,你就放心了,还有我们呢?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

恋尘有些激动,微微的点了点头,唯一的一点心愿,也算是了结了,只要女儿能幸福,他这个做爹的还有什么担心的,再说了,这徒弟骨格清奇,本就是人中龙凤,一遇风云就可以化龙,跟在他的身边,也算是不委屈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开始整理庄园,而大批的士兵都已经撤退,只留下了总统的部分贴身卫队,开始加倍的警界,其中,云素梅似乎接到了一个电话,估计是她那小妹打过来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接完电话,妩媚的脸上,已经羞得俏红。

为了陪伴女儿,恋尘也接受了苗紫青的挽留,准备在苗氏庄园从住几日,也算是重温二十年离别的父女情感。

夜间,在帝国的殡仪馆里,有着大量的尸体,这些全都是今天被枪杀的魔众,当然还有魔的尸体,一起混入其中,对这些歹人,也不需要分谁与谁,放入炼化炉,一炉融尽了。

但是在这午夜时分,在这些白天没在练的尸体堆里,竟然如夜魅般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全身都套在黑色的长袍里,连手也戴上了黑色的手套,唯有一双精眸,闪着鬼异的神彩,在这些尸体里搜寻着什么。

突然,他翻开了那断了双手,全身多次剑伤的魔身,探手到了他的鼻间,已经没有一丝的气息,当下脸上就有了得意的光彩。

“魔啊魔,你也有今天,那就成全我吧,你的心愿,我会来替你完成的。”那黑色的手套已经退了出来,一双枯瘦青白的手,已经按在了魔尸身的胸口。“喝”的一声,一股淡淡的黑色光芒,在这里郁郁重生,把魔的尸体全部笼罩起来,等暗雾散去,那黑衣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魔如干柴般的身体,他死了,身体的精华,也被人吸得一干二净。